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红飞剑内部共有四副刻图,没有文字描述,因为根本不需要,这是精神忧传承!

  只要以精神力深入进去,就可以体会到那玄奥莫测的御剑术。网

  不过在这柄红色的飞剑中楚风感受到了危险,那种忧几乎要撕裂人的心神,要斩杀人的意志。

  他已抵住初始时的侵袭,换作其他王级生物的话可能就死掉了,被磨灭精神后哪怕还有王级肉身也只能算是行尸走肉。

  楚风不得不佩服老黄鼠狼,该族的天生精神量大,远胜一般的兽王,所以它最终得到御剑术。

  不过,楚风更强,不然的话也不会挫败老黄鼠狼的元神入侵,并最终将它轰杀。

  赤红色的藉内仿佛有一片恢宏的空间,四副刻图散光芒,莹莹灿灿,吸引人的心神,嗖的一声楚风冲进第一副图内。

  一刹那,如同仙剑穿心,让他有一种剖裂感,精神意志要被斩开了,剧痛难以忍受。

  他强忍着,抵抗这种冲击。

  外界,他的额头那里银色精神光焰跳动,王级精能量沸腾,此时全都冲入红色藉中,进行支援。

  轰!

  第一幅刻图内,楚风稳住了,一瞬间文字与图形都冲了过来,烙于他精神中,如同灌顶。

  这就是御剑术的传承,没有书册,以精神忧来传承,准确无误!

  当然想得到这种传承非常难,门槛太高,王级生物中也只有小部分精神力恐怖的生物才有资格接受忧。

  否则的话,强行尝试只能送死,精神体会被抹杀!

  楚风默默体会,仔细参悟,彻底记下了。

  他退了出来,以精神体的方式出现在赤红飞剑内部的宏大空间中,片刻后开始进入第二副带着沧桑古意的刻图。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确信没有危险后这一次更容易了一些,楚风全力以赴,如同银色光焰般的精神力全部冲了进去。

  外界,楚风盘坐,一动不动,除却留下少许精神在肉身中戒备外,其他都进入红色飞剑内认真参悟御剑术。

  最终,四副刻图都被他攻克了,御剑术传承全部到手,没有一点遗漏。

  “老黄鼠狼只得到两副刻图,看来这种传承的威能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楚风自语。

  他在四副刻图中的前两副中感应到老黄鼠狼留下的气息,其他两副图中没有它的精神力残余。

  楚风焚灭老黄鼠狼的残留精神力后便退了出来,盘坐在山上默默地体会,四幅精神烙蛹完整的记述了御剑术的所有手段。

  他闭上眼睛,仔细琢磨,所谓的御剑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神秘,只是精神能量的运用而已。

  通过肉身可以施展或粗浅或高深莫测的拳脚功夫,同样精神也能展现威能,或者直接进行攻击,或者控物杀敌。

  按照这种御剑术的记载来推测,达到神话传说中的那个层次后可杀敌于极其遥远之地!

  总的来说,有肉身拳法,自然也就有这种“精神武功”。

  “原来如此!”

  楚风点头,最怕的就是将御剑术神化,跟传说中的故事联系起来,那样去练的话等于为自己无形中设置不少障碍。

  “肉身,精神,孰强孰弱,不能去分,都无比重要。”

  洞悉御剑术的本质后,楚风开始练“精神武功”,事半功倍,从笨拙到熟练,再到初步控物,称得上进展顺利,成就不凡。

  晚霞染红天空,整片山地都一片通红,沐驭阳最后的光辉,楚风睁开了眼睛。

  同一时间,他身前的赤红色飞剑锵的一声飞了出去,射入不远处的一块岩石内,如同切豆腐般。

  楚风欣喜,果然有了一番成果。

  咻!

  下一刻,赤红色的飞剑剖开岩石,在半空中一个盘旋,向着不远处的一块五米高的巨石劈去。

  哧!

