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吼之下,山巅颤抖,紫竹林沙沙作响,叶片簌簌坠落,而那名孔雀族高手则在半空解体!

  楚风身上像是披着由太阳光辉编织的衣袍,光华万缕,直视他的话眼睛都会被刺的生疼。

  “楚风,请你停下!”孔雀族剩下的几人此际面色苍白。

  刚才楚风口中的金色涟漪冲向半空,并没有针对他们,可即便这样他们也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身体出于本能,轻微抖。

  楚风停下,平静地看着他们,但却依旧让几人感觉到难以承受的压力,像是在面对一尊冷静的魔神。

  “我族王者并没有动你的父母,他不过是顷其会赶到云落山,并未谋害你的家人。”年轻的孔雀族准王面色苍白地说道。

  “只是顷其会?说的真轻巧,云落山的人以我父母为引子而设下杀局,孔雀王出现在那里,这就足够了!”楚风抬起右手,散晶莹的光泽,就要向前拍去。

  瞬间,山巅轻颤,无比压抑,让人要窒息。

  “你如果还是个人物,还算磊落英雄的话,就去跟我族的王战斗,前提是你有足够的自信!”

  孔雀族的准王硬着头皮,保持镇定,这般说道,他知道根本就逃不走,除非这个魔王自己收手。

  “百善孝为先,我这人很善良,绝不容许有人针对我父母。什么英雄磊落,先靠后。你这么明显的激将法,找死呢?还是找死!”

  楚风面色淡漠,没有什么犹豫,抬起那只晶莹的手掌向前按去,砰的一声让那个准王横飞,嘴里喷血,直接毙命。

  剩下的孔雀族高手,一个个头皮都要炸了,又惊又怒又害怕,这个人铁了心要灭他们。

  后方,菩提基因的人都露出异色,这位魔王自言善良,可却抬手就杀人!

  “神僧,救我们!”孔雀族剩下的几人没敢展翅逃走,看向那个皮肤有淡金光泽的枯瘦老僧。

  老僧在百岁开外,号称释迦传人之一,是菩提基因的最强王者。

  “阿弥陀佛。”老僧口诵佛号,身上淡金光芒渐盛。

  楚风回头,看向老僧,道:“有人妄动我父母,我是为解决后患而来,你如果要阻止,那就是对我宣战!”

  老僧倒是有慈悲心,但是真要阻止的话,惹得这位魔王狂,菩提基因所有异人都要跟着陪葬。

  他明白楚风的心意,明知孔雀王难惹,号称无敌,还是要登门斩杀其族人,以儆效尤!

  老僧知道,这一次楚风如果强势镇杀,并承接鬃雀王的怒火,安然渡过这一劫,那以后真的没有人再敢动他的亲人。

  这样的魔王,一怒之下连无敌的孔雀王的族人都照杀不误,谁不怵?

  “楚王,你太霸道了。”又一座恢宏的古刹打开,从那院子走出两人。

  开口的是一个黑男子,一双眸子妖异,像是蒙着一层淡淡的黑雾,而他整个人也穿着黑衣。

  在他旁边有一个女子,淡金色长,绿宝石般的眼睛,耳朵毛茸茸,像是猫妖。

  楚风见到他们两人,猜测有可能是金乌王与九命猫王的族人。

  他淡淡的扫视两人,而后直接对剩下的三名孔雀族高手出手,轰的一声,这一拳砸过去,神光澎湃,方圆百米都被笼罩。

  砰砰砰!

