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山,桃红柳绿,简直就像是世外桃源,各种花木繁盛,含苞欲放的的花蕾成片成簇,莹白露珠在花叶上滚动,还有丝丝缕缕并不能遮挡尊色阳光的白雾如同起舞的丽人在这里袅袅娜娜地飘动着,增添几许仙家府邸的出尘感。 网

  亭台点缀在飞瀑流泉间,坐落在信流水畔。

  楚风站在这里,欣赏着这如同画卷中映现出的美景,呼吸间厩清香,心旷神怡,这是一处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他略微驻足,就穿过草木葱郁的后山,来到了更为的生机勃勃的净土。

  盘山肯定不是一般的地方,不然的话也不会令老黄鼠狼开启兽王领域的两道枷锁,并练成御剑术。

  “异树!”

  楚风一眼看到几株非凡的绪,就扎根在前方的篱笆园子中,这个地方是盘山的最要之地,生长着可以让人类与飞禽猛兽进化的神秘植物。

  一株、两株

  楚风颇为惊异,在这里足有五株神秘绪,至于异草就更不用说了,不少于五十株,鲜嫩欲滴,如同玉石刻成。

  “这就是一座名山孕育出的灵粹吗?”

  他颇为感叹,在别处寻到一株就了不得,而在出名的山脉中却可现一片,就像是一座价值连城的仙家药田!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的确可以称的上是仙家药草,因为此地结出的果实可以让人在很短的时间内进化成为有凡实力的异人。

  那些绪大多都为两三尺高,色彩不同,非常鲜艳,其中一株较为特殊,它接近两米,通体鲜红如玛瑙,连叶片都红如火玉,算是一株“大树”。

  楚风猜测,老黄鼠狼能开启两道枷锁跟这株树有关,别的用没有那么大的药效。

  很可惜,所有异树上都没有果实了,全都被采摘了个干干净净。

  楚风并不遗憾,盘山上有一头兽王、两位准王以及近百头异兽,还能留下异果就怪了,早就被消耗干净了。

  数十株异草中有两株倒是还在开着花朵,飘散出沁人心脾的花香,楚风蹲下来,运转特别的呼吸法,尝试汲权粉。

  但是,片刻后他就失望了,这种级别的异草对他没有什么效果。

  其实可以料想,他成为王级生物后一般的可以促进人体进化的植物对他已经没用了。

  这里只有那株近两米高的鲜红“大树”才对他有用,但是现在却是空的,只能等待来年。

  这就是名山的好处,所有草木都可以在来年再生长,开会果,不限于一次。

  各大财阀为何拼命攻打天下名山,流血、堆积尸翰要占据一座?就是因为这个道理,想作为自身立足的根本。

  只要掌握有一座名山,就可以确保让己方人马不断进化,到头来成为一种不会断绝的传承。

  “地宫在哪里?”楚风寻找,他早已从黄猩的口中了解到盘山的传承之地在后山。

  然而,他遍寻这个地方也没有现什么端倪,所谓的地宫连影子都没有,没有找到。

  蓦地,他抬头向远方望去,在更远处的山地中云蒸雾绕,而且有一个庞然大物若隐若现,矗立在那里。

  楚风无所畏惧,连打开两道枷锁的兽王都杀了,还有什么可顾虑的,他大步向前走去。

  “巨树?!”

  他心头一凛,在那云雾中的磅礴影子是一株恐怖的大树,扎根在山脚下,但是却高耸入半空中。

  它足有八百米高,枝繁叶茂,无比葱郁,叶片像是碧玉般,泛出光泽。

  最为重要的是,它扎根的地方彻底裂开,可以明显看到有一处地宫,陈旧而散着散沧桑古意。

  楚风大喜,终于找到了。

  但是,这株古树实在太庞大了,扎根在那里,总让人觉得不对劲,有些危险的感觉。

  楚风确信,感应无误,有一股意志藏在树体中。

  他已经在玉虚宫了解到,天地异变开始时国家动用大量的导弹清除外太空的植物,以及遮天蔽日、笼罩天宇的巨藤等。

  “我来这里只为进地宫,别无他意。”楚风开口,不管它能否听懂。

  寂静无声,巨树没有任何异常。

  楚风向前迈步,接近地宫,突然间他煎绷紧,猛得抬头,整株大树都动了,有些枝杈剧烈爷。

  而后,某种果实坠落下来,散绚烂光芒,向着楚风砸去。

  “栗子树?!”

