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清,你不舒服吗?脸色有些白。网”林诺依问道,这用是关心的话语,可是缺少几许暖意。

  许婉清心中“咯噔”一下,她知道,林诺依对她不满,在通过一种“冷漠的温暖”敲打她。

  “是的,没有休息好,而且夜里受寒了。”许婉清虚弱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苍白的脸,站起身来,想表示歉意,从而告辞。

  然而,林诺依没等她说出口,便取出一瓶蓝色药剂,让她服用,并让她在这里休息,没打算放她离开。

  许婉清的心脏差点跳出来,因为,她看到那个拇指大的水晶瓶,装着蓝色的液体,跟穆手中的相仿。

  不久前,十八位异人曾服食过!

  这是什么意思?许婉清心中紧张,不断打鼓,她越不安。

  “这是新型特效药,可增强免疫岭人体精力,服下的话很快就会见效。”林诺依平和地说道。

  许婉清有些受惊,接到手中,看了又看,用不是同一种药剂,这种颜色略浅,但还是让她格外的紧张。

  “婉清,你究竟做了什么,不要瞒我,你知道我的性格。”林诺依凝视着她。

  许婉清在笑,但心中却凉,想到各种可能后,她略有颤栗,即便林诺依根本不可能跟楚风在一起,可也不愿他生意外。

  楚风如果死了也就罢了,反正有菩提生物以及金刚顶着,正好抹去一切痕迹,然而让她恐惧的是,这个人还活着。

  “上次通话,我跟楚风拌嘴,争吵了几句,说他配不上你,我想他肯定非常恨我。”许婉清声音很轻,瞟了一眼林诺依,道:“我觉得,他跟你不合适,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以部分谎言遮掩,尽量拖延时间,哪怕楚风来了,她也要藉此争辩,不承认做过的那些事。

  “你很让我失望!”林诺依平淡的说出这句话,看不出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许婉清忐忑,她觉得有些不妙,因为林诺依太聪敏,哪怕还没有得到消息,也无证据,但可能有所猜测了。

  就在这时,林诺依的通讯器响了。

  “你派来开车接我的小姑娘在半路上被火箭弹轰杀了,她很可怜。”这是楚风的话。

  林诺依虽然有所猜测,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么严重,她霍的转身,看向许婉清,美眸中的光束如同实质般。

  许婉清啊了一声,因为那目光如针刺来,让她双目有些疼,心中慌。

  同时,她刚才也听到了楚风的话,心中大乱,那个人真的没有死,得到证实。

  怎么会如此,他当时没有在车里?这让许婉清惧怕的同时,也有些怨愤,为什么没有死,如果楚风消失,一切便都抹除干净了。

  有些人总是如此,从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穆,一定会救我的!”许婉清心中祷告,她为了帮穆才做这些的。

  “钱叔,将她带下去,别忘了她是异人,用上最新型的合金材料枷锁。”林诺依平静地说道。

  许婉清顿时呆住了,刷的一声,脸色煞白,一点血色都没有了,她惊恐而害怕,感觉双耳嗡嗡作响。

  她知道,只有犯了不可宽恕大罪的异人才会被这么对待,以闲金属合成的枷锁,一旦加在身上,就别想逃了,最后都会被严惩。

  一个微胖的老者走了进来,慈眉善目,平日很和蔼,但是现在却有些严肃,忠诚的执行林诺依的命令。

  “诺依,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许婉清大叫出声。

  “你是我的助手,我信任你,在短时间内没有办法同外界沟通的情况下,让你帮我处理各种事,而你却触碰了我的底线!”林诺依神色冷漠。

  她身材高挑,极其美丽,让许婉清都嫉妒,可是林诺依一旦生气,便有了一种拒人千里的冷冽,格外冷艳。

  许婉清虽然很漂亮,但却被压的自惭形秽,她非常害怕,现在被林诺依气势所压,竟一句话都说不出。

  林诺依一挥手,让钱叔将她带走。

  “楚风你在哪里?我去接你。”林诺依跟他通话。

  “已经到县城。”

  “原本想让你请我吃当地的特色风味,现在看来,我请你吧。”林诺依说道。

  楚风知道,她意有所指,像是在表达歉意。

  他报了一个地址,不久后,林若仪驾驶一辆红色的轿车停在路边,道:“上车。”

