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蛤篝啸有声,喷吐金霞,绽放雷光,实力极强,但跟楚风激战片刻后还是不敌了。

  砰的一声,它被楚风一巴掌拍中,横飞出去。

  楚风的手掌带着浓郁的能量,足以能将山头拍的崩塌,何其可怕,如果打在血肉之躯的生物身上那肯定更惊人。

  但是,蛤螭糙肉厚,被打的剧烈颤抖,但是没有负重伤,还能蹦跶。

  “吼!”

  而且,就在这时它不再发出呱呱声,而是发出兽吼,相当的惊人,林地炸开,草木成为碎屑,数千斤的石头都飞向了半空中。

  它再次冲来,跟楚风拼命。

  “再不臣服,就真烤了你。”楚风说道。

  砰砰砰

  他这次可没留情,下了重手,手指散发炽盛光芒,蕴含着惊人的能量,仿佛带着辐射,让周围岩壁扭曲,塌陷。

  终于,蛤蟆被打的不怎么动弹了,嘴角溢血。

  “服不服?”楚风蹲下问它。

  噗!

  一口口水吐来,他快速躲避。

  “还是不服啊,那就再打!”楚风说道,他也不想什么“以德服人”了,这奇葩的蛤蟆,又是吐口水,又是鄙视他是文盲,一看就不是能以正常手段降服。

  还不如干脆点,直接以力服人。

  砰砰砰

  蛤箬了,但楚风还在出手,拎着它打。

  “我跟你拼了!”蛤蟆大怒,蹦跶着,挣脱出去后跟楚风再次开战。

  很可惜,它不是对手,又挨了一顿胖揍。

  就这样,打一阵停一阵,楚风不断拾掇它,打的它没脾气了。

  “文盲,你有种给我两年时间,我到时候一只手打你十个!”这头蛤箅身冒金光,眼睛冒烈焰,对着楚风大叫。

  “我都不用你给我时间,现在就一个打你十个!”楚风不断下重手。

  蛤蠡嗷直叫:“你太无耻了,就不能表露的英雄一些吗,放我走,两年后咱们再决战,到时候我要是再败了就臣服于你的脚下。”

  “楔孩,别跟我废话,不会放走你,最后给你下通牒,不臣服就烤熟吃掉!”楚风说道。

  砰的一声,蛤筚次被击飞,这次被楚风拎着来到河边给它冲洗。

  接着,他的右掌心发光,直接冒出火焰来,动用能量火光,开始烤这只蛤蟆。

  “嗷”蛤蟆大叫,痛的翻白眼,奋力挣扎。

  但是,楚风压制了它,全身能量沸腾,抓不松手,直接火烤。

  “啊,熟了,熟了,快放开我!”蛤蟆惨叫。

  “你服了吗?”

  “服了。”这只蛤筅丧,因为它看到,楚风真要将它给烤熟,而像它这么滑溜的生物,怎么可能等着遭受皮肉之苦。

  在大战中狂吐口水的蛤蟆,绝不会为了气节让自己成为一块熟肉。

  最终,楚风坐下来,开始烤鱼,尝了尝味道十分鲜美,他递给蛤蠡条鱼,问道:“你的本体到底是什么?”

  提及这个,这头蛤笸垂头丧气,相当的苦恼,抓了抓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想被烤熟吧?”楚风觉得,这家伙太不老实了,还是欠修理。

  “真的,没骗你。我刚出生的时候,浑身鳞片,像是一头真龙。但是,没过多久,我就变成了一头鸟。谁能想到,再过一段时间,我就成了这个样子。气死我了,人家都是越变越强,我越变越惨,成蛤蟆了。”

  它愤懑,在那里狠狠的吃烤鱼。

  楚风一阵怀疑,还有这种变化?不过,他想到金色鳞片,还有那羽毛,又释然了,这家伙还的确古怪。

  “现在都这么惨了,你下次还能变什么,蟑螂?”楚风笑道。

  “去死,去死!”这头蛤蟓道,张嘴间,又要向他吐口水。

  “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吐口水,恶心死了,尤其是在吃东西的时候你敢这样的话,我直接把你扔火炉子里面烤熟!”

  蛤蟆唉声叹气,道:“你说,我一次比一次惨,下次该不会真要变成个更离谱的东西吧?”

  它很不安,自己嫌弃自己,觉得现在这身体太差劲了。

  楚风心中有很多疑问,道:“你出生多久了?”

  “我怎么知道,这里不分白天与黑夜,根本没有时间观念好不好。”

  “没人教你,你怎么会写甲骨文?”楚风问它。

  蛤筚次鄙夷,道:“文盲,你不懂了吧,那是能量文字,用算是进化者的通用文字。”

  “敢说我文盲,不就是会些古字吗?!”楚风直接揍它,打的这只蛤蟓滚,最后求饶,他才罢手。

  “太粗鲁了,都说腹有诗书气自华,你果然欠缺!”它不敢直接说文盲,间接的鄙视。

  砰砰砰

  “啊啊啊,服了,服了!”

