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根黄铜柱子圈着的地带,方圆能有三四里。

  那几头猛兽在里面狂奔,嘶吼着,皮毛炸立,但其实跑来跑去都在转圈,眼中写满惊恐,不知疲惫,停不下来。

  而空中的几头凶禽也很古怪,没有展翅远去,始终在这片地带绕圈飞行,到了最后越发用力,双翅震动频率加快,它们很慌乱,但飞来飞去都没有脱离那片地带,绕着低空也不知道飞了多少圈。

  楚风瞪大眼睛,脸上露出惊容,这可是大白天啊,居然发生这种诡异的事,跟传说中的鬼打墙有什么区别?

  “邪门,真是古怪!”

  楚风自语,咬了一口肉质鲜美的蛟蛇肉,一边嚼一边继续观察。

  这是就是四根黄铜柱子的能力,还真是诡异,不就是四根金属体吗?怎么就能让那些飞禽走兽迷失?

  楚风抬头看了一眼,朗朗乾坤,碧空如洗,太阳火辣辣,这可不是大雾弥漫的夜晚,它们怎么会看不到路?

  他一阵狐疑,觉得异常邪门。

  早先这个地方绝对不这样,一切都是因为几名海将军埋下四根黄铜柱子导致的。

  楚风知道,鬼打墙真实存在。

  这种事多发生在夜晚,事发地多为坟场、郊外荒凉之地等,当事人分不清反向,认知感模糊,最终原地转圈。

  经历过的人都说,当时意识朦胧,也就是说懵了,总觉得自己沿着直线走,要离开原地了,可到头来却转圈个没挖完没了。

  如果这事发生在夜晚的坟场,自然会让经历者吓的够呛,容易落下大病,从而也就越发显得迷信与恐怖。

  楚风知道,鬼打墙能用科学解释,依照研究,诸多生物的本能运动都是圆周,才导致成那一现象。

  有人做过实验,将鹰隼、麻雀、鸽子等飞禽蒙上眼睛后放飞到空中,它们会在原地打转飞行。

  而人类或者其他猛兽也如此,当失去方向感时,让他去走路,自以为沿着直线而行,到头来其实在转圈。

  因为,任何生物都不可能长的绝对对称,双翅大小不一,双腿不等长,迷失方向后前行时,较长距离积累下来,双翅或双腿行进的路程不一样,结果就是圆形。

  楚风知道鬼打墙的这种解释,但是却不明白四根黄铜柱子为何就能造成这一景象。

  而且他发现那块特殊地带所发生的鬼打墙现象非常严重,那些猛兽还有凶禽发疯一般绕圈,眼中有恐惧,还有疯狂,根本就停不下来。

  这就是南海龙族为黑螣送来的大杀器,楚风有些无语,但又很吃惊。

  闹了半天就是鬼打墙啊,这要说出去,无论如何也算不上什么高大上,他还以为什么惊悚瞅呢。

  原以为四根铜柱子立在这里后,会暴雨倾盆,雷电交织,剑气纵横,将困在里面的人斩个七零八落。

  到头来一看,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黑螣你大爷,这就是你的大杀器,你给我起来,转圈去!”楚风诅咒,而后搬起来一块数万斤的山石,朝着黑螣砸去。

  砰的一声,石块砸在他的身上,让黑螣一声闷哼,伤口溢血。

  “快去转圈!”楚风喊完这句话一愣,他醒悟了。

  这片地带发生的事虽然听起来不够霸气,只是鬼打墙,但却很不一般,将敌人困在里面,在外面可以随意攻击。

  他扔进去的石头,没有被改变方位,直接就砸黑龙身上。

  接着,他将一块石子弹出,砰的一声,将低空中那只鹞子的尾羽击断一撮,凋落下来。

  这只鹞子嗷的一声尖叫,越发的惊恐,拼命拍动双翅,在那里可着劲的绕圈飞行。

  楚风无语,不想伤它性命,才只击断它的一撮尾羽,结果却让它陷入深层次的恐惧中,亡命飞行。

  他意识到,这片地带除却鬼打墙外,多半还有其他因素,导致这些生物敏感、焦躁、恐惧不安。

  “它们精神紊乱,被压制,各种判断失误,迷失方向。”楚风仔细观察,了解的越来越多。

  他觉得,这四根黄铜柱子还真是不一般,埋在这里后竟造成这么诡异的事。

  “勉强算是大杀器!”