  那最后三人像是破布口袋般飞出,带着恨意,还有不甘,结束性命。

  现郴片寂静。

  楚风冷淡地说道:“什么叫霸道?当初孔雀族曾不断派高手去顺天杀我,而我初到昆仑时,也有孔雀族高手去请啄木鸟王杀我,无缘无故,只因我不对他们卑躬屈膝,就要杀我,这才是霸道。今日我登门,了结一段恩怨,跟孔雀王清算,你如果认为霸道,那也可以。”

  那个黑衣男子的确是金乌王的族人,不过离金乌血脉还远,只是乌鸦异变化成人形,现在是个准王。

  他目光冷幽幽,道:“楚王,你也算是一方高手,可行事太过肆无忌惮,你要知道,没有人能真正无敌。”

  楚风开口:“这一次金乌王虽然也从泰山一路南下,想对我动手,但没有针对我父母,所以我哪怕我今日登临普陀山,也不针对你们这一族,要杀也去杀你族的王,好自为之。”

  这样的话语一出,就是菩提基因的老僧都双手合什,念了一声佛号,楚风太强势,金乌王竟也是他的猎杀目标。

  至于那些异人就更不用说了,心中悸动,此生都不想与这个魔神般的男子为敌。

  那黑衣年轻男子目光冷冽,眼看孔雀族的几人死在眼前,他感觉憋屈,但却也不敢阻止。

  他直接呼其名,冷声道:“楚风,你要知道金乌王、孔雀王、九命猫王同气连枝,今日你敢这样霸道,他日当心恶果临头。”

  楚风的霍的回头,逼视他,气势慑人,道:“我说过这次不针对金乌一族,但这不是承诺什么,也不算给你们护身符,你一个小的准王也敢语带威胁,在我面前放肆,找死!”

  砰!

  楚风捏拳印,向前砸去。

  “你,啊!”黑衣男子大叫,想要逃走,刚化成一只乌鸦,才展翅冲天,就又被击落下来。

  他眼中有恐惧,还有悔意,双目渐渐失神,乌鸦身体四分五裂。

  部分鲜血落在猫族那名金女子身上一些,这让她尖叫,快倒退,唯恐楚风连她也一并击杀。

  千年古刹前,钟声悠悠,禅唱阵阵,但却难掩此地肃杀之气。

  楚风迈步,向着孔雀族聚集地走去,在那成片的古刹后方有灵气氤氲的紫竹林,适合飞禽栖居。

  然而这里早就空了,就剩下刚才那几只孔雀而已,其余的早已逃走。

  楚风没说什么,做到这一步已经足够,表明自己的态度。

  在斩杀孔雀王前真要彻底覆灭他们这一族,孔雀王必然狂,不计代价的报复。

  楚风转身回来,面对菩提基因众人,又看向那名金身老僧,道:“我想知道,在我被群王围杀的过程中,菩提基因是否参与在当中?”

  他锋芒毕露,绝世强者的气息弥漫,让周围的异人全都颤栗,几乎要软倒在地上。

  此时,后方的姜洛神也面色白,阵阵不安,第一次感受到这位熟人的强势与可怕之处。

  连孔雀王、金乌王的族人说杀就杀,还有什么不敢?姜洛神原本想开口的,但现在红唇微张,什么都没有说。

  她怀疑,如果她上前多说什么的话,说不定也会被一拳镇杀!

  “菩提基因没有围猎施主,很遗憾未能去救援。”老僧坦然,目光平和。

  面对这位释迦传人,一位过百岁的金身老僧,楚风觉得自己身上的杀气散去不少,这让他讶异。

  “施主如果不信的话,老僧可以放开意识海,让你判别。”

  王级生物的精神领域不那么好探究,本人如果不愿意的话,别人很难破开。

  老僧这样坦然,要全面放开意识海,让楚风动容。

  他伸出一根手指,出莹莹光泽,向着释迦传人眉心点去,老僧面色平和,安然微笑,不躲不避。

  即将触及金身老僧眉心时,楚风倏地收回手指,道:“我相信大师。”

