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自己都在吃惊,体表暖洋洋,所谓的黑狗血成为一种灵性光辉,要从毛孔渗入他的身体中。械 US.COM更新最快

  而且,随着时间悄然流逝,这种气机渐盛,越发滚烫,而后如洪炉般炙烤。

  他起初没有阻止,任黑色乌光流转,进入身体中部分,感觉很舒畅,灵性光辉普照。

  然而,就在这时,他体内的黑白啸盘开始转动,并不快,可以说缓慢,而且是在云雾包裹的情况下动起来的。

  一刹那,黑色灵性光辉溃散,全部被逼出体外,直接都就给碾压出来,黑白啸盘霸道无比。

  “嗯?!”楚风露出异色,这是怎么回事,他刹那间谨慎起来。

  因为,这黑白啸盘碾压糟粕,留下精粹,称得上神妙,按照黄牛所说,这种东西以后是至关重要的器物,关乎自身道果。

  可是,它排斥黑色光辉,看不上它,直接驱散了。

  楚风虽然没有转头,但是以神觉关注老道士,却发现这老家伙脸上有戏虐之色一闪而过,像是在看戏。

  楚风哑然,这老混蛋果然没憋好主意,这是忽悠人啊,这所谓的诞生于奇石中黑色血液不见得是好东西。

  就在这时,老道士身上有开始发出乌光,点点光雨,让他看起来仙风道骨,宛若要腾仙而去。

  老家伙卖相实在太好了!

  “哎呦,轮到我了!”老道士怪叫,快速取出一根古朴的芯棍,他全身璀璨,将那乌光向着芯棍逼去。

  楚风一看,就知道坏了,这老货果然不是东西,这才是真正的用法,居然在骗他,误导他用身体吸收乌光。

  不过,他此时并不慌,因为有黑白啸盘在体内,根本就不怕。

  老道士冲着问题少女喊道:“孙女,傻愣着干吗,赶紧动手b种黑血是有灵性的神物,混合自身的血气后可以用来温养兵器,使之通灵,甚至养出神,别浪费掉!”

  这个黑心眼的老道!

  这一刻别说楚风,就是其他人也都想踹他,太缺德了,分明是养兵器用的,他却误导所有人。

  “啊,祖父你太坏了,你这么能这样坑人?楚风帅锅锅会出事吗,他将乌光吸收进体内了!”叛逆少女倒还有良心,数落与埋怨自己的爷爷。

  “没事,这东西进入体内也无妨,可以将他的某些部位温养出兵器特性!”老头子嘿嘿笑道。

  他边说边将乌光全部注入他的那支木棍兵器中,让它灵性光辉大盛,宛若有了生命。

  此时,问题少女的身体也开始发光,乌芒点点,在她体表钢,混合着血气,沾染上她的气机。

  按照老道士所说,现在正是好时候。

  “快点,你该不会真想祭炼自己的身体为兵器吧,这东西虽好,但有些后遗症!”老道士焦急催促。

  “老牛鼻子!”楚风诅咒,这死老道忒不是东西,居然害他。

  “杏,你曾经在紫金山放火焚烧道爷,这是给你一个教训。”老道士怪笑。

  这时,赶紧再次催促自己孙女,道:“快点,再晚一步的话,这乌光若是凝练在你身上,以后会出问题,比如出现狗叫声!”

  坑爹啊!

  这一刻,所还有人都被吓住了,一个个脸色发白,现迟时鸡飞狗跳,所有人的在慌忙寻找兵器。

  因为,想一想那下倡可怕了,以后身体内发出犬吠,那场面真是不敢想象。

  问题少女平日天不怕地步,但现在却吓的花容失色,小脸煞白,快速取出一个银白铃铛,将黑血之光逼进去。

  一群人都想骂娘,手忙脚乱,这是机缘,但是慢一步的话会引发恐怖后果。

  有些人偷眼看楚风,有同情的,更有不少幸灾乐祸的。

  “没事,别怕。”这时,老道士安慰众人,道:“男人不用担心,这东西能让你们的体魄坚韧如兵器,有灵性光辉,强大到一定层次,可以身为兵。体内出现一点噪音也无所谓。”

  “混蛋老道啊!”

