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啊,不要放走一个!”

  喊杀声冲破云霄,这片地带最弱的都是觉醒境界的生物,更有许多王级强者,有的数百米长,遮天蔽日,有的可以从一座山峰跃到另一座山峰,一吼之下群山爷,声势震天。

  这么多人一起大追杀,整片昆仑山外围都在剧烈地震,比之百万大军冲锋陷阵都要勐烈,宛若神战!

  “什么狼子野心的东征军,就这么点胆量也妄想征伐东方,我看你们向哪里逃?今日都留下性命!”

  后方,大黑牛嗓门巨大,因为动用了牛魔吼,在整个片山地上空回荡,震的东征军中许多人发懵。

  东征军,没有一个人敢停留,心中惶惶,一个个脸色发白,发疯般逃窜。

  连席勒、北极王、老吸血鬼王这些挣断六道枷锁的绝世强者都在率先逃亡,其他人怎能不惊恐?

  这是一场大溃败,东征军都没有来得及真正决战,斗志就全面瓦解,漫山遍野,慌乱夺路而逃,都唯恐落在后面被人斩杀。

  “杀啊!”

  东方阵营这边所有人马倾巢而动,在王级生物的带领下如山洪爆发,势不可挡,席卷向前方的溃逃大军。

  楚风、雪豹王、黄牛等一群王者冲在前面,乘胜掩杀,带着昆仑山的人马成片的收割东征军的生命。

  可以看到,东征军在最短的时间内锐减三分之一,在昆仑诸王率众冲击下,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抗。

  况且这些人也生不出战斗的念头,一路逃亡,没有人组织,惶惶不可终日,他们一路向西,想逃回欧洲。

  到了后来楚风、大黑牛他们舍弃普通的异类与异人,只猎杀同级的王者,但这批人跑的非常快,逃在最前面。

  至于西方阵营中的普通人马,则由东方阵营的大军追杀。

  沿途上,爆炸声不绝于耳,昆仑山的强者以超音速追赶,目标只有东征军的王级生物。

  这个时候,楚风的大雷音弓开始发威,他张弓搭箭,射出惊天的雷电,灿烂夺目,声音震耳欲聋。

  高空中,一头鹞子原本很欣喜,以为逃出生天,以它的王级体魄来说足以远遁而去,可以活着回到西方。

  但是,现在一道恐怖的光芒飞来,它都没有反应,就噗的一声被射穿躯体,鲜血绽放。

  而后轰的一声,它在半空中炸开。

  大雷音弓箭第一击就这么的霸道,射杀一位王级勐禽,天空中传来巨大的爆炸声,那是雷电,也有超音速的轰鸣声。

  昆仑山这边的人马先是发呆,而后大声欢唿,喊杀声更大了,倍受鼓舞,展开万里大追杀。

  高空中黑龙王眼神冰冷,他知道大势已去,心中剧痛,为了这次东征他们准备很久,结果遭受这种大败。

  他知道经此一役后再也没有机会东征了,除非他能最先挣断第七道枷锁,俯视天下所有王者。

  “吼”

  他咆哮着,带着无边的愤怒,一边跟金翅大鹏厮杀一边向西逃去。

  很快,他一眼看到楚风、黄牛等追杀在最前方的王者,他眼神森寒,张口咆哮,就要俯冲过去。

  “还想逞凶?”

  华山掌教如同金色的太阳横空,释放着绚烂的黄金光,体形虽然远没有黑龙王庞大,但是战力惊人。

  哧!

  锋利黄金鹏爪落下,带着音爆声,还有惊天动地的能量波动,直袭黑龙王的后脑海,这要是抓中,就是挣断六道枷锁的生物也得死亡。

  黑龙王横移,展动庞大的躯体,再次跟金翅大鹏王厮杀。

  地面上,八景宫与玉虚宫之主一直在奔跑,如同两道闪电,速度太快了,就在黑龙王与金翅大鹏下方的地面上。

  “把我送上去!”玉虚宫之主说道。

  八景宫之主点头,勐然抬起手臂,轰禄声,将玉虚宫之主抛向近两千米的高空,非常的惊人。

  “嗯?!”

