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形到手

  白衣男子从别墅区外走了回来,始终那么的平和,儒雅而飘逸。

  他双目有神,虽然带着书卷气,但也有种自信,像是一切都在掌握中,想到不久后要伏杀楚风,让他自己上门送死,嘴角不禁露出淡笑。

  楚风早已来到那栋气派的别墅附近,提前赶来,准备伏击!

  他很轻灵,直接一闪身进入客厅,因为门根本就没有关,省去他不少麻烦。

  “希望可以瞒过他的神觉。”楚风自语,真要瞒不过也无妨,大不了一战。

  他躲在门后屏佐吸,身体绷紧,密闭毛孔,整个人彻底融入环境中,宛若一截枯木,没有任何的生机。

  到了这个层次,他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到了惊人的地步,同时他的精神能量与肉身能量交融在一起,越发显得虚无。

  白衣男子走路时,每一步距离都一致,如果有人在此拿尺子去量,一定会非常吃惊,步距一致,精确到分毫,他像是踩着某种特殊的节奏,跟他的呼吸相配合。

  唯有楚风这种层次的人才能感受到,这白衣人非常不简单,甚至说有些可怕。

  他举手投足都有莫名韵味,配合呼吸,他看着平和,但是体内蛰伏着旺盛的血气与可怕的生机,一旦爆发开来,必然如山洪决堤。

  白衣男子走进客厅,无声无息,脚步虽有节奏,但是落地时很轻。

  他在思索着如何设局,要自然一些,从顺天到江西,牵动两地,引楚风去平山灭寨,主动葬送己身。

  他露出笑意,很快就完善了想法。

  此时,他这样思考其他事,走进来时根本没有注意门后有人。

  他这么的强大,无惧任何强者,尤其是刚才他与三眼族强者呆在客厅,才离去这么片刻,从未想过有人胆大包天进来。

  并且,以他强大的神觉来说,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可以第一时间感知,真有人临近,哪怕是绝世强者,也逃不过他的感知!

  他没有在意,不曾多想。

  但是,今日显然有意外发生,楚风如今的状态可以瞒过诸王!

  现在楚风半眯着眼睛,怕自己的眼神太亮引起对方警觉,在他左手攥着一件兵器,高高扬起。

  这是紫金雷电锤,并不大,算上柄能有一尺长,非倡致,不知道这种紫色的金属是什么成分。

  不激发时,它略显暗淡,并且可以看出它饱经岁月洗礼,带着时间的沉淀感。

  猛然间,他手持紫金锤,用力朝着白衣男子的后脑打去。

  他虽然用力刚猛,但是并未催发这件法兵,不将能量灌入进去的话,并不会爆发雷电,只是一件冷兵器。

  甚至,楚风怀疑,这柄精致的小锤以前可能收藏于博物馆中,保养的这么好,平常人得到也催动不出闪电。

  显然,他这样一动,白衣男子警觉了,身为顶级高手,将形意十二真形全部练成,这绝对是天赋惊世。

  要知道,许多老拳师练一辈子拳,也只能勉强修成一个真形,练成两三个真形的都罕见。

  据闻,形意拳如果修成六个真形,就称得上罕有的奇才!

  而这个白衣男子这么年轻,却将形意拳十二真形全部修炼成功,惊才绝艳!

  现在身后烧有异动,他第一时间生出感应,哪怕在走神,想其他事,也刹那绷紧身体,手捏拳印,就要回击。

  他的反应太快了,脊背弓起如大龙,施展龙形,腰腹发力,同时手捏虎印,随时要打出,这是虎形,并且他一脚踩着地,施展的是形意拳中的鸡形,金鸡独立,接着他向前弯腰,躲避敌袭,另一条腿则猛力向后抽去,柔韧而霸道,施展的是蛇形,要撕裂身后的对手!

  这简直是反应神速!

  就这么一瞬间,他身体内爆响,骨骼在动,如同炒豆子般,非唱人。

  就是楚风也不得不叹,这个人反应远超其他王者,应变太快了,一刹那间,居然就施展出龙形、虎形、鸡形、蛇形四大形意真形!

  这实在骇人听闻,一般的人别说同一时间爆发施展出四大真形,哪怕准备充足,能完好的打出一形就很了不起。

  这个人绝对恐怖!

  不过,楚风更快,蛰伏在此,就在等待这么一个机会。

  一个有准备的袭击,另一个没有防备,两相对比,优劣明显。

  况且,楚风早就预备好了杀招。

  他并非常人那样偷袭,他出手时很诡异,如一头蛟龙扑击,跃起来,向下俯冲,直接就避开了白衣男子那向后而来的那条腿,躲开凌厉的蛇形一击。

  楚风身体个各部位都可以攻击,糅合牛魔拳与蛟魔拳,腰背如蛟龙身,在半空猛力摆动,向前扑击时快到不不可思议,脚如莽牛蹄,足以蹬碎山川,双手更是如角,能撕裂一切。

  砰!