  他可以确定,这是第一次见到老僧,围杀他的人中没有这位释迦传人,只是不知道菩提基因是否还有隐藏高手。

  楚风对老僧有一定的好感,没有为难。

  “菩提基因可有高层成员在这里?!”楚风问那些异人。

  他对大财阀的掌权者那可真是没什么好感,这次在江西境内被人围猎,那些财阀比异类还要狠。

  “有。”最终有人答道,竟是姜洛神,这有些出乎楚风的预料。

  最终,几个老者被“请来”,楚风毫不客气,手指光,点向他们的眉心。

  这几名老者脸色十分难看,但却也配合了。

  楚风催眠,探索他们的潜意识,看是否有人对他不利。

  最终,楚风没有现什么,对这几人表示歉意。

  “我暂时相信菩提基因。”这样的话语听在众人耳中,心情复杂,不过许多异人终于长出一口气。

  他们还真怕高层曾经针对楚风,万一被查出来,今日的楚魔王肯定要大开杀戒,血洗菩提基因。

  不过人们也明白,楚风还没有完全相信菩提基因,他遭遇财阀猎杀,没什么好感。

  山顶一座最为古老的庙宇,一砖一瓦都散古意,镌刻岁月的痕迹,像是经历过沧海娠,上古岁月变迁那么久远。

  它很陈旧,随时会倒塌,但却是整片建筑区的中心。

  楚风站在庙中,凝视那尊神像,站在这里很久了,没有动一下。

  夕阳下,古寺旁,还有一座铜殿,悬着一口大钟,悠悠而鸣。

  楚风终于走出,在红色晚霞中,在古老庙宇间,轻缓的漫步。

  他格外的安宁,心境祥和,无喜无忧,暂时放下一切,在钟声与晚霞中,涤净心中最后一缕煞气。

  他轻轻一叹,最近两日杀气太重,纵横上万里,斩黑螣,毙群王,灭苍狼族,诛孔雀族,心中像是有一股戾气,不断汹涌。

  直到现在,他才静下来。

  在庙宇中,听众僧诵经,听千年古刹铜钟轰鸣,涤荡心神,化尽戾气。

  他仔细思索,自从练形意拳后,一心想着磨砺拳意,一路大杀四方敌,导致自己杀气积淀,越来越盛。

  “看来要注意了,敌人照杀,事了拂衣去,但不能让戾气长久盘绕于身。”楚风轻语,他意识到这个问题。

  杀伐时,可以气吞天下,但平日应保持宁静而祥和的心绪,不然的话真的像是一个魔头。

  “太极十年不出门,形意一年打死人。真的有些道理啊。”楚风思忖。

  他觉得最近杀气飙升或许跟所练的拳法也有关系,形意拳就是为杀伐而生。

  晚霞中,金身老僧缓步而来,他号千迦,是曾经在太行山跟白蛇大战的那位释迦门徒千叶的师兄。

  “我有一部金身罗汉呼吸法。”在夕阳中,千迦身体光,真的宛若一尊金身罗汉,宝相庄严,双手合什。

  楚风诧异,老僧找他说这些作什么?

  很快他明白了,千迦居然邀他加入菩提基因,如果楚风愿意皈依普陀山,便可以得到金身罗汉呼吸法。

  楚风啼笑皆非,这个老和尚看着慈眉善目,怎么生出这种念头,打起这样的主意,让他剃度出家?

  “千迦大师,我还年轻,还想在这花花世界、滚滚红尘中逍以在五百年,不想出家,不愿梯度。”

  “阿弥陀佛。”千迦诵佛号,以神觉扫视四周,而后低语,称在楚风身上感应到佛韵,问所掌握的绝世呼吸法是否与佛有关?

  千迦直言,天地异变,其他世界的生灵终究会降临,如果楚风掌握有菩萨级呼吸法,将会有大机缘,或许被带走,进入另外的世界,在佛门圣地修炼无上妙术。

  前提是,楚风得皈依佛门,千迦愿意接引他,每日帮将讲解经,筑下根基。

  楚风闻言,不为所动,其他世界的生灵都在冒死降临这个世界,他有什么理由离去?

