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算是鹅毛大雪,漫天都是,倾泻下来,整座普陀山都白茫,千年古刹与紫竹林尽被大雪覆盖。  网

  顷刻间,从盛夏到冰雪封山,这种变故千年未有,太过离奇。

  楚风站在山巅,仰望天穹,又观看四野,注意观察是否有其他异变生。

  千迦站在他的身侧,老僧神色凝重,他也没有预料到天地再次异变的时间点这么突然就到来了。

  姜洛神一身白衣,也在这里,她有些忐忑,不知道这次剧变后这个世界会怎样,是否还是她熟悉的地球。

  上一次天地异变后万物进化,从飞禽到猛兽全都产生智慧,许多族类简直可以跟人类平起平坐,这一次呢?

  没有人知道会生什么!

  “只有方圆数十里被冰雪覆盖,远方没有。”楚风开口。

  “施主神觉敏锐,老僧自愧不如。”千迦叹气,同是挣断五道枷锁的强者,他却不及。

  姜洛神赶忙离开,去权讯器,要仔细查询。

  最近这几天她调素琴,阅金经,与外界隔绝,连通讯器都没有带在身边,在经历一种修行。

  楚风低头,看着手中那片染血的金色菩提叶,他向后山望去,遥遥凝视,想看一看天地异变后那座山是否再次钢。

  隐约间,他听到一些声音,像是人又像是兽在嘶吼,从半空中传来,正是那座消失的大山方位。

  “大师!”

  这时,菩提基因的几位高层成员匆匆赶来,很是焦急,寻到千迦,询问异变是否算开始了。

  接着,他们又望向楚风,有人开口,道:“楚先生。”

  几个老头子想请楚风留在这里,坐镇普陀山,天地突然开始异变,他们心中没底。

  他们是高层,勉强算是核心成员,已经跟菩提基因总部的决策者通过话,一致觉的,异变诡异,前路难测。而楚风身在普陀山,如果将他留下,请他镇守,一定会稳妥不少。

  楚风面色平静,没说什么,他凭什么留在这里,帮他们守普陀山?

  “异变后,这里所有造化都可与楚先生共享。”一位老者说道。

  “可惜,不见得是造化。”楚风指向那株水缸粗细的菩提树,也是目前这座山上唯一在生长芽的神圣古树。

  它那舒展开的叶子在缩小,不仅停止正常生长,失去光泽,叶片居然还逆生长,缩小为嫩芽,且颇为暗淡。

  几名老者面色变了,无比难看,吩咐人将两个植物学家请来,显然自从占据这里后他们很上心,带来一些相关的专业人士。

  “逆生长,这种植物不可理解。”两位植物学家都头大,根本摸不着头绪。

  姜洛神回来,道:“目前,封禅之地降雪,龙虎山银装素裹,昆仑白茫一片,终南山积雪两尺厚。”

  不是大范围降雪,只有一些特殊的名山出现暴雪,被冰封了。

  天色黑了下来,天气越的冷冽,空中的雪花还在下,普陀山地上积雪都有半人高了。

  很快,菩提基因本部传来各种详细消息。

  “只有名山大川中飘雪,其他地方没有。”

  晚间,几名老者想宴请楚风,但被他婉拒,不想与他们有过多瓜葛。

  楚风倒是主动请了千迦,可惜,请他吃蛟蛇肉火锅时,老僧脸色微黑,果断拒绝。

  “大师,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坐,你要看肉不是肉,看酒不是酒才对,何必执于表象。”楚风微笑。

  “老僧看肉还是肉,看酒还是酒,这是本质。”千迦双手合十,慢慢退出他的房间。

  铜火锅内,蛟蛇肉翻腾,特有的浓香扑鼻,此外还有绵羊王的腿肉被切成爆,如珊瑚般晶莹剔透,更有斑鸠王的翅根肉。

  严寒来袭,鹅毛大雪飘舞,这样吃火锅,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算是一种难言的享受。

  菩提基因的几个老者命人为他送来一瓶好酒,让楚风吃的更舅。

  姜洛神来到门前,心情多少有些复杂,以前调侃楚风没觉得什么,但现在却有些顾忌。

  啪!