  楚风身在半空中,腿脚、肘、右手等都在攻击,并快速伏在了白衣男子前倾的背上,而左手更是持着紫金锤用力砸落。

  两人身体接触的同时,楚风的腿脚、肘等就在落在对方的身上,并且紫金锤成功砸在白衣男子的后脑。

  力量非常重,足以砸塌一座山头!

  这一瞬间,白衣男子哪怕非常恐怖,一下子施展出形意拳四大真形,也注定遭遇挫败。

  因为,这个敌人不按稠来,不是贴着地面冲过来偷袭,没有挨上他那一脚,而是跃起,落在他的后背上。

  他遭遇重击,咚的一声,他的后脑那里发光,在动用神秘能量硬抗,但依旧挡不租么近距离的一击轰杀。

  同时,他的后背剧痛,遭受楚风肘部与膝盖的重创,让他当橙血。

  现在的楚魔王强大的可怕,敢跟任何人争锋,就是再遇上东征军中的老狮子,他都敢去搏杀一番!

  轰!

  白衣男子遭受这样的攻击,承受的力量何其可怕,身上的白衣都炸开了,破破烂烂。

  他身体椅,后脑那里剧痛,让他眼前发黑,就将栽倒下去,但是他强提精神,想保持清醒,并要反击。

  可是一步落后,失去先机,那就是步步落后,现在他太被动了,头脑昏沉,反应迟钝很多。

  “咄!”

  楚风一声爆喝,动用牛魔音与蛟魔音,融汇在一起,发出可怕如同雷霆般的音波,蕴含着精神攻击。

  这一击,直接震散白衣男子强行提聚的精神能量,在他耳畔炸响,让他双耳轰鸣,眼前出现重影,更加的昏沉。

  咚!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楚风手持紫金锤,第二次砸落,依旧是他的后脑海。

  白衣男子承受不住,感觉头颅炸裂了,眼前什么都看不到。

  而当楚风第三锤落下时,他双眼彻底发黑,昏厥过去,一头栽倒在地上。

  嗖的一声,楚风从他的后背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他低头看着白衣男子,确信他昏厥过去,暗叹这个人果然厉害,多半已经挣断六道枷锁,这让他心惊,人类中何时多了这样一个绝世高手?以前根本不知!

  楚风凝视,看这个人的样子最多二十七八岁,比他大不了几岁。

  一个隐藏的绝顶强者,此前一直默默无闻,这个人还真是能忍!

  “精通形意拳,看其火候,完全称得上一位宗师,一个年轻的宗师也真是够吓人!”

  楚风并不觉得自己这次过于冒险,因为刚才真要下杀手的话,直接催动法兵袭击,让紫金锤爆发雷电,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再快能快的过闪电吗?更有效!

  很快,楚风双眼发光,这可是一位形意宗师,他一直在眼馋这种拳法,委托陆通帮他寻找拳谱,到现在也只练了几个真形而已,因为根本凑不齐。

  “他身上有没有拳谱?”楚风带着希冀之色,不过,又觉得不靠谱,谁还随身携带拳谱在怀中啊。

  他搜了一遍,果然没有,一声叹气。

  楚风提着他,走进宽敞的客厅,来到沙发这里坐了下来,发现茶几已爆碎,并化成灰烬。

  “嗯,这是?!”

  他吃惊,在沙发上有一本发黄的拳谱,吸引了他的目光,让他激灵灵打了个哆嗦,瞬间精神十足。

  砰的一声,楚风一松手,白衣男子直接坠落在地上。

  楚风快速捡起拳谱,翻了一遍,这是形意拳的古法,与现在的流传的形意拳有些不同,更复杂,更玄奥!

  “有一个夹层!”他发现拳谱封面那里有个夹层,直接从里面取出一张很薄的兽皮,而后顿时激动起来。

  兽皮上刻着十二真形图,一个都没有少,那些人物栩栩如生!

  楚风震惊,而后他想大笑,这真是太意外了,居然在这里发现形意拳古法还有十二真形图!

  “形意门年轻的宗师。”楚风低头看着白衣男子,这个人竟随身携带拳谱,出乎他的意料。

  事实上,白衣男子才修成十二真形没多久,也是近期撕裂第六道枷锁的,他在巩固,依旧在参悟十二真形,所以拳谱不离手,从未想过有人能从他身上抢走,这是他的自信。

  可是今天楚风心血来潮,发现他跟海族人走一起,心中来气,直接将他撂倒。

  “老兄对不住。”此时楚风多少有些愧疚,毕竟对方也是人族,虽然跟海族走的很近,不像是良善之辈。

  但是,他毕竟没有什么证据,也没有看到人家作恶,这样偷袭,还是很不自在的。

  当然,如果让他知道,白衣男子正谋划他父母,想逼他自己来送死,估计楚风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形意拳古法,还有十二真形图到手,真是意外之喜!”楚风翻看拳谱,观看十二真形,越发觉得非凡。

  他心中难以平静,非常激动,对于一个走上进化路的人来说,这种古拳法值得练,毕竟这可是人族的拳谱。

  “嗯?!”

