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玫在轻笑,贝齿晶莹,双唇鲜红性感,只有她没有说什么,漂亮的大眼向这边瞟,看向楚风的背影。

  余菡芝开口,道:“徐玫,你不会又犯花痴了吧?难道想为你父亲招个上门女婿,唔,还别说,以楚风的身份来看,倒也有可能。”

  她也在笑,但是却带着揶揄之色,言语间对楚风略显轻慢,跟早先的温和态度相比明显不一样了。

  “好了,心点,别被那只蛤簖到,看它在附近乱蹦跶,万一真是异种呢,神觉过人,那就不好了。”李星河打断,不让他们再说下去。

  但是,他脸上带着冷淡笑意,昭示着他看待楚风的态度。

  事实上,蛤蟆的神觉比这几人都敏锐,但它一点也不恼怒,在远处乱踅摸,很乐意听到这些人贬斥楚风,暗中偷着乐。

  “砰!”

  楚风一脚将它踹开,现在还不能对那几人发作,看到蛤笠灾乐祸,自然拿它先出气。

  “咦,他不是说对那头蛤蟆不离不弃吗,曾救过他的性命,很有感情,怎么踹了一脚?”刘武成低语。

  “找到了,这里有大墓的入口,我们可以进去。”楚风在远处喊道,正是踹飞蛤蟆的位置。

  嗖嗖嗖

  几人冲来,就是那头禽王化成的年轻女子彩英也落在此地,仔细观看,因为,这跟他们上次找到的入口不一样。

  彩英不禁露出嘲讽之色,还瞅研究者呢,入口都没有找到?

  “先生,真正的大墓入口在石山上,那里有一个洞穴。”李星河提醒,此时在楚风面前,他又和颜悦色了。

  “真懂瞅吗,连正确的门径都寻不到。”彩英小声说道,面带讽刺之色。

  “那里是一条死路,真要深入进去会被烤熟,地火无尽,这里才是生路。”楚风说道。

  说到这里,他让几人动手从这里挖下去。

  “让这只鸟来吧,一爪子下去估计就能有所发现。”楚风建议。

  “你怎么说话呢?!”禽王彩英愤怒。

  “我来吧。”刘武成笑了笑,张嘴吐出一道光,宛若飞剑般,噗嗤一声将将这片草地绞碎,剑光如龙卷风裹带着泥土等,飞向一旁。

  这是他肺中的一股庚金气,端的是神妙,让楚风动容。

  因为,这也是一种手段,据闻古代进化者中的剑仙,有人练飞剑,有人养肺中一股庚金剑气,到了高层次,都无坚不摧,皆可杀敌于百里之外。

  草甸泥土下钢石板,带着花纹,那是属于远古的纹路,看着粗糙,但是却留下了一个时代的特殊忧。

  几人吃惊,还真又一条密道?彩英顿时哑然,不好再说话。

  楚风不动手,因为他现在的表现为废掉了,跌落下王级领域,让几人开掘。

  余菡芝、李星河等人平日都指使别人做事,现在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听从楚风的吩咐,亲自动手。

  这片地带被清理出来,露出成片的石板,雕刻着一些匪夷所思的东西,如飞天夜叉,凶猛的狼图腾等,还有根本不认识的生物。

  “心一点,揭开这片地带,就是一座大墓。”

  果然,当石板开启后,一片漆黑的葬地钢,里面有发霉的味道,更有腐朽的气息。

  “咦,没有火焰,上次我们深入进去遇到神焰,险些遇害。”徐玫惊讶,她至今心有余悸。

  “可是,这里怎么有腐烂的味道,像是凡人的墓穴,根本就不像是一位神可汗的大墓。”余菡芝说道。

  楚风曳,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寻找安全路径,把握瞅的脉动,其他,你让我盗墓,那我肯定不了解。”

  徐玫轻笑,道:“楚兄不知道吗,有些圣人的大墓,都是瞅研究者帮忙安葬的,都坐落在终极禁地中,你们涉足的领域其实很广。”

  楚风无言,事实上,如果真从瞅这方面入手,那他还真不怕什么。

  他有点期待,难道进化者的墓穴都是在葬在特殊的山川地势中,符合瞅逻辑?