  “地球上有圣树,有造化,但却缺少法,目前所流传的太简陋,终究需要踏入其他世界求拳文。”千迦说道。

  楚风意动,他也曾听黄牛说过,其他大界的辉煌,那真是极经璨,神子纵横,天女横空,菩萨震世,让人向往。

  若有机会他一定要去看一看,楚风开口:“等我将这名山大川间的诸般造化都寻上一番后再去考虑。”

  老僧哑然,这位施主真贪心。

  “好了,以后孔雀族的地盘就是我的了,普陀山有我一份!”楚风说道。

  千迦无言,这位怎么跟土匪一样,还想引他入佛门呢,以这位的性情似乎真的不合适。

  楚风斩去戾气,还心中一片平和,自然心情大畅。

  接下来,他在整座山巅寻觅,在那株水缸粗的菩提树下掘土,着实吓坏菩提基因不少人。

  “楚风,你要挖走这株古树?!”姜洛神出现,她相当的不自然,昔日还不怎么在意,今天见到他的大开杀戒,不敢调侃了。

  “只是看一看。”楚风起身,他刚才看地下是三色异土,跟泰山的差不多,用对当下的种子无效。

  需要时间,等普陀山全面复苏,灵气更盛时才能栽种石盒中的种子。

  “普陀山不会就这么一点造化吧?”楚风问道。

  无论是封禅之地,还是昆仑山,虽然被诸王占据一部分,但还有更神秘的区域进不去,而那龙虎山则也异常凶险。

  “在那边。”千迦指向后山。

  “嗯?”楚风惊诧。

  “只有日落与日出时,才能匆匆一瞥。”千迦说道。

  在夕阳中,楚风看到普陀山的后方,隐约间钢出一座更为宏大的山体,只能看到轮廓,看不真切上面有什么。

  “登不上去吗?”楚风问道。

  “上不去。”老僧曳。

  夕阳消失前,那座神秘的山体先消失了,但却也在这时有点点金光洒落出来。

  老僧轻叱,吞吐天地精气,他散肉身能量,竭均能接引那金光。

  楚风见状,也尝试接引。

  哧!

  最终,一片金色的菩提树叶飞来,带着蓬勃的生命精气,落在楚风的手中,叶片上染着一缕血!

  “怎么回事?”他大吃一惊。

  千迦也大受触动,道:“老僧以前也曾接引到几片金色菩提叶,但是,不曾见到血迹。”

  “还真是有意思。”楚风盯着那片虚空,那座山上有生灵在向外传递消息?

  他心中思绪万千,天地如果再次异变,那样的佛山如果出世的话,或许难以说清是造化还是其他。

  一刹那,楚风警醒,一直以来所有人都在期盼天地再次异变,希冀早点到来,等待机缘,争夺更为惊人的神圣果实,从来没有人向坏的方面想,这当中可能藏着杀机。

  “嗯,雪花,下雪了?!”

  楚风吃惊,霍的抬头。

  在那天穹上,鹅毛大雪纷飞,洒落下来,这山顶很快被银白色覆盖。

  这是怎么回事?自从天地异变后,无论什么季节,各地都温暖如春,生机勃勃,不再有严寒冬天。

  这个傍晚,居然生这么诡异的事!

  楚风意识到,天地再次开始异变,这一天突兀的到来了!
  
网站地图 玛雅娱乐 世界杯星级排名 每天娱乐下载 金马国际APP
至尊8号娱乐 永利皇宫网站 美高梅网上娱乐
金马线上娱乐app 娱乐平台汇全 世界国家队排名 盈丰国际网站
A8吴乐 求万博体育官网 虎国际娱乐app 新金豪棋牌
全讯网娱乐城网址 神途1.90 欧洲足球队排名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鸿鑫娱乐 拉菲平台 如意娱乐开户 玩家汇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
如意娱乐官网 圣亚娱乐 8天游娱乐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 重庆辛运农场走势图
华夏彩票 线上彩票娱乐 拉菲娱乐开户 拉菲开户 广州万博娱乐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天游娱乐彩票 如意娱乐主管 丰尚娱乐平台 银豹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