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螣让人给吃了!

  这则消息传出,人们目瞪口呆,实在太邪门,也太过惊世骇俗。网

  当冷静下来后,不仅哄人不相信,就是其他人也觉得离谱,认为不真实,用是人杜撰的,谁有那么大胃口?

  “一派胡言,胡说八道!”哄一些人先后驳斥,严厉警告,休得败坏哄强者的名声。

  尤其是一些从南海登岸的强者,更是生气,深感这种谣言太可恨,有人敢将他们当成食物?疯了吗?

  哄大部分人都不信,黑螣可不是一般的人,身为龙族,再加上传传闻中的大杀器,想要杀他难度太大!

  此外真要生那样的大战早就传出来了,哪还能等到被人吃掉后才泄露,出手的人未免也太沉得坐。

  “真是可笑,想败坏我南海一脉的名声也用换种手段,这种无稽之谈太低级。”

  一位来自南海的蚌女嗤笑,言语间厩不屑,很不在意,根本就不相信。

  自从她登岸后,行走于世间,获得不小的名声,因为一身实力非常可怕,再加之化形后的她身段窈窕,明眸皓齿,青丝飞舞,十分美丽,获得蚌仙子的美名。

  接着,哄中又一位强者开口,道:“嘿,人类中某些人真是敢说话,不怕大祸临头吗?就凭你们也敢羞辱我黑螣兄弟,妄谈他被人吃掉,这样损人名声未免过于下作。哪个不服气等着黑龙族上门横扫吧,凭人类目前的所谓高手还不够看!”

  这是一头虎鲸,称得上凶猛,这个种族在天地没有异变前就是海中霸主,现在就更不用说了。

  他早已撕裂第六道枷锁,如今南汉争太激烈,他远离血腥漩涡,登上6地想要在名山大川间获鳃缘,再次进化。

  哄不相信黑螣死了,言语间夹枪带棒,一副蔑视地姿态,虽然主要针对的是“散播谣言者”,但却对6上的人类也相当傲慢与不屑。

  “唉,真希望黑螣真被人给吃了,而不是谣传,他妈的,哄这些人说话也忒不客气。”

  一些人议论,感觉有些不忿,总觉得哄言语太霸道,一副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的姿态。

  说的6地上的人好像多么不堪似的,哄觉得黑螣被吃掉天方夜谭,感觉非常可笑。

  “抱歉,我才完黑螣被人吃掉的消息,通讯器就坏了,还没有来得及出照片,为此我特意又跑了一趟,现在上证据!”

  就在人们不忿,暗感哄太自负与霸道时,早先爆料的人再次露头。

  依照他所说,三清山如今冰天雪地,他那通讯器摔进冰窟窿里,彻底损毁,他又专门跑了一趟,带来更先进的拍摄工具。

  当黑螣的照片被出来后,人们哗然。

  虽然被冰雪覆盖大部分躯体,但还是可以清晰可见它的轮廓,这是多么大的一条蛟蛇啊,比火车还要长。

  当时,人们就眼晕了,黑螣的本体果然吓人。

  不过它如今很惨,雪白的骸骨横陈山岭中,震慑飞禽走兽,那片地带普通的生灵不敢接近,透着威压。

  “啊,谁,这是谁杀的,谋害南海黑龙一脉的年轻强者?!”

  哄彻底被惊呆,消息是真的,并非谣言?这可是大事件,南合龙王一共就三个子嗣,一下子就被人吃掉一个,这必然要引他惊天的怒火。

  这头老龙可是相当的护犊子,绝不会善罢甘休,它若是狂的话,整片南海都要大浪滔天,诸岛沉陷。

  确切的说,这是一条老蛟蛇,最起码有一千五百年的道行,盘踞南海,无人能撼动他的霸主地位。

  他是南海真正的王,号称至强者!

  “真是胆大包天,敢杀黑螣,这个人无论是谁都死定了,没有任何悬念,注定要被南海龙王击杀!”

  一些哄人愤懑,同来自大海,他们中的一位强者被杀,而且被吃掉,让他们也颜面无光,同仇敌忾。

  也有人说照片不见得为真,要去求证。

  蚌仙子第一个动身,而后就是虎鲸王,他们都跟黑螣关系莫逆,第一时间向着三清山杀去!

  事实上,哄人到现在也不太相信呢,消息太突然,一直以来他们都在看戏,觉得黑螣会虐杀楚风,持掌大杀器横扫人族诸雄。

  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在谈论,静等黑螣大神威,哪里料到半日间而已,一切都变了,简直是天塌地陷!