  “地外星系中,那些古老的生命星辰上,圣人的墓穴多吗?”他有点期待。

  “圣人难灭,那种禁地很少,但总有一些的。”李星河微笑。

  余菡芝暗自蔑视,用精神跟几人传音,道:“人贵自知,这个人难成大器,凭他也想打圣人葬地的注意,可笑。”

  “走吧,别多想,他现在对我们有大用,你管他以后怎样。”

  接着,他们深入大墓中,看到很多石器,接着又看到大量的青铜葬器等。

  楚风惊异,远古年代就有这种东西?果然文明有断层。

  因为,按照他们所说,这神可汗的墓最起码存世数万年以上。

  这是一座很大的墓,看起来很宏伟,占地极广,可是楚风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跟进化者有关的东西。

  这里能有几个足球城么大,十分广阔。

  楚风重新来到地面上,再次丈量土地,仔细观察地势,最终思忖了很长时间才睁开眼睛。

  “进去,到大墓后接着向下挖。”

  有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他使唤的得心应手。

  刘武成几人面色虽然带着笑,其实心中不爽,找来个瞅研究者居然不动手,还得靠他们挖墓穴,运走土石,对降临者的后裔来说,这是粗贱的活计。

  在大墓中,楚风观看完每一处地带后,进过计算,确定一个位置,让这几人一起开挖。

  他们挖了足有上百丈深,早已脱离大墓的范畴,这是冲着地下深处而去,随后泥土渐渐不同。

  这片地带滚热,泥土干硬,偶尔会冒出火星。

  突然,刘武成稍微一用力,下面塌方,并且轰的一声,冒起数丈火光,将他们险些都卷入进去。

  楚风没下去,在上面的看的清楚。

  那几人风驰电掣,冲了上来,全都带着怒容,看向楚风。

  “楚风,这是怎么回事?下面有神焰,险些让我们坠入绝地中!”

  “你懂不懂瞅?自己站在上面很安全,拿我们的性命去冒险,我们真要出现意外,你没有好下场。”

  显然,这才是他们的心里话,而且想喝斥就喝斥。

  几人觉得,跟上次的经历相近,险些遇害,一个个都阴沉着连,冷漠的看着楚风,不自觉就露出真实做派。

  楚风说道:“放心,看着凶险,其实下面还算安全。”

  刘武成、余菡芝几人目光闪烁,觉得说的过了,这样对待楚风不太好,再次露出笑意,化解尴尬。

  李星河道:“楚兄不要在意,我们刚才真的感觉生命受到威胁,险些发生意外,所以一时口不择言。”

  “放心,这次我跟你们一块下去,我觉得找对路了,穿过那些火焰就是净土,那里多半有造化。”楚风开口,让他们带他一块下去。

  “楚兄,我带你下去。”徐玫笑道,大眼水汪汪,很是魅惑。

  她揽住楚风,向下而去,其他几人也跟了下去。

  蛤篼状,直接叹气,腹诽帅有个屁用,不就被美女揽着吗?它自己也能蹦下去,它直接向下跳。

  到了塌方处,居然火红一片,光灿灿,温度高的吓人。

  “跳下去,越过这片火光地带,就是净土。”楚风说道。

  几人面面相觑,有点不相信,都没有妄动。

  “我先去探路吧。记住,一会儿你们下来时,笔直向下跳,不要触及远处的火焰。”说到这里,楚风主动跃了下去。

  他直接从这里消失。

  几人神色凝重,到底要不要跟进?

  这时,蛤舐来了。

  李星河目光顿时冷冽,一把抓,而后猛地向火海中扔去。

  “呱呱呱”蛤筅叫,其实是在骂三字经,如果不是楚风让它先忍一忍,它早就大开杀戒了。

  “孙子,你敢扔我?一会儿我奔打不死你!”蛤筅叫,当然听在几人耳中,只是呱呱声。

  “刚才怎么不直接捏死?”禽王彩英咕哝道。

  “现在不行,等需要再探路时,直接弄死它。”余菡芝小声道。

  就在这时,火光下方,传来楚风的声音:“下来吧,很安全,这里很神幻。”

