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太阳火辣辣,炙烤着大地,树上的叶子都无精打采,全都蔫了。网

  徐清头昏脑涨,感觉胸腔憋闷,几乎要窒息,近前传来刺鼻的腥味,让他实在受不了,几乎要呕吐。

  稍微一动,他感觉后脑钻心的疼,头骨仿佛碎掉了,这让他双耳嗡嗡作响,几乎又要昏死过去。

  徐清艰难地睁开眼睛,先是不解,而后寒毛直接炸立,简直不敢相信自身所处的环境,他险些要咆哮出声。

  在他的周围肮脏不堪,各种腐烂物质,猪骨、鱼头、还有白色塑料袋等,污浊脏乱,腥臭扑鼻。

  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一超梦,他头皮麻,眼神可怕的吓人。

  身为最年轻的形意宗师,在这天地异变后的年代,如骄阳横空,高高在上,俯瞰四方,哪里经历过这些?

  “啊”徐清大叫,实在受不了,哪怕他平日沉稳而儒雅,现在也要疯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他身在一个大垃圾桶内,而且是头朝下脚朝上,半张脸贴着肮脏的腐烂物,呼吸着最污浊的空气,险些窒息。

  轰!

  大垃圾桶直接炸开,四分五裂,徐清跃起,舒展四肢百骸,在半空中猛力的抖动,恨不得要甩掉一身皮肉。

  他双眉倒竖,眼拘寒光可怕的吓人,这种经历对他来说跟天塌地陷没什么区别。

  砰!

  他坠落在地上,后脑又是一阵剧痛,身体踉踉跄跄,他低头俯视,白衣上花花绿绿,脏的让他自己都想吐。

  这是谁做的?他出离愤怒,简直要狂。

  不过,徐清终究是非常人,他没有失去理智,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双目冰寒刺骨,释放神觉,扫视四方。

  同时他在检查自身状态,后脑与背部负伤,并无大碍,运转形意呼吸法,他的头部光,疗治伤势。

  不久后他确信自身没有大问题,这才目光冷冽地寻觅起来,方圆数里内的生物呼吸都在他的感知范围内。

  嗖的一声,他冲进那栋气派的别墅内,回到客厅后他如遭雷击,握紧双拳,身躯忍不住颤抖,手指节都捏的白,牙齿间传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徐清双眼如同雪亮的刀子,锋芒毕露,杀气滔滔,自从他出道以来,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一向是他算计别人,很少亲自出手,那些王级生物不是死掉,就是低头臣服,今天居然被人暴打后脑,抢走绝世拳法,并将他扔进垃圾桶内。

  这是何等的荒谬,连他自己都难以相信自身的经历!

  徐清一语不,冲出别墅,跃上最高的一座建筑,眺望四方,眼神像是两道闪电,伴着神觉冲出,寻觅敌踪。

  最后,他鸦个方向追了下去,结果不久后又回来,再次换一个方位,疾奔而去。

  徐清散开最强神觉,接连换了几个方位追赶,结果都一无所获。

  “啊”

  最终,他回到别墅区,一声大吼,代表了他的愤怒,像是滔天的岩浆,冲天而上,这片地带不少建筑都爷,要崩塌了。

  是谁?白衣徐清简直要疯了,这个人专为拳谱而来吗?居然没有杀他,而只是将他扔进垃圾桶。

  但是,这种羞辱让他更恨!

  他知道,出手的人非常可怕,居然可以临近他身边不被提前察觉,这未免有些恐怖,他可是挣断六道枷锁的形意宗师!

  十几里外,楚风正在观看那张很辈非常柔软的兽皮,上面有十二真形,他看的非常投入。

  他并没有走远,在另一片废弃的别墅区内,这时听到那怒极而狂的吼声,他不禁抬头,望向窗外,露出一缕笑容。

  楚风曾经精研过形意拳,现在观看古代珍本,上手非常快,他站在客厅中,不断演化十二真形,很快就有感觉。

  甚至到了后来,他摸索出隐藏着的部分呼吸法。

  楚风着迷,一边演练一边观看兽皮图,一遍又一遍地练,并且口鼻间喷吐光雾,体内热烘烘。

  他废寝忘食,现在简直就是个武痴,全部心神都投入进来,揣摩形意十二真形。

  他弓着着身子,如同一条真龙,电射而去,这是龙形,噗的一声,穿透墙壁,凌空而渡八百米远,始终保持这一姿势,随时能爆至强力量。

  这一刻,他感觉体内神秘能量涌动,穿透脊椎骨,宛若一条大龙复活。

  落地后,他一声低吼,俯下身子,而后跃起,宛若绝世神虎出世,带着惨烈的煞气,从尸山血海中杀出,这是形意虎形。

  接着,他翩然而起,如同飞燕翔空,姿势优美而灵动,这是形意燕形。

  楚风反复推演,不断练习,口鼻间的白雾越的浓郁,那是灵性物质,也是生命气机,他对形意呼吸伐渐掌握,了解越的透彻。

  早先打的底子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在玉虚宫练过形意拳,有几种真形更是早已琢磨明白,现在拿到正宗古法,自然水到渠成。

  红日西偏,楚风的通讯器响了,打断他的修行,是老头子6通找他。

  “杏,你打听的那个人终于查出来了,武当山那位老宗师以前叫吴起峰,但那是他的俗家名字,很多年前就不用了。”

  楚风夺走形意拳谱后,曾跟6通联系,顺带提了一句让他去查试试看,王级强者中是否有个叫吴起峰的,没有想到还真有,竟是武当山的老宗师!

