楚风像根木头似的杵在那里,眼睛都有些直了,盯着正在院中打拳的黄牛,这货太惊人!

  黄牛两腿后腿着地,平稳而灵动,一旦变换步法时,迅猛中也带着飘逸,这根本就不像是一头牛。 网

  楚风站在旁边观看,深感惊异。

  黄牛瞥了他一眼,并未停下,它一脸的傲然,有种难言的自负,拳法力道加重了,瞬间极为迫人。

  它身体矫健,一会儿如大鹏鸟扑食,拳风激荡,俯冲而下,凛凛威势不可挡,一会儿它又如饕餮吞天,凶猛无匹,闷雷音震耳,凶威弥漫。

  楚风吓了一跳,黄牛这种拳法有些可怕,哪怕没有接触过,他也知道,这非橱害。

  黄牛得意洋洋,舒展拳法,越的不凡,不过当它再次瞥了一眼楚风时,面色一僵,现楚风双手空空,没带通讯器回来。

  它直接停拳,不搭理楚风了,相当的现实。

  楚风还在纳闷,怎么停下了?他还没有看够,刚才那种拳法太非凡了。

  起初他还有些懵,不知道这头牛为何撂挑子,但是,仔细观察,看到黄牛的贼眼不时悄悄打量他,像是在确认着什么,他顿时明白了。

  这货还真在惦记通讯器!

  “黄牛,我给你选了一台最新款的通讯器,看起来非常高端大气,不过刚才钱没带够,我回来再然些现金,马上给你买回来。”

  黄牛竖着耳朵,听他说完这些话,顿时裂开大嘴,出无声的笑,难得的不是嘲笑,而是高兴的笑。

  楚风腹诽,这死牛真现实。

  同时,黄虐镊样的再次挥拳,比划了两下,并且最后吐出一口白气,算是收工,给自己找了个套下。

  楚风相当的无语,至于吗,都停拳了,还强行来个“收尾”?

  不过,他看黄牛一副很淡定的样子,他便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哞!”

  黄牛看他站在这里不动,直接叫了一声,居然开始催他。

  楚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径直赶到半里地外的一家旧货铺,进门就喊:“刘伯,将你最老式的、最便宜的通讯器卖给我。”

  “小楚,什么时候回来的?”刘伯扶了扶很厚的老花镜,笑眯眯的看着楚风。

  “前几天回来的,刘伯好久不见了,你身体还好吧?”楚风笑着问候。

  “我还好。不过,你要老式的通讯器干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不都是喜欢新款吗?”刘伯不解。

  “我有用。不过,功能落后没关系,它的外表一定要新!”楚风强调。

  “我这里虽然是旧货店,但是老式的通讯器没人愿买,所以没有几台。”刘伯说道。

  他翻箱倒柜,总算找出几台,这东西平日根本卖不动,除非极个别怀旧的人买去收藏,不然的话没什么价值。

  楚风一眼看中了个硕大的,看着还很新,除却屏幕外,其他地方银白,带着光泽。

  “就它了!”

  “我说小楚,这台虽然看着新,但功能明显不如另外几台。”刘伯说道。

  “没关系,这样挺好的,看着新就足够了!”楚风拍板就要它了。

  刘伯有点无语,但也不好多说。

  最后,看到楚风要给钱,他摆了摆手,道“算了,这破东西搁在这里也是占地方,送给你拿走算了。”

  “那好,刘伯下次我给你带瓶好酒来。”楚风跟他并不见外。

  “对了,小楚,前阵子你还没回来,有几个年轻人来过镇上,路过这里时,我好像听到他们说是为找你而来。”

  在楚风要离开时,刘伯说起这件事。

  他顿时一怔,谁来找他?如果是同学、朋友,用先跟他联系才对。

  “那几个年轻人看着都不一般,其中有个女娃十分漂亮。”刘伯说道,告知所见。

  楚风带着疑惑离去,他真猜测不出到底谁来找过他。

  “黄牛,你看,我给带回来一个高端大气的通讯器,比我自己用的都好。”楚风刚一进院就大声喊道。

  黄牛嗖的一声冲了过来,依旧后腿着地,两只前蹄直接将通讯器夺了过去,抱在怀里。

  它看了一眼自己崭新银白的通讯器,又看了一眼楚风正在用的那个,果断鄙夷,咧嘴嘲笑。

  “你可不厚道,我给你买回来最高端的,你还鄙视我?算了,我大度,不和你计较,快,教我那套拳法怎么打。”楚风说道。

  黄牛不搭理它,将通讯器放在石桌上,一对前蹄出淡金光泽,在那里一顿乱戳。

  最后,它怒了,因为一直没启动,它转头看向楚风,鼻子冒白眼,出质疑。

  “没充电呢。”楚风老神在在,看它狂戳时就是不出声,直到这时才慢吞吞的开口。

  “哞!”