  数几米高的褐色山石被斩为两半,断面平整而光滑。

  嗖的一声,红色藉飞了回来,落在楚风的手掌中,它如红珊瑚般剔透,鲜艳欲滴,没有一丝损伤。

  远处,传来武装直升飞机的轰鸣声,不算少,先后降落在盘山脚下,跳下许多异人,快登山。

  他们震撼,一路上看到一头又一头凶兽,都一箭毙命,有的爆碎了,有的还留着残尸,让人惊悚。

  当登上盘山后,看到这片狼藉的山地,他们心颤。

  山巅破烂了,几乎被打崩,飞剑斩开山崖,剑痕明显,拳印打碎的十几米高的巨石到处都是,还有斑斑血迹等,让他们深深感受到这一战多么的恐怖。

  “快,这是兽王啊,搜集血液,不要浪费!”有一流实验室的人跟来,冷藏兽王残碎的尸体,一些老专家心疼的要命,要是再完整一些的话价值更高。

  “这里还有两个活着的!”有人现黄云还有孔卓,顿时让实验室的人大喜。

  两头异兽毛,这些人看到他们时眼睛冒绿光,太瘆人了,让它们阵阵毛骨悚然。

  楚风出现,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对他敬畏无比,更有不少人露出狂热之色,很想凑过去跟他说上几句话。

  “给我安排一架明天早晨的飞机。”楚风没有多说,他准备明早回顺天,盘山已经打下,交给6通处理就可以了。

  这里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了,得到御剑术就什么都值了。

  现在还等在这里,是因为埋下了种子与石盒。

  楚风吃下一些干粮便回到后山,守着埋种之地,并继续参悟御剑术,争融最短的时间内精通与掌握。

  天还没有亮,楚风睁开眼睛,挖出石盒看了看,轻轻一叹,果然如预料那般种子没有任何变化。

  清晨,他乘坐飞机离开盘山。

  消息没有走漏,因为这里还需要善后。

  朝霞从飞机的窗子洒落进来,照在楚风的身上,沐责色光彩,让他宛若神灵般,最起码机舱中的几位异人这么认为。

  一个人就打下一座名山,这种战绩太恐怖了,注定要震动天下且他们几人都看到了那头兽王的尸骸,那可是被生生打爆的!

  要知道兽王可以轻易屠城,一身王级力量可怕的无法想象,但最终还是被机舱中这个安静的年轻人格杀。

  最后,他们实在忍不住,有人仗着胆子上前想跟楚风来张合照。

  “没问题。”楚风微笑,痛快的满足他们的要求。

  大战结束后,他很轻松,尤其是得到御剑术后心情更是大好,他确信短期内就能彻底掌握,实力将暴涨!

  临近中午楚风回来了,进入顺天城。

  从山林回归城市,楚风有种异样的感觉,一边是蛮荒大山,异类盘踞,凶兽横行,一边又这么的现代化,反差太强烈。

  “老大,你在哪里,我们去接你!”

  千里眼杜怀瑾拨打他的通讯器,非常激动,那大嗓门震的楚风耳朵都疼,因为他太激动了。

  就是叶轻柔都很不矜持,情绪起伏,喊道:“楚风,你还真是给了我们一个天大的意外,这种消息也太刺激了吧?”

  消息还没有传开,盘山一战后需要善后,免得有意外生,但是这几人却已经从6通那里了解到内幕。

  最开始时几人打死也不相信,都认为6通是个老忽悠,在蒙骗他们,可是当看到几张照片后,他们震撼了。

  兽王四分五裂,被楚风打爆,整片山巅都差点被两大高手削平,已经彻底破烂了,实在骇人。

  “老大,我们要为你接风洗尘,去青云大厦八十八层吃大餐!”顺风耳欧阳青在通讯器那边怪叫着。

  “好,我等你们。”楚风站在路边,等那几人来接他,因为那几人都已经赶过来了,马上就要到了。

  他站在一处商业街边,立时有人认出他。

  “诶,那不是楚风吗,还没有离开顺天城,天啊,这非常危险啊,我听闻有些异类可能要聚集而来。”

  “是啊,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用去避一避风头才对。”

  瞬间,有不少人走来跟他打招呼,有些激动,并且还很认真地劝他用忍一忍,去外面躲避一下。

  幸好叶轻柔、陈洛言他们来的及时,他赶忙离去。

  “放心,我不会有事。”临去前,楚风告诉众人。

  很快,这成为一则消息被人报道了出去,告知所有人,楚风还在顺天,并没有逃走,引不小的波澜!

