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文声触动楚风的灵魂,在当下的进化之路上他最希冀的是什么?毫无疑问,是一门顶级呼吸法!

  这关乎着他未来的路,因为地球衰败,传承太少,与众多能量强度惊人的世界相比,这里只能算是一片废土。猎文网

  想要和域外的生灵竞争,目前地球上的法根本不行!

  前方,近乎腐烂的的菩提树上钢一些经筒,在里面放着一些经卷,轻轻爷,阵阵禅唱传来。

  楚风排出杂念,不去聆听其他经文,只专注一种声音,那可能真的是大雷音呼吸法!

  他心中悸动,身体崩的笔直,捕捉那经文,四肢百杭在跟着共鸣,出雷音。

  那菩提树很神秘,昔年是悟道树,死掉后,被人逆转,能坏人道行,可现在依旧挂着经筒,能传下法门。

  这有点诡异。

  楚风不管不顾,用心去铭记,起初的法跟大雷音弓中获取的相近,用就是那种无上传承!

  现在,楚风身体呼***神亦如此,两者交融。

  他修习过大雷音呼吸法残篇,现在运转起来毫无滞涩,体内血液随经文声而起伏。

  但是,他也注意到一个问题,在枯败的菩提树上,出大雷音呼吸法的经筒是破烂的,露出内景,经卷曾被人撕下一半。

  这让他心头一沉,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先记下眼前这些。

  如今地球上只有一些粗陋的法,而且少的可怜。

  在高层次的世界,每个道统掌握的呼吸法都不止一种,兼并修行,好处巨大,核心弟子都会数种法,可以增强进化效率。

  传说中的大雷音呼吸法响起,怎不让楚风的心中激动,这种法在哪怕在域外都来头大的吓死人。

  他如果掌握这种法,跟黄牛教给他的法配合修行,好处实在太多了!

  不过,在运转呼吸法时,身体中的那种物质也越的疯狂了,黑与白不断闪烁,频率高的吓人。

  楚风自己都心惊,感觉情况不太对劲。

  黑色物质出现时,他的能量被压低到极点,早已跌落下王境,直接冲着进化者最底层而去,让他担忧。

  而当银白物质钢时,他体内的能量达到最强,简直要撕裂第六道枷锁,要再次进化,血液如奔雷,心脏跳动如打鼓,沉闷而惊人。

  黑色物质像是在砸夯他体内的能量,恨不得压制到最低,就此磨灭个干净,白色物质则帮他恢复。

  时间不长,经文声变弱,破烂的经筒中那经卷被翻到最后一页。

  楚风意犹未尽,总觉得欠些火候,恨不得攀登到树上去摘下经筒看个仔细。

  他在原地站了片刻,回头看向黄牛、老喇嘛等人,依旧没有醒,这让他蹙眉,怎么能救醒他们?

  他抬头看向菩提树,一切都用跟它有关,怎么才能破解?

  楚风确信,如果不是因为他来到此地后看到黄牛、老喇嘛等人的状况,心中警醒,或许他也会沉眠,至今都醒不来。

  因为,提前预警,有了戒备之心,他才能快摆脱困局。

  “既然跟菩提树有关,我去撼动它,说不定就能改变眼下的状态!”

  楚风决定冒险,向前走去,每一步迈出身体都剧烈爷,他在地上不断刻蝌蚪符号,都跟瞅有关,用以化解压力。

  因为,在那菩提树下,有两道身影,他们散的气息太恐怖,压的虚空都裂开,无法闭合,那景象很恐怖。

  在此过程中,楚风体内黑白物质的运转更惊人了。

  到了最后,黑白交织,他的身体渐渐化成灰色,像是从未改变,灰蒙蒙,从毛孔中弥漫出古怪的雾霭。

  轰!

  楚风到了近前,但是,他也遭受重创,周身都是裂痕,差点当敞开。

  因为,在那树下,两道身影太强了,溢出的丝丝缕缕气机简直要崩开十里佛门净土,让人窒息。

  楚风在地上划刻密密麻麻的符号,用以化解那种威压,但他还是负伤,大口的喘气,鲜血从体表的裂痕淌出。

  他从来没有遇上过这种事,不是在战斗中负伤,被某些生灵的气机压制到这个程度,骇人听闻。

  “挣断枷锁,看来根本不够看啊。”他叹息。

  很快,他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因为那菩萨与妖圣变化了。

  两大强者原本栩栩如生,可是最后他们融化,瓦解,最后不具人形,彻底消失了。

  就是那锃亮的甲胄,锋锐的战矛也如此,都成为点点碎光,化作虚无。

  在那原地,菩提树下只有两滴血,不是很鲜艳,缺少光泽,呈现在土石间,虽然没有干涸,但缺少生机。

  楚风真的被震撼了,一切都是两滴血造成的?

  他抬头,刚才所见的菩萨与妖圣都是两滴血显化所致?

  那个层次的生灵到底有多强?楚风心中悸动,两滴暗淡无光的血而已,还能有这种威能,实在惊骇世间。

  两滴残血,压制的他的周身裂痕密布,如果真身降临,简直不敢想象。

  哧!

