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不惊?哪个不颤栗!

  楚风屹立在承,从毛孔中向外溢出刺目的银光,连满头丝都是如此,像是炽盛的白银铸成,整个人银色能量蓬勃。  网

  空中,染着血的金色羽毛凋零而下,这些黄金神羽很锋锐,落地时插入土石中,如一柄又一柄利剑铮秣响。

  楚风将手中的两片身体扔在地上,一位撕裂六道枷锁的顶级禽王毙命,伏尸在他的脚下,鲜血染红玉虚宫。

  开战没多长时间,他便徒手击毙三足金乌王!

  现郴雀无声,所有人都被镇住,这还是一个身体出现问题的人吗?这个结局简直要吓死人。

  这个世间有几人能独自击杀一头绝顶禽王?骇人听闻,就是玉虚宫之主刚才交战多时都无法得手。

  现在所有人都懵了,楚风的身体究竟是否出现状况?只身镇杀顶级王者,这根本与传闻不相符!

  在楚风不远处,几名少年男女都闭上嘴巴,有些不知所措,十分紧张。

  刚才他们还在有意无意的提及,请楚风传给玉虚宫之主呼吸法,压制异类王级强者,不然危矣。

  可现在一切都被逆转,楚风没有用人保护,只身就斩杀来犯的强敌。

  玉虚宫内,早先有其他念头,想要让楚风传法,或者让他赠送兵器的异人,也一阵不安,甚至恐惧。

  这里不仅有玉虚宫的异人,还有闻到动静后赶来的外界人,此时无不心惊肉跳。

  楚风的表现太惊人,即便不依靠玉虚宫,他也可以活着,拖着有问题的身体,独自杀敌,看不出虚弱的迹象。

  显然,这个结果让不少异人都受到冲击,一些人看向远处的玉虚宫之主,又看向楚风。

  这个对比有点明显,全盛的玉虚宫之主说要薄楚风,可却拿不下金乌王,交战多时都无果。

  而当楚风生命受到威胁时,他自己出手,却迅猛的毙掉两大强者,非常震撼人心。

  这不得不让一些异人暗自琢磨,是楚风太强大还是玉虚宫之主还没有尽力?细思起来有些复杂。

  从头到脚都是璀璨银辉的楚风,犹若一尊战神,踏着金色羽毛,越过庞大的禽王尸身,面向半空中的孔雀王。

  空气爆炸,一头紫色长披散、面孔俊美而妖异的孔雀王十分果断,展翅而去,突破音障,第一时间遁走,离开顺天。

  接着,另一位阻挡碧游宫之主的王者,也化出本体,那是一头金丝雀,仓皇而逃,从顺天城消失。

  两大王者,不战而遁。

  这一结局,惊的四方无人声,好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但凡见到这一幕的进化者都十分震撼。

  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许多外人赶到玉虚宫,亲眼目睹这一切,将消息传出,顿时引大波澜。

  “神了,这是要逆天吗?!”

  这个清晨哪怕冰雪纷飞,外界也一片火热,各方人马都在热议,一代金乌王的实力究竟如何,很多人心中有数,号称绝世高手,可却这样被楚风用双手撕裂,惊慑天下!

  一些人在猜测,楚风的身体或许根本没有问题,一切都是佯装,故意引敌人来犯,最后击杀。

  但是,很快有人驳斥,确信楚风身体出了大问题,因为他们曾赴宴玉虚宫,了解过真相,这不会有假。

  “楚风说,这是他最后一战,将挥霍绢后的力量,或许这就是真相!”

  许多人认可这个说法,这用就是真相,他的确出了问题,但拼命后,能进行最后一战,结果惊世骇俗。

  外界很多人都在谈论一个问题,他到底有多强?竟然那么迅猛的镇杀金乌王,实在有些恐怖。

  同时也有小部分人质疑,玉虚宫之主说要保护楚风,真的尽力了吗?最后关头却是靠他自己去杀敌。

  这个说法一出,让玉虚宫很被动。

  此时,玉虚宫内,那几个少年男女内心最忐忑,也最为不安,不过楚风没有多说少什么,像是什么也没有生一般。

  砰!