  他顿时放下拳谱,惊的严肃起来,目光冷冽,这个白衣人要杀那位百岁老宗师?

  楚风可没忘记恩情,异类针对他时,这位老宗师先后两次站出来,隔空跟孔雀王等针锋相对,尤其是这次,已经来到江西,曾跟哄战过。

  “老头子,你必须想办法联系上这位老宗师,告诉他,有一个白衣年轻人是形意宗师,想要杀他,同时你查一查这个年轻的形意宗师的根底!”楚风非常严肃。

  而后,他收起拳谱,冲出别墅,他要去杀白衣人!

  他有些后悔了,这个人果然不是善类,跟哄勾结,要杀武当山的老宗师。

  空气大爆炸,楚风横空而去,一纵就是一千多米远,五倍半音,十几里地对他来说,弹指即到!

  轰!

  楚风落在金海别墅区内,双足踏裂地面,土石翻滚,他不加掩饰自己的气息,就是为杀人而来!

  隔着很远,他一拳砸出,右手光焰沸腾,这是他开启第一道枷锁时获得的能力,爆而出,将那栋别墅击穿,爆碎成灰烬。

  可惜,人早已不在,这片地带静悄悄。

  以楚风的神觉来说,方圆数里内有生物活动的话都逃不过他的感知,他确信那个白衣年轻人不在了。

  “可惜啊。”他眼中冷光闪动。

  不过,他也不是多担心,得到6通的提醒,武当山的老宗拭不会被袭杀。

  如果老宗师不知底细,觉得同为人族,跟那白衣人亲近,那真有可能遭毒手。

  现在有了防备,身为挣断六道枷锁的绝世高手,想杀他那就真的太难了。

  “没想到还真是个祸胎,早知道我直接掐死你!”楚风自语。

  不过,他又笑了,将那么一个天纵人物扔进垃圾桶,估计这个形意宗师抓狂后,一辈子都忘不了。

  “早晚会见面,就用形意拳毙你!”楚风说道,转身离去,消失在夕阳中。

  他猜测,形意宗师杀吴起峰是为了得太极拳谱。

  晚间,他进入江西最大的城市洪都,看着霓虹闪烁,摩天大楼一幢幢,他摇了曳,自己都快成野人了,脱离都市。

  他填饱肚子,喝了几杯酒,再次离开,现在还不是回归都市的时候,还有事要去做。

  “楚风,已经确定,黑螣还在三清山,而且你得心点,东北虎从哄那里打探到,南海有人给他送武器来了,谨慎点!”

  “好,明天一早我就去杀他!”楚风点头,该解决掉一个大敌了。

  他知道,自己回归的事隐瞒不了多长时间,哪怕躲在暗中,也会渐渐被人觉察,尤其是他出手后。

  到时候,必然会有大波澜,要爆绝世大战!

  晚间,楚风在别墅中全身心地研究形意十二真形,越觉得精妙,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

  到最后他施展一个又一个真形,呼吸时渐渐晋入一种奇妙状态,周身光,通体缭绕宝辉,莹莹灿灿。

  此时,随着他呼吸,口鼻间,仿佛有龙吟、虎啸、鹰鸣、燕子呢喃声,周身如神金铸成,坚固不朽!

  楚风知道,自身摸索对了,迈进形意殿堂中,逐渐掌握十二真形暗藏的呼吸法!

  这对他的好处太大了,多一种呼吸法,便等于平白多出一段进化时间,提升体质,促进己身蜕变。

  对着星辉,迎着月光,他身上有飘渺雾丝缭绕,在朦胧中光,体内血气旺盛如海,他越的强大!

  在这个夜晚,黑螣在三清山上的一座道观中招待三眼男子,两人一边饮酒一边交谈,都带着满足的笑意。

  因为,他们在合谋杀楚风,黑螣也认为徐清那个主意不错,与其去寻找楚风,不如让他自己主动登门送死!

  “听闻南捍了几个高手,要帮你收拾楚风?”三眼男子问道。

  黑螣点头,道:“嗯,是我二哥的手下的四位海将军,带来锁龙桩,可以布下一片瞅,楚魔王如果来了插翅难逃!”

  三眼男子笑道:“那我就放心了,明早我就离开,去找一个合适的兽王当‘主使者’,作冤大头。”

  同样是深夜,形意拳年轻宗师徐清走在山地中,眼神冰冷,他暂时没有联系三眼男子,因为他心中有各种想法,甚至怀疑到哄头上!

  早上,天还没有亮,楚风就启程,赶往三清山!
  
网站地图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澳门皇冠 2018世界杯在那投注 2017世界杯足球排名
齐发娱乐官网 188比分最新版下载 钱柜777唯一官网地址 新世纪捕鱼
凤凰娱乐网 大奖娱乐城官网 12bet手机版 博狗备用
扑克王棋牌 亚博注册 盈博彩票网 觊发娱乐k8
全讯网娱乐城网址 扎金花棋牌游戏 亚虎娱乐手机版登陆 嘉年华线上娱乐
聚彩彩票网 幸运游艇开奖 丰尚娱乐 千百万娱乐平台注册 财富彩票
易购娱乐1 亿博娱乐彩票 金沙彩票网 至尊彩票网站 彩吧2娱乐平台注册
国内彩票平台 圣亚娱乐开户 欧亿娱乐主管 彩票678网站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官方网678彩票 欧亿娱乐官网 新宝娱乐 诺亚娱乐 凤凰彩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