  楚风动了,轻轻爷垂落到近前的菩提枯枝,他没敢动用飞剑,也未使用金刚琢,因为他不知道损毁菩提树是否会带来不可预料的后果。

  要知道,早先他的意识曾被菩提树上的佛光漩涡吞噬进去,他担心黄牛等人的意识也在这株枯树中。

  然而,哪怕如此,他轻轻爷枯枝时,还是传来腐朽的声响,有枝杈断裂,太脆弱了。

  而这时,古树上的经书都消失了。

  楚风回头,观看昆仑大妖的反应,依旧没有什么动静。

  他咬牙前进,周身裂痕更多了,绕过两滴血,到了主干另一侧,开始捶打那六七人都合抱不过来的树干。

  砰砰砰

  老树皮脱落,巨树轻轻颤动。

  楚风身体剧痛,在这里被压制的身体受创时,那黑白物质运转的越疯狂,让他修为上下波动的吓人,一会儿要撕裂第六道枷锁,一会儿又要化为普通人。

  “父亲,祖父,你们都不要死啊!”

  忽然,楚风听到黄牛的叫声,它在梦呓,在做噩梦!

  “我不想踏上那条路,不要那样的机会,我只要你们活着,我在这个世界也能成圣作祖,为族人找到活路!”

  黄牛满脸泪水,他已经化成行孩的样子,半苏醒,闭着眼睛,在伤心哭泣。

  楚风一怔,看似纯真的黄牛心中竟然藏着这些秘密,他的族人怎么了,似有灭族之祸,需要它寻找活下去的路。

  楚风明白,黄牛陷入伤感中,失落想梦境内,它有着外人不知道的秘密,那是它的“软肋”。

  最后,黄牛一骨碌坐起来,睁开眼睛,快擦去泪水,向左右看了又看。

  “楚风?!”他的小脸上写满惊容。

  楚风对他笑了笑,没有提黄牛落泪的事,他知道它可能不愿意被人知晓,最起现阶段当作不知吧,以后如果能相助,他会竭均能。

  他继续捶打菩提树,很快老喇嘛坐了起来,他也苏醒了,他的双目虽然暗淡,体内没有能量,但是可以感觉到,老喇嘛的像是坚定了某种信念,整个人的气质完全不同了。

  楚风双手间,虎口等早已全部崩裂,就是身上也如此,伤痕太多,被那两滴血压制,形体都要彻底瓦解了。

  “楚风快回来,不要继续了!”黄牛呼唤。

  老喇嘛也口诵佛号,让楚风回来,以他现在这种状态肯定是不行了,再继续下去的话自身必死无疑。

  楚风椅晃地起身,踉踉跄跄沿着原路向回走,他想救人,但也不想死在这里,已经尽力了。

  现在他的身上,那裂痕太恐怖,从缝隙中都见到了骨头,整具躯体即将四分五裂。

  这里太可怕,连獒王都没有醒来,连号称无敌的老狮子依旧如故,一动不动,到头来只有黄牛与老喇嘛复苏。

  楚风回来的刹那,他就坚持不住了,一头栽倒在地上,血流如注,染红地表。

  “这株树不能妄动,他们也不能带走,只盼有一日他们能自己醒来,或者下一次我们更强时,再来此地唤醒。”老喇嘛说道。

  黄牛点头,他同意这个疡,现在这地方对他们来说太危险了。

  因此,此时的黄牛与老喇嘛一身能量消退个干净,现在空空如也,宛若一介凡人。

  这里坏人道行!

  菩提树被人逆转,起到了相反的效果,不助人成道,反倒斩人根基。

  “下次,我再来救你们。”楚风虚弱的说道,他现在的状态非常糟糕。

  “怎么回事,一座寺庙钢。”黄弄诧,在那菩提树后面,竟出现一座恢宏庙宇,散无量佛光。

  它是无声无息出现的,在庙宇前,有一个又一个经筒,并列这,放置着一卷又一卷经书。

  楚风瞳孔收缩,他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经筒,目光难以难移开,那是以石头挖刻而成,十分特殊。

  “走吧!”老喇嘛意志坚定,他看了一眼就低下头,不再去凝视。

  黄牛也轻叹,这是巨大的诱惑,但却是致命的,凭他们现在的状态如果前去,必死无疑。

  楚风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又看。

  最终,老喇嘛与黄牛在地上刻字留言,而后扶着楚风沿着原路向回走。

  他们身上都有佛门器物,有惊无险,脱离这片十里净土,推开那包着青铜皮的斑驳菩提木门,走出古刹。

  “终于出来了!”

  雪豹王急坏了,在这里坐卧不宁。

  “过去多久了?”楚风问他,因为他看到阳光都出来了,冰雪已经止住,显然时日不短了。

  “已经九天了。”雪豹王告知。

  在这九天中,外界生各种大事件。

  “哄要召开盛会,给6地上的强者都送了请帖。”

  第一件事让就楚风他们深感诧异,他也是被邀请的人。
  
网站地图 888真人注册 大赢家比分 月博国际app下载 世界杯星的排名
在线娱乐注册 齐发娱乐官网 觊发娱乐k8 天天娱乐厅官方网站
亚虎娱乐手机版 AG平台下载 ag真人视讯开户 龙8官方网站下载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合乐888 河南行正招标服务有限公司 世界杯星级排名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款 扎金花棋牌 老虎机送彩金38 下载百家乐
如意娱乐赢钱 拉菲彩票登陆平台 下彩网和趣彩网 欧亿娱乐官网 幸运飞艇2期计划
如意娱乐取现 幸运飞艇 开奖 宏发彩票 大赢家彩票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有那些
恒彩计划 华裔娱乐 银豹娱乐官方 8天游娱乐 万博娱乐网址
拉菲II娱乐 彩票计划亿人 快彩代理平台 亚上彩彩票 大洋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