  楚风觉得,真要将敌人引进去,迷失在里面,他在外面放飞剑,那真是杀敌如斩草。

  “不错,我喜欢这四根黄铜柱子,黑螣你真是好人,谢谢你送我的大礼,收下了!”楚风哈哈大笑。

  “嗯?”他惊讶,黑螣在里面没有反应,正炒说,他应该被气的暴躁、恼怒才对。

  “难道这地方也影响其听觉,是了,该不会剥夺人的五感吧?那还真是恐怖了!”楚风心惊。

  他尝试对着一头猛兽咆哮,声音如雷,震动过去,结果那头花斑豹子根本无觉,依旧保持原状态,绕圈奔行。

  “果然如此。”楚风嘬牙花子,越发觉得不简单。

  随后,他又去抓了几头猛兽还有凶禽,放进这块地带,继续观察。

  他想看一看,这些生物在里面呆的时间长短不同,是否会有各自的不同表现,认真求证与摸索。

  每隔一段时间,他就放进去一些飞禽走兽。

  “黑螣你想死吗,还不去转圈!”楚风又砸了几块万斤山石,让黑螣伤上加伤,但他就是不动,完全不配合。

  在此过程中,楚风将一块又一块蛟蛇肉烤的金黄,肉质晶莹,大吃特吃,补充自身所需要的能量。

  一番大战下来,他的确饿了。

  “蛟蛇胆!”楚风挖出那个硕大的蛇胆,真是有些眼晕,个头也太大了,晶莹透亮,散发清香。

  不过,他知道这东西肯定苦的让人受不了。

  他没敢尝试,绝不是什么美味,但这肯定是闲的大药,说不定以后就能用上,毕竟是蛟蛇胆。

  楚风心控制火焰温度将它烘干,而后将又那支黑色的蛟蛇角却,洗净后跟蛟蛇胆一起收进玉净瓶中。

  他很悠闲,在这里观察,期间他演练形意十二真形,进一步巩固,这一次跟黑螣一战,他收获巨大。

  在这里不仅获得羊脂玉净瓶、四根黄铜柱子,他自身的形意拳也取得突破性进展,已经登堂入室。

  在这里呆了一天一夜,楚风消耗不少蛟蛇肉,不光是为了吃,也在炼化能量,洗礼自身。

  在此期间,他不断运转呼吸法,浑身毛孔都在发光,蛟蛇肉蕴含着的能量非常浓郁,他体内精气鼎盛,沸腾起来,从毛孔溢出。

  “咦,这瓶子还真是神奇!”

  第二天早上,迎着朝霞,楚风向瓶子内看了又看,他曾将蛟蛇肉去皮洗净,放进瓶中几块,迸试试看的态度,结果某种猜想成真。

  瓶子内的空间可以保鲜,那几块雪白晶莹的肉质毫无变化,蛟蛇肉在这里难以变质。

  “哈哈,真是好宝贝!”

  如果让人知道他因为什么而喜悦,一定会无语。

  这纯粹是为了吃,他在想,以后猎杀王级生物后就不怕浪费了,空间瓶子内部高十米,足以装下大量王级食材。

  观察一天一夜后,楚风渐渐了解四根黄铜柱子的作用,可以形成加强版的鬼打墙,还能剥夺人的一些感知。

  总的来说就是让人判断失真,在这里意识紊乱。

  “四根黄铜柱子能够改变地磁值吗?让这里磁踌常,从而影响到这些生物?”楚风猜测。

  有些飞禽走兽早已累趴在地上,昏死过去,不然的话根本就停不下来。

  他觉得,还是等以后对敌时再去进一步观察与检验吧。

  黑螣已经化出原形,通体乌黑,鳞片如同金属般发光,它仇恨无比,盯着楚风,满是怨毒之色。

  因为它知道,无论如何也逃不了。

  楚风没有迟疑,祭出飞剑,噗的一声斩下巨大的蛟蛇头颅,没有给它机会,让它直接毙命。

  “收获的时刻到了。”

  楚风将四根黄铜柱子都拔了出来,用泉水洗净,收进玉净瓶内。

  而后,他开始收拾蛟蛇肉,这上半截保持着活性,十分新鲜,被他处理干净后,装进遇瓶颈中大量晶莹肉块。

  可叹南海黑龙太子,堂堂挣断六道枷锁的强者,睥睨诸王,就这么被击杀。

  它的锁龙桩称得上非凡古器,直接易主,至于那空间瓶子更是神秘,也换了主人,连带它自己都成为楚魔王的盘中餐。

  楚风知道,这么大一条蛟蛇被杀,横亘在山林中,消息隐瞒不了多久,注定会被人发觉,他已经做好走到明面上,与诸敌大战的准备。

  楚风没有离开,在这里演绎形意拳,增强自身的战力!

  因为,他发现拳法非常适合他,形意十二真形要融入到他的骨子里了,越是参悟越是得心应手。

  这是人族的拳法,跟他异常的契合。

  尤其重要的是,他已经彻底掌握十二真形中藏着的呼吸法,每日等于多了一段有效的进化时间。

  楚风觉得,再这样下去的话,哪怕没有花粉,他依照黄牛交给他的无上呼吸法,再加上大雷音残法以及形意呼吸法,也能不断促进体质进化,直至全方面的蜕变。

  楚风在这三清山附近练拳,不急着离去,稳固十二真形,交替运转三种呼吸法,他觉得自身血气越发雄浑。

  蛟蛇肉就是他练拳的高能食物,山中浆果算是蔬菜。

  轰隆隆!

  迎着烈日,楚风煎晶莹,在瀑布前舒展四肢,挥动拳印,如同雷鸣,在其周围龙、虎、鹤、熊、鹰等居然一起钢,都是能量化成的,带着恐怖的气息,一起向外飞去。

  轰!

