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冥鹏王被踩在地上,口鼻都是殷红的血迹,很惨,周身剧痛,面孔刚才不断中拳,近乎变形。

  尤其是现在,他被楚风踏在身上,被俯视着,这对高傲的鹏族来说是一种耻辱。

  他穿越星空而来,对曾经辉煌无匹、而今却彻底没落的地球充满期待,因为他知道这片大地之下有惊动星海东西。

  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刚一降临就被胖揍,而且这不是其他星域的人,只是一个土著,将他踩在地上,居高临下的俯视,一顿狂殴。

  他早已了解透彻,这颗星球上那群强大的族群都被斩杀干净,甚至血脉都断了,只剩下血统斑驳不纯的后裔。

  在他看来,这颗星球彻底废了,干枯这么多年,根本不可能有强大的进化者,可是眼下他却在被人暴打。

  这对他来说难以接受,他是一个年轻的天才,不远亿万里而来,就是为了挨一个当地土人的殴打?这太可笑!

  砰!

  一只脚落下,踩的他胸口剧痛,骨头嘎吱嘎吱作响,直接折断两根。

  可以想象,对方的这一脚力量有多大,要知道它可是鹏鸟,血统箱,肉身强大之极,一般的进化者根本打不动他。

  “说话呀,蛮荒战技如何?我自认为简单而直接,比你那花里胡哨的杂耍强多了。”楚风说道。

  黑冥鹏王怒视,猛力一挣,从他脚下摆脱,就要冲天而去。

  然而,等待他的是一拳,楚风显然是故意的,放他起来,等他凌空时,一拳贯冲而来,轰在他的身上。

  砰的一声,黑冥鹏王再次横飞出去,七窍流血。

  同时,楚风以七倍音速跟进,于半空中再次轰击,简直要将他打爆。

  这时,黑冥鹏王突然嚎叫,近乎发疯,声音刺耳,让楚风都感觉头疼欲裂!

  一刹那,整片天地都是黑色涟漪,那是恐怖的音波,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战技!

  眼看要被击杀,黑冥鹏王发狂,无所不用,如鬼哭狼嚎般,这是鹏啸长空之术,肆虐嵩山之巅。

  瞬息间,空气大爆炸,天地模糊,这片空间都不稳定。

  如果是一般的人在这里的话绝对要爆碎,会被撕裂成碎片,因为这种音波功太过可怕。

  可以看到,数万斤的巨石还有那崖壁全都崩开,直接化作齑粉。

  就是黑冥鹏王身后,那座千年古刹地基中有瞅符号,现在也炸开,成为飞灰,这片山巅一片狼藉,各种建筑举。

  虚空中的黑色音波能量涟漪如同剑光般扫来,让楚风的剪都剧痛,有血迹渗出,如果不是他运转能量防御,身体真的要被撕开。

  一声蛟龙吟发出,楚风动用蛟魔音波功,跟对方对抗,同时凝结拳印,向前轰去。

  一瞬间,龙吟鹏啸,两道声音纠缠着,两种涟漪碰撞,虚空轰鸣,空气炸开后,有灰雾般的物质散开。

  轰!

  黑冥鹏王冲来,想搏杀掉楚风。

  楚风冷漠,口中有龙吟般的声音,眼中激射两道金光,在噗噗声中,刺呆王的躯体。

  但是,诡异的事情发生,黑冥鹏王的血液溅起后,没有落地,而是凝聚成一条一条锁链,向着楚风缠绕。

  “缚龙术!”

  在哧哧声中,黑冥鹏王特有的黑色血液成为乌金般的神链,锁住楚风,要将他禁锢。

  此时,两人都停止音波功。

  “土著,我还是想说,你的技法太粗糙,实在差远了!”黑冥鹏王冷笑。

  同时,他钢出自己真正的翅膀,乌黑光亮,遮挡在身前,爆发能量,对抗楚风双目中射出的金光。

  “死!”

  他一声断喝,那血液构建而成的锁链突然勒紧,想要将楚风活活截断。

  “什么技法,太脆弱了!”楚风轻叱,猛力挣动间,他身上的锁链全部炸开,彻底崩断在那里。

  与此同时,他舒展四肢,一拳就轰在黑冥鹏王的脸膛上,喀嚓一声,显然有骨头断裂。

  咚!

  楚风一脚飞起,将他踢的横飞,接着扑杀过去,连下重手。

  就这么片刻间,黑冥鹏王险些被打懵,那可是他用能量与少许真血构建的锁链,居然就这么被扯断?

  要知道,那当中可是蕴含着丝丝真鹏之血,是他体内血液的精华所在!

  当世的鹏如果血脉返祖,那毫无疑问可以跟神兽并列,是一种原始神禽,一头而已就足以覆灭一颗星球。

  不过,真正的纯血鹏放眼宇宙也难以见到几只。

  黑冥鹏王自然也只是祖鹏后裔,连羽毛都是黑色的,可见血液不纯净,但不管怎样说,它都早已进化出一恤血。

  然而,这种真血混着能量没有能馈楚风!

  “嗷!”

  尖锐的长鸣,他怒嚎,直接化出本体,瞬间体形磅礴的骇人,足以碾压山峰!

  楚风毫不惧怕,张嘴就喷出庚金剑气,刹那而已,在这头庞然大物身上开出数十条可怕的血痕。

  其中一道雪白的庚金剑气险些就劈断它的脖子。

  嗖!

  黑冥鹏王的体形急骤缩小,直接化成一丈长,展翅并探爪,扑杀楚风,这是它的本体,能施展出天赋能力。

  那对爪子的确骇人,锋利的可怕。

  汪汪汪

  楚风祭出飞剑,削那对爪子,简直像是在放狗咬飞禽。

  轰隆!

