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片世界的气息,域外生灵?!

  楚风暗持金刚琢,随时准备打出去。 网

  而东北虎这个挣断六道枷锁的强者也十分忌惮,铜铃大眼绿光幽幽,绷紧斑斓躯体,做好战斗准备。

  迷雾中,一个身材挺拔的男子身上有金属光泽,一步一步走来,非常镇定,他有一头银色长,如同绚烂的光焰。

  随着他迈步,雾霭散开不少,露出他的真身。

  他身穿乌金甲胄,不是古代沉重的盔甲,而是很薄的一层,如同金属衣服,看起来英武而气质凡脱俗。

  这个人很年轻,二十几岁的样子,身上的战衣流动乌光,一头齐腰长银光灿烂,眸子开阖间神光点点。

  “我叫亚曼。”银年轻人自我介绍,脸上挂着笑,看起来很平和,说的是东方的话语,字正腔圆。

  亚曼很英俊,面孔如象牙般白皙,并且有晶莹的光泽,他额头饱满,鼻梁高挺,眼睛碧蓝,气质十分不凡。

  黄牛盯着他手中的一件器物,一脸郑重之色,那是一盏灯,通体银白,可在里面却跳动着黑色的火焰。

  “猜测有误,不是这个人来自异域,而是那盏灯不属于此界,非常危险!”黄牛暗中以神精传音告知几人。

  楚风眼皮直跳,一盏灯而已,竟让他生出不安的感觉。

  东北虎铜铃大眼露出凶光,仔细感应后,他对这个年轻人无惧,但却对这盏银灯非常忌惮,总觉得很恐怖。

  “我遵神谕,来到东方大地上,想跟东方的强者谈一谈。”亚曼说道,他脸上的笑意很浓,看得出心中底气十足,有种内敛的自负。

  “想谈什么?”楚风蹙眉问道,这个人居然提到神谕,到底什么来头?

  “这件事只能跟东方的绝世强者谈,请几位引荐。”亚曼面色平和,礼貌而客气,但也有种明显的距离感。

  大黑牛心中不舒服,因为这个银男子虽然很客气,带着温和的笑容,但其实隐藏着一种傲慢,细心的话可以感受到。

  亚曼非要跟绝世强者谈,难道他们几人连知道的资格都没有吗?

  大黑牛不满,道:“什么神?我从不迷信,只相信进化!”

  “不得渎神,这是错误的!”亚曼白皙而晶莹的面孔上笑意敛去,一头银色长很灿烂也很盛烈。

  黄盆止了大黑牛,向前走去,问道:“你说的神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他在洪荒大山中?”

  黄牛现在是一副行孩的模样,金色长柔顺,看起来人畜无害,笑容很甜,他在注意观察这个人的神色。

  事实上,楚风他们也很关注,盯着亚曼。

  亚曼脸上神色不变,始终带着笑,但是黄牛与楚风凭着神觉都察觉到他眼底最深葱一丝波澜。

  “神,已经来了,随时会出现,你们想瞻仰神迹吗?不久后就能见到。”

  “是吗,这么说来,他现在还降临不了?”楚风问道。

  “神,不容置疑,他会出现,这样谈论是对神明的不敬。”亚曼神色严肃,语气加重,目光湛湛,扫视几人。

  楚风与黄牛心中有数,这个所谓的神一时间还过不来,用还在洪荒大山中,跟那些巨兽一样,不敢轻易跨界。

  黄牛第一个进入这片世界,深知想要迈出那一步有多么艰难,动辄就要焚烧成灰烬,形神俱灭。

  大黑牛也立刻明白怎么回事,眼中露出不屑,一个不敢轻易踏足这一界的生灵,也敢妄称为神?

  而眼前这个人带着所谓的神的兵器——银灯,居然张口就要跟东方的绝世高手交谈,真的以为自己是神使?

  不过,黄呕敢大意,这个银男子已经挣断三道枷锁,可见他背后的人有多么的不凡,还没有真正跨界过来呢,就已经有这样的手下。

  那盏银灯属于另一个世界,拥有恐怖威能,需要严肃对待!