  楚风迈步时身体不受控制了,脚下的地面四裂,他身上的银辉消失,乌光从毛孔中冲出,能量失控,他在迅衰弱。

  这是大战过去一段时间后生的事,玉虚宫内许多人惊疑。

  “你怎么样?”碧游宫之主走来,他身材很高,黑浓密,眼睛炯炯有神。

  “刚才用是我最后一战了。”楚风说道。

  独臂的八景宫之主还有面色平淡的玉虚宫之主也走来,都将手搭在楚风的身上,仔细检查。

  最后,他们确信,楚风现在的状态糟糕之极,因为黑色物质混合着能量,让他实力锐减,境界随之跌落。

  “以能量层次来划分的话,直接坠落到王级以下了。”这是他们做出的诊断,确信不会有误。

  实力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只要触摸对方的身体,瞬间就可以洞悉虚实,掩藏不住。

  “楚大哥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看来刚才只能算是回光返照,他以后再也施展不出那样的力量了。”

  “我想他会留下自己的传承,让人接替他。”

  几名少年男女在议论,不时向这边看上一眼。

  “现在怎样了?”

  玉虚宫之主等人离去,这里安静下来,6通出现,带着忧色,随后他请来实验室的人帮楚风检查身体状况。

  这次没有抽血,那些人不敢了,只是用一些仪器测量,现楚风的各种生命数值指标锐减,大不如从前。

  “真的跌落下王者境界了,这唉!”6通轻叹,他现在没有一点办法。

  “都说了,我要归隐,已经厌倦这种生活,换上几种多姿多彩的活法,你也不用太担心。”楚风说道。

  他自然要离开了,跟6通说的明白,从现在开始就退出玉虚宫,不管以后能不能恢复。

  6通闻言,张了张嘴,却也不知道如何挽留,因为他也觉得宫内有些人过分,现在拿什么来劝楚风留下?

  他转身离去,有些萧索,背影略显佝偻与苍老之态,他觉得心累,十分齐。

  消息自然瞒不住,楚风要离去了,在玉虚宫内引一片波澜,几名少年男女都在第一时间赶到。

  他们有些忐忑,也有些急切,纷纷开口挽留,不希望他远行。

  “楚大哥,外面冰天雪地,异类横行,你现在身体出了问题,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还是留下吧。”

  楚风神色平和,道:“我在外面也有不少朋友,四处走一走转一转,用没什么问题。”

  一个漂亮的少女略显紧张,道:“楚大哥,你能教我们呼吸法吗,我们想拜你为师,如果我们成为强者,就可以震慑那些异类,追随与保护你。”

  “是的,楚大哥我们跟你练拳,学你的呼吸法,以后如果哄登岸,我们要替你跟他们战斗!”

  几个少年男女都开口。

  楚风哑然,心情有些复杂,最终只是摸了摸一个少年的头,什么都没有说,走到窗边看着风雪,算一算时间大黑牛他们也快要到了吧。

  随后,又一批人出现,来到楚风的居所,都是玉虚宫与八景宫的异人,竟想跟他学御剑术。

  “楚兄,我们知道很冒昧,脸皮烧,但是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来,你毕竟也是玉虚宫的人,总不能看着异类崛起,我们这边积弱吧。”

  此时,他们已经得到确切消息,楚风最后一战过后,实力跌落下王级领域,被证实要退出强者之林。

  这让一些人心情复杂,毕竟楚风曾经那么强大,让他们外出时都倍受各方重视,不敢轻易得罪。

  同时也有一些人心头波澜起伏,觉得楚风衰弱,或许就是他们的机会,如果能从他这里得到呼吸法,学到御剑术等,未必不能成为楚风第二。

  楚风看着这些人,也很有感触,原本的确想传下一些东西,但是后来有些人太过分了,让他改变念头。

  玉虚宫之主的那个远方侄儿元洪再次来了,这一次不是索要紫金雷电锤,而是直接要借他手腕上的金刚琢!

  谁都知道这是楚风最重要的兵器,对他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楚兄,你安心休养吧,反正你以后也用不到金刚琢,不如借给我们,放在玉虚宫,震慑异类。毕竟你也算是玉虚宫中的一员,这里培养了你,到头来你也用回报一下玉虚宫,我们会非常感谢。”

  在元洪的身边还有一些人,都是追随他过来的,那些人的口气倒是很温和,也很客气,但意思一样,想让楚风留下金刚琢。

  “你们的胃口太大了,越过紫金雷电锤,直接想要我最重要的兵器?”楚风沉下脸。

  别说他状态不明,体内的物质在黑色与银色之间转换,有危险,但也有机遇,即便他真的前路灰暗,这些东西也并非一定要留在这里,他要送给黄牛、大黑牛他们。

  “楚兄,你加入玉虚宫时才多大的成就?得玉虚宫相助,庇护,你才能迅成长,要懂得感恩啊。”

