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这么针对,还要隐忍下去的话,那不是楚风的性格。网

  就是他的死状,都已经被人提前安排好,或因触电而亡,或因失火而化成焦炭,连死都那么的屈辱。

  如果没有练成九式拳法,他的下翅很可悲。

  通讯器接通,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夜里,繁星点点。

  楚风站在幽静的果林中,露出惊诧之色,这根本不是林诺依,此时万籁俱寂,很安宁,他听的真切。

  找错人了?他低下头,仔细看了又看,没有错误,就是林诺依的通讯号,可怎么会是其他人的声音?

  “我找林诺依。”他平静地说道。

  “楚风,太行山的那个?”显然,那一端的女人注意到了通讯器上的名字,确定了他的身份。

  “是!”楚风答道。

  “你在青阳镇吧,那地方有些偏远,但却很幽静,远离巨城的戈,是个不错的地方,努力的话会有一番成就的,比江宁城这边好多了。”那个女人漫不经心的说道。

  楚风皱眉,这女人什么意思,她是谁?虽然说的轻飘飘,但却意有所指。

  青阳只是一座序,在太行山脚下。而江宁则是一座巨城,非常繁华,称得上鼎盛,是江南的中心。

  将两者放在一起,不着痕迹的对比,这是在提醒与暗示他吗?

  但楚风很平静,只是说他有些事找林诺依。

  “诺依最近很忙,天神生物有不少重要的事都等着她处理,和她关系较近的人都知道,所以最近都不打扰她。”通讯器那一端,女人的声音很温和。

  楚风讶异,这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看似温和,说的自然随意,但却看你怎么想了,蕴有深意。

  刚才那些话,突出了林诺依的地位,也点出和她关系亲近的人群范围,说的自然,可谓滴水不漏,却藏着锋。

  楚风猜测,这个女人跟林诺依关系亲近,不然的话怎么能接触到她的通讯器,他并不反驳,平和相对。

  随后,楚风笑了笑,跟她说打扰了,便结束通话。

  他放下通讯器,决定过段时间再拨打,林诺依的通讯器不可能总在这个女人的手上。

  这件事出乎他的意料,竟然没能和林诺依联系上,遇上这样一个女人,她究竟跟林诺依什么关系?

  仅从声音很难判断出她的年龄,说不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女郎,还是三四十岁的贵妇人。

  一个斜后,楚风再次拨通林诺依的通讯器。

  那一端,传来一个女人慵懒的声音,很好听,但却也有些轻慢,道:“你怎么又打过来了?”

  楚风无奈,怎么还是她?

  “你最好不要再和诺依联系了,她很忙,没有空,人要有自知之明!”这次,女子说话有些直接,带着一股傲慢。

  “你多虑了,我只是有些事想和她当面说清。”楚风依旧平和。

  “有些事不必纠缠,不会有结果,我这样说你明白吗?脚踏实地吧,在青阳镇好好的生活,那里很适合你。”女子的声音露出些许淡漠,显然,她失去耐心,说话不再委婉。

  “看来,误会加深了。”楚风话语简洁,虽然这样说,但是却没有解释的意思。

  “没什么误会可言,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诺依,她有她的生活,你有你的天地,属于不同的世界,好自为之!如果执意纠缠,多半会出现不可预测的事,也许你现在还不明白,但我想你很快就会知道。”女人的声音变冷了。

  楚风闻言心中一动,像是漫不经心,道:“其实,你真的想多了,我找诺依只是想告诉她一件奇怪的事。”

  “哦,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我会转达。”这个女人像是有些意外。

  “今天,一只大蝙蝠坠落在我家院外,满身是血。”说到这里,他就不说了,注意聆听那边的反应。

  果然,那个女人像是吃惊了,仿佛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且一瞬间很安静,不再出声。

  直到片刻后,她才平静的问道:“这么无聊的事,就是你要告知的消息?”

  “那只大蝙蝠虽然受重伤了,但始终对我不太友好,看样子,他即便不是天神生物的人,也有关系。”楚风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边又稍微沉默,当那个女人再次开口时,声音略有和缓,道:“既然跟天神生物有一定的关系,你便救助一下,不能让他有事。”

  楚风的目光有些冷,这个女人认识生有恶魔翼的男子!

  “我为什么要救助,虽然不知道他由于什么原因负伤,但是却一直对我极不友善,感觉像是要杀我似的。”他这般说道。

  “你”女子生怒,到了这一步,她无法淡定,不能以早先的姿态针对楚风了,觉得有些气愤。

  “我警告你,如果他出事的话,你不会有好下场!”女子很干脆的说道,进行威胁。

  楚风思忖,看来生有恶魔翼的男子算是一个高手,不是那种随便可舍弃的棋子,值得她出言庇护。

  仔细回想,那个俊美的男子实力的确很强,如果不是他出莽牛音,想对付他还真是麻烦。

  那个男子恶魔翼横空,口吐黑色的涟漪,不分敌我,在一定的范围内无物不杀,青石地面都崩开了,实力地位的确然。

  “关我什么事,他自己本来就要死了,估计熬不过一两天。”楚风说这些话时,看了一眼躺在远处的两名异人。

  “会有人接走他,你只需帮他简单处理伤口,其他不用管!”女子冷漠的说道,随后结束通话。

  楚风放下通讯器,嘴角露出一缕冷笑,他窥到一些端倪,还怕他们不成?!

