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被打开,一个五十岁出头的男子走了进来,不算老,只有两鬓间微白,大体都是黑,略显儒雅。

  在他的身后有一名女子,将近五十岁的样子,慈眉善目,一看就是个很和气的人,但现在却带着愁绪。

  他们就是楚风的父母,楚致远和王静。

  “不知道戌到哪里了,真让人担心啊。”王静说道,刚回到家中就取出通讯器准备和他联系。

  因为,就在这两日间,各地突然间就不安宁了,一些异兽开始闯入村庄,生很多起血案,着实让她吓得不轻。

  “戌说他跟人坐车回来的,车上有异人,用没问题,不要担心。”楚致远安慰妻子,他比较镇静。

  “妈,爸!”

  王静吓了一跳,向客厅望去,正好看到楚风向玄关这边走来,她脸上的忧色一下子消失了,无比惊喜。

  “戌,是你回来了!”

  即便楚风早已长大,但是在她眼里也是孩子,快过去拉,左看右看,脸上满是笑容,这段日子她氮不已,怕楚风在外边有危险。

  “回来就好!”楚致远也很高兴。

  “你这孩子,回来后怎么不告诉我们?”王静数落他。

  “这不是想给你们惊喜吗?”楚风笑着。

  这段时间生了太多的事,有许多人家都不能团聚了,因为天地异变,导致不少地方道路中断。

  现在,一家人能够团聚,他门自然分外开心。

  “告诉妈,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王静自从见到楚风回来,脸上的笑就没有消失过。

  “我想吃牛肉!”楚风果断说出,念念不忘,终于回到顺天了,离开两头牛后再也不用忌讳。

  “不太好买,不过没事,让你爸去找熟人去试试看。”王静说道。

  楚致远点头,就要出门。

  “爸,妈,不用了,我都买回来了。”楚风赶紧阻止,他就担心会出现这种问题。

  天地异变后,正常的粮食供给没问题,但也一些食物略显紧张,比如牛肉,因为通向北边草原的道路断了,难以运输。

  楚风打开冰箱,取出几大块鲜肉。

  “这么多,你怎么买到的?”两人惊讶,因为这种物资太紧缺了,有钱也不见得能顺利买到。

  “在路上买的,我就担心顺天供应紧张。”楚风笑道。

  “路上还有牛肉卖?”

  “有一头牛变异了,四处伤人,被路过的异人杀掉,并被当场处理卖掉。”楚风解释。

  的确是一头四处为祸的牛,变异后,它虽然不吃人肉,但却疯狂伤人,楚风在路上现它时,它正在狂呢,恨不得要将一个村庄给毁掉。

  但楚风不好实话告诉两人,怕引他们各种担心。

  这一顿饭,算得上是牛肉大餐,红烧牛肉、水煮牛肉、爆炒牛肉、酱牛肉

  “儿子,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吧,怎么突然这么爱吃牛肉了,虽然是一桌子菜,可都是一个种类啊。”王静说道。

  “你不会在半路上被变异的牛给踹了一脚吧?”知子莫若父,楚致远怀疑的看着他,琢磨着,楚风没准在变异的牛身上吃亏了。

  “被您说对了,我最近受牛气了,那头大黑陪子有这么大,对,跟水盆差不多大,差点踹我一脚,还威胁我,所以我得好好的吃回来。”楚风说着。

  “啥,你真跟变异的牛近距离接触过?伤到哪里了,让我看一看。”王静很不放心。

  “没事,我怎么可能会被牛欺负,它没踹到。妈,你做这菜真是绝了,太好吃了!”楚风赶紧转移话题。

  “来,陪爸爸喝两杯,难得今天这么多菜。”楚致远很高兴。

  “好!”楚风赶紧去倒酒。

  “这世道真是让人看不懂了,连只猴子都称王称霸,无法无天了,盘踞嵩山立下门派,真跟天方夜谭似的。”喝了几杯酒后,楚致远脸膛红,开始说起报道中的那些事。

  “那猿猴还算不错了,最起码没像那条白蛇似的毁城,呆在庙宇中,用很和善吧。”王静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这头老猴子很狡诈,估计非橱害,真要惹了它,多半能掀翻天。”楚致远说道。

  “怎么可能,那猿猴一看就很好,慈眉善目的,不是穷凶极恶之辈。”王静辩驳,觉得嵩山大林寺的猿猴不是恶茬儿。

  “这能看出什么,猴子那种生物说翻脸就翻脸,你防不胜防。”楚致远说道。

  “你这是有成见,不就是年轻时去嵩山游玩被一只猴子抓了一把吗,现在还记着呢!”王静揭短。

  “你冤枉我!”楚致远脸红。

  楚风在旁看的嘿嘿直笑。

  “你看,儿子都笑话你呢。”王静也乐了。

  这顿饭吃了很久,一家人很欢乐,都十分开心。

  “爸,妈,你们以后要是突然长犄角,或者会喷火,会觉得怪吗?”