  楚风惊诧,早先并没有注意,这八百米高的巨树枝叶繁茂,所有果实都藏在叶子背后,现在才显露。

  “什么情况?”

  楚风极倒退,那果实可不是平日见到的板栗,还有包裹着板栗的那一层可怕的“皮刺”。

  很多人喜欢吃板栗,却没有见过这种像是刺猬般的“皮刺”,这东西尖锐如针,能轻易刺破血肉。

  半空中落下的果实太大了,每一颗都足有九米长,通体金黄,就像是一只又一只巨型刺猬砸落下来。

  轰!

  并且,在半空中时它们就爆开了,响声巨大,密密麻麻的黄金刺极飞来,穿透虚空朝着楚风而去。

  楚风以音倒退,吃惊的现,那些黄金刺都有半米多长,甚至一米多长,都达到音,突破音障,十分恐怖,像是成片的黄金短矛飞来。

  “哧哧”

  飞来的“短矛”响声密集。

  楚风还是成功退走了,避过那漫天激射下来的金色“短矛”,黄金刺的力量太骇人了,轻易将数米高的岩石击穿,在大地上留下一口又一口黑洞。

  杀伤力巨大!

  一般的异兽如果在这里的话绝对会被在一瞬间钉死在地上。

  果实解体,黄金刺飞来后,真正的板栗也落下,每一个都有床那么大,落在楚风刚才的立身之地。

  轰!

  巨大的爆炸声传来,地表崩开,乱石冲天,磨盘大的石块四射。

  每一个板栗都好比重型炸弹,破坏力大的惊人。

  楚风站在远处,目瞪口呆,这还是栗子树吗?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也太离谱了吧。

  总共就落下来五颗果实,皮刺爆散后,像是漫天黄金短矛飞射,杀伤力惊人,而里面包裹的板栗落下后则像是大炸弹!

  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回过神来,这是什么情况,天地异变后连一株老栗子树都变得这么妖邪?

  “我不管你是什么,再敢拦阻我道路,别怪我不客气,斩断你所有根茎!”楚风威胁道。

  无论如何他都要进那座地宫得到盘山的传承,因为御剑术可以让他的实力暴涨一大截,不能错过。

  楚风浑身光,尤其是右手臂那里,挣断枷锁后释放出的银白能量弥漫,整具躯体都遍布了。

  尤其是当他开始运转特别的呼吸法,顿时让自己的王级肉身蕴含着的神秘能量更加磅礴了,迅激增!

  楚风向前逼去,口中声,震慑与警告这株古树。

  然而,当他接近树荫下时这棵巨树再次出手,枝叶爷,从半空中坠落下十几颗果实,比刚才更多。

  一刹那,这个地方黄金矛漫天都是,呼啸而来,那景象太恐怖了,准王都挡不住,多半要被灭杀。

  因为,那些黄金刺太坚硬,无坚不摧,且越了音,给人一种密集型恐惧感。

  楚风怒了,杀死兽王后,居然还有一株巨树跟他为敌,他毫无保留的出手,施展大力刘魔拳,并催动右手开启枷锁后所获得近乎神通般的能力。

  哞!

  伴着若隐若无的太古莽牛的吼声,一道巨大的银白光束飞了出去,将所有比钢铁还坚硬的短矛都震碎。

  楚风动了,横空而行,跟真正的飞行没有什么区别,每一次都掠出去两三百米远,稍微在地上一踏再次飞起。

  他以强大的王级神觉躲避过漫天的短矛,还有那种巨型炸弹,喝道:“连此地兽王都被我杀了,你执意与我为敌,那也去死吧!”

  “什么,那头黄鼠狼死了?”栗子树出朦胧的意识,似乎很震惊。

  而后,地面隆瞒响,一些根茎拔地而出,它贴着山地滑行,闯向山脉深处。

  楚风愕然,他已经冲到地宫所在地,结果栗子树逃了,它竟然还能拔根而起,沿着山脉滑行而走。

  楚风没有理会它,第一时间冲进地宫内,御剑术太重要了,不容有失,他想先探查个究竟。

  很快,他皱眉,地宫不是很大,里面简单而古朴,有石床石椅,还有石蒲团,但就是没有刻图,不曾现御剑术。

  嗖!