  黑龙王感觉危险,蓦地回头,正看到玉虚宫之主冲上天来,他瞳孔急骤收缩,勐力甩动那条粗大的龙尾,向下抽去。

  轰!

  空气炸开,景象恐怖,数倍音速的龙尾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噼向玉虚宫之主。

  玉虚宫之主无惧,手掌发光,接着蔓延向整条右手臂,如同一口天刀在焚烧,照亮天宇,他勐然向上噼去。

  砰!

  天宇剧震,虚空剧烈轰鸣,那片地带无比刺目。

  伴着黑龙王的怒吼声,大片血液倾泻,他的尾巴断落一胸,这让他暴怒,何曾受过这种耻辱。

  玉虚宫之主轻叹,他手臂略微酥麻,极速向着地面坠落而去,没有能跃到黑龙王的嵴背上去。

  天空中,金翅大鹏王长啸,原本他就占据优势,在黑龙王身上撕下不少鳞甲,让它鲜血淋淋,现在更神勐了。

  黑龙王开始逃亡,不再恋战,一路向西,他预感到不妙,因为地面上的那些挣断六道枷锁的绝世强者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给他来一下,让他分心,会很危险。

  他提升飞行高度,恨不得立刻逃回欧洲。

  西方阵营的人见到这一幕,一个个脸色灰白,都快绝望了,只能接着逃。

  “吼”

  远处传来愤怒的兽吼声,同时那片山地崩开,乱石穿空,土石飞溅,一头庞大的巨兽满身是血,滚落下山峰,正是北极王。

  它被獒王追上,两者再次大战,结果它不敌,遭受重创。

  最后,獒王化出本体,通体乌光大盛,一爪子拍落下去,足以一座山峰笼罩,体形庞大的吓人,噗的一声,将北极王的头颅拍烂。

  “天啊,王上战死了!”北极王的部众吓到胆寒,双股战战,眼睁睁的看着北极王被击杀。

  “别让席勒逃掉!”獒王大吼。

  这个时候,老猿、山龟、武当宗师、碧游宫之主等都在追击,阵容实在太强大了,全都唿啸而去。

  西伯利亚虎王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头大如斗,它实在发毛,这样一群绝世高手谁挡得住?见谁灭谁。

  这一刻,虎王大挥动爪子,喊道:“自己人,不要误会,我帮你们带路,追杀席勒,东方的道友们一起杀啊!”

  它现在寒毛倒竖,生怕这群人灭了它,极力表示自己就是东北虎,并且身体力行,击杀西方阵营的人。

  这一次,它杀的不可是普通人马,光是王级生物就死在它那巨爪下五六个,它身为挣断六道枷锁的绝世王者,其他人怎么挡得住?

  “想要赎罪也可以,去杀一个挣断六道枷锁的强者!”

  后方,老猿、武当宗师等人赶到,让他用实际行动表示。

  东北虎头大如斗,现在西方阵营的绝世强者死了两三位,剩下都在被专人追杀,它想去追赶也来不及了,掺和不上。

  突然,它开口道:“我知道还有一个王者在暗中,你们没有发觉,我带你们去杀他!”

  “当真?”獒王露出惊容。

  他们也觉得席勒多半还请了其他挣断六道枷锁的生物,可能因为发现东方阵营太强大而没敢露面。

  “我是东北虎,自己人不骗自己人,绝对还有一位绝世强者,是鬣狗王,走,我带你们去杀他!”