  楚风打量,道:“红色?跟你的冷艳不太相符啊,我以为你的车会是蓝色的。”

  “跟过去一样,贫嘴。”林诺依露出淡淡的笑,并未穿长裙,随意的热裤、体恤,跟奢华、品牌不相干。

  很快,他们来到一家餐厅。

  这里很安宁,放着舒缓的音乐,水晶吊灯,大理石地面,跟大城市的没法比,但在县城已算是环境很好的餐厅了。

  这里主要是雅洁、干净。

  从车中出来,两人并肩而行,进入餐厅,楚风自然注意到她那种热裤、体恤的简单穿着。

  但是,这种随意却也突显了她的身材,身高一百七十公分,一双笔直匀称的长腿,白生生,很是晃眼。

  “怎么了?”林诺依侧头看向他。

  “很久不见,被你晃到眼了,仔细看看。”楚风笑着说道。

  林诺依对他最没办的就是,每次他都可以将无良说的那么理直气壮,可以说他是坦诚,还可以说他混账。

  “你没变。”林诺依说道,带着笑,她并不讨厌楚风的这种性格,说起来当初他们认识,也正是因为如此。

  在学校时,一般的人谁会惹她,一群追求者都心翼翼,唯恐她不高兴,甚至由于她气质偏冷,九成的人都鼓不起勇气上前。

  只有这个楚风,初见时,就那么的混账,抢她的座位,还将她的纸张叠成飞机,当着她的面轻轻吹一口气,放飞到窗外。

  当时,这个人实在可恶,但是却又让她无废真生气,最后竟也因此而熟识了。

  “来,让我看一看你变了没有。”楚风微笑,更加肆无忌惮,上下打量,从她美丽的面孔到雪白的颈项,再一路向下。

  “臭贫,坐下!”即便林诺依气质偏冷,平日难见笑颜,现在也不得不嘴角微翘,收起冷艳。

  “这样笑一笑多好看,赏心悦目!”楚风说着,帮她拉开靠椅,并按的双肩,让她坐下。

  不远处,钱叔看到后,微胖的脸上,眉毛挑了挑,但最后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悠闲的望向窗外。

  “对不起!”当坐下后,林诺依轻声说道。

  “别这样,我不是没事嘛,好好的,只是可惜了那个小姑娘。”楚风摇了曳。

  “是,我会补偿她的家人。”林诺依好看的眉毛微蹙,她平日间虽然笑颜较少,但心却并不冷。

  楚风点头。

  “这几天,你还遇到过什么危险?”林诺依问道。

  “一个掌心可以长出藤蔓的女人,一只蝙蝠,一只蜘蛛,四个浑身是鳞片的怪物,还有一群持枪的人,都曾去找过我。”楚风漫不经心的说道。

  林诺依坐直身体,眼中光束灿灿,有如实质,她看向不远处的钱叔,道:“将许婉清看紧,谁都不得接近!”

  “好!”钱叔转身出去吩咐。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林诺依认真地看向楚风。

  “你打算怎么疵她?”楚风问道。

  林诺依拢了拢秀,露出莹白的额头,美丽的双眸带着一点冷冽,道:“她太过分了,先废掉她的异人资格。”

  楚风讶然,异人还有办法废掉?

  “不过,也要请你理解,随后对她的严惩需要一些时间,因为我的绣叔即将娶她的姐姐,曾叮嘱我对她照顾一二,我要跟绣叔沟通。”林诺依耐心解释道。

  “对她最严厉的惩罚是什么?”楚风进一步问道,因为,他真的对那个女人非常憎恶。

  “最严厉的惩吠是,她再也不会出现了。”林诺依说道。

  楚风点了点头,道:“不过,我有点担心,救我的那个人是个暴脾气,我怕他先做出一些事。”

  林诺依眼中露出异色,以她这种冷艳的气韵,难得会出现这种好奇之色,问道:“我一直想问,谁在帮你,当然,不方便的话可以不说。”

  “我父母的朋友。你知道,我们家在北边那座巨城,我只是放假时才回到这里。现在出现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人,而我父母的那位朋友也生了这种变化,他很强。两个老人想我了,但现在路途太远,而且危险,我爸妈请求那位朋友来找我,想把我带到北边那座巨城去。”楚风说道。

  他觉得,现在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高调的异人被他一口气杀了十八个,太惨!