  这时,有人大叫,因为他身上没有兵器,乌光真要凝结在肉身上,以后体内有狗叫声,那可真是悲惨。

  即便林诺依平日那么冷艳,现在也在快速行动,不能淡定了。

  楚风很从容,因为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各路财阀曾经送给他一些关于瞅的残篇,其中有几张枯黄的纸提及过,这是一种秘液,诞生于石头中,并不是老道士所说什么的血液,更不可能是黑狗血!

  这是天材地毙的一种,拥有强大的灵性,能让兵器通灵,甚至孕育出兵器内部的神,诞生自主意识。

  因为这种液体就是如此,神秘莫测,自身就养育着惊人的灵性。

  在石头中诞生一万载以上的秘液,就会有各种动物的叫声,而超过十万载,灵性则恐怖无边,能传出龙叫声、凰鸣音等!

  当然,也不是年代越久越好,因为超过一定的年限,那神秘液体就会干枯,彻底流逝精华。

  楚风再次忍不纂诅咒,真是坑人啊!

  这东西混入身体中,跟混入兵器中没区别,使那部分血肉养出兵器灵性。

  瞅研究者涉猎的东西太广了,其中搜索地下、名山中的奇珍,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之一。

  所以,瞅研究手札中会提及这些奇异物质。

  楚风有黑白啸盘在,这东西入侵不了,他慢吞吞动作着,将乌光全部注入到那口赤红飞剑中。

  他没展露王级能量,如今他只是个“觉醒者”。

  黑色秘液虽好,但是他没有考虑注入金刚琢内,他觉得还不足以匹配它,因为黑白啸盘看不上。

  想来温养飞剑倒是足够了。

  “如果有传出龙叫声的秘液,倒是可以考虑金刚琢。”楚风自语。

  此时,所有人都很忙乱,连老道士也不例外,正在用乌光祭炼他那根“烧火棍”。

  楚风瞥了老道士一眼,他快速刻写符号,动用磁石等,悄然间将自身周围布下养兵瞅。

  这块瞅将破碗还有落在地上的黑色液体等都笼罩在内。

  此际,所有人都集中精神,根本顾不上其他,就是老道士也如此,温养与祭炼自己的兵器,非常专注。

  因为,这关乎甚大,他不敢分心,有灵性的兵器对进化者来说太重要了!

  楚风放低姿态,来到老道士近前进行温和的骚扰,言辞诚恳,说自己以前不对,请他一定要帮忙去掉乌光隐患。

  老道士忙坏了,不想被他干扰,随口应付,道:“没事,你又不是女人,身上偶尔发出噪音,算不了什么,相反会让你实力增进。道爷虽然心眼不大,但本性不坏,不会坑你。”

  “死老道,这还不坑人?!”这是楚风心里的话,但是表面上却磨磨叽叽,没完没了,故意骚扰。

  最后,他更是进一步放缓语气,一副很恭维的样子,硬拉着老道士来到破碗那里。

  “道爷这边请,地上还有黑血,给您这根烧火棍增加灵性,您慢慢祭炼,争取让它成为金箍棒。”

  “这是打龙棍好不好,一边去!”老道士很急迫,敷衍他,挪动脚步后,挥手让他走开,并告诉他回头帮他想办法。

  楚风很“识相”,退出去一段距离,围绕着老道士转悠,在那里绕圈,一副想接近欲言又止的样子。

  事实上,他不太放心,暗中不断放磁石,刻写符号,置于周围乱石间。

  现在,这块区域的养兵瞅被他布下八重!

  因为,他依据瞅手札残篇的记载,知道它能养兵器,也能养人,他现在就是在“养老道”呢。

  “再来点催化符文吧!”楚风咕哝。

  他怕养兵效果太慢,给它提升效率,迅速“养老道”。

  随后,这块区域安静了,众人都在专心温养兵器,没有人敢分神。

  楚风也平静下来,不紧不慢的摆弄红色飞剑,一身乌光都注入进去了,身体上没有留下一点。

  至于进入体内的,都被啸盘赶出来了!

  接着,他走到足够远处,又开始布置养兵瞅,直接是十重,然后,他将飞剑扔了进去。

  半个时辰后,飞剑灵性暴涨,赤红而灿烂。

  楚风讶异,所谓的黑血等并未改变其颜色,都被吸收了。

  隐约间,飞剑自己在轻轻颤动,要飞起来。

  他知道,祭炼完成了,走过去捡起。

  楚风没有动用御剑术,毕竟他给人的芋是废掉了,跌落下王境,成为一个觉醒者。

  他用手指捏着微型校挥动时,它发出奇异变化,剑体赤光大盛,而且传来阵阵狗叫声。

  楚风目瞪口呆,道:“以后可以叫飞狗了。”

  “哈哈”

  就在这时,老道士也在大笑,手持那个木棍,手舞足蹈,很高兴,因为大功告成。

  “汪tt!”

