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昆仑复苏后,跟以前截然不同了,峰青谷翠,一些山峰上银瀑长达千丈,景色怡人,壮丽而不失秀美。网

  黄呕什么精神,他与大黑牛都非吃责,原本三人一同前往梵蒂冈,结果只回来两个,楚风死在异乡。

  它显得有气无力,声音很小,这让远在习的楚风惊讶,但很开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你究竟是谁,说话啊。”黄牛有些不耐烦了。

  “我是神。”楚风开口,带着笑意。

  一刹那,黄牛的眼睛瞪圆了,耳朵都竖了起来,它想听的更清楚一些。

  “什么情况,你这么紧张?”大黑牛狐疑地看着它。

  “我的听觉好像出了问题。”黄牛咕哝,它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们两个磨叽什么呢,难道没听到本神的声音吗?”楚风在那边提高声音,大声喊道。

  “等一等,我怎么听着像那个杏?!”大黑牛的耳朵嗖的一下子竖起,并且冲到近前,盯着通讯器看。

  来电显示,陌生的号码。

  楚风自己的通讯器早已在战斗中毁掉,这是国外临时配置的。

  两头牛的也在西方的大战中毁掉了,但是他们回来后补办一些手续,还是用原来的号码,换了个通讯器而已。

  “黄牛,大老黑,你们傻了?!”楚风在那边轰炸,声音很大,震的两头牛耳朵嗡嗡直响。

  他们面面相觑,真的傻眼了!

  这是楚风,不是死了吗?西方都对外公布了,席勒很老辣,不会闹什么乌龙才对。

  可是,刚才真的听到了楚风的声音。

  “黄牛,大老黑,你们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把我忘了?!”楚风在那边不满。

  “你才傻了呢,你的脑袋才被驴踢了呢!”黄牛叫道,终于惊醒了过来。

  “杏,你可真行,死去好几天了,还能诈尸k吓死我们啊?!”大黑牛怪叫,虽然在抱怨,但是脸上满是兴奋与激动。

  这一刻,两头牛都跳了起来!

  最近几天两头牛郁闷坏了,虽然实力突飞猛进,成为王级生物中的佼佼者,但是他们一点也不开心,总认为这是楚风拿命给他们换来的。

  “我怎么可能会死?活到相当舒服自在。”楚风嘿嘿的笑着。

  “哈哈哈”

  大黑牛在狂笑,震动整座山峰,苍翠的古松都在跟着爷,不远处的牛王宫都在颤动,可见他现在的实力多么惊人。

  远处,一群异类面面相觑,心中暗道,牛王又犯病了,最近不时疯,只因死了个兄弟。

  黄牛也在笑,但没那么夸张,眼中射出灿烂的光芒,早先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他彻底的放松了。

  “老牛,又病了?别哭丧了,大决战不久就要开始了,到时候多杀几个敌人就算为楚兄弟报仇了。”

  远处一座山峰上有马王喊道,依旧是大光头,锃亮,身高一丈,非常彪悍。

  “放屁,这是高兴,你等着吧,要不了多长时间,全天下都要大震,哈哈”大黑牛又狂笑。

  知道楚风未死后,他跟黄牛眼睛叽里咕噜的转动,一刹那就想到了很多,这两头牛可不是单纯之辈,心眼特别多。

  楚风未死,而欧洲那边最近可不太平,生一系列震惊各国的大事件,要说跟楚风没关系,打死两头牛也不相信。

  这两人脑筋转的贼溜,几乎瞬间猜测有不少都是楚风干的!

  “兄弟你在哪里,赶紧回来,我们喝酒庆祝,不醉不休!”大黑牛心中火烧火燎,恨不得楚风立刻出现,仔细向他了解详情。

  “我在习,正想问你们呢,那边怎么样了,我是在这边继续折腾,还是回去参与昆仑山大战?”楚风说道。

  经他这么一说,两头牛已经确定,那边的事就是他干的。

  “回来吧,你一个人在那边呆着我们实在不放心。”黄牛催促,欧洲毕竟是席勒的地盘,那老家伙万一现楚风,他必死无疑。

  “对,赶紧回来,麻溜的,不要耽搁,这边需要你参战!”大黑牛也说道,经历过一次死别,他可不希望再有意外生。

  同时,这两头牛实在憋不住了,内心又太多的疑问,想知道怎么回事,开始询问。

  “什么,奥维德是你杀的,白熊是你烤的,可是,你怎么跑到耶路撒冷去了?!”

