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云颤栗,他感受到那种压迫感,以前只在盘山老祖的身上体会到过,现在这个年轻人也有这样的气机弥漫,让他忍不转抖。网

  他很想大吼,到底招惹了怎样的一个怪物?

  他还曾跟人去追杀过这个年轻的人类,撕毁客机,半路截杀,这才几天而已,楚风就进化了,成为了王级生物!

  黄云倒退,一只脚着地,内心中充满恐惧,他比别人更害怕,因为就是他亲自出手去杀楚风父母的。

  其他异类听到他的话语后,怎么不害怕?一个个都惊悚,金色的皮毛都蓬松起来,全都炸立着,不断倒退。

  “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等不仅截杀我,还想害死我父母,真是够了2么孔雀族,什么盘山一脉,触我逆鳞,伤我父母,今天便捅破天给你们看,我来平山灭寨,从此抹除你们这一脉!”

  楚风喝道,直抒心意。

  未来的路会怎样,他不知道,但他可以确定经过这一役后如果谁再想动他的亲人都要掂量一番,敢牵连他的父母,他就踏破一族,给予这些凶残的异类最恐怖的警告!

  嗖!

  黄云哪怕只剩下一条腿,但依旧是准兽王,在地上猛然一蹬,如离弦之箭飞了出去,实在快的不可思议,他想逃向后山。

  然而,楚风的度更可怕,这一次没有动用大雷音弓,已经背了起来,因为感觉到强敌临近了。

  天地中,像是一道惊雷炸开,楚风横渡长空,跟飞行没有什么区别,越音,身后的空气炸开,出爆鸣声。

  当他落下时,已经横空近二百米远,砰的一声踏在黄云仅存的那条腿上,王级肉身相当的恐怖。

  “啊”

  黄云惨叫,翻滚了出去,显然那条腿断了。

  他是准王,可是在楚风面前根本没有一丝还手之力,太脆弱了。

  不仅如此,地面上的铺着的青石全部炸开,这里跟生过大地震似的,整座山峰都在爷。

  一切只是因为楚风跃起,猛力一脚踏下,震撼了山巅,可以想象这种力量有多么的可怕!

  楚风没有立刻杀掉黄云,留下他的性命,丢在孔卓的身边。

  其他黄鼠狼简直吓的魂飞魄散,那可是一头准王,仅次于盘山老祖,跟黄贤并列,结果下场却这么惨。

  哧!

  就在这时,一道可怕的赤霞冲起,那一道剑光贯穿烟尘,直接斩了过来。

  那冷飕飕的寒光,慑人心魄,像是要剖开虚空般,拥有惊人的破坏力。

  楚风相信,这一剑落下或许可以劈开山顶,这是传说中的御剑术,古代传说中可杀敌于百里之外。

  他早有准备,右手中出现一柄黑色短剑,猛力挥出,出恐怖的乌光,在这虚空中绽放。

  当!

  火星四溅,虚空仿佛要崩开一般。

  那柄赤霞般的飞剑,嗖的一声不见踪影了,短暂接触,刹那遁去,可谓来无影去无踪。

  但是,这种冲击波依旧在这个地方掀起土石大浪,这块区域的山地破烂了,山石举,古树崩碎。

  最后这里安静了,楚风站在山顶,面色冷漠,道:“你早就来了,却不救你的子孙黄云,真是天性凉薄。”

  下一刻,山体上笼罩迷雾,这里一下子不同了,遮蔽了阳光,整片山体都云蒸雾绕,朦朦胧胧。

  就是黄云与孔卓都不惨叫了,全都闭嘴,他们非常紧张,盘山老祖已出手,能否迅斩杀那个人类?

  楚风站在原地没有动,双耳倾听,双目则神光暴涨,要穿透迷雾,看清一切景物。

  同时,他的神觉开启,额头上仿佛有光焰在跳动,那是饱满的精神力在溢出,扫荡四方,警戒着。

  这头黄鼠狼老祖果然道行高深,隐在暗中,若隐若无间,有几处地方居然都有他的气息,在故布迷阵。

  尤其是,王级生物争锋,彼此间的神觉像是对冲了,很难锁定对方。

  哧!

  突然间,在楚风的背后有一道赤霞暴涨,几乎刹那间就贴了上来,斩向他的脖子,要削掉他的头颅。

  这是一口赤色的飞剑,晶莹而璀璨,巴掌大,无坚不摧,远远越音,如果等听到声音在反击的话,头颅早已坠落在地。

  当!

  楚风在转身的同时,黑色短酵已经劈出了,再次命中赤红色的飞剑,两者间爆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啊”

  远处,一些黄鼠狼惨叫,因为这种摩擦与碰撞还伴随着神秘能量,那是王级生物开启枷锁后所溢出的。

  虚空中,有一层又一层涟漪扩散,那些数米长的黄鼠狼翻滚着,惨叫着,滚落下山峰。

  咻!