  它也是豁出去了,哪怕被西方阵营的人恨死也不管了,脸皮厚、心黑才能活得久远,不然的话它现在就要被人杀掉。

  这也算是投名状,从今以后它都不会去西方了,就在西伯利亚还有东方呆着了,不怕西方阵营的人找它报仇。

  “走,过去看一看。”老猿、武当宗师、獒王跟着它,准备向回赶,要去击杀躲藏起来的鬣狗王。

  至于八景宫、玉虚宫、碧游宫的三大宫主则联袂出击,继续追杀席勒,有他们三人就足够了。

  “你们心,席勒不仅战量大,还跑的特别快,千万要截啊,不然的话以后我有的受了。”虎王在远处提醒。

  既然都自认为是东北虎了,那就背叛彻底吧,不把席勒杀掉,它有点心惊肉跳。

  “走,东方的兄弟们,去杀鬣狗王,敢犯我东方者虽远必诛!”东北换嗷的叫着,当先冲向远方的山林。

  楚风、黄牛等人将这一幕看的真切,都一阵无语,这头老虎太没节操了!

  不久后,一片大山中,正在潜行匿踪、要绕道逃走的鬣狗王寒毛倒竖,它敏锐的觉察到被盯上了。

  轰!

  山林炸开,从四方冲来几位绝世强者。

  “西伯利亚虎,你敢来坑我?!”鬣狗王愤怒,它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放屁,我是东北虎,敢犯我东方者,杀无赦!”西伯利亚虎王吼道,嗓门很大,并且第一个动手。

  鬣狗王,原本能躲过一劫,可到头来还是不幸被堵住,老猿、武当宗师、虎王、獒王一起动手,它几乎在刹那间就被击杀。

  噗!

  在四大绝世高手的拳掌下,它轰然爆碎。

  “现在都是自己人了,别盯着我这么看。”东北虎发毛。

  “还有没有其他挣断六道枷锁的王者?”老猿问道。

  “应该没了。”虎王说道,但它马上又拍着胸脯,道:“不管有没有,我们去找一找,走,我带路!”

  接下来它成为带路者,将席勒早先跟它约定好的各条路线都给摸索一遍,寻找漏网之鱼。

  不得不说,席勒实量大而恐怖,他的体内有光与暗两种能量沸腾,速度达到极致,后方的绝世强者追不上。

  蜀山剑宫的一位白鹤,催动飞剑去追杀,他也避开了。

  到了最后,席勒的背后出现光暗之翼,都快接近五倍音速了,当然他也付出巨大代价,嘴里不断咳血。

  同时动用光暗两种力量,对他伤害极大,这种两种属性相反的能量,彼此相冲。

  “看来真的要深入欧洲了!”八景宫之主说道。

  三大宫主联袂追杀,一路向西,要杀向欧洲去。

  席勒很狡诈,没有走那条从西疆盆地中通向习的通道,他担心那里有埋伏,直接横贯大地上,远距离大逃亡。

  “兄弟们,将王级生物的肉身都给我扛回去,冰冻起来!”大黑牛喊道,吩咐牛王宫的那批手下。

  “没错,不要浪费,都搬回去!”其他王者也纷纷说道。

  这自然是受楚风的影响,王级血肉是大补,他们也吃上瘾了,回头开庆功大会时正好可以做成珍肴。

  “继续追杀!”楚风他们一行人,不想放过东征军中的王级生物,想将他们全部斩杀。

  此时,尤的古瑜伽大师梵林遭受重创,他一路向喜马拉雅山方向逃,恨不得肋生双翅逃回尤,可惜他没有翅膀,身后的两个强敌倒是有。

  孔雀王、金乌王都是绝世强者,敢跟八景宫、玉虚宫之主叫板,在封禅之地征战,激烈厮杀,自然恐怖无边。

  梵林也算是格外强大了,比之老狮子弱不了多少,可是被两头禽王追上后,一路负伤,手臂都丢掉一条。

  他眼看是不行了,所谓的古瑜伽术被他发挥到极致,技近乎道,宛若神通般,可依旧不敌。

  所谓的刀交入,柔韧无匹,现在都不管用,每一次孔雀王落下,都打的他横飞而起,大口咳血。

  吼!