  几人听闻,再次犹豫了一番,而后才一个一个的下去,跳进火海。

  果然,当他们笔直坠落下去后,穿过一层火光,并未被烧伤,接着他们看到一片离奇的嘲。

  火海之下,是一片祥和之地,温暖如春,光灿灿,像是一片神之净土。

  脚下的土地都有光泽,带着淡金色彩,跟上面的腐朽大墓完全不同,此外也没有恐怖的而有危险的烈焰。

  这里充满光明,很难让人想象这是地下深处。

  “这才是真正的远古神墓,这片地带才是那位神可汗的葬地。”楚风说道。

  同时,刚才塌方那里也是唯一进入墓穴的地方,他找对正确路径。

  几人都很吃惊,对楚风的瞅造诣认可了,此时对他又客气不少。

  楚风向前迈步,让他们跟着走,不要乱闯。

  不久后,他们震撼,看到这片净土深葱淡金光彩,有一座棺椁悬在虚空中,在它周围都是陨石,排列着,宛若星斗,将它拥簇在中央。

  “神可汗的大墓?”刘武成很激动,跃跃欲试,很想冲过去。

  一座神墓,想必当中一定有价值惊人的东西。

  那具棺椁悬概,那些陨石也是如此,彼此间有光辉映照而出。

  随着他们向前走去,渐渐惊悚,感觉自己像是变小了,如同蚂蚁那般,而那大墓则越来愈大,渐渐跟山岳似的。

  此外,那些陨石也是如此,恢宏而磅礴,骇人之极。

  此时,他们抬头看着远空,望着悬棺那里,像是望着一片星河。

  “神墓,绝对是远古神墓无疑,难道此地真的连着一片星空?!”余菡芝震撼。

  楚风不理会,他觉得那棺椁所在地很危险,没有轻易破解瞅等。

  此时,远处一阵果香传来,浓郁芬芳的让人想流口水。

  这片净土中虽然光灿灿,连土质都发光,但是植物极其稀少,现在闻到果香自然吸引了他们注意力。

  前方很远的一片地带,有烈焰跳动,果香从那里飘出。

  李星河道:“走,看一看有什么异果成熟了,该不会可以让我们挣断第七道枷锁吧?按理来说,目前复苏的植物,还没有进化到那个层次。”

  楚风带路,随时关注是否有瞅陷阱。

  终于到了,在一片火光中,有一株绪,主干手臂粗细,能有三尺高,通体金光,叶片像是松针,很细很长。

  不细看的话,像是一株黄金松树。

  在上面结有两颗果实,金黄璀璨,到了这里后那种香气越发的浓郁。

  “太阳神果?!”李星河震惊了。

  “没错,看起来真的很像,可这种东西不是生长在接近太阳的陨石上吗?怎么可能会生长在地下?”余菡芝惊呼。

  太阳神果,那是异常难寻的异果,在面向太阳陨石上也只有微乎其微的可能会出现太阳神果的母树。

  这种东西极其难寻。

  在他们看来,地下不可能有这种神树。

  只有楚风知道,这这片地下很不同,凝聚着大量的太阳火精,一旦爆发开来,九阳横空,金乌啼鸣。

  他也在盯着那株异树,金灿灿,太亮丽了,浓郁的火精流淌,芬芳的果香弥漫,让人馋涎欲滴。

  蛤蟊接就流口水了,赶紧去擦。

  禽王彩英鄙夷,道:“蠢货!”

  蛤蟆大怒,真想一巴掌就拍死她!

  李星河观看半晌,道:“嗯,这不是真正的太阳神果,那种东西生长条件苛刻,遍寻很多太阳星都很难找到。眼前这种果实如果历经漫长岁月的洗礼,不断被太阳火精滋养,有可能会变成太阳神树,结出神果。”

  “即便如此,这种异果也一定有很强的药效,不知道能否让我们进化!”余菡芝美眸眨动,无比的希冀,眼神炽热。

  “楚兄,你有办法采摘吗?”刘武成问道,也露出无比渴望之色。

  他们几人都没敢轻易出手,因为那片地带,太阳火精的气息很浓郁,怕采摘金色果实而引火烧身。

  尤其是在这种未知与神秘的地带,他们更加不敢乱动,都很忌惮。

  “如果有足够好的材料,我或许可以一试。”楚风说道。

  “呵呵,这个不用楚兄担心,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喏,这里是一些闲材料。”李星河说道。

  他带着一个手镯,颜色暗灰,没有什么光泽,可以说毫不出众,但是他现在从手镯中直接取出一大堆磁石。

  毫无疑问,这是一件空间器物!

