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很黑,因为有云层遮盖。 网

  一路上,不时听到野兽的咆哮,还能看到有猛禽在山中展翅而起,在黑暗中划过一道凌厉的身影。

  楚风抬头,他感觉到了这些动物的躁动,他相信这当中或许有一些异变了,只是而今依旧在蛰伏。

  未来会生什么?没人能说的清,但是,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不惧怕那些可能生的危机。

  百余里路,沿途有很多大山,若是寻常人独自行走,会有种压抑的恐惧感。

  不过楚风不怕,镇定而从容,在山林中迈开脚步,度非常快。

  不久后,云层散开,天穹上洒落下柔和的光,驱散黑暗,猛兽不再躁动,让人觉得不再那么压抑。

  繁星点点,像是一颗颗明珠,熠熠生辉,镶嵌在天幕中。

  “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黄牛用闻不出味道了吧?”楚风临近青阳镇,已经快到家了。

  他决定,贿赂一下黄牛!

  “老板,给我来一百五十串牛肉串!”进入镇中,楚风一眼看到了那个烤串的摊位,大步走了过去。

  “没有,只有羊肉串!”年轻的小哥看着他,觉得怪怪的,他从来就没卖过牛肉串,捣乱的吧?

  “说错了,是羊肉串,来一百五十串。”楚风心虚的向镇东望了望,那是他家的方向。

  “不要钱,只要粮食!”烤串的小哥很坚决地说道。

  因为,现在各地都出现异象,道路不通,人们对有用的实物更重视,对于货币等则很不看好。

  “咱俩虽然不是很熟,但也算认识,你先给我烤吧,明天我给你送来。”楚风说道。

  烤串小哥倒也痛快,因为都是一个镇上的,不担心他赖账,而且对楚风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你这东西冷冻多长时间了,没坏吧?”楚风低声问道。

  烤串小哥有点心虚,道:“用没大事。”

  “没大事就行!”楚风拍了拍他的肩头,一副很仗义、豁达的样子,似乎根本不怕吃坏肚子。

  最后,一大包烤串出炉,撒上孜然、胡椒粉等,倒也喷香。

  “别吃太多,真要拉肚子我可不管!”烤串小哥有点担心。

  “放心吧,没事,我这肚子特坚强!”楚风满不在乎,又看向他后面的冰柜,道:“再拿几瓶破。”

  “好嘞!”

  最终,楚风拎着两大包东西,还没进家门,就咕咚咕咚向嘴里灌破,主要是担心黄牛鼻子太灵。

  “黄牛,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一进院中,楚风就大喊。

  黄牛出现,狐疑地看着他,总觉得这家伙无事献殷勤,而后它看到了楚风手中的一大包肉串,顿时鄙夷,昂着头,露出不屑之色。

  “你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给你带回来吃的,你还在那里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鄙视。”楚风瞪眼。

  黄牛闻言,顿时愤愤的,在地上刻字,质问楚风。

  你去见女神,吃法式大餐,给我带回来的是什么?地摊货,廉价、便宜的烤串,糊弄本牛!?

  接着,黄牛鼻孔开始冒白烟。

  楚风自觉理亏,不禁暗自腹诽,这头牛越来越不好糊弄了,自从会上网后,什么事都知道了。

  但是,在这节骨眼,他只能嘴硬。

  他义正言辞,道:“你懂什么,真正的美味都在乡野民俗中。那些所谓的高大上,都是花钱找罪受,一点也不好吃。不信,你尝尝!”

  说着,他祈祷着,千万别拉肚子,而后一咬牙,闭上眼睛,在那里开啃,并且嚷着:“真是天下第一美味啊!”

  黄牛狐疑,看他一副无比享受的样子,顿时动心了,而且确实闻到了喷香的气味。

  最后,它没忍渍惑,凑过去,用双蹄抱起两串,三五口吞下肚去,顿时睁大眼睛,哞的叫了一声。

  楚风吓了一跳,十分警惕,戒备起来。

  “都是我的!”黄牛在地上刻下这么几个字,而后将楚风硬生生给扒拉到一边,坐下来开始独吞美味。

  “死牛,你太没义气了!”楚风数落道。

  “哞,哞,哞!”黄牛叫了几声,得意洋洋,在那里狂啃肉串,吃的满嘴流油。

  事实上,烤串的味道确实不错,那位小哥手艺很高,如果不是担心他存放的时间太长,怕吃坏肚子,楚风还真要跟黄牛抢上一抢。

  明白底细后,他不敢以身犯险,所以,将这堆烤串统统交给了黄牛,并拍着它的肩头,道:“看,我够意思不?”