  赤红霞光再次隐去,消失在迷雾中。

  楚风手持黑色短剑,放在眼前仔细观察,上面没有缺口,剑刃并未损伤,但是他很吃惊,对方的赤色藉坚硬的过分,疑似也无损,竟能挡宗色短剑。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楚风做过很多次试验,除却他身上的石盒外,几乎没有什么物质能挡宗色短剑。

  “有意思,难道是跟盘山传承御剑术所对应的一柄古代飞剑?”楚风没有恐惧,反而露出异色。

  他知道,一些名山大川有传承,更有古器留下,他严重怀疑那口赤红的飞剑是盘山地宫开启后出现的。

  “兄弟果然了不起,这么年轻便成为王级生物!”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迷雾中走出一个老人,身穿黄色道袍,脸上红扑扑,雪白长飘舞,瞳孔带着淡金色,气质出尘,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韵味。

  这就是盘山老祖?

  他继续叹道:“想我在二十一年前的那次小规模异变中才成为准王,到如今才踏足王级境界,真是辛苦。”

  后文明时代,曾生过数起神秘变故,较近的一次就是二十一年前。

  然后就是如今,天地彻底异变。

  盘山老组曳轻叹,意兴阑珊,向楚风这边走来,穿过迷雾,居然都没有祭出飞剑。

  轰!

  刹那间,楚风横移身体,突破音障,在惯性的作用下冲出去数十米远才驻足。

  在那原地,一道赤霞劈落,噗的一声将山峰劈开一道巨大的黑色裂缝,仿佛要生生分为两半般。

  这飞剑之威可想而知,实在太惊人了!

  “不愧是黄鼠狼,天性狡诈、残忍!”楚风说道,那个老者看起来鹤童颜,气质出众,但很冷酷。

  所谓的身体只是虚影,并非真身,想麻痹楚风,真身在后方袭杀。

  “年轻人不知道太高地厚,让你来盘山请罪,你却敢大开杀戒,今日了我必斩你于飞剑下!”盘山老祖冷漠地说道,他的声音忽左忽右,干扰楚风的判断。

  “杀!”

  这一次楚风捕捉他的真身气机,在地上奔行,接着直接就离地而起,横渡虚空上百米,向前杀去。

  一个老者出现,催动赤色飞剑,对楚风横斩竖劈,威势惊人,那璀璨的剑光照亮了整座盘山之巅。

  近距离接触后,楚风直接就给他来了个龙虎争霸,动用形意拳中的绝招,轰杀向盘山老祖。

  隆隆隆!

  楚风右手握着黑色短剑,就当作龙形来用了,左手则捏虎形,交织在一起,爆出轰鸣声。

  空气爆开,出惊雷之音,而后伴着虎啸龙吟声,一条龙与一头虎同时显形,在楚风身前钢。

  随着他向前轰去,声势骇人!

  这就是古武的威力,当人体打开枷锁后,它们能焕出更为恐怖的力量,龙虎争霸,竟然显形。

  砰砰砰

  老黄鼠狼一边催动飞剑一边出掌,对抗这一绝招,不断交击。

  噗!

  赤红的飞剑划过,险悬中楚风的脖子,他侧身避了过去,但肩头却被触及,顿时溅起一串血花。

  御剑术,驾驭飞剑,在古代传说中可以斩杀敌人于百里之外,果然恐怖,楚风遭遇一击,肩头火辣辣的痛,鲜血流淌。

  不过他左手的虎形也砸在盘山老祖身上,让他一个踉跄,嘴角溢出一缕血。

  高手过招没那么繁复,简单而粗暴,几乎都想在第一时间伤到对手。

  王级生物的搏杀非常恐怖,如果准王参与进来,估计都会化成血雾。

  楚风不敢大意,原本还想观察一番,亲身领教兽王的所有门道,但现在看来稍微一疏忽就会有危险。

  他的口鼻间,白雾弥漫,吐气如龙,而后呼吸节奏变了,他在运转特别的呼吸法。

  盘山老祖想拉开距离,在远疵飞剑劈杀他。

  但是,楚风提,风驰电掣,动用特别的呼吸法后,他的力量与度都暴涨了一截。

  当当当

  两剑交击,楚风有几次都将赤色飞剑狠狠地劈中,撞飞了出去,赤色飞剑劈斩,毁掉了山头上的石壁。

  轰!

  楚风贴身到近前,捏拳印,舒展身体,狂暴出击,一边防御飞剑一边压着盘山老祖猛攻。

  砰砰砰!

  这是一次非常激烈的搏杀,拳釉轰,藉碰撞,神秘能量爆开,这里雷声轰鸣,响声巨大无边。

  吼!

  关键时刻,楚风出一声莽牛吼,突兀的爆,震慑对方的心神。

  在盘山老祖稍微一恍惚的刹那,楚风迅猛而又霸道的出手,若非有飞剑挡住,他手中的黑色短剑多半就刺中对方的身体了。

  即便如此,楚风的拳印爆后,依旧如同排山倒海般,倾泻出无比恐怖的力量,砰的一声将盘山老祖打的飞了出去,让他咳出一大口血。(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 世界足球几星 凯发sport.k8 城博国际app 梦之娱app
澳门永力 明发娱乐app 千赢国际 mg国际娱乐平台
龙8手机app 亚博怎么注册 伯金娱乐城 利澳国际娱乐注册
918真钱斗地主 娱乐彩票大平台 老虎机开户手机验证送 澳门百汇网站
亚虎娱乐手机客户端 博嬴彩票 携程商家 盈丰国际登录
色情五月 亚洲色色 色色影院 yy6090青苹果影院
97自拍超频在线 一本道 亚洲色色 色五月 干什么
97视频 久久资源 光棍电影 色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