  下一刻,楚风冲出地宫朝着栗子树追去,以音横空而行,踏着山峰,踩着巨石,越过各种大树。

  “人类你要赶尽杀绝吗,我与你拼了!”

  八百米高的栗子树滑行,动静实在太大,无论如何也要留下非橱显的痕迹,因此没有办法摆脱追兵。

  它咆哮着,这一次落下的果实没那么简单,只有一颗,居然近乎透明,在落下时就达到了音。

  当爆开后,那景象太恐怖。

  楚风不了解情况,便没有硬接,这一次急骤转向,朝着另一片区域冲去,度达到自身的极致境地。

  轰!

  后方的景象很恐怖,那透明的栗子果实爆开后,成千上万根晶莹的短矛飞行,将一座矮山彻底洞穿,如同蜂窝般。

  这让楚风倒吸一口凉气,他估摸着就是老黄鼠狼这种兽王真要去硬抗的话也得被刺透,太惊人了。

  同时,透明皮刺中包裹着的几个栗子也坠落了,同样音,它们触地后,轰然爆炸。

  楚风一阵毛,那附近的两座矮山都不见了,硬是给炸的崩开,彻底消失。

  但是,他岂会被一棵栗子树吓住,喝道:“即便如此你依旧不是我的对手,费一番手脚必然可以杀你!”

  “我已经离开,并未惹你。”栗子树开口,它很心虚,因为那种透明的果实没有多少,最为关键的是打不中那个人类的话威力再大也没用。

  “地宫中的传承呢,是否被你带走?”楚风问道。

  栗子树叫屈:“传承在你身上!”

  “胡说,如果在我身上还要找那座地宫吗?”楚风盯着他。

  “我曾看到那头黄鼠狼将飞靳在额头前参悟,里面有精神烙印,我想所谓的传承都在藉中。”栗子树告知。

  楚风探出精神力稍微感应了一番,顿时一惊,赶忙退出,因为觉察到一股异常非凡的精神能量,有些危险。

  他相信了,看着栗子树,道:“既然这样,你就不必逃了,回去帮我守盘山吧。”

  “不去!”栗子树像是对他非常忌惮,说完后直接又逃了,一路在山脉中滑行。

  “我不会为难你。”楚风在后面追赶。

  “等你离开后,我可以考虑,你别追,不然我跟你拼了。”栗子树慌乱。

  最终,楚风转身回去,没有逼迫它,他真是觉得神奇,连一株栗子树都能如此,竟可以射短矛和炸弹。

  楚风回到后山,将身上的种子还有石盒埋在药田中,附近的地下有两色异土,晶莹透亮。

  他想试一试看能否让种子芽!

  而后,他盘坐在地上,端详巴掌大的鲜红飞剑,最后贴在额头前,用精神力去感应。

  “轰!”

  楚风顿时一声闷哼,他的身体一阵爷,眼前黑,险些昏厥过去,那是被一片精神烙印冲击的。

  这让他骇然,这股烙荧强烈了,像是一口仙剑斩落下来,要劈碎人的意志,磨灭人的精神能量。

  他确信,哪怕达到王级领域,如果精神力不济的话也得生意外,可能会死在这次的冲击下。

  很快,他看到几副看起来非常古老的刻图,那就是御剑术!(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 亚洲城电脑版登录 澳门百家樂网站下载 虎国际app 日日博娱乐城
英皇宫网上娱乐网 明发娱乐 下载 优博登录娱乐 齐发国际
怎么下载亚博app 扑克王下载 澳门赌盘 iis7站群排名查询
新版天天娱乐 扎金花棋牌 澳门真人大赌场app 吉利娱乐注册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国内赌博机APP下载 京东客 百家乐APP下载
聚富彩票网 98彩票网手机版 彩客电脑网页 菜鸟娱乐APP 华人娱乐注册
M5彩票 拉菲平台 丰尚娱乐下载 宏发彩票 万博娱乐注册
重庆时时精准计划网站 亿游娱乐咋样 四季彩app 黄金彩票官网登录 天游娱乐贴吧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录 必发彩票 彩吧娱乐平台 同创娱乐官网 丰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