  黄牛伸出一只前蹄,摇了摇,在那里鄙视!

  “你这没良心的牛!”楚风向嘴里灌脾气。

  黄牛看着他手中的酒瓶,伸了伸蹄子,也要过去一瓶,只是才迸喝了一口,便噗的一声又全喷了出去。

  它瞪眼,这是啥破酒?

  “你懂什么,这是天下第一好酒,卖的最好。”楚风说道。

  黄牛咧嘴,它竟然知道拉菲、罗曼尼康帝,嘲笑楚风喝的是最廉价的酒。

  楚风满脑门子黑线,道:“回头将你的通讯器没收!”

  他直嘀咕,这死牛通过通讯器,什么都摸透了,以后还怎么忽悠它。

  最终,黄牛吃了一百多串羊肉串,很满意,四仰八叉,躺在院中的藤椅上,仰头看着星空,一副很惬意的样子。

  “黄牛,来,吃两片药。”楚风走了过来。

  黄牛回头看向他,很是不解,露出疑惑之色。

  “泻立停,敛拉肚,一吃就灵,先吃两片防着点。”楚风心虚的说道。

  啥意思?什么情况?F牛一骨碌坐了起来,它瞪着一双牛眼,死死地看着楚风。

  “保僵,多吃点对身体有好处。”楚风大言不惭。

  “哞!”

  黄牛不傻,稍一琢磨,顿时怒了。果然是地摊货,吃完烤串还得立刻吃药,真是岂有此理,欺奴甚!

  它跟楚风拼命,向前扑去。

  这里顿时鸡飞狗跳,一阵大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消停下来。

  黄牛气呼呼,跑回自己的房间。

  楚风则呲牙咧嘴,挨了好几记陪子,幸亏他现在体质强,不然的话,估计爬不起来了。

  他向砸走去,洗了个热水澡,今天不断奔波,往返于县城与青阳镇间,刚才又跟黄牛战了一场,他的确有些欺了。

  楚风进房间时,都已经迷迷糊糊了,灯都没打开,直接砸在床上,倒头就睡。

  “不对!”

  刹那间,他惊醒,睡意全消。

  怎么这么软?

  并且,床上出一声闷哼,像是有人被砸痛了。

  刷!

  楚风寒毛倒竖,床上有人,他嗖的一声倒退了出去,而后啪的一声开了灯。

  什么情况?他目瞪口呆!

  床上果然有人,而且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似乎被砸的痛醒了,皱着娥眉,略有迷茫的睁开眼。

  “你是什么人,夜半三更,想非礼我吗?!”

  这是楚风的声音,义正言辞,在那里质问。因为,他有点摸不着头脑,想来个先声夺人。

  他可不想听到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美女,在他房间大声尖叫。

  当仔细打量时,楚风的心咯噔一下,这女人竟不是一般的漂亮,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一身白衣白裤,整齐而光滑的丝披散到雪白颈项那里,长相甜美,青春而有朝气。

  她已经彻底醒转,一看就不是常人,遇上这种事后很镇定,美丽的瞳孔十分有神,仔细打量房间内的一切,很快便从容自若了。

  她觉得后脑有些痛,略微蹙眉,轻轻向后抚去,过了片刻才问楚风,道:“你将我打晕,然后带到了这里?”

  “什么时候的事?我要是有这种心思,你还能完好无损吗?!”楚风一口否认,这口黑锅不能背。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年轻女子问道,虽然很平静,其实醒来后还是有些紧张的,暗自检查了一下自身。

  “我还想问呢,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跑到了我的床上,想对我做什么?”脸皮厚是楚风的优点,他很淡定的质问。

  这个美丽的女子闻言后,双眉微挑,自己有那么不堪吗?竟被人这么数落,但她忍住了,没有作。

  “你先等一等,我去静一静。”

  楚风急匆匆跑到楼下,闯到黄牛的房间。

  “死牛,你做了什么?”

  黄牛正在生闷气呢,看到他后,又差点飙,但总算被楚风给拦阻住了。

  “我房间怎么多了一个女人,难道是你孝敬我的?”

