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心情复杂,这当中就究竟有什么隐情?

  银盒不大,二十公分长,落在他的手中后光泽内敛,不再熠熠生辉,都说宝物自晦,或许的确如此。

  蛤蟊接就窜了过来,它对这银盒更为好奇,因为它是一头血统至强的神兽,可却被能量塔拒绝,被告知不符合标准。

  而楚风却能够得到银盒,这让蛤蟆不忿的同时也深感心惊,迫切想知道银盒中究竟有什么东西。

  蓦地,楚风回头,看向来路方向。

  那里人影一闪,李苍河出现,原本老家伙脸上写满震惊,但很快又敛去,恢复平静,眼神异样。

  楚风着实一惊,李苍河居然能进来,他是如何做到的?

  “楚兄弟果然是非常人,居然真的开辟出一条安全路径进来。”李苍河带着笑,很有亲和力。

  楚风刚完成一次超级进化,神觉异常强悍,感应敏锐,察觉他那一闪而过的贪婪之色。

  “侥幸来到这里,没有丢掉性命。”楚风说道,他暗自观察,想知道李苍河是如何进来的。

  “那是什么?”楚风注意到,一只蚁虫正在李苍河手掌上爬动,他恍然,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

  “我们在外面担心楚风兄弟有危险,老夫便冒险进来了。”李苍河说道,大方的取出一个玉盒收起那蚁虫。

  “能量蚁!”楚风心头一跳,他心中钢这三个字,对于瞅研究者来说,对一些奇异物种必须得有所涉猎。

  能量蚁,能跟踪特殊的能量,嗅觉特殊,它早先闻过某种能量气味后,便可以就此一路追踪。

  早期,有些瞅大师联手探究妖圣墓,在破解常异常复杂的地势,尝试瓦解妖圣葬穴的瞅时,彼此间有时依靠能量蚁联系。

  它有不少妙用,但也很容易被限制住。

  楚风知道自己大意了,没有想到对方竟带着能量蚁,若是知道,他可以提前布置一些瞅符号,拦截这种生物。

  显然,李苍河正是利用能量蚁追寻他走过的路径,所以才能一路安全进来。

  “这座能量塔还算完整,它当中用蕴含着进化皇朝的各种秘典,真是一场大造化啊。”李苍河感叹,双目火热,接着他又看向楚风,道:“楚兄弟,你是否获得传承?”

  “没有。”楚风曳。

  “你手中是何物,能给我看一看吗?”李苍河带着温和的笑容。

  楚风曾经尝试打开银盒,但却失败了,这让他十分诧异,努力多次后他一阵无奈。

  他知道这必然是无价之宝,一个进化皇朝负责保存的东西,根本无需多想,绝对来头骇人!

  楚风绝不可能将银盒送给李苍河,不过他现在确信自己足够强大,能够保护好这件神秘器物。

  迅猛进化后,他能看透李苍河的实力,果然是挣断第七道枷锁的强大生物。

  他大方的递了过去,不怕他贪下。

  “好东西啊,这材质很特殊,像是某种秘金铸造而成,银光点点,带着神圣之力。”李苍河接到手中赞叹道。

  很快,他神色一震,道:“这像是某种秘金之母,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李苍河震撼,手抚银盒,一遍又一遍摩挲,催动身体中的能量注入进去,顿时让它璀璨如骄阳。

  “这种材质能铸造究极兵器啊!”他的的手都在哆嗦,像是在抚摸无上瑰宝,声音都在打颤。

  究极兵器,唯有传承数十上百万年的无敌道统中才可能养蕴出一件,放眼诸多星球也难觅踪迹。

  这种东西一出,直接就能打爆一切,毁灭山川万物,焚海成尘,轻而易举,击溃顶级大教,覆灭一域,没什么难度。

  那种兵器一出谁都拦不住,有些底蕴深厚、积累数十万年的辉煌门派都可以在一夕间被灭个干净。

  李苍河怎能不颤栗?银盒的材质居然是某种秘金之母,能铸造究极兵器!