  “老大,你这是要放核武级的炸弹啊,消息马上就会被6通老狐狸公开了,别说其他人,估计就是各大财阀都要傻掉。”

  在车上,欧阳青嘿嘿地笑着,很激动,开车都不稳了。

  “老实的开车,别闹。”叶轻柔警告他。

  “怎么又是这地方?”楚风想到了上一次相亲的事,跟姜洛神和夏千语就是在这里吃饭,结果闹出各种风波。

  “没办法,这里的大餐最好吃,尤其是各地出现洪荒大山后,一些闻所未闻的凶禽与猛兽成为食材,被摆上餐桌,这里的名气就更大了,数一数二。”杜怀瑾称赞。

  “放心,我打过招呼了,选了一个安静的地方,不会被人打扰。”叶轻柔让他安心。

  这是一间临窗的包厢,可以俯瞰城市,更可以眺望城外的洪荒大山,甚至能看到一些飞禽与猛兽搏杀。

  这间包厢平日很难预订到,因为位置太好。

  “咦,我怎么看着像是楚风,他居然没有离开?”

  哪怕很低调,但到了这种地方还是被人轻易认出,楚风他们一行人被现了,许多人甚至在拍照。

  直到关上包厢门,还是不时有人前来打招呼。

  餐厅经理来了,面色有些不对,悄声告诉叶轻柔,道:“有些异族年轻人出现,你们还要用餐吗?”

  他是好心,因为深知楚风现在遇到麻烦,杀了孔雀族与盘山一脉的准王,正处在风尖浪口上。

  尤其是盘山的兽王都话了,让他去请罪,情况对他不利。在这种关口,万一有异类年轻人跟他们遇上,说不定又会生什么事。

  “不用!”叶轻柔曳。

  餐厅经理诧异,因为房间中的几人都太淡定了,根本就没当回事,他自然也不好再劝,心意尽到即可。

  陈洛言开口,道:“我也听闻了,楚风被孔雀族与盘山一脉惦记上后,其他族也有不安分的,甚至有一些人特异赶到顺天,该不会就是这些异类吧?”

  事实上,时间没有多长,包厢的房门就被人推开了,有人不请自到。

  楚风来这里的消息已经泄露,不少人在低声议论,不是秘密了。

  显然,这不是人类,他长相颇为不俗,身材高挑,拥有一头淡金色的长,只是眼睛略微细长。

  进门后,这个年轻人皮笑肉不笑,一眼看到楚风,道:“楚风?真是悠闲啊,我们还以为你已经离开顺天了呢,想不到还能有幸见到威名赫赫的楚准王。”

  他笑容虚假,神色略微复杂,有一丝惧怕,也有一丝张扬。

  他这副姿态很容易让人猜测到,底气很足,不然的话绝不敢来楚风这个杀神面前触霉头。

  “既然楚准王在这里,那就请移驾一叙,如何?”他伸了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楚风平静地看着他,没有说一句话。

  这个拥有一头淡金色长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何,一阵紧张,他感觉寒毛倒竖,但很快他又有些痛恨自己,对方一句话都没有说,怎么能吓到自己?

  他眯缝着细长的眼睛,提高声音道:“既然楚准王还在顺天,没有躲避出去,那就请过去一谈吧!”

  “滚。”楚风只有这么一个字,连兽王都杀了,还在乎这些异类年轻强者不成?

  “你”这个眼睛细长并生有一头淡金色长的年轻人非常恼怒,再怎么说他也是王族嫡系,居然被人这么蔑视。

  “再多说一个字斩了你!”楚风冷漠的看着他。

  月票双倍期还有两个多斜就结束了,还有月票的兄弟姐妹请投来吧。

  感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 手机验证送38 弹宁子中国摔跤 金赞娱乐网址 玛雅平台
必兆娱乐平台 足球星排名 娱乐平台
优乐国际娱乐 亚博国际登录 A8娱乐app 万博体育安卓
妻子的秘密谢文苏蓝 如何登录永利皇宫 合乐888app 利来官网app
泰国靠逼大尺度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世界杯彩票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系统
摩臣彩票导航 丰尚娱乐吧 聚彩网 汇丰在线信誉 汇丰在线招商
莱利彩票 新宝娱乐 万博娱乐总代 登陆亚彩会 菜鸟娱乐平台q
银豹娱乐网 重庆时时精准全天计划 开心娱乐平台 黄金彩票网站 幸运飞艇 开奖
马泰娱乐注册 u宝娱乐注册 丰尚娱乐网 金砖彩票平台怎么样 满堂彩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