  两头牛相信欧洲的事跟楚风有关,可是中东耶路撒冷的大案也是他做下的,未免有点离奇。

  “我被他们追杀入海,险些死掉,被一头鲸王给吞了,莫名其妙来到地中海的东南岸。”楚风没有隐瞒,详细告知。

  两头牛心潮起伏,他们暗叹,楚风果然遭遇生死危机,但还好熬了下来。

  “兄弟,整出美食排行榜的人是你吧?”随后,大黑牛激动地问道。

  因为,这两天他与黄牛唯一能开心的的事就是看那些王级仇敌被人烤熟,实在让他们大呼痛快。

  “自然是我。”

  “哈哈,太畅快了,馋的我哈喇子都流出来了,早知道是你做的,我说什么也要跑过去蹭吃蹭喝啊。”

  大黑牛咧嘴大笑,想到的居然是这些,有些奇葩,竟在遗憾没有能过去蹭吃。

  黄牛神色古怪,现在外界传疯了的神人、猛人,居然是他们的兄弟,这当真是让人目瞪口呆,说出去谁能相信。

  “太痛快了,那头狮子都被你煮了,想一想当日在梵蒂冈它那副目空一切的狂态,我就想捶它,杀的好啊!”大黑牛赞叹。

  他们跟楚风通话,详细询问,迫切希望他早点回来。

  “兄弟回来后,我们帮你一起更新美食排行榜!”两头牛都很兴奋,这位兄弟在欧洲做下惊天大事,让他们都觉得心中畅快不已。

  同时,两人也非常遗憾,居然没能跟楚风一起去行动,如果亲身参与在当中,那就更妙了。

  大黑牛道:“兄弟,现在外界都称呼你为神人,猛人,你这身份如果曝光的话,外界估计要爆炸啊,凶猛的一塌糊涂!”

  连黄牛都在点头,道:“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你死去了,你要是回归,突然冒头,估计会让各方人马都傻眼。”

  “要不要我现在直接就揭开身份?真是有点忍不住啊,很想立刻去大吼一声!”大黑十分兴奋。

  最近以来,他和黄牛郁闷坏了,直到现在才觉得浑身毛孔舒张,放松下来,激动的想大吼大叫。

  尤其是楚风做的这些事,太具有震撼性了,他很想去揭开,去看看东征军的反应,估计要气的一群人跳脚。

  当然,肯定也得吓懵一片。

  可以料想,各方势力都得傻眼,没人会想到,一个死人活过来了,竟做出这么一些列的惊天大事。

  “别,先不要公布,等我先回去再说。”楚风阻止。

  黄牛也瞪大黑牛,道:“现在曝光,西方那些王级生物还不疯?宁可不攻昆仑,估计也会去围剿楚风,黑龙王、北极王这些人眼睛早就红了。”

  大黑牛讪讪的,他光顾着痛快,险些忘记楚风招惹过这些挣断六道枷锁的生物了,曾经直接叫板。

  “诶,对了,梵蒂冈被推平了,遭受核导弹饱和式攻击,你知道什么情况吗?”大黑牛试探着问道。

  “我做的。”楚风坦然承认,不说这事差点忘掉。

  两头牛眼睛瞪圆了,面面相觑,这也是他做的?!

  美食排行榜已经够惊人了,可是,梵蒂冈被轰平也非常震撼,震动了全世界,真要传出去是谁做的,说不定影响更大。

  “兄弟,还有什么事你没说,都一块讲出来,免得时不时被你吓一跳。”

  “没了。”接着楚风问道:“你们现在挣断几道枷锁了?”

  提到这个,大黑牛顿时将胸膛拍的啪啪响,他现在已经挣断五道枷锁,成为仅次于老狮子、孔雀王这个级别的强大王者!

  黄牛则已挣断四道枷锁,实力突飞猛进!

  要知道,此前黄牛跟楚风一样,仅挣断一道枷锁而已,而大黑牛则刚挣断三道枷锁,这一次都实力暴涨。

  楚风目瞪口呆,这两头牛果然彪悍,全都成为大高手了!

  万灵血药非唱人,他得到一朵花蕾,而两头牛各自得到两朵,效果自然要翻倍。

  只是挣断第四道枷锁与第五道枷锁时,消耗绝对是不一样的,越向后越难,所以也就导致了花蕾在黄牛身上比在大黑牛身上效果更明显的现象。

  “你们两个突飞猛进,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也得准备撕裂第四道枷锁了!”楚风说道。

  他要去尝试让石盒中的种子生根芽,再次藉神秘花粉进化,从而挣断第四道枷锁。

  “先不要急!”黄盆止,告诉他最好先回来参与完昆仑山大战再做突破。

  目前黄牛和大黑牛都遇到一些问题,突破很猛,但是都有些不稳,因为短时间内撕裂的枷锁太多了。

  黄牛以前就跟楚风说过,在逐渐复苏的地球,机缘太多了,在这里修炼一年抵得上别的世界十年,甚至百年!

  这不是说说而已,但是像他们这样,每一次都突破两三个层次,实在有点过犹不及。

  现在,黄牛与大黑牛都在极力化解隐患,不然的话道基或许不稳,将来会出大问题。

  不过,黄牛也坦言,楚风在欧洲连番大战,杀了那么多王级生物,或许早已稳固了目前的境界。

  不管怎样说,它建议楚风先回昆仑,视情况而定。

  楚风点头,他接连扯断两道枷锁,进化神,理应积淀一下。

  不过,他感觉自己没什么大问题,跟黄金狮子的大战,称得上生死搏杀,此后他觉得自身的精神气攀升到最高峰,如今精力充沛之极,没有留下任何隐患,道基稳固!