  这盒子当中会是什么?他感觉灵魂都在发抖,这是激动的,更有亢奋与野望,因为在他看来这都将属于他。

  他尝试开启,但也没有成功。

  很快,李苍河平静下来,看向楚风,道:“我进来时,正好看到这个盒子飞到你的手中,还真是奇异。”

  “是,我也觉得古怪。”楚风点头。

  “你不想告诉我一些事吗?”李苍河说道。

  “什么事?”楚风问道。

  李苍河想了想,确信楚风也不见得知道银盒的来历,因为,进来时正好看到他才得手。

  “楚风,你人不错,很有天赋,加以培养的话未尝不能成为一代瞅大师,但是,时间不允许啊。”李苍河感慨。

  “你这是什么意思?”楚风问道。

  李苍河神色淡漠,道:“我的意思是,你这次立大功了,为我获取到一件神圣古器,我会记足的好,你就安心的去吧。”

  “你要除掉我?”楚风盯着他,道:“我帮你破解瞅,开启进化皇朝遗迹,你却想杀我?”

  “你觉得这种逆天瑰宝出世,你还能活着吗?自己疡一种死法吧。”李苍河淡淡地笑道。

  “我不想死!”楚风说道。

  李苍河翻脸,再也没有好颜色,道:“蠢货,如果是开掘到简单的遗迹也就罢了,这种神藏出世,你还想活?必然杀你灭口!”

  事实上,关于银盒他要自己留下,根本不会告知元磁仙窟的那批人,这种东西将被他独占。

  李苍河眼神冷冽,盯着楚风,在他的心中,这就是一个死人,绝不允许他的出去乱说话。

  “你这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楚风盯着他,虽然早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什么善类,不可能共富贵,但这么赤裸裸,还是让他心中恼怒。

  “年轻人你想多了,你觉得帮我们开启瞅,探索路径,就是对我等有恩?呵,天真,在我们眼中你就是个仆从,敢不听从吩咐,立刻毙掉你,早先对你和颜悦色,客客气气,不过是为了让你更听话,更好的为我们做事!”

  李苍河撕破脸皮,说话难听,恶意满满。

  “你这只老狗,还真是翻脸就咬人啊。”楚风感叹。

  “你找死!”李苍河沉下脸,现在他不需要楚风了,为避免夜长梦多,还是剧杀人灭口为好。

  他带着淡笑,略显冷酷,向前一步一步逼来,道:“原本还想给你一个痛快,你却一而再的冒犯我,想被耻辱地折磨死吗?”

  蛤笏到一边,一直都是看戏的姿态。

  李苍河瞥了它一眼,道:“你这种恶心的爬虫,也得给我去死,躲到哪里都没用!”

  蛤蟆被气的不轻,怒道:“去你亲娘二舅他母亲的,爷本原本不想骂你,结果你敢招惹我,不知死活的老狗,你一会儿死定了!”

  李苍河双目森寒,逼视着它,但最终还是先向楚风出手,身为挣断第七道枷锁的生物,他有足够的信心俯瞰陆地上的所有原住民。

  “一个土著而已,也敢对我不敬!”

  他探出大手,想一把捏爆楚风,眼中厩冷酷,手段残暴。

  哧!

  一刹那,楚风的身前冲起一口鲜红的飞剑,绚烂夺目,狗叫声不绝于耳,扑向那只大手。

  “汪tt”

  就这么片刻间,李苍河感觉手指头剧痛,他低头的刹那,看到五根手指头都断掉,坠落在地上,鲜血流淌。

  “啊”他像是后知后觉,这时才大叫出声。

  “汪tt”狗叫声密集,那只鲜红的飞剑乱颤,扑向他的手臂,霞光一闪,将他的小臂截断,坠落在地。

  “怎么可能?!”李苍河爆退。

  他真怀疑被狗咬了,有一只恐怖的恶狗扑到近前,撕裂他的手臂,不然怎能如此?

  要知道,那可是一个废人,在他眼中失去进化能力的楚风,跟废物没什么区别。

  李苍河极速倒退,但是却快不过飞剑,噗的一声,再次斩来,在犬吠声中,他整条右臂齐肩而断,彻底消失。

  “啊”

  他痛苦惨叫,剧痛难忍,最为重要的是,心中的挫败感与震撼,这是一个废物做的?!