  他有些吃惊,才稍微参悟,就发现形意十二真形连贯起来后,仿佛隐藏着一桩神秘呼吸法。

  “好!”他双目璀璨,如同两轮蝎阳般,他知道这呼吸法非同猩。

  现在他自身的呼吸法,每日不需要运转太长时间,超时去练也无用,除非对敌与疗伤时不限时间。

  真正自己修炼,想要藉它进化时,每日只需早晚各一次,有效时间很短。

  多上一种呼吸法,就意味多了一种进化的手段,可以藉它促进体质蜕变,有效时间变长!

  楚风越是揣摩,越是发觉,兽皮上的十二真形隐藏着的呼吸法非同猩,真的非常不简单!

  “我的进化之路更加宽阔了!”楚风充满收获的喜悦感。

  他低头看了一眼白衣男子,暗道老兄对不住,谁叫你跟海族走的那么近,那些人多为我的敌手。

  他直接将拳谱与十二真形图揣进自己的怀中,暂时不准备还了,等参悟透彻再说。

  显然,这个地方不能久留。

  楚风在这里一番寻找,发现化成灰烬的茶几旁,还有很谢片残纸,写着一个名字,画着红叉。

  “这是一个杀戮名单?”楚风吃惊,这残片带着杀意。

  上面提及的名字为吴起峰,他并不知道是谁。

  “跟海族在一起,还要杀人族,怎么看都有阴谋,有危险。”

  只是楚风实在不知道谁叫吴起峰,同时他也没有其他证据,真不好再对白衣男子下手。

  一切都是猜测,没什么证据,万一杀错人,那可真是滥杀无辜,尤其这可是一位年轻的形意拳宗师,会成为人类中一位绝顶强者。

  “算了,冗拳谱就有些对不住人家了。”楚风转身向外走。

  可是走到门口后,他又皱眉,凭着直觉他总觉得这个白衣男子不对头,哪怕再儒雅与渴都不像是善类。

  他真不知道,也无法预料到,这白衣男子其实是一位大敌,正在算计他。

  他只是有种本能直觉在发作,觉得此人不善。

  楚风转身,又回到别墅中,将白衣男子提了出来,拎着他向外走,当看到一个巨大的垃圾桶后,直接将他扔了进去,而后哐当一声盖上盖子。

  “不管了,真是对手又如何,以后正面一战,给你机会!”楚风不确信,没有任何证据,就这样离开。

  他毫不在乎,自信不惧任何敌手,大步走出别墅区。

  很快,他联系到陆通,跟他通话。

  “老头,我到江西了,最近做了一些事,心有感触,总觉得背后的黑手防不胜防。我在想,如今我远在江西,背后顺天不会出事吧?你给我注意点,保护好我父母。”

  陆通一听直嘬牙花子,他觉得这杏肯定没干好事!不然的话,怎么会说做了一些事后,心有感触,担心背后有黑手,难以防范之类的呢。

  凭老头子陆通对楚风的了解,越发觉得这杏肯定没干好事!

  “你是不是良心不安了,说吧,干什么没底线的缺德事了?”陆通问道。

  “胡说八道,我一向正大光明,从不干缺德事!”楚风脸不红心不跳,摸了摸怀中的形意拳谱与兽皮真形图,又回头看了一眼别墅区中那个大垃圾桶。

  他嗖的一声,跑没影了!

  “放心,现在江西那么乱,我就知道你肯定是个惹祸精,保不准就会捅破天,早已将你父母转移,放在更加安全的地方,嗯,碧游宫之主也在那里。另外,一对异人夫妇暂时足们家去了。”

  “多谢!”楚风挂断通讯器,彻底安心。

  同时,他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好像不怎么愧疚了。

  大家还有月票吗?请投给圣墟吧,再次求下月票啦。

  感谢。
  
网站地图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 齐发国际 ag官网App下载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万博体育安卓系统 www.sav20.com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携程商家
亚虎国际APP 大奖娱乐城线路 亚博体育注册地址 a8娱乐app
天天娱乐下载 足球最高几星 易胜博 APP下载 扑克王棋牌
大佬娱乐网址 万博体育 扎金花现金棋牌 钱柜娱乐官网下载
678开奖网 彩票注册 易购娱乐平台注册 天游娱乐开户 丰尚娱乐游
大神娱乐注册 8828彩票 9号彩票平台登录 如意娱乐 天游娱乐代理
网上彩票投注 捷豹365彩票登录 华人2娱乐注册 金如意娱乐城 圣亚娱乐
时时彩注册平台 如意娱乐官网 极彩娱乐 万达娱乐手机平台下 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