  一家人看电视,吃水果,楚风很自然问道。

  “那不成妖怪了?”

  “是啊,我觉得现在的异人更适合叫妖人。”

  楚风听到这句话,嘴里的一块苹果差点喷出去。

  一时间,他没再提紫金松子的事,没有想到父母还托想法的,他准备上网仔细查一下,一旦异变,都会生什么。

  比如周全,那种变化的确有点让人嘬牙花子,别人的特征都能隐藏起来,他倒好,根本藏不住,一次比一次惊人,生怕别人不知道他长的霸道。

  “对了,戌,你回来的太好了。”王静一边看电视一边笑道。

  “怎么了?”楚风狐疑。

  “我有个好姐妹,她的侄女特漂亮,我上次可是亲眼看到了,长的比那些明星还标致,我特别托那个好姐妹了,准备将她那侄女介绍给你。”王静高兴的说道。

  楚风一阵头大,赶紧跑回自己房间去了。

  “戌,我跟你说,这次你不能错过,那姑娘可有气质了,据说跟那个国民女神姜洛神还是同学呢,而且不比她差。”

  楚风直擦汗,回家第一天居然就要被安排相亲,这可真没想到。

  他也知道,父母当年晚婚晚育,将近三十岁才有他,这是打算不让他步后尘,提前各种准备上了。

  片刻后,楚风静下心来,露出笑意,或许这才是正常人的生活吧。

  刚才他有点不适应,可细细想来,常人的父母不都是这样吗?

  最近一段时间,他经历的都是什么?跟黄牛学法,大战白蛇岭,杀陈海,闯洪荒大山,跟异兽厮杀。

  或许这些才不正常。

  “这么短的一段时间,改变了我的认知观。”楚风轻叹。

  在过去,他不相信那些神话传说,可是最近以来亲身遭遇了太多怪异的事,实在具有颠覆性。

  楚风以通讯器联网,仔细翻看一些报道,想知道服食异果后的各种症状。

  总的来说,因人而异,不同的人表现不同。

  夜晚,星空灿烂。

  楚风站在敞开的窗前,进行特别的呼吸法,早晚不辍。

  今夜,他感觉很特别,跟以往不同。

  自从进化后,体质提升一大截,他进行特别的呼吸法时,逐渐不同了。

  早上时就不必多说了,会被金色光辉笼罩。

  现在夜里也变了,以前是柔和的光辉落在他的身上,现在则多了丝丝缕缕的黑雾,很稀薄,但可以被他感知。

  这些黑色雾丝,一缕又一缕,无比冰凉,没入他的躯体中。

  “咦,效果更佳!”他很吃惊。

  他的身体像是在被冲洗,冰凉彻骨,但是却非常有效,血肉更通透了,脏腑有光泽,体质在略微进化!

  当结束呼吸法后,楚风现,自己精神奕奕,无比的舒泰,刚才进化度加快了!

  他知道这是好事。

  “黄牛,呼吸法出大问题了!”楚风第一时间跟黄牛通话。

  黄牛被吓了一跳,用文字询问他生了什么。

  “我进行特别的呼吸法时,有妖邪入侵,带着黑雾从天而降,向我身体里钻!”

  “哞!”黄牛睁大眼睛,那表情太怪异了,跟活见鬼似的。

  而后,它嫉妒羡慕恨,对楚风瞪眼,磨牙,就差吐口水了,显然非常不忿。

  “是妖邪入侵,还是说,我突破了,过你一大截?”楚风嘿嘿地问道。

  “入侵你大爷!”黄牛愤愤的敲下这么几个字。

  而后,它不理楚风了。

  楚风尝试跟它联系,黄牛果断关闭通讯器,把他晾在了这里。

  “死牛!”
  
网站地图 现金扎金花 永利娱场乐网址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澳门皇冠网址
平台线路检测 365棋牌游戏在线客服 天时娱乐城 澳门娱乐城
国际娱乐平台app 诚博国际app 申博娱乐 欧洲足球队排名
比基尼娱线上乐城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王牌娱乐 世界国家足球队排名
ag官网App下载 加拿大大小单双预测app 亚博怎么注册 金马国际app
合一亚洲彩票平台 天游娱乐怎样 圣亚娱乐注册 极彩娱乐 拉菲II娱乐
亿游国际娱乐 拉菲娱乐 欧亿娱乐平台 新宝GG 速8彩票娱乐平台
欧亿娱乐 彩客网电脑版 亚上彩官网 拉菲娱乐在线 金苹果彩票时时彩
满堂彩六合网站 菜鸟娱乐平台q 财富彩票 天游娱乐玩法 时时彩注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