  “你没有废,而且实力堪比挣断七道枷锁的高手!”李苍河震惊,面色苍白,踉跄倒退,简直难以相信这个事实,不愿接受。

  “你以为呢?”楚风带着轻蔑之色,俯视这个对手,他毫不掩饰,强大的气机外放而出。

  李苍河如同受伤的野兽般,发出一声嘶吼,他震怒,太不甘心了,到头来他杀人灭口不成,要反被人玩死?

  “你给我去死!”他怒吼,竭均能祭出一面镜子,看得出是这一件法兵,有放射性能量物质溢出,就要镇压楚风。

  轰!

  就在这时,楚风双目神光大盛,火眼金睛,射出的两道光束,全部轰在那面古镜上,让它剧烈颤抖。

  噗!

  同时,楚风双目中飞出的可怕光束,还洞穿李苍河的身体,让他血流如注。

  “我宰了你!”李苍河太不甘心了,手段尽出,拼命催动那面古镜,而且自身在发光,如同焚烧般,周身能量沸腾,想要玉石俱焚。

  但是,楚风的双目太奇诡,嗖嗖飞出几道光束,神能骇人!

  李苍河那面古镜,居然不受控制被打飞出去,坠落到一边。

  一刹那,李苍河身上又多了一些血洞,能量外泄,他瞬间虚弱,但他还是在拼命焚烧自身,想拉上楚风同归于尽。

  “七道枷锁,不过如此。”

  楚风说道,双目发光,射出的可怕神芒,刺透李苍河的面部,都快接近他的眉心了。

  “啊”李苍河惨叫,彻底绝望。

  嗖的一声,楚风到了近前,一把拎起,低头俯视,道:“你太弱了!”

  “你”李苍河感觉屈辱,他挣断七道枷锁,本应可以俯视地球上的土著,今天却被人强势镇压。

  咔吧一声,楚风猛然扭断他的脖子,让他双目中的光彩迅速暗淡下去。

  楚风收回银盒,而后将李苍河扔进那没有被破解的瞅地带,噗的一声,其尸体被绞杀成一团血雾,形神俱灭。

  楚风看了一眼地上的古镜,这是一非凡的法兵,但他没有留下,也直接扔进瞅地带,使之毁掉。

  因为,他担心留下的话,元磁仙窟的人有特殊的手段追踪与感应到。

  楚风吩咐蛤蟆,道:“将地上的断指还有血迹等处理好,布置出李苍河误闯绝地而死的现场。”

  他还不想跟元磁仙窟翻脸,还想好好合作,利用他们,共探各处遗迹,所有现在不宜泄露击杀李苍河的真相。

  蛤蟆不爽,这种脏活每次都轮到它,但也没有办法,它磨磨蹭蹭处理干净。

  楚风在这里研究银盒足够长时间后,发现唯有运转黄牛传给他的的特殊呼吸法时,这个盒子才轻微颤抖,但最终还是没有能开启。

  “我实力还不够?!”他吃惊的同时,内心火热,无比向往。

  需要的特殊的呼吸法,还要实力足够高深,才能开启此盒,这是他做出的判断,这是专属某一脉的东西,他越发的期待。

  楚风根本不急,等他实力到了一定层次,银盒中的东西跑不了。

  他严重怀疑,里面的东西跟神秘呼吸法有关,有可能是技法、妙术等,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真实情况不得而知。

  在这里耽搁足够长的时间后,楚风跟蛤筘原路返回,不久后将众人带到能量塔附近,把“机缘”送给他们。
  
网站地图 安装程序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ebet娱乐 亚博体育二维码 合乐888app
美国足球排名 万博体育安卓 宝运莱国际娱乐城 多宝平台客户端下载
888真人注册 功夫扑克APP 永利皇宫 凤凰平台的手机客户端
天门新闻网最新新闻 齐发国际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亚虎国际APP
利记官网 齐发娱乐游戏 琪琪色AV在线观看 AG平台网站
云顶娱乐app 正点游戏 重庆时时全天最准计划 娱乐平台注册 丰尚娱乐招商
亚洲最大的彩票多彩网 国际彩票注册 五洲彩票下载 拉菲娱乐 亿赢彩票登录
万博娱乐注册 大洋在线娱乐 678开彩网 万博娱乐评级 聚彩网
丰尚娱乐信誉 亚洲彩票 国内彩票平台 天游娱乐招商 博悦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