  瀑布逆流向上,周围很多数千斤上万斤的山石等更是漂给起,围绕着他转动,随着他的拳于奏而轰鸣、炸开。

  此时,外界很多人都已知道,南海龙族为黑螣送来大杀器,看似要绝杀楚风,其实是为了震慑陆地上的强者。

  一时间人们都在议论,人心惶惶,难道海族真要大举进攻了?

  显然,这则消息公开后,人们对海族越发忌惮,导致他们行事越来越方便,同时也逐渐张扬霸道起来。

  只有两头牛在冷笑,他们已经知道楚风在今日清晨斩杀黑螣,震惊的同时也很激动。

  现在,外界还都以为黑螣要崛起,震慑四方呢,熟不知,这位南海龙族强者已经被楚风给吃了。

  所以,两头牛笑的灿烂,期待三清山那里的事曝光,到时候肯定要吓傻一群强者。

  正主楚风在练拳,在养身,在积蓄力量,击杀黑螣的一战让他收获巨大,对十二真形的理解感悟极深。

  他随时准备爆发,去杀诸王!

  “楚风到底在哪里,难道真的死去了?”

  “黑螣已经养好伤,并让人从南海带来大杀器,实力会更加恐怖,楚风即便还活着,也恐怕不敌啊。”

  “两者原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一个挣断六道枷锁,是最顶级的王级生物,一个才挣断四道枷锁。上次他们大战前,因为黑螣已经身负重伤,所以两人才平局收场,这一次楚风再跟他交手的话,很难趣。”

  外界,无论是人类还是异类,都在谈论。

  哪怕对他楚风有好感,从心底偏向他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两者如果再交手的话,楚风将会非常危险。

  至于对楚风有敌意的异类就更不用说,幸灾乐祸,觉得楚王哪怕没有死,一旦归来,也会被击杀。

  就是陆通都坐不住了,在楚风练拳的午时联系他。

  “杏,不行的话就赶紧退回来吧,挣断六道枷锁的高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对付。”

  “放心,黑螣让我吃了,他算什么,再也不成威胁。”楚风告知。

  “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陆通真的被惊到了,在顺天的玉虚宫中直接跳了起来,一脸的震惊之色。

  他一遍又一遍的询问,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发生的。

  “昨天就解决他了,但困了他一天,今天早晨才杀掉。”楚风很随意地说道。

  陆通真的被震的不轻,瞠目结舌,那可是南海黑龙太子,外界都在传,他却大杀器要镇震慑诸王,结果就这么被楚风击杀了?

  这要是传出去,肯定会引发一崇暴,震撼各方人马。

  “对了,黑螣的大杀器是什么,在哪里?”陆通问道。

  “哪有什么大杀器,谣传!”楚风真怕这老家伙跟他磨叽,要他带回去观看,一口否定没见到。

  陆通不相信,但也没辙,最后告诉他另一则消息,有人夜闯玉虚宫家属区,要针对他父母。

  楚风没有担心,因为陆通早已告诉他,提前转移走了,早就有防范。

  “据查,可能是江西境内某位曾经参与围攻你的兽王指使的。”陆通告知。

  “他真活腻了!”楚风冷声道。

  “你该不会要去杀他吧?”陆通问道。

  楚风相当淡定,道:“这种星色还用我出手吗?老头子不是我说你,堂堂玉虚宫怎容他们放肆,赶紧调动你的各种资源,用导弹、激光武器瞄准那位兽王所在的山头,将那片区域扫平,连根草都不要剩下!得立威,敢闯玉虚宫,一定要杀到他们胆寒!”

  陆通被噎到了,道:“我还以为你要跳脚,直接杀过去呢。”

  “什么,你还惦记让我去?我只杀挣断六道枷锁的生物,那种星色别找我!”楚风故意得瑟。

  陆通气的牙疼,很想揍他。

  “嗯,你没跳脚就好,我怕你被刺激后,失去平常心,被人所乘。”陆通这般说道。

  “老头子,你尽管调动各种资源,用大杀器等去平掉那座山,我去观看热武烟花绽放,真要有漏网之鱼帮你清理干净!”楚风杀气腾腾地说道。

  长章,周一求下推荐票啦!

  如果还有月票,也请投给圣墟吧。

  感谢。
  
网站地图 足球星排名 亚虎娱乐网页版登录 趣多吧娱乐场 扎金花棋牌小游戏
188比分app 皇蒲国际 亚虎娱乐网页版登录
亚虎app下载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龙虎赌博技巧 亚虎app客户端下载
优乐国际app 博天堂博天彩 太子娱乐 齐发娱乐首页
平台线路检测 澳门真人大赌场app sunbetAPP下载 世界足球几星
丰尚娱乐登录 天游娱乐开户 亚洲最大的彩票多彩网 天游娱乐平台 678彩票
彩票娱乐网站 麒麟网 华裔娱乐 湖北百宝彩票网 幸运飞艇2期计划
汇彩 合一彩票 华人娱乐平台 彩票信誉担保网 圣亚娱乐
如意娱乐登录 凤凰网彩票 汇彩彩网 98彩票网手机版 银豹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