  黄牛果断竖起一只蹄子,在那里鄙视。

  最终,楚风弄清到底生了什么。

  晚间,黄牛去果园埋它的“宝藏”,回来时现一个女子,正在这片区域转悠,而且是一个异人。

  它觉得,可能是找楚风麻烦的。

  因为,最后那女子真的向楚风家的院子这边走来。

  结果,它二话没说,悄然跟近,冲到背后,上去就是两蹄子,看着她翻着白眼,昏倒在地上。

  “你还真下得去蹄子。”楚风直嘬牙花子。

  黄牛腹诽,你还杀了一个美女呢,在吃烤串时,它已经知道楚风去县城的经过。

  “然后,你就将她扔进了我的房间?”楚风问道。

  黄牛难得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事实上,后来它现,还有一些异人出现,想在青阳镇借宿,它明白多虑了,等于是平白无故打了那女人一闷棍。

  “你惹祸了,扔我床上?!”楚风瞪向它。

  人与人之间好交流F牛写下这么一行字,而后一伸蹄子,指向房门那里,示意楚风可以走了,麻溜点!

  最后,楚风无奈的回到房间,看着这个美丽的不像话的女子,真的觉得很惊艳。

  此时,这个年轻的美丽女子已经完全适应了,十分平静,正站在窗前,仰望星空。

  楚风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说是一头牛将她打晕的,谁信啊!

  他总不能真将黄牛给拽过来吧,传出去的话,估计会大出事。

  “你这里有吃的吗?”漂亮女子问道。

  楚风惊讶,跟他想象的不一样,人家根本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而是很从容,竟跟他要一些吃的。

  “有,在院中呢。”楚风说道,那里还有一些烤串。

  女子露出浅笑,果然非仇美,比之前更漂亮了,道:“你不是异人?”

  “对!”楚风点头。

  “偷袭我的是一头异兽,最后关头我感觉到了,它非常强,很危险。”女子的一句话让楚风放心了,最起码不会赖在他的头上了。

  “你养了一头异兽?”她轻声问道,带着柔和的笑,大眼弯弯,嘴角微翘,观看他的反应。

  “没有的事!”楚风断然否决。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院中,女子皱了皱眉,显然很不适应吃这种街边的东西,但似乎真的饿了,最后还是捡起一串。

  她吃的很秀气,也很优雅,即便是吃羊肉串,也是这种举止。楚风猜测,她肯定出身在不一般的家庭,隐约间可以看出,身上始终保持着某种规矩、礼仪。

  简单吃过一些,女子取出通讯器,略微蹙眉,而后便开始不断消息。

  “好了,我该离开了,消失这么长时间,他们很着急。以后,我会来找那头异兽算账的!”女子说道,最后竟然腾空而起,背后钢一对光翼,出雪白光辉,她立身在半空中,宛若明净的神祇般,出尘而高雅。

  垂到雪白颈项那里的丝被风吹起,明眸有神,白衣白裤,越显得不染尘埃,令人产生错觉,这名女子不是凡尘中人。

  “等一等。”楚风喊道。

  年轻女子回,她异忱丽,现在又这样的圣洁,微微一笑间,整个人都在半空中散着柔和而神秘的光彩。

  “怎么了?”她轻语问道。

  “把这个给你!”楚风将一个瓶子抛向半空。

  “这是什么?”女子不解,接在手中后,漂亮的面孔上带着疑惑,身后的雪白光翼散神圣光辉。

  “泻立停!”楚风告知。

  白衣年轻女子闻听,身体略微一颤,哪怕长相非仇美,但现在眼中也不禁露出些许凶光,她不理会楚风,拍动一对光翼,冲天而去。

  “不要扔掉,一定要拿好!”楚风在后面大声喊道。

  半空中,那女子略微一顿,看得出她在强自克制着什么,而后转眼消失了。

  不久后,她跟一些异人汇合。

  “谢天谢地,一直联系不上,我们都以为天神生物的人设下埋伏,合力伏击了您。”

  “您总算出现了!”

  一些人像是长出了一口气。
  
网站地图 远博娱乐 博盈娱乐官方网站app 918真钱斗地主 亚博体育怎么注册
万博官网app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玛雅娱乐注册 如意坊下载 天天正版娱乐
斗地主真钱平台 金豪棋牌新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老百汇娱乐城
世界杯夺冠最新倍率 全讯网新2登入网址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华夏娱乐快速 彩票导航网址 腾讯分分彩计划 丰尚娱乐主管 捷豹旗下彩票
银豹娱乐 华裔娱乐注册 银丰娱乐 诺亚娱乐注册 樱花彩票
如意娱乐 k彩娱乐登录 彩九彩票 腾讯分分彩登录 汇丰在线评估
亚洲彩票博览会 汇丰在线娱乐 天游娱乐在线 至尊彩票 合盛娱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