  当他轮动木棍时,除却压的虚空颤抖外,那木棍自身居然在叫,发出犬吠。

  “太有灵性了,温养上几年,这木棍说不定就会诞生出专属于它的神!”

  “道爷,即便出神,也是只狗,不太好吧?”楚风麻痹他,跟他开口,不想他走出那块区域。

  “你懂什么,这东西可以进化,能不断蜕变,先是狗神,以后说不定会成为龙神等。嗯,如果找到十万年以上的的金色秘液,再次让我的兵器进化,那肯定就是龙叫声了。”

  老道士沾沾自喜,同时又自语道:“这么快就成功了,效果好的出奇!”

  楚风撇嘴,暗自腹诽,都给你布下八重养兵瞅了,连你一块都给养了,效果能不好吗?

  这时,楚风没话找话说,麻痹老道士。

  “哎呦,该死,这是怎么回事?!”老道士大叫,他不再祭炼兵器,心收回来后,神觉敏锐,感觉自身不对头。

  “我2#r$#”老道士诅咒。

  因为,他身上有乌光,而且很有规律,化作条纹等。

  所谓养兵瞅,润物细无声,将地上的黑血烙于他身上,进行养兵。

  老道士大惊失色,慌忙集中精神,运转自身的能量,要阻止这一切。

  “气煞我也!”他怒吼。

  因为,这有一定的时效性,这东西沾染到身上后,需要在一定时间内逼出去,不然的话就很难除掉。

  老道士气急败坏,他很难去掉这种乌光。

  他动用秘法,想方设法的缓解,拼尽力量去驱除。

  最终,有些效果,很多条纹暗淡,甚至溃散,但某些部位还是钢,留下烙印。

  比如,到了后来,他那被烧太阴与太阳火精焚烧过的屁股,就是重灾区。

  “道爷,您浑身很多地方散发乌光,真是太有灵性了!”楚风开口,幸灾乐祸。

  老道士急了,想尽办法,最后屁股勐然爆发光芒,并且传来狗叫声。

  “惨了!”他脸都绿了,这块地方的“灵性”肯定去不掉了!

  “厉害,将要害炼成兵器,不对啊,那里皮糙肉厚才对。”楚风说道。

  “无量天尊,气煞本道!”老道士快发狂了,最后他盘坐下来,想动用禁忌秘法等进行尝试。

  但是,他知道希望不大了,有些部位注定要烙印上灵性光辉!

  “赶紧走!”楚风对老宗师低语。

  老宗师一直很淡定,因为压根就没抢过那种黑色液体。

  “离开封禅之地?”老宗师问道。

  “趁此机会,看一看能不能抓走那头神兽幼崽。”楚风说道。

  同时,他准备跑路,因为老道士一旦接受现实安静下来后,多半会发现周围的养兵瞅,估计会跟他拼命。

  楚风趁道士盘坐闭关,撒丫子狂奔,进入发光的荆棘林地后,他祭出飞剑试了试。

  “汪,汪,汪”

  狗叫声很大,那口鲜红飞剑,在半空中风驰电掣,跟要咬人似的!

  楚风目瞪口呆,这剑体威能暴涨,绝对很恐怖!但是,太他妈的怪了,跟只狗崽子要扑人狂咬似的!
  
网站地图 澳门百家樂app 国际娱乐平台线路检测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永利皇宫
天天娱乐大厅平台 海王星娱乐登录网址 天天娱乐在线
太阳娱乐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利澳娱乐
天龙扑克官方网站 天天娱乐检测 亚虎娱乐手机下载 百家乐APP下载
明发国际平台 利记娱乐网 研发天天游戏平台 在线娱乐注册
欧亿娱乐 BA娱乐 登录博猫游戏 爱赢娱乐 天游娱乐代理
天游娱乐介绍 天游娱乐主管 恒彩彩票平台 拉菲彩票平台 天游娱乐天子
满堂彩时时彩网址 金亚洲娱乐 博悦彩票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陆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欧亿娱乐网址 凤凰娱乐登录网址 天易娱乐登入 人工在线计划 亚上彩娱乐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