  他却铁链,将两名重伤的异人捆了个结结实实,随手扔在院中,不再理会,直接回房间睡觉。

  这一夜很宁静,没有人来。

  直到中午,楚风和黄牛包餐完毕,才有人登门,径直闯到院中。

  “你就是楚风,人在哪里?”这是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脸膛微黑,中等身材,气势很盛,眼神咄咄逼人。

  “我楚风。喏,人不就在那里吗?”楚风示意,指向院墙的角落那里。

  这个人看到两名被绑着的异人,见他们血迹斑斑,陷入昏迷中,顿时皱眉,而后霍的回头,看向楚风时,眼神冷冽。

  “这不怪我,明明重伤了,还一副想杀我的样子,这样的怪物谁不害怕,我只能仗着胆子将他们捆起来。”楚风摊手,一脸无奈的样子。

  “好了,人我带走。至于你嘛,死在了火灾中!”这个中年男子说道,带着狂风惹来,一拳轰向楚风的太阳穴,这是要杀他。

  楚风面色冷漠,双脚站在原地未动,右手捏拳印,直接主动迎了上去,跟对方的拳头轰撞在一起。

  “啊”

  中年男子惨叫,整个人横飞,他的拳头破烂,而手臂也扭曲变形了,像是被一座山体撞击过,整条手臂破损。

  “你果然有古怪,出手!”他怒道。

  同一时间,院墙上出现几个枪口,带着消声器,都是大口径的杀人利器,喷出子弹,一起射杀楚风。

  然而,练成九式拳法后,楚风的某种本能开启,可提前预知危险,进行躲避,他的度何其快,跃出墙外。

  砰砰砰

  一拳接着一拳,四名持枪者都被轰的身体骨骼爆响,口中喷血,整个人横飞,全都摔倒在地上。

  “你”

  中年男子震撼,他张口间,喷出一道白光,像是蛛丝,缠向楚风,十分诡异。

  楚风一闪身躲避了出去,而那个人则身体鼓胀,骨节仿佛在不断移动,从他身体两侧,快长出数对蜘蛛腿,黝黑,但是却坚硬,闪动金属光泽。

  他像是一只黑色的大蜘蛛,口吐丝线,猛烈冲撞了过来,那些乌黑的蜘蛛腿在地上划出很深的痕迹,碰到石块时,直接割碎,景象惊悚。

  嗡!

  虚空像是在轻鸣,他冲过来后,几根蜘蛛腿绷的笔直,刺向楚风的身体,宛若几杆黑色的战矛,锋锐无匹。

  喀嚓!

  很可惜,在楚风凝聚出牛魔拳的终极神形后,他捏拳印,崩断了几根黑金般的蜘蛛腿,一拳轰砸在他的胸口,直接击穿,血洞骇人。

  中年男子惨叫,整个人摔倒在那里,再也爬不起来。

  楚风非常镇定,看着他们,这几人虽然都重伤垂死,但依旧被他捆了起来。

  “黄牛,将他们扔进洪荒大山。”楚风说道。

  黄牛一歪脖子,那意思是,我不去!

  “那女人还有那个生有恶魔翼的男子,昨天夜里挖了你埋的坑,知道了你的秘密。”楚风说道。

  当听到这些话时,黄牛浑身皮毛炸立,一根根金色的奴近乎倒竖,它恼羞成怒,像是被人窥到了最隐秘的东西,暴跳如雷。

  “别跟我拼命,是他们挖的,你不信去审问,不然那白衣女子为什么看到你后呕吐不止?”楚风说道。

  黄牛的脸居然在变色,像是充血一般,有些紫,换作一个人的话,那肯定是阵青阵白。**被现,它气坏了。

  一阵折腾,最后,它果断拖走了这群人,径直向大山跑去。

  “好可怕,不就是解决自身问题时被人现了吗,至于恼羞成怒,杀人灭口吗?”楚风咕哝。

  他看出来了,黄牛很在意,特别不愿意别人窥视,他决定,以后再也不提牛粪的事了。

  那些人被栓成一串,被黄牛一口气给拖走了。

  当它回来时,楚风询问结果如何。

  黄牛像是恢复了平静,一只蹄子捂着眼睛,哞哞叫了几声,那意思是下倡残酷,它都不忍心看。

  楚风一阵无言,分明是你丢进大山的,还残酷个毛啊!

  晚间,楚风练完拳后,洗了热水澡,在房间中看书。

  这一次,他没有再联系林诺依还有那个女人。

  不久后,通讯器响了,是对方主动打过来的。他没有接,依旧在那里看书,津津有味。

  直到过了片刻,通讯器再次响起,他才跟对方通话。

  依旧是那个女人,她的声音略高,问楚风是否见到有人去救生有恶魔翼的男子。

  “见到了,这一次,看到一只人形大蜘蛛从天而降,险些摔死在我家大门口。”楚风平静地答道。
  
网站地图 88娱乐主页 足球全国星数 英雄联盟娱乐注册送58 国内赌博机APP下载
新时代现金投注 优乐国际娱乐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天天娱乐大厅
一元中购 亚虎app官方下载 永利皇宫 全世界足球排名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优乐国际手机版下载 诚博国际app 博盈彩票赛车游戏
亚博怎么注册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皇浦国际网站 12bet手机登陆平台
彩都会 恒彩计划 丰尚娱乐开户 极彩娱乐官网 如意娱乐总代
丰尚娱乐 购彩平台网站 乐盈彩票 易彩网登录 伯爵2登录
彩8娱乐 百彩网 凤凰彩票网站 幸运飞艇团队在线计划 圣亚娱乐官网
五星彩票 旺彩平台 黄金娱乐彩票 1号庄彩票娱乐平台 亚彩会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