  “蛟蛇肉真好吃啊,下雪后,冰封三清山,黑螣的肉质没有腐坏,还很新鲜,这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美味的食物,绝世珍肴。唔,天啊,蕴含着海量的血气精华,我感觉要突破了,有奇效,这么多我吃不完,胆大的快来吧。火车那么粗长的蛟蛇,挣断六道枷锁的凶猛生灵,或许这辈子也只能吃到这一次。”

  三清山那位相当的大胆,居然在那里吃了一顿蛟蛇肉,还号召其他人可以赶去。

  这引轰动,人们目瞪口呆后的确心动,附近不少异人与异类最终直接动身,杀过去了。

  所谓的珍肴自然吸引不了他们,但是挣断六道枷锁的恐怖生灵的血肉或许真的算是“侠大药”,能让他们进化!

  在这个世间,谁吃过绝世高手?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同时,人们也意识倒,三清山那位故意的吧?跟哄作对。

  甚至,人们想到他的话,说早先通讯器坏掉了,没有来得及照片,这个说法显然不靠谱。

  许多人猜测,他故意等哄人跳脚驳斥呢,然后再照片奚落。

  事实上,人们猜对了,做下这些的家伙,早已吃饱喝足开溜了。

  他们是大黑牛、黄牛、西伯利亚虎!

  楚风跟两头牛时刻保持联系,他的一举一动大黑牛与黄牛都知道,在楚风离开三清山时,两头磐去接替他了。

  最后,他们又把东北虎给喊去了,大快朵颐,直到风雪漫天,那地方冷的实在让人受不了,他们才决定退走。

  哄中的蚌仙子第一个赶到,看到三清山那条雪白的蛟蛇骨,她当即身体爷,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

  “黑螣!”蚌仙子大叫。

  同为南海强者中的一员,她对黑螣一向有好感,怎能料到,最终竟看到这样一个结果。

  在她看来,黑螣所向无敌,注定要在6地上崛起,成为6上龙王,可是现在出师未捷身先死,一腔抱负尽付东流水。

  虎鲸王也赶来,目瞪口呆,盯着黑螣的本体骸骨,彻底傻眼,真被人吃掉了?而且被吃光!

  事实上,他们道路遥远,赶来之前一批又一批异人还有异类出现,全都割走大块的血肉,满载而去。

  黑螣的确被人吃了,哄人已经证实,这引轩然大波!

  这是谁干的,是楚魔王做的吗?很多人第一时间就想到楚风,现在没人敢低估他,他已经算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绝世高手!

  哄震怒,尤其是来自南海的几人,扬言要联手,确定凶手是谁后,必然要击杀,不会给他活路。

  “欺南海者,杀无赦!”这是他们强势的宣言。

  这样的话语一出,群情激愤,6地上不管是人类还是异类都不满,你哄人就不可杀吗?霸道的过分,难道只允许6地的生灵被杀?

  都不用谁号召,6地上的人类与异类便几乎一致要抵制南海龙族,觉得他们飞扬跋扈的过分。

  此时,击杀黑螣的正主已经跟大黑牛、黄牛、东北虎汇合,正在把酒言欢。

  此时,他们距离庐山不远,远处大雪纷飞,白茫一片,整片庐山都被冰雪覆盖,而他们居住的地方却绿意葱茏,生机勃勃,温暖如春夏,这两个地方相距不远,这样的奇景也只有在这天地异变时才能欣赏到。

  “兄弟,老哥对你真是佩服啊,斩黑螣,只身杀群王,还敢叫板孔雀王,本王服气。”东北虎大口喝酒,大碗吃肉,兴致很高,不过它的确很吃惊,上一次在龙虎山时楚风时还不及他呢。

  怎能料到,这才过去多少天,楚风就可以杀挣断六道枷锁的顶级王者。

  “兄弟,老哥为你准备了一桩礼物。”最后,东北虎神秘兮兮地说道。

  “什么礼物?”楚风诧异。

  “坐骑。”黄牛告诉他。

  事实上,这两日他们三个一起行动,帮楚风解决掉几头兽王,也算是帮他报仇了,现在居然还为他弄来一头坐骑。

  “你不是一只想找头王级坐骑吗?”大黑牛大咧咧地说道。

  “走,去看一看。”楚风来了兴致。

  “儿剥傍啊”

  当看到这头坐骑,听到它的叫声时,楚风目瞪口呆,半天没回过神来。

  这是一头驴子!

  好长时间后,楚风才回头,想捶他们三个。

  “你们三个大爷的,给我找一头驴子当坐骑,怎么骑出去?”楚风不忿。

  “这头驴跑的贼快,费了我们很长时间才抓到,挣断四道枷锁,便接近四倍音,据它说吃到过一种轻身果,导致它拥有这种神。”大黑牛说道,凭他都追不上,最后还是靠东北虎抓到的。

  因为,目前正常情况下来说,只有挣断六道枷锁的王级强者才能达到四倍音。

  “这么快?不过还是不如我自己快。嗯,这头驴子看着眼熟,妈的,那天夜里围攻我的人就有它一个,不过这头驴子蔫不出溜,一直躲在远处,只是关键时刻给了我一蹄子!”