  “回昆仑去突破,然后参与大决战!”楚风自语。

  通话早已结束,但是楚风没有立刻动身踏上回程,他有点担心红色晶石不够,怕种子难以生根芽。

  因为,那颗种子也在不断进化,每一次复苏所需要的异土都需要品质更高与更多。

  目标梵蒂冈!

  楚风惦记那里的红色晶石,上一次太匆匆,没有仔细收集个够。

  虽然那里被炸平了,但是他相信地下的结界无恙,而且,他知道那里有一处地下结界有裂缝,可以进去。

  楚风混入一架飞机,一天后降落在意大利,而后他借道去了梵蒂冈,再次来到这片神圣古地中。

  不过眼下这里跟神圣完全不沾边,断壁残垣,瓦砾遍地,只剩下一座恢宏的大教堂矗立着,其他全部被摧毁。

  这片地带辐射太严重,不是王级生物的话很难承受。

  不过这种恐怖的辐射对楚风没什么影响,他的肉身强韧之极,无惧射线等,并且他体内有神秘能量保护。

  楚风漫步,这里一片荒芜,一个人都没有了,圣药园化作大坑,彻底被掀飞了。

  他以飞津地,最后进入地下,仔细寻找,再次找到当初的那个结界,一路挖掘,搜罗红色的晶石。

  这本是异土,但是按照黄牛所说,染上强者的血精,再变成这个样子,比一般的异土效果要强上很多。

  “万灵血药干枯了?!”

  事实上,楚风来这里还在惦记那株色彩斑斓的绪呢,结果现,它枯萎了。

  上一次核导弹进行饱和式的轰炸,破坏圣药园的生机,神圣古树的根茎等被结界保护着,不会毁掉,可是短时间却也不能再到地面上生长了。

  结果,那株色彩斑斓的绪在地下枯萎,轻轻一碰就碎掉了,化作尘埃。

  “好可惜啊。”楚风叹道,同时他知道席勒肯定气到狂,一番心血白白浪费了。

  楚风不再理会,在这里寻找红色晶石。

  半日后,他满意的离开,寻找到了一大堆,比上一次还要多,一人高的大袋子都装满了。

  楚风站在废墟中,拍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

  原本他还想去掏黑龙王的巢穴,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避免夜长梦多,收集到足够多的红色晶石,还是赶紧回昆仑吧。

  并且,上一次他用导弹轰击梵蒂冈,估计黑龙王、北极王等人都已警醒,用已经吩咐族人离开巢穴,带走了价值惊人的东西。

  最后,楚风顺利返回习,将早先埋在地下的那部分红色晶体取出,而后正式踏上归程!

  当来到迷雾峡谷时,楚风很谨慎与心,他怕席勒这种人物守在这里,毕竟他曾在这里截杀过对方的数批王者。

  显然,他多虑了,如今挣断六道枷锁的绝世高手可没时间镇守一条通道,他顺利过关。

  事实上,真要遭遇那等人物,他也不怕,自信而今的度不会弱于老狮子、北极王等人。

  终于,楚风踏在东方的这片土地上。

  “我回来了!”他大吼着。

  最近这段时间,外界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去,如今他正式回归。

  站在东方的土地上,楚风边走边拨通一些人的通讯器,告知他无恙,活着回来了。

  除却林诺依外,6通、欧阳青、叶轻柔等人都被惊到了!

  林诺依站在东海之畔,露出微笑,她早就怀疑楚风未死。

  这一日,6通在玉虚宫激动的忍不住大叫一声,不心扯断自己的胡子。

  “嗷”这是千里眼、顺风耳等人的长嚎声,激动坏了。

  不过这些人都没敢声张,毕竟楚风还没有回到昆仑,怕他在路上出现意外,他们都猜测到了,西方那一系列大事多半都是楚风干的!

  “昆仑我回来了,我要在这里突破,挣断四道枷锁,而后参与最后的大决战!”

  楚风高呼,大步奔行,加快度。

  求月票啦,月底了,大家将最后的月票投来吧!

  过年期间照常更新的人,请你们用月票砸吧。
  
网站地图 扎金花棋牌小游戏 龙8手机app网站 12bet登录 12bet手机登录
澳门威利斯网站 威利斯人赌博APP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宝盈娱乐客户端 盈丰娱乐国际充值 亚博体育 铂金城娱乐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天天娱乐代理申请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
ag平台官网下载 足球俱乐部 杂志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新天地棋牌官方注册
满堂彩88官网 博猫游戏 伯爵2娱乐 同创娱乐 盛彩票
丰尚娱乐彩 欧亿娱乐 众购彩票网官网注册 天下彩 彩客网电脑版本
拉菲平台代理 华裔娱乐 娱乐彩票 天游娱乐总管 诺亚娱乐注册
欧亿娱乐地址 华夏娱乐快速 杏彩娱乐 亿游娱乐 彩客网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