  亚曼神色平和,他自然知道几人在探究,但是他无所谓,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因为有实力便可以俯视一切。

  “你说,要见东方的绝世高手有事交谈,可以跟我们说。”东北虎开口,它稍微放松下来,既然不是异域的生物降临,这个神使只凭一件兵器不见得能奈何他。

  “你们?”亚曼露出诧异之色,虽然笑容不减,但是那一闪而过的傲慢之色还是被几人捕捉到。

  他挂着温和的笑容,道:“对不起,这件事你们做不了主,只能与东方的绝世强者谈。”

  大黑牛火大,这个银男子越是礼貌与笑容灿烂越是让他不舒服,那隐藏着的轻蔑让他很不爽。

  东北虎更恼怒,它在大兴安岭与西伯利亚称王称霸惯了,今日居然被一个年轻人酗,顿时瞪起虎目,不怒而威。

  “本王挣断六道枷锁,依旧没有资格知道这件事?”

  “哦,失敬,原来是一位顶级王者,告诉你倒也无妨。”亚曼虽然说失敬,但其实神色很平静,显然不怕绝世强者。

  因为,他自信身上的银灯可以压制世间的那些大高手,无需对这头虎王敬畏。

  “神希望你们放过席勒。”亚曼告知。

  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他并没有多说,这就是他远走东方,欲见绝世高手所要交谈的事。

  大黑配笑,哪来的神,你一句话就想放过席勒,不知道那个狼子野心的骑士曾经的疯狂举动吗?

  但他没有说出口,因为黄牛不让他作。

  楚风神色一凝,席勒是那个所谓的神的手下?那麻烦有些大了,可以感觉到那个神的实撩不弱!

  “你说的真轻巧!”东北虎冷笑道,神色不善。

  “神也认为席勒鲁莽了,这次是他的不对,请东方的各位强者宽恕,给他一个机会。”亚曼抬出那个神的观点,在这里帮席勒求情,虽然很礼貌,但其实没什么诚意,心底的傲慢已然流露出。

  “对不起,你自己去和其他东方强者说吧。”大黑牛忍不转口,因为,他从来就是一个暴脾气,对这个人看不过眼。

  现在他已经算是克制了,不愿轻易跟所谓的神之一脉结敌。

  “是吗,我会去的!”亚曼说道。

  “我很好奇,你们的神存在岁月多么久远了,是否还青春永驻。”黄牛问道。

  “自然青春永驻!”亚曼点头,并且轻轻催动银灯,顿时有一道朦胧的虚影钢,这是一个男子。

  “嗯?”

  几人惊讶,都露出异色。

  银灯上钢的男子,是一个东方人,而且很年轻,穿着古代的服饰,缭绕着黑色的火焰。

  亚曼在震慑,银灯被催动后,散出很恐怖的能量波动,有非常慑人的威压。

  东北虎忌惮,瞳孔收缩。

  “好了,你去寻东方的绝世高手吧,我们不顺路。”黄牛说道。

  说完这些话,他与楚风便拉着大黑牛还有虎王直接离开,踏出迷雾区,向着昆仑山方向步行而去。

  亚曼看着他们的背影,脸上的温和笑容消失,眼中只剩下冷傲与不屑,一头黑色的禽王飞来,他一跃而上,不再这里驻留,向着昆仑山方向而去。

  越楚风、黄牛他们几人时,他轻蔑地向下看了一眼,没有开口,极消失在天际。

  “这是一个很自负与骄傲的人。”楚风说道。

  “那个所谓的神到底什么情况?”东北虎很在意,它如今可以在这片天地中称王称霸,而今突然有神要降临,舒心的好日子多半要到头了。

  “我想那个神的实力不会高的离谱。”楚风说道。

  黄牛道:“没错,他将自己的兵器给了亚曼,却没有给席勒,足以说明问题,这是心存忌惮,怕席勒手持兵器后会过他。”