  楚风以力服人,将蛤蟆打的没脾气,最终无精打采的低头,不敢高傲了。

  “你从金色的蛋中孵化出来,谁教你的这些文字,你懂得到不少,还知道进化者?”楚风心头有各种疑问。

  蛤蟆垂头丧气,但还是讲出一些事。

  漫长岁月前它就在泰山上,在这封禅之地等待着被孵化。

  那个时候,它就有了一些意识,不过只是偶尔醒来,大多时时间都在沉眠。

  有一段岁月,这里祭天,有些人发现它,对它讲道,教它各种文字,透过蛋壳,传到它的头脑中。

  楚风吃惊,古代进化者祭天,那可是很古老的岁月!

  “有一天,又有不少人发现我,他们居然打起来了,说我是一枚被诅咒的神卵,天知道能孵化出来什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一次,它便彻底沉眠了,直到这一世才苏醒,最终破壳而出。

  楚风吃惊,这头神卵被诅咒,到底是什么东西?它在古老岁月前,就在泰山上,经历过古代强者封禅献祭的年代。

  这实在有点惊人与恐怖!

  楚风问道:“神兽,不是都有血脉传承吗,你不能感受一下自身血液记忆吗?”

  “没有,我被诅咒了,没发现什么血液烙印。”蛤蠓。

  它觉得,它是一头真龙,也有可能是一头鲲鹏,还有可能是一只凤凰,更有可能是一只麒麟。

  当然,它完全是自恋,一口气说了很多,都是顶级的神话生物,没有低层次的物种。

  “我看你就是只蛤蟆!”楚风说道。

  “两年后,我将你打成蛤蟆!”它叫嚣,因为愤愤不满。

  “还托自信。”楚风笑了。

  “那当然,因为,这里虽然不分白天与黑夜,难以计量时间,但凭着直觉,我觉得孵化出来还没有到一年呢。出生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比你弱一点,真要再过两年,打的你连你妈都不认识。”

  “死蛤蟆,你欠打!”

  砰砰砰

  蛤蟆惨叫,又被狠狠的收拾了一顿。

  楚风心中不能平静,因为,他觉得蛤蟮的有道理,它可能真的才孵化出来没多久,或许不到一年。

  因为,这个时间点正好是天地异变始动之际。

  这还有天理吗?才出生一年就能这么强,超越很多王级生物,这血脉强大的有点离谱。

  不过,他想到黄牛的话,有些强大的星辰上的生物恐怖无边,哪怕是幼年,来到地球也能屹立在食物链的顶端。

  楚风怀疑,眼前这头生物有可能是排名很靠前的生命星辰上的强者留在地球上的血脉。

  “咦,或许是”

  突然,他又想到另一种可能,地球曾经在宇宙星海中排名第十一,那是一段最为辉煌的岁月。

  难道这颗卵是那个时代的地球强者留下的?那来头可就大了。

  “你确信被诅咒了?所以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楚风问道。

  蛤蟆的情绪又低落了,道:“是,我还没有出生前,这里有祭天的人就在说,我出了问题,最终不知道会变成什么。”

  “好了,别伤感,都成蛤蟆了,还能差到哪里去,下次说不定就能时来运转,蜕变成一只乌龟,一只老鼠,一只蝼蚁。”

  “别说了,有你这样混账安慰人的吗,还不如不变,就这个样子呢!”蛤筮懑。

  “好,好,好,不说了,争壬变成一个仙子∵吧,我们先离开这里。”楚风起身。

  他带着蛤筮出这片区域,沿着鹅卵石小路,横渡虚空,最终来到外界。

  “这就是那头神兽?!”老宗师发呆,一直等在外面,看到楚风带出来一只蛤蟆,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看什么看,臭老头,没见过这么帅的蛤蟆吗?五十万年前,我是真龙,我是鲲鹏,我是麒麟!”

  蛤箜直气壮,鄙视武当山的老宗师。

  楚风直接给了它一巴掌,道:“这是我实,必须得尊重。”

  “尊重个毛,我闪人了,你们俩个一边玩去吧!”蛤蟆怪叫,哈哈大笑。

  它直立着身子,嗖的一声冲了出去,两条腿跑路,浑身发出金光,如同一道闪电般,狂奔而去。

  它是在太快了,达到五倍音速还多一些,跟以前的楚风不相上下。

  不过,进过啸盘提纯能量后,楚风现在如果拼命,短时间内能接近六倍音速,快的骇人。

  “文盲,再见!”