  楚风想到曾挨了一记驴蹄子,顿时大怒,盯着它,道:“天上龙肉,地上驴肉。正好,吃掉算了。”

  “儿剥傍啊,别吃我。”这头灰毛驴吓坏了,又喊又叫。

  “你大爷,死到临头,还敢占我便宜,管谁叫儿呢?我抽不死你!”楚风想将对它动刀。

  “哞,哞,哞,饶命啊,刚才那是我天生的语言,一时习惯了。”毛驴求饶。

  “你大爷,还是欠抽!”大黑牛恼了,这头驴子居然哞哞学牛叫来求饶,真是找打。

  “汪,汪,汪,误会了,牛大哥咱们是本家啊,快帮我求情吧!”毛驴凄凄惨惨。

  “谁跟你是本家?!”大黑牛瞪眼。

  黄牛手抚额头,一副被打败的样子。

  楚风则看的直愣神,哪找来的驴子,也太软骨头了。

  东北虎干咳,一番解释,楚风也是服了。

  据闻,大黑牛他们几个追上它时,这头驴子贪生怕死,都没有抵抗一下,直接就跪了,求他们不杀,自己主动说要为他们当坐骑,心甘情愿。

  按照几人的说法,这头驴子胆小如鼠,虽是挣断四道枷锁的王者,但是一点气魄都没有,求饶时声泪俱下。

  楚风故意吓它,道:“让我骑着一头驴子闯天下,这还是算了吧,不如吃掉,焖黑驴肉,香喷喷!”

  “哞,汪,汪,我是灰驴,不是黑驴,肉不好吃啊。求饶命,啊,我想起来了,无上而又伟大的楚魔王,我知道有一位王者非常适合给您当坐骑。”

  楚风真没看出,这头驴子还是个马屁精,这么一会儿工夫连伟大与无上都出来了,有点极品。

  “哪位王者适合?”楚风问它。

  “金雕王啊,那一晚是围攻你的主廉一,它撕裂第五道枷锁,号称极金雕王,拥有四倍音,比我只快不慢。”驴王出卖队友,相当的软骨头,并且直接告诉楚风,金雕王就藏在庐山。

  事实上,两头牛与东北虎之所以在这里跟楚风碰头,也正是因为听到驴王泄露这个消息才来的,准备拿下金雕王。

  楚风顿时想起那个金男子,手持一柄长刀,当夜曾对他猛攻,刀锋还曾划破他的身体,重创了他。

  “嗯,就是他了!”楚风点头。

  而后,他一挥手,道:“走,我们去庐山,抓那头金雕。”

  金雕王虽然度没有他快,但是能飞天,太方便了,地面上有山川河流阻挡,有时需要绕路等,算下来,他还真不见得有金雕王快。

  “好,去收拾他!”东黑悔牙。

  “四倍音,可比飞机快大多了,捉到后在它背上安置一座宫殿,会非常舒服,边赶路边饮酒享用珍肴,想一想就美妙,这简直是私人豪华专机啊!”大黑啪道。

  楚风点头,哈哈大笑,他正要去各大财阀讨债呢,有了这头金雕王再好不过,以后不用总是麻烦6通老头子给他安排航班了。

  关于这头驴王,最后大黑牛收下了,留着当坐骑,用他的话说,骑驴不俗,有仙气。

  当听到这话时,黄牛直接鄙视。

  “没听说过张果老倒骑驴吗?驴子,走!”大黑牛直接坐了上去。

  砰!

  但紧接着他被黄牛给踹下去了,被抢走坐骑。

  “目标,庐山,抓坐骑,然后讨伐各大财阀!”楚风说道。
  
网站地图 天时娱乐平台APP 大奖娱乐城网址 真人视频斗地主 乐虎游戏中心下载
兴发博彩 云顶娱乐app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网
博狗备用 天天娱乐大全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顶级娱乐注册就送39元
优乐国际网页版 斗地主真钱平台 百家乐app 手机百家乐app下载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诚博国际app 齐发娱乐首页 英雄联盟娱乐城网址
快彩代理平台 天游娱乐平台 麒麟网 135彩票平台注册 博悦彩票
九号彩票官网 VO娱乐 诺亚娱乐 大众彩票平台 万博娱乐网址
伯爵II 9号彩票平台登录 速8娱乐 新宝彩票平台 如意娱乐如何
如意娱乐网址 彩票678 汇丰在线 凤凰彩票网站 登陆亚彩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