  玉虚宫之主的远方侄儿元洪很严肃,略带责备之意,在那里劝告。

  “索要金刚琢后,你们是不是也想让我交出拳法、呼吸法?”楚风冷淡地问道。

  “楚兄,玉虚宫是你的家,也是你的大后院,留下一些法又何妨?又不是落在外人手里,你跟这里分什么彼此,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玉虚宫强大起来后,你哪怕不再是异人,实力大降,这里也可以护你周全。”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玉虚宫决策者的意思?”楚风问道。

  “跟宫中其他人无关,只是我们一些热血年轻人的建议。楚风兄弟,这里是你的根基所在,我们这边如果强大起来,你以后就是衰退为普通人,也会有保障啊。”元洪言辞锵锵有声的说道。

  “你给我滚!”

  就在这时,窗外探进一个大脑袋,顶着黑色的犄角,突兀的出现,探出一只大手,一把将元洪给拎出窗外。

  砰砰砰

  就这么一瞬间,元洪挨了一顿暴揍。

  大黑牛、东北虎、老驴、金雕王他们到了,满身都是雪沫子,冒着冰雪,连夜赶路,在这个上午赶到玉虚宫,直接闯了进来。

  “你个王八蛋,也敢对我兄弟不敬,你算你什么东西,我兄弟的崛起跟玉虚宫有个毛的关系?他踏出的哪一步不是靠自己,相反给了你们玉虚宫多少好处,帮你们平山灭寨,送上大量王级生物的血肉供你们研究,淬炼王级血药。你这一身修为是怎么来的,肯定吃过王级血药吧?”

  大黑牛越说越气,猛踹地上的元洪,让他惨叫,浑身皮开肉绽,有些骨头都断了。

  当然,大黑牛很好的控制着力道,没有闹出人命。

  东北虎也逼了过去,一声咆哮,差点将元洪的精神能量震散,道:“我兄弟即便归隐,也用不到你们玉虚宫假仁假义,有我们照顾就足够了,用的着你们?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其实狗屁不是!”

  驴王也上前,直接给了元洪一蹄子,道:“要说恩情,不久前楚风救下玉虚宫之主,这不是大恩情吗,可他向玉虚宫索恩了吗?你们拿一点皮毛般的旧事当大恩,也有脸提?挟绪惠图大报答,还要脸吗?!”

  大黑牛、东北虎、老驴上去一顿胖揍,打的元洪惨嚎,骨断筋折,吓得跟着他一起来的那些人面无血色,胆战心惊。

  “走,兄弟,我们离开这里去昆仑,去逍以在,什么狗屁玉虚宫,见鬼去吧!”

  几人说着,要带走楚风,离开顺天。

  这么大的动静,怎么会惊动不了其他人,片刻间不少人出现,都跑来观看。

  6通也来了,老头子急的直搓手,了解情况后,对元洪不满到极致。

  玉虚宫之主也到了,看了一眼元洪,对东北虎等人拱了拱手,道:“打的好,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只想着走捷径,这辈子都成不了气候!”

  对于玉虚宫之主这种绝顶王者,东北虎他们并不想翻脸,好聚好散,因此倒也客气,也对他拱了拱手,表示刚才很生气,见不得他们的兄弟受委屈,所以才一时愤怒出手。

  大黑牛很直接,道:“我们要带走楚风,让他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静养。”

  玉虚宫之主轻叹,摇了曳,并不放行,道:“楚风立下那么多大功,关键时刻,我们怎能放弃他,一定要灸尽力帮他恢复过来,我们正在从道藏以及各种古代孤本文献中寻找办法,现在有些眉目了,必然要治疗好他。”

  “好意心领了,用不到,我们自然会照顾好他,想办法帮他恢复!”大黑跑绝。
  
网站地图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皇浦国际 扑克王官网app 百家乐在线app
世界杯足球排名 美高梅网上娱乐 明尼苏达足球世界排名 现金游戏大厅下载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新天棋牌官网 乐虎游戏中心
天天娱乐大厅 新濠国际APP 百家乐APP下载 新澳门万彩票
扑克王官网app 亚博体育客服 bodog备用网址 大发国际娱乐下载
彩票网注册 腾讯分分彩登录 BA娱乐 丰尚娱乐登陆 拉菲平台
银丰娱乐 全天重庆彩计划数据 丰尚娱乐注册 丰尚娱乐官方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必发彩票 查天游娱乐 凤凰彩票手机客户端 聚富彩票网平台 兆彩票注册
天游娱乐直属 在线彩票娱 万博娱乐代理 银豹娱乐 满堂彩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