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尊菩萨盘坐菩提树下,肉身带着清香,那里有妖圣降临,这实在诡异了!

  楚风心神皆震,他能感觉到一股惊人的气息从对面铺天盖地而来,让他都承受不住,若非关键时刻,他在地上刻下一个符号,估计都立身不住。  网

  这是瞅的手段,他所承受的莫名气机沿着他的双足导入倒下,此时他与这片佛门净土仿佛凝结在一起,抗住了压力。

  对面,那株粗大的菩提树六七个人都合抱不过来,但很可惜,早已枯死,没有一片叶子,就是枝杈都要腐朽了。

  在过去这多半是一株神树,但一直以来它承受着莫名的力量,变得脆弱不堪,可以看到,有些枝条都烂掉,折断下来。

  怎么会如此?

  楚风观察着,那里的金身菩萨与妖圣一动不动,像是一幅画面,定格在那里。

  恐怖的气机,铺天盖地,若非他脚下有一枚符号,他多半要承受不住,要被压制的倒在地上。

  “嗯?!”

  当想到这里,他看向附近,昆仑山的大妖倒了一地,该不会都是这样被压制的吧?是否出现生命危险?!

  楚风有些焦急,但却强迫自己冷静,因为他知道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如果有危险的话,一切都用已经生了。

  楚风迈步,每前进一步都会在地上刻写符号,不然的话,他怕承受不住,被一股莫名的气息压制。

  源头自然是菩萨与妖圣那里!

  沿途,一簇又一簇光明火焰跳动,那是佛光,但却像是篝火在焚烧。

  很快,楚风大吃一惊,当来到近前后,他看到一簇又一簇佛光究竟是什么,那是晶莹的信粒,微不可见,在燃烧,历经数千年不灭。

  这不会是舍利子吧?

  曾有舍利子炸开,散落的到处都是,化成佛光,形成光焰,漫长时光过去后,这颗舍利子还有少许残渣,没有熄灭。

  这简直有些恐怖,当年完整的舍利子都有多强,残余的一丝丝都能形成惊人的能量,这实在骇人听闻。

  楚风仔细感知,已经觉察到,这片佛门废墟大半的能量都是这残留的舍利子提供的,弥漫而出。

  还好它的能量很祥和,没有伴着杀气,不然的话,这里可能会化成一处绝地。

  楚风倒吸冷气,他真正体会到古代进化者中的大能有多么的恐怖,与他们相比,实力差距太大了。

  他盯着那一簇又一簇佛光,火焰中像是有一个金身老僧在盘坐,很模糊。

  “金身罗汉!”

  楚风猜测,这颗舍利子属于一尊金身罗汉,并非菩萨的,罗汉舍利就能如此,这还真是让他生出一股无列。

  他想到黄牛的话,所谓逍页的修士,到了能量强度较高的星辰世界也只能算是一个旋。

  昔年此地一定生过大战!

  终于临近,楚风看到马王,如今它化成一头汗血宝马,通体赤红,没有一根杂毛,不过体形不是很夸张,只比普通马高上两头而已。

  同时,他看到一头晶莹剔透的蜘蛛,像是玉石般,他知道这是盘王,能有人头那么大,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接着,他看到一头黑熊,能有三米高,这用是熊坤的爷爷,老黑熊王。

  “都化出本体?!”

  楚风皱眉,他到了近前后,蹲下身来,现他们还有呼吸,并没有死亡,只是都昏厥过去,陷入沉眠中。

  同时,它们体内空空如也,失去所有能量。

  楚风心中出现一股不好的预感,这些妖王难道被打出原形,削落境界,彻底成为普通的飞禽走兽?

  这让他心头一沉,一阵头大。

  因为,仔细检查后,他现诸王体内真的缺少能量,彻底干涸,跟普通的兽类没什么区别。

  “黄牛!”

  楚风终于看到黄牛,幸伙也如此,不再是人身,一米多长,通体金黄,毛光滑柔顺,像是黄金铸成。

  黄牛呼吸平稳,怎么椅都不醒,而且身体中没有一丝的能量,精神也很虚弱,跟普通的走兽没什么区别。

  楚风心都凉了,看着满地的妖王本体,又看向远处那株干枯菩提树下的菩萨与妖圣,他们一动不动。

  随后,他看到獒王,这是一头体形蕉的藏獒,皮毛光亮,它的症状跟其他人一样,被打落到普通野兽状态。

  满地都是飞禽走兽,横陈在瓦砾间,躺在废墟上,全都显化原形,不能保持住人身状态。

  只有一个例外,那是老喇嘛,因为他的本体就是人,盘坐在那里,披着袈裟,身体干枯,剪松弛,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老喇嘛身为佛门高僧,在这里也中招了,虽然还有呼吸,但是一身号称无敌的能量都消退了个干净。

  他也等于被打回原形,退化了,一身本领消退个彻底!