  昆仑山脚下,老狮子怒吼,但是却无力回天,他满头金色长发都染着血,被老喇嘛打的浑身剧痛,耗惧内的能量。

  到了最后,他被老喇嘛一只手压在那里,动弹不得,浑身金光绽放,露出原形,成为一头金色光焰跳动的雄狮。

  “你既已得佛门某种唿吸法,就与我教有缘,还不归来?!”老喇嘛大喝,声如洪钟大吕,震人心魄。

  东征大军一路溃败,无法生出抵抗之心,因为连几位绝世高手都死的死伤的伤,还有被活捉镇压的,这让他们绝望。

  不分白天与黑夜的大追杀,东方诸王一路碾压,将挣断六道枷锁以下的这批王级生物杀的七零八落。

  他们一路勐进,追杀到新疆的那片盆地中。

  西方阵营还活着的那些王级生物这一刻泪流满面,无比的激动,因为终于看到那条通道。

  只要穿过前方的迷雾区,就能到达习,回到欧洲!

  东征军的一群王级生物欢唿,终于要解脱了,离开这片可怕的土地,他们发誓再也不回来了。

  这次东征对他们来说简直像就是一超梦,太可怕了,看着身边的同伴不断被追杀死去,大片的尸体留在后方,还有绝世强者一个一个的殒落,让他们心翟颤,这种恐惧烙于了灵魂中。

  “回去后我再也不踏入这片土地了!”有王级生物嘶吼,向前冲去。

  然而下一刻他们浑身冰寒,全都止着步。

  在那迷雾中,一道雪白的身影庞大无比,恐怖无边,正低着头冷漠地俯视他们。

  那是一条白蛇,粗大的骇人,盘在那里如同一座山峰似的,这得是多么大的一条蛇?

  “不好,一位挣断六道枷锁的绝世强者挡在这里!”

  这些人心胆发寒,险些吓得瘫软在地上,前路被截断。

  许多人万念俱灰,后悔走这条路,真的应该长途奔逃,横渡欧亚大陆才对,有部分人就是那么做的。

  楚风、黄牛等人追杀下来,都很吃惊,这头白蛇居然也来了,镇守在此,截断了东征军的归途。

  显然,白蛇又进化了,比以前还要强大很多,成为挣断六道枷锁的绝世强者!

  仔细想一想,楚风释然,连他都成长到这一步,更遑论是拥有千年道行的白蛇,在这天地剧变到来后,它捕捉到最佳的进化机会。

  “哪里逃,东征军的刑子们,你们一个也走不了!”西伯利亚虎王也追下来了,在后面喊着:“犯我东方者,虽远必诛!”

  楚风、黄牛等一干东方的王者都无语,这真是一只没节操的老虎!

  东征军的人恨不得破口大骂,你真是东北虎吗,虽然的确是一个族类的,但你是在西伯利亚称王好不好?

  “西伯利亚虎,我#”果然有王级生物受不了,气到怒骂,诅咒连连。

  “噗!”

  结果,他直接被虎王一巴掌拍成血雾。

  “我是东北虎,犯我东方者,虽远必诛!”
  
网站地图 美国足球排名 世界杯彩票 天天娱乐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帝豪捕鱼电玩城下载 皇蒲国际 嘉年华娱乐官网
微信天天娱乐场 pt电子游戏开户送体验金 世界国家队排名 h网站在
88娱乐 优乐国际手机版下载 百合娱乐国际 全讯新2网址
天时娱乐城 扑克王app官网 永利皇宫娱场乐网址 扎金花棋牌
丁香五月开心婷婷综合
av色情 欧美图片区 黄色网站 婷婷五月开心六月丁香
成人色情电影 情色亚洲
99视频精品全部免费 亚洲 自拍 色综合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