  这只蛤蠹快跑没影了,声音在传来,它笑的舒畅,有种龙龟大海的感觉。

  然而,它没高兴多长时间,刚冲到太上脚下,肩头就被人拍了一下。

  “打算去哪?”

  “海底龙宫,你啊啊啊!”

  蛤舐意识的回应,结果惊叫连连,楚风的速度太快了,直接追上他,揪住了它。

  砰砰砰

  又是一顿胖揍。

  等老宗师下山时,楚风坐在蛤蟆身上,将它当成了坐骑,正在竭均能让它低头呢。

  “打死我我也不会当你的坐骑,我是神兽,是圣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等我成长起来,妖圣这种级别的进化者见到我也得客客气气,你凭什么让我给你当坐骑?你现在要是反过来给我当坐骑,等我成圣后,会念及你的好,赐予你长生不老。”

  “打死也不屈服,那我接着打。”楚风说道。

  “别打了,你要以理服人才行,这么暴躁,太粗鲁了。”

  “我以力服人。”

  “啊啊啊,我服了!”蛤筚次屈服,居然同意当坐骑了,因为真被楚风打怕了,骨头都要断了,而且看着架势,它认为这个魔头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别真把它给烤了。

  “你不是说打死也不服,不给我当坐骑吗?”楚风问道。

  “这不是没打死吗?”蛤罅无节操,一点也不羞愧。

  接下来的路上,楚风试验蛤蟆的脚程,老宗师也坐上来了,因为它变大身体后,能有一间房那么大。

  它浑身都是金光,流淌金霞,看起来相当的神圣。

  “嗖!”

  楚风无语,因为它也太能跳高了,每次它跃起都跟腾云驾雾似的,不走寻常路,专门跃大山。

  “你这么跳上跳下的,真是不舒服,一般的人这么坐在你身上,身体都得散架。”楚风说道。

  蛤篪对故意的,跳上跳下,不想载着他们,道:“我现在的身体状态就是这样,等哪天我变成真凰后,那肯定会展翅翱翔,飞在天穹上。”

  “你跳吧,我不怕。你也算是神兽,以后我就是神骑士了。”楚风说道。

  蛤蟆鼓着腮帮子,又想吐口水了,还真要长期当人坐骑啊?它想吃了楚风,可惜打不过,打定主意,找到就会就逃走。

  楚风和老宗师没敢回武当山,因为刚下山没多久就听说了,有个老道士快被气疯了,要找楚风算账。

  提起老道士,路上的人露出异色,那倒是像是在被狗追着咬,但却看不到恶狗在那里。

  “他也太记仇了吧?”楚风咕哝。

  老宗师无语,能不记仇吗,每次运转能量,屁股上就发出狗叫声,谁受得了,这肯定要报仇啊。

  蛤筅是心非,道:“老道士在哪里,我最讨厌道士了,我们找他去算账,打不死他!”它很积极的向路人打听,想一路追下去。

  楚风坐在它身上,敲打它,道:“你别想借他之手脱困,我告诉你,那老道士更狠,见到你后奔直接扔进药炉中,熬炼成神兽丹。”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算了,我还是跟你走吧。”蛤箬了。

  楚风骑着蛤蟆,跟老宗师回到武当山。

  回来后,他直接布下各种瞅,将武当山全面武装起来,因为怕老道士来找他算账。

  如今,他身上的磁石、玉块太多了,空间瓶子中有小山般的一大堆。

  在紫金山,还有在泰山时,各路财阀带来了太多的材料,很多都被他塞进玉净瓶中了。

  “洛神,你父亲说,想招楚风为婿,你自己怎么看?”

  这一日,姜洛神接到母亲的通讯,直接傻眼。

  同时,各大财阀,一些顶级的大势力都有所动作,因为泰山之行,对他们的冲击太大了。

  一旦掌握楚风,随着他瞅造诣的提升,各做名山对他们等于不设防,以后能获戎怖的造化!

  “诺依,给楚风写一封信吧,请他来天神生物。”
  
网站地图 大奖娱乐城 万博体育平台 盈丰国际登录 天天娱乐注册
金赞娱乐网址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线上娱乐平台 澳门老百汇娱乐
万博体育网 古布舞电影 澳门娱乐场 豪博娱乐app下载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亚博体育 皇浦国际
乐虎国际娱乐下载 天天娱乐平台网站 新濠博亚app 世界国家足球队排名
华人娱乐官网登录 亚洲最大的彩票多彩网 无极娱乐2 易彩娱乐官网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陆
正点游戏 彩票网 新宝娱乐 欧亿娱乐 众购彩票网官网注册
国际娱乐平台 玩家汇娱乐平台 多盈彩票 新宝3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信誉
聚彩彩票网 凤凰彩票网 百采网大全 彩票计划亿人 天游娱乐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