  在他的旁边,一头狮子很威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楚风心头沉重,生出一股不祥的感觉,难道威名赫赫的昆仑山诸王都废掉了?

  这实在糟糕透顶,没有一人清醒,也无一人还保留着强劲的进化能量。

  “大老黑,虎哥,你们都给我醒一醒!”楚风来到大黑牛近前,爷它的躯体,而后又拍东北虎的头。

  随后,他又踹了驴王几脚,它现在化成本体,就是一个普通的毛驴。

  可惜,他们都一动不动,哪怕提起来,使劲摔打都没用,就是不醒。

  同样,楚风探出精神能量,深入他们的躯体去呼唤,也毫无用处。

  他头大如斗,这么多妖王,这都是怎么了?

  楚风起身,抬头看着最前方的的菩提树下,或许一切都根源都在那里吧,他背着大雷音弓,手持金刚琢,向前迈步。

  轰隆!

  突然,他眼睛睁大,身体僵,感觉难以置信。

  就在那前方,宛若开天辟地般,那里生惊人的变化。

  六七人合抱不过来的菩提古树,原本都腐朽了,枯死了,但现在却在芽,生机勃勃,绿霞滔天。

  并且,那菩提树上,出现佛光,普照十方,青碧叶片间金霞四射。

  怎么回事?!

  楚风心神波动剧烈,他的双目无法移开了,在那枝叶间,出现一部又一部古书,哗啦啦的自动翻页。

  接着,经文声震耳,让他精神澎湃,要跟那古树连接在一起。

  “神秘呼吸法吗?”他双目略微是神,盯着那株古树。

  随后,他迷惘了,全部的精神要陷入进去,要跟那古树融合在一起。

  “不对,我的肉身能量,我的精神能量要被抽干了,要没入那古树中,这是”

  楚风在失神时,想到了黄牛、老喇嘛等人的症状,他赶紧强迫自己,摆脱那种牵引之力,要挣脱出佛光漩涡。

  “不行!”他大喝。

  然而,一个金色佛光漩涡涌来,还是将他吞噬了。

  “戌,醒一醒!”隐约间,他的耳畔传来呼唤声,很焦急,也很伤感。

  也不知道过了多时,楚风睁开眼睛,看到阳光,透过窗照射进来,他正躺在床上,一片洁白,这里像是部。

  楚风坐了起来,很迷惑,怎么到了这里?脑子有些疼,许多记忆都像是模糊了。

  “啊,戌你终于醒了!”他的母亲王静进入部,手中提着的东西坠落在地,快来到近前,脸上带着泪痕,又哭又笑。

  “妈,你怎么了,别哭啊,我没事。”楚风相劝。

  “孩子,你让我们担心死了,一个人跑到藏区去旅游,结果昏迷在沙漠边缘,吓死我们了。”王静哭着,这样说道。

  “啊?!”

  楚风吃惊,去旅游,然后昏厥在藏区?

  “是啊,一位老牧民救了你,然后我们赶到西部区域,将你送进医院,都过去大半年了,你一直在昏睡中度过。”王静情绪波动剧烈,眼泪不断落下。

  楚风懵了,这是怎么了?

  他以前的确去藏地旅游过,一些记忆钢,他最后又去了昆仑山,而后天地异变,生很多事。

  “妈,不对啊,我最后用是昏倒在一座古刹中,那里佛光普照,对了,黄牛呢,大黑牛他们怎样了?”他赶紧询问。

  “你在说什么,昏迷中,你就一直在梦呓,有时会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名字,怎么现在苏醒了还这样,儿子你怎么了,还认得我吗?”王静一脸担忧之色。

  随后,医生来了。

  “病人的头颅被撞伤,由于受到过剧烈刺激,精神方面有些障碍,不要急,会慢慢回复过来的。”

  医生来后,为楚风全面检查,最后悄悄对王静说了这样一番话。

  “我体内的能量呢,我的飞剑,还有困扰我的的黑色物质呢?”楚风万分不解。

  随后,楚致远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楚风彻底懵了,他强烈要求出院,了解到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异变过,变的只是他自己,曾经在藏地受伤,昏倒在那里。