  最后,她扔下那卷佛经,推门而进,恢复自信,不再担心什么。

  “蹭吃蹭喝来了。”她很从容,不再将楚风当成绝世高手。

  楚风抬头,微笑道:“这次你身边没有那拖油瓶夏千语。”

  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菩提基因曾参与围杀他,楚风自然恢复平和,不可能以王级强者的身份霸道行事。

  气氛顿时缓和,姜洛神落落大方,坐在这里正式开始蹭吃蹭喝,不过着实被吓了一跳。

  “这是南海黑龙太子?!”

  姜洛神被惊的一愣一愣的,外界还不知道黑螣已死,哄还在传黑螣拥有大杀器,会强势镇杀楚风等人。

  怎能料到,黑螣上了餐桌,她有幸亲口品尝鲜嫩肉质。

  姜洛神哪怕早已恢复往日风采,跟楚风之间不再别别扭扭,现在也被雷的不轻。

  这则消息要是传出去,估计会吓倒一片人,哄全都要傻眼,南海黑龙太子在哪里?在火锅中!

  “这是斑鸠王,这是绵羊王,这是”

  当听楚风慢慢介绍时,姜洛神真是风中凌乱,一双美目睁的大大的,那双竹筷夹着肉,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桌面上,七八个银盘中的食材,都是王者?

  而且,还都是出名的王级强者,有一些还曾被菩提基因重点关注过,想要拉拢,结果却都沦为楚魔王的食物,要放进火锅中!

  看到楚风淡定的评价,介绍各种食材的口感,姜洛神也彻底豁出去了,什么王级强者,都是食物而已!

  最终,宾主径,窗外冰雪席卷,而房间中却热气腾腾,香气浓郁。

  一瓶酒根本不够喝,姜洛神又让人送酒。

  到了后来,楚风微醺,姜洛神则差点醉倒,美眸半眯,睫毛眨动,彻底放开,恢复过去本性,毫不忌惮。

  “你这人太坏,我陪千语去相亲,初次见面你就让我们两个狼狈不堪,莫名上了新闻。”姜洛神想到旧事,现在还不平。

  “嗯,记得呢,现在外面还在说你养胎呢,可是,真不是我的啊!”楚风吐着酒气说道。

  姜洛神闻言,顿时瞪大眼睛,想要拍他,跟这家伙在一起,放开以后,果然奔总是让人气的牙根痒痒。

  她针锋相对,最后带着醉态,圈楚风,道:“堂堂楚魔王,可以跟绝世高手争锋,却每次都要被逼着去相亲,而且每次都被我看到,哈哈”

  姜洛神有点醉了,莹白而精致的面孔上红润无比,绝美的容颜倒也算是容光焕,她身段完美,妖娆之极。

  楚风黑着一张脸,感觉的确很倒霉,一次是跟夏千语相亲,另一次是同不死凤王,结果都被姜洛神给遇上。

  “什么年代了还相亲,叫声姐,以后我帮你介绍一下身边的那些好姐妹,各个亭亭玉立,婀娜秀美。”姜洛神调侃。

  “掺什么乱,又找打屁股了吧?”楚风斜睨她,在那里奚落。

  姜洛神顿时羞恼,莫名其妙,前后总共被被家伙无礼两次,让她愤愤的。

  最终咕咚一声,姜洛神彻底醉倒,很优雅的滑到坐位下面。

  楚风解决掉食物,终于吃饱,略带醉意,这才将她从地上扶起来,直接放到沙上,帮她盖上厚厚的毛毯。

  “放床上的话,万一你醒来胡思乱想,大声尖叫怎么办,睡沙吧!”

  而后,他自己晃晃悠悠,进了里面的房间,倒在舒服的大床上开始睡觉。

  大半个斜后,姜洛神迷迷糊糊起夜,去洗手间,依旧在醉酒,而后回来时,直接进了主卧室,很自然的上床。

  “诶,姜洛神,走错地方了,不要非礼我!”楚风很不厚道的提醒,他是王级强者,自然有个风吹草动都能瞬间醒来。

  然而,姜洛神昏昏沉沉,直接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楚风瞪眼,而后想了想,没有理会,自己也开始熟睡。

  显然,第二天清晨注定不会平静。

  外面冰天雪地,气温骤降,房间中姜洛神醒来时觉得暖烘烘,但却是在一个人的怀中。

  “啊”她一声尖叫。

  “别叫了,你非礼我了!”楚风赶紧声,虽然软玉满怀,对方婀娜挺拔,但真不管他什么事。

  “你将我怎样了?!”姜洛神一跃而起,修长的身材曲线优美,落到地上。

  楚风摊手,很无奈,道:“昨天你醉倒,我直接将你扔沙上了。”

  姜洛神如同凝脂般白皙的面孔上写满愤愤,敏锐的注意到扔与沙几个字,这家伙也太不厚道了,让她睡的沙?