  “有道理!”大黑牛点头。

  “能不能截杀那个所谓的神使,将那件兵器抢过来?”东北虎说道,铜铃大眼光,它可不是什么善茬儿。

  “别轻举妄动。”黄牛猜测,这件兵器有些棘手,里面的黑色火焰可能是太**火,威力无穷。

  要知道,现在有生物哪怕动用少许太阳火精就能烧伤王级生物,跟它对立的太**火自然也极其可怕。

  而且,黄牛猜测所谓的神只是某一个道统的年轻弟子而已,他有理由相信。

  “刚才那盏银灯上的虚影,穿着古代服饰,很像是一个东方年轻人。”楚风道。

  “我猜测,他可能跟太阴古圣地有关,是他们的弟子传人。”黄牛目光幽幽。

  几人边走边聊,竟推测出很多东西。

  “这片世界看来要起波澜了,那些道统的神子传人等如果都过来,那就麻烦大了。”东北卉牙花子。

  他觉得那些人来的太早了,他们还没有准备好,用屹立在强者之巅才更有底气,应对天地变局。

  黄牛曳,并不是多么担心,他观点明确,这些人想踏过来不是那么容易,需要付出生死代价!

  就是那个太阴教的弟子,他现在也只能躲在洪荒大山中,不敢迈出那一步。

  “大世征伐,什么神子,圣子,皇女,尽管来吧,我老黑全包圆了,男的镇压,女的嘛,嘿嘿,哈哈,神女,圣女留下!”大黑牛笑的很张狂。

  说完他还跟楚风、东北虎勾肩搭背,一起嘿嘿婿不停,唯独将还是孩童身的黄牛排除在外。

  “别教坏孝子。”就是楚风也这么说道。

  黄牛瞪眼,看着三个无良的家伙。

  随后,他们一路向着昆仑赶去。黄牛迫不及待的想去找炼兵圣树帮他铸造与淬炼一件兵器,因为感觉到压力。

  “楚风的金刚琢出其不意打出去的话,或许能毁掉那盏银灯,但我们自身一定要避开那黑色的太阳火精。”

  在路上,黄牛分析。

  他们已经开始计划“猎神”,以那位神使亚曼的性格来说,不久后说不定就会与他们为敌,而他身后的神或许也会出现。

  回到昆仑后,楚风他们听到一件大事!

  孔雀王与金乌王在喜马拉雅山身负重伤,差点将命丢在那里。

  “怎么可能?!”楚风他们有些不敢相信。

  以那两人的实力去追杀古瑜伽大师梵林,不可能出现意外才对。

  “跟死去的梵林没关系,他们在大雪山中现一座古刹,被冰雪覆盖数千上万年了,他们带领大批王者去闯,结果重创退出。”

  按照参与的人所说,那座古刹雷音震耳,恐怖无边。

  黄牛的眼睛立时瞪圆了,喃喃道:“不会吧?别告诉我,这世界有完整的大雷音呼吸法,那可是无上传承啊!”

  很快,它又想到那盏银灯,道:“所谓的天雷可以勾动地火,这是一场大机缘!”

  “走吧,回头我们杀过去!”黄牛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一蹦老高。

  “不行,孔雀王等人都差点死在那里,现在去不是找死吗?”楚风为他泼冷水。

  “无妨,可以想办法!”黄牛目光坚毅,可谓百爪挠心。

  就在这时,楚风的通讯器响了,是他的父母,刚一接通,就传来王静的吼声:“臭杏,大战都结束了,你还不给我回来!”

  楚风心虚,看了一眼周围,现所有人都听到了,正在盯着他,赶紧小声道:“妈,别喊了。”

  “什么别喊了,立刻,马上,赶紧给我大家来,天天在外面打打杀杀,像什么话,这次先给我在家结完婚再走!”王静很彪悍地喊道,因为这一次实在担心坏了,打定主意,要为楚风张罗亲事,早点抱孙子。
  
网站地图 世界杯彩票 妻子的秘密谢文苏蓝 金马娱乐app 国内赌博机APP下载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新濠天地网上娱乐 齐乐app 海安白金会
玛雅娱乐注册 扑克王app怎么样 天天娱乐平台下载 必兆娱乐
财神娱乐靠谱平台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城乡水务平台下载 龙虎赌博原理
白金信誉娱乐网 888真人注册 龙城国际线路检测 A8吴乐
圣亚娱乐安卓 品牌博猫游戏 网上彩票平台哪个好 乐盈彩票 旺彩平台
彩票老品牌信誉保证 华人彩 香港彩票资料大全 东升国际彩票 博猫游戏
万恒娱乐平台 一号彩票是不是正规的 金砖彩票 多彩网彩票 汇丰在线
新宝娱乐 555彩票网 600万娱乐注册 菜鸟娱乐APP 拉菲II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