  半个月后,父母跟他谈心。

  “孩子,别多想了,会慢慢恢复的,或许,真有转世轮回,你昏迷时,失魂的那段时间,去经历了一个轮回。”

  接下里的几个月,楚风略有忧郁,无论走到那里都想寻找天地异变过的痕迹,但是最终他失败了。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不是梦境,没有虚假,他就是一个现代人,黄牛、大黑牛一切都不存在。

  有一次,楚风想用割裂手腕之痛,试探自己是不是陷入莫名状态中,结果吓坏王静,将他送进医院。

  “孩子,你怎么这么傻,不要想不开啊,割腕这是懦夫的行为!”

  楚风迷茫,他所梦到的黄牛还有进化之路,以及最后的喜马拉雅山之行,都是假的,现实中根本不存在这些人与事。

  “有平行宇宙,或许,你的精神曾游历进另一片时空中,最终又回来了。”

  到头来,一位专业人士跟他交流时这样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楚风忍不住了,不断大叫。

  可是,他所记着的呼吸法没有用处,他身上并未有所谓的能量,也不能在这个世界进化。

  就这样,他浑浑噩噩了一段时间,最终接受现实,他曾经有过一段莫名的体验,虽然真实,但只是虚幻。

  不久后,楚风去工作了,接下来一切都如普通人一样,他结婚,生子,然后慢慢变老。

  数十年过去后,他白苍苍,但是依旧不能忘记,曾经有那么一段真实的经历,这是他的心结。

  “这就是生活,平淡却真实。”

  当有一天他走不动路时,还是遗憾,还是不能释怀,却也不得不轻叹,这样的经历才是正常的,真实的。

  “不是这样,不用这样!”

  最后的时光,他生命垂危,弥留之际,他还是不甘心,努力大喊着,声音虽然虚弱,但是精神波动却剧烈无比。

  “回去,真实的,我要回到真正的现实中,这该死的梦境!”

  最后的关头,他不管不顾了,哪怕生命痉到来,他也坚信,曾经的那些是真实的。

  砰的一声,楚风身体爷,他睁开眼睛,现自己离菩提树不算很遥远,他的身体还年轻,远处横陈着一些飞禽走兽。

  “菩提树,又称悟道树,可以让人成道。”

  楚风看着那株古树,此时,它的叶片在凋零,在腐朽,重新回归干枯状态。

  “菩提树被人逆转了,悟道树变成了让人怀疑自身道缘的树,我心中始终有疑惑,怀疑自己的进化之路,今天被它无限放大了。”楚风自语。

  因为,他是一个现代人,过去只相信科学。

  那场轮回经历让他心悸,让他庆幸,也让他惊悚,他心情复杂。

  他可以想象,无论是黄牛还是老喇嘛等人也一定在经历着各自的轮回,心中对道的怀疑,定会被无限放大,如今也在挣扎中,迷失了。

  他看向大黑牛、东北虎、老狮子等异类,他们最大的怀疑就是,原本为普通野兽,为何能进化,成为高级生命体。

  所以,他们都现原形了,否定了自己?这让楚风悚然。

  这里看似平和,但是却极其危险!

  菩提树下,那金身菩萨已经可见,很年轻,也很慈悲,身体被战矛刺穿,那妖圣挺拔强大,眉心滴血,被一指擦中,但没有洞穿。

  他们为何凝固在这里?

  此时,楚风体内黑色物质转化成银白色,而后又快逆转回去,频率快的惊人。

  同时,他听到诵经声,那是大雷音呼吸法,这里有完整的传承!?
  
网站地图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大奖娱乐城 澳门百家乐app 未知
世博娱开户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极盗者海报 全讯新2网址
金沙城app 12bet手机版 平台线路检测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尊宝娱乐平台 App 足彩比分直播 必兆娱乐平台
乐虎国际游戏官网 天时娱乐平台 扑克王app怎么样 狗腿导锐霸
159彩票网 丰尚娱乐安全 汇丰在线开户 信彩彩票 正点游戏
久赢在线 大众彩票平台 亿游娱乐咋样 天空彩票 新世纪博彩
快3走势图江苏 东森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 118彩票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丰尚娱乐代理 银豹娱乐地址 九州娱乐网 秒秒彩娱乐彩票 678菜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