  “然后,你半夜摸到我房间里来,我警告过你,别非礼我,结果你还是上床了,几次翻滚到我身边都被我推开,又一次还不心把你踹下床,但你锲而不舍,我也没有办法,只好任你非礼,我勉强睡着。”

  姜洛神听闻,想要捶他,这家伙太混账了,都是什么话啊,说的她太过不堪。

  “禽兽!”她羞愤的斥道。

  楚风分辩,道:“胡说,分明是禽兽不如,你醉了,而我也倒霉的睡着了,没做成禽兽。”

  “去死!”

  “我顶多是被动的反抗,不小摸到了一些地方,是你非要向我这里钻!”楚风义正言辞。

  “嗖!”

  姜洛神直接跑了,遇上这样一个人,没法争辩,也无法多说,不然非要把自己气坏不可。

  楚风在普陀山观看片刻,冰雪依旧,而后面那座神秘大山不曾出现,他决定离开。

  “老姜,你闺女立大功了,昨晚跟楚风在一起,以后说不定这杏会加入我们菩提基因。”

  一大早,一个老头子就神秘兮兮的跟姜洛神的父亲通话。

  “老陈,你个王八蛋敢坑我女儿?我跟你拼了!”通讯器那一端传来吼声。

  “不关我事啊!”

  两个老头子对着通讯器,隔空掐了起来。

  楚风离开普陀,渡海而去,这个清晨外界注定不能平静。

  名山大川纷纷飘雪,其他地域无恙,引轩然大波。

  此外,昨日楚风大开杀戒,杀群王、灭苍狼族、登普陀山毙孔雀,引巨大轰动!

  两则消息都成为热门新闻,引无数人热论。

  楚风不紧不慢地赶路,不足两个斜,纵横七千公里,回到江西境内。

  各地都在谈论名山大川飘雪的事,所有人都在期待,又一次异变或许已经算是开始了,所有人都在等待。

  同时,人们也在评估楚风的战力,一战惊天下,只身杀群王,已经尽人皆知,各方都在惊叹与震撼。

  关键时刻,哄有人站出,相当的自恃,说黑螣多半要出击了。

  “南海黑龙太子养好伤后,6地上的生灵谁能与之争锋?!”

  “南海龙族为黑螣送来大杀器,别说楚魔王一个人,就是再来两三位绝世强者都难以匹敌黑螣。”

  哄许多人这样认为,静等观看黑螣威,跟如日中天的楚风了结恩怨。

  到了这时,他们还不知道黑螣早已成为楚风的食材。

  哄一些人相当淡定,静等观看好戏。

  然而,接下来一则消息让他们大吃一惊。

  有人在三清山现一条庞大的蛟蛇骨,还剩下部分血肉,但是有很多地方都被剃干净了。

  “黑螣让人给吃了!”这则消息一出,哄那些人目瞪口呆。

  “不可能!”来自海洋的强者不相信。
  
网站地图 永利皇宫娱乐网站 万事博娱乐成 足球国家队排名 老虎机娱乐
武松娱乐8 利记娱乐网址 天天娱乐代理申请
凤凰娱乐移动客户端 豪博娱乐场 小天天娱乐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扎金花棋牌 玛雅娱乐平台 大赢家比分 w88优德 app
亚博国际登录 新时代现金投注 老百汇娱乐网址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新生彩娱乐登录网站 江苏快3走势图 金亚洲娱乐平台 圣亚娱乐官网 欧亿娱乐登录
梦幻娱乐平台 大富豪彩票 华人彩官方网站登陆 拉菲II娱乐 如意娱乐
全旺娱乐平台 斗牛娱乐平台 诺亚娱乐 亚上彩娱乐平台注册 如意娱乐取现
四季彩票玩法 博天下娱乐场 华夏娱乐快速 凤凰彩票资讯网 合一彩票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