  楚风眼神灿灿,盯着那手镯。

  李星河很满意他的眼神,道:“嗯,楚兄弟没有见过吧,这是用罕见的空间奇石雕刻而成,内部足有十立方米。”

  显然,他还不知道楚风身上有空间瓶子这件事,要是洞悉那玉净瓶在紫金山被焚烧过一次后莫名能容纳八百立方米的空间,他肯定会贪婪到杀人夺宝。

  “兄弟,不用羡慕,这东西的确不凡,以后如果能再寻到一块空间奇石,我送你。”李星河拍了怕楚风的肩头。

  楚风眼神虽然灿烂,但那是羡慕吗?显然不是,他只是在盯着一只大肥羊而已。

  随后,楚风动容,因为倒出来的磁石,或许用叫磁晶,都是闲材料,在地球上不常见。

  他明白,这是从北极元磁仙窟中带出来的东西,或许也就那种地方容易出磁晶!

  “很好,问题不大,我用能采摘到那形似太阳神果的宝药。”楚风高兴地说道。

  能不高兴吗?他觉得,可以借助这种果实进化,真是意外之喜!

  嗖嗖嗖

  时间不长,楚风将刻着符文的磁晶掷了出去,投放到不同的区域,顿时让这里纹路交织,瞅形成。

  一刹那,那棵黄金绪周围的太阳火精都消失了,烈焰都没入地下,被莫名力量吸引走。

  “可以采摘了吗?”刘武成迫不及待。

  “还不行。”楚风曳,事实上完全可以了,但是他继续在磁晶上划刻符号,而后投掷出去,又布下一层瞅,让那绪区域朦胧,渐渐消失。

  “怎么回事?”李星河皱眉,那片地带像是与外界这里隔绝了。

  “嗯,这就是瞅的妙用,我在分流太阳火精,不知道行不行,我先进去看一看。”楚风说道。

  几人点头同意。

  楚风像是很谨慎,在那里慢慢挪步,最终从他们眼前消失。

  进来后,他直接就采摘一枚金色果实,张口就咬,一刹那,馥郁芬芳,满嘴都是香气,黄金光芒在他嘴里绽放。

  这种感觉太美妙了,这颗果实异常可口。

  刷!

  人影一闪,刘武成进来正好见到这一幕,他顿时大怒,道:“你他妈找死吗?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动我们的神果,给我放下,滚过来受死!”

  他刚才不放心,沿着楚风踩过的路径,悄然跟了进来,正好见到他吃异果。

  楚风直接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太快了,啪的一声甩在刘武成的脸上,让他身子都横飞了起来,口鼻喷血。

  “真是聒噪,原本还想忍你们一段时间,结果这么不识趣,我凭能力采摘果实,在你们看来却是大逆不道,视我为奴仆?”楚风冷笑。

  这里与外面隔绝,他都不担心林外几人听到。

  “你”刘武成震惊,楚风竟然可以扇飞他?

  而后,他一跃而起,口中喷吐剑气,直接下杀手,并且呼唤外面的人进来。

  可惜,外面的人听不到,被瞅隔开空间。

  啪!

  又是一巴掌,刘武成被楚风抽在面孔上,整个人横飞,他惊怒交加,脸疼的受不了,感觉被羞辱了。

  什么情况,月票突然双倍了,大家手里月票的话请投给肾虚吧。

  感谢。
  
网站地图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名仕网上娱乐 88娱乐首页 澳门永利赌场app
千赢国际忘记 豪博国际娱乐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 钱柜娱乐下载
iis7站群排名查询 梦之娱app 天天娱乐合 龙8手机ptapp下载
京东客 世界足球星排名 集美国际娱乐场 娱乐电玩城注册送分
足球星级怎么排名 bodog备用网址 优乐国际游戏下载 宝龙棋牌
聚富彩票网线路稳定 天游娱乐官网 丰尚娱乐彩票 华裔娱乐 汇丰在线首页
天天彩票Tt 天游娱乐招商 分分彩计划 官方一号彩票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鑫彩平台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富豪彩票官网 天游娱乐 同创娱乐登陆
如意娱乐靠谱 99彩票娱乐平台登录 天游娱乐 如意娱乐网站 诺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