  这个世道,安静的蛰伏,变强,胜过早期时就四处炫耀。

  同时,他也没有打算用可以战败异人的能岭身份吸引林诺依,尝试挽回什么。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要纯碎一些,而不是跟强大、身份、地位等有关。

  或许,他过于理想,但现在这就是他的追求,这就是他的观念,不想因为自身突然变强,而藉此换炔么。

  “有这样一个人?”林诺依点了点头。

  “早上的时候,也是他反对我上车,我才算躲过一劫。”楚风感叹。

  这时,林诺依的通讯器响了,上面显示,是一个叫穆的人在找她。

  她接通,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男子好听的声音,但是,现在却显得有些郑重。

  “诺依,我们可能要提前跟菩提生物对上了。”他告诉林诺依,今天上午金刚出手偷袭,将他手中一股重要的力量全灭,十八位异人服食最新药剂后,依旧战死。

  “我知道了。”林诺依挂断。

  她轻轻敲打桌面,露出思忖的神色,安静下来后,美丽的面庞越动人,莹白而有光泽,非常细嫩。

  “怎么了,遇到为难的事了?”楚风问道。

  “站在异人金字塔顶端的一个人,名为金刚,袭杀了天神生物十八位异人,就在接你的那辆车遇袭的路上,呵,还真是巧合。”林诺依笑了笑。

  她美丽的瞳孔中流动灿灿光束,而后,抬起头来,看向楚风,道:“你告诉我,是不是你身后的那个人杀了那十八名异人,我不怪他。”

  “金刚?这娃太给力了!”楚风脱嘴而出,这真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他接着说道:“帮我的那个人没有出手,一直跟我在一起,直到送我来县城,路过那里才看到车辆被炸,确定有人要害我,不过他没参与这件事。”

  “我觉得,十八位异人原本对我怀有歹意,但很不幸,他们遇上了金刚。”楚风没有多说,但是,这么些话却也足够了。

  现在能避开漩涡就避开,他乐得作壁上观,让想杀他的那伙人去找金刚吧。

  “金刚,不是我对不起你,是那群该死的人非要怪你。不过,真的谢谢你诶!”这是楚风的心里话,真心在念叨金刚的“好”。

  林诺依看着他,没有再提这件事,不打算深究。

  “你想吃些什么?”她微微一笑,鲜艳红唇间,贝齿晶莹,不常笑的人,在这刹那的绝美风情,甚是惊艳动人。

  然而,楚风的一句话就破坏了意境。

  他大声喊道:“老板,先给我来十斤牛肉!”

  林诺依莹白的额头钢几缕黑线,觉得幸亏这里不是高档餐厅,同时没有人在旁,要不然的话,太丢人了。

  “你是饿死鬼啊?”她嗔怒,但最后又忍不爪了。

  “你不知道,最近我特别特别的想吃牛肉,但是,吃不到啊,简直馋死我了,一想到我就要流口水了!”楚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林诺依被气乐了,道:“行,喜欢吃肉好办,一会儿各个种类给点上你一桌,让你吃个够。”

  “不要,我只吃牛肉!”楚风严词拒绝。

  看着他很正经的样子,林诺依忍不纂笑,这家伙就是放得开,总是那么随意,从不故作高雅,倒是偶尔搞怪。

  不过,她这一次真的误会楚风了,他的确很想吃牛肉,这段日子,自从家中多了一个牛魔王,牛肉就跟他绝缘了。
  
网站地图 皇浦国际网站 全讯新2网址 兴发娱乐pT 亚博app
新天地棋牌中心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万博体育 天天娱乐官网下载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平台娱乐app
玩龙虎和技巧 斗地主赢钱提现微信 百家乐在线app 噢利国际娱乐
国际足球排名 二十一点杀阵 a8娱乐网站 ag官方下载地址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彩九彩票 新宝娱乐 久赢在线 如意娱乐开户
聚彩彩票网 拉菲平台官网 永盛彩票注册 恒彩网 聚彩网
斗牛娱乐 新宝GG 鑫彩平台 彩票注册 富豪彩票官网
彩九彩票 同创娱乐 速8娱彩票网页 华裔娱乐 丰尚娱乐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