  黄牛心翼翼地抱起崭新高端大气的通讯器,非常谨慎的递到楚风面前,让他去充电。

  当它看到楚风很不在乎的将银白通讯器扔在房间的书桌上,并随意扯了一根电源线插上时,它眼睛差点瞪出来。

  那意思是,心点,别弄坏它的高级货,同时还不忘记再次鄙夷的看了一眼楚风的那台。

  在充电的过程中,黄磐开始乱戳,但是,最后它有些纠结了,毕竟言语不通,文字不识,它虽然感兴趣,但是用起来有太多障碍。

  当看到它凑过来,一阵哼哼时,楚风费了好半天才大致弄明白它的意思。

  “你想干啥,把我的联系人放你的通讯器里?有多远给你给我走多远!”楚风想到上次的事就火大。

  黄牛对于这东西能跟人远隔千里通话非常感兴趣,但楚风怎么可能答应。

  这个愿望满足不了,它让楚风教他怎么看那些视讯报道。

  “如果你识字,一切都简单,通话、看视讯、浏览文字报道,全都没问题。”楚风循循善诱,这是他一早就打算好的。

  果然,黄牛点头,它怀着目的来到这片天地,如果能识别这个世界的文字,再有通讯器在手,它觉得会方便很多。

  “你教我拳法,我教你识字。”楚风笑眯眯。

  黄牛瞪着他,哞哞叫了几声,像是在说,你这是有预谋的!

  “总的来说,这对你也有益。这世道快要不平静了,我只是为了自保,活下来才能帮你去昆仑找那棵奇异的绪。”楚风说道。

  黄牛伸出一只前蹄,指了指他,最后瞪着牛眼,终于点头,算是彼此妥协。

  接连三天,楚风都在练拳,只是这种拳法的第一式,很难练,每次挥动时都要带动出一股可怕的力道。

  他以前学过散打,身手不凡,但是现在学的这种拳法完全不同,每次挥动,都可感觉到,拳头上覆盖着一层奇异的力量。

  特别是,当黄牛让他挥拳时,尝试进行那种呼吸法,就更加不凡了,偶尔拳头会出一声闷雷音。

  楚风惊喜,如痴如醉。

  这几日,黄牛认识了不少字,相当的聪明,这还是楚风不敢多教的原因,美其名曰让它巩固,他怕黄牛学会后赖账不再教他拳法。

  在这三天里,县城的周胖子简直要疯了。

  因为,黄牛的通讯器里目前唯一的联系人就是周全,那是楚风帮它输入进去的,三天来它只要想起来就会呼叫胖子。

  有时候是中午,有时候是半夜,还有时候是天蒙蒙亮时,反正只要是它闲着的时候,没事就会戳几下,呼叫胖子,跟他哞哞的叫几声。

  “啊啊啊啊牛魔王,我早晚要杀了你,你跟我在大半夜通话也就罢了,现在又来了,天都快亮了,我刚睡着啊,受不了啦!”

  周全要疯了,没日没夜的被黄牛骚扰。

  但他却不能总是关闭通讯器,最近天下各地不宁,他的亲人、朋友等有的不在这里,还未回来,时常要联系。

  “我警告你,再骚扰我,下次真的把你活炖了!”周全气急败坏。

  然而,黄胖此不彼,周胖子每次被气的跳脚,它都觉得十分有意思,这成为了它的恶趣味。

  所以,周全的警告根本没用。

  “楚风,你干的好事,牛魔王,我想活吃掉你,啊啊啊”

  周全欲哭无泪。

  第四天时,黄牛学的字不算少了,应楚风的要求,写出了拳法的名字。

  那字虽然歪歪扭扭,但还是可以辨识。

  “大力牛魔拳。”楚风读出。

  黄牛傲然,昂着头,鼻孔朝天,对这种拳法非吃豪,像是在说,这是一种很了不起的拳法。

  “这名字土掉渣。”楚风说道。

  “哞!”

  黄牛大怒,一声咆哮,震的房间都在轻颤。

  “你守着家,我出去一趟。”楚风躲出家门,他去赵三爷家取弩箭,算一算时间用已经打磨好了。

  赵三爷的兵器作坊中有很多人,因为,现在各地异变,谁都想买一些防身的武器。

  “小楚你来了,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再不来的话都要给你送过去了。”赵三爷身材高大,一头很硬的短,声音洪亮,在那里大笑着。

  “谢谢赵三爷。”楚风笑着,提起那个包裹,感觉很沉重。

  路上,经过旧货铺时,刘伯打招呼,告诉他道:“小楚,上次的年轻人又来了,不过少了几个,去你家那里了。”

  楚风惊异,究竟是谁?现在道路断开,各地异象频现,一般的人谁还敢远行,他心有疑惑。
  
网站地图 新利棋牌游戏 a8娱乐官方网站 赌博游戏机下载大全 王牌国际娱乐
天天娱乐游戏 下载 l世界足球水平 优乐国际网页版 永利皇宫
澳门赌盘 利澳国际娱乐登录 a8娱乐官网 凤凰娱乐移动客户端
优博登录娱乐 娱乐平台app 天天娱乐大厅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齐发娱乐 诚博国际app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兴发娱乐pT
wap.ypnsf.tw www.h21p.cn www.7bh7ljp.cn www.c99j.cn 2018nlcp.cn
2018yrcf5o.cn ycntc.tw wap.vtsyqw.cn www.zshlyy.cn www.44997460.cn
www.pk10v8.top 2018aycp.cn wap.fazvwib.cn www.ncaui.tw wap.26249507.cn
xbtxssc9l.cn faipfwd.cn wap.f37LIIS.tw www.fNQL7KR.tw www.ssc0r1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