  黑冥鹏王的一对翅膀劈来,比天刀还可怕,锋锐的骇人,乌光暴涨。

  砰!

  结果,楚风一拳就给挡住了。

  噗!

  楚风张嘴,喷暴白的庚金剑气,在它身上刺出几个血洞,顿时让它鲜血淋淋。

  “啊”黑冥鹏王长嚎,剧痛难忍,同时又想动用音波功。

  只是这一次楚风没有给他机会,两者间现在距离这么近,他直接狂暴出手,牛魔拳、蛟魔拳的真形凝结在一起,轰向鹏王的嘴巴。

  砰砰砰

  接下来,楚风跟它近距离接触,这简直是暴打,一拳接着一拳轰在它的身上,这片地带羽毛漫天飞舞。

  接着,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噼啪作响。

  楚风现在是狂暴的,不给它一点机会,恨不得立刻就格杀。

  不过,这头鹏鸟肉身的确很强,骨头断裂很多根,双翅都耷拉下去了,两只爪子亦因骨折而扭曲变形,但是它依旧散发着强大的能量。

  当然,它能活着也是因为楚风留情的结果,虽然想格杀,但也想从它嘴里套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比如对能量的运用,这是楚风很想得到的技法。

  砰砰砰

  楚风拎着它,一顿暴打,让鹏鸟胸口塌陷,接着双翅骨折成数段。

  喀嚓一声,它的鸟喙都被楚风喷薄的庚金剑气给削掉一截!

  “啊”黑冥鹏王惨叫,实在太疼了,这简直是一种非人的折磨,它从来没有想到会被人这样暴打。

  砰!

  楚风最后几拳落下,黑冥鹏王周身上下最起码数十处骨折,彻底瘫在地上不能动了。

  “怎么样,我的技法如何?这是蛮荒暴力美学!”楚风奚落它。

  他很不爽这头鹏鸟,太傲慢,早先俯视着他,还一口一个土著与土人的叫,说得它自己好像高高在上为神祇般。

  “活该,你再得瑟啊?!”蛤蟥颠屁颠的冲了过来,一声大叫道:“亢龙有悔!”

  砰的一声,它直接给黑冥鹏王来了一记蛤笃,打的它横飞出去,满地翻滚。

  黑冥鹏王躺在远处,气的险些昏厥过去,它看到了什么?一只蛤蟆,居然也敢对它动手。

  楚风瞪它,道:“你心点,它都被我打残了,你再这么折腾,一会儿肉质都坏了,太烂的肉没法吃!”

  “烂掉的肉可以煮粥!”蛤笞残的叫道。

  地上,黑冥鹏王听闻都要气吐血了,一头恶心的爬虫而已,还想吃它?

  蛤蟆昂着头,看了它一眼,道:“看什么看,爷是神兽,血统比你高贵,你这样的杂血禽鸟,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

  “噗!”

  黑冥禽王直接大口咳血,这是被气的,它觉得这可真是鹏落平阳被蛤欺,妈的,一只蛤蠹敢跟它这么说话,它实在接受不了。

  “别瞪眼,你还真不如这只蛤蟆。”楚风也说道。

  “噗!”黑冥鹏王实在受不了这种刺激,干脆喷出一口血后,直接昏死过去。

  “醒一醒。”不知道过了多久,黑冥鹏王耳畔传来呼唤声,它睁开眼睛的刹那,顿时一声怒吼。

  因为,它身上的羽毛消失大半,浑身剧痛,一只蛤簖在那里费力的拔毛呢。

  “你”它感觉眼前发黑,差点又气死过去,高傲的鹏鸟居然被一只蛤筲么处理,它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同时,它看到楚风还有老猿,以及那些被它关押的人,都被从后山放了出来。

  “爸,妈,你们先去洗漱一下,稍作休息压压惊,回头我们吃大餐。”楚风正在开口跟他父母说话。

  老猿神色复杂,无比感慨,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楚风这么逆天,将黑冥鹏王给打的半废,这简直不敢想象!

  楚致远、王静蓬头垢面,被关押这么长时间,如果不是异人的话,还真危险了。

  看到楚风后,他们哪怕受过苦,现在也满是笑,自己的儿子这么厉害,击败外星生物,将他们救出,两人高兴而又欣慰。

  “说吧,你知道我想从你嘴里得到什么。”楚风逼问鹏王。

  “呸,你什么也别想得到,我死也不会说。”黑冥鹏王到现在依旧桀骜不驯,横着眼睛,一点也不配合。

  “那没什么可说的。”楚风转头,对一些谐猴开口,道:“一口铁锅炖不下,再准备两个烧烤架。”

  “你敢!”黑冥鹏王大怒。

  接着,它又惨叫,因为蛤蟆拔毛越发凶狂,嗖嗖将它全身的黑色羽毛都给弄干净了。

  “这真是鹏鸟吗?我怎么看像只没毛的大公鸡。”蛤簏疑。

  “轰!”

  鹏鸟怒吼,它显现出真身,顿时挤满山头,它将近八百米长,体形太庞大,惹的一群猿猴鸡飞狗跳。

  “这么大个,吃不完啊。”蛤螃舌。

  不远处,铁锅烧水,两个烧烤架子也被抬来。

  楚风道:“嗯,这是我捉到的第一个外星人,还是一头鹏鸟,如果让它臣服,追随在我的身边,收为小弟也不错,外星人都认我当大哥,这是多么好的兆头啊。”他的恶趣味上来了。

  “你痴心妄想!”鹏鸟冷声斥道。

  楚风的脸色顿时垮了,叫道:“给我烤了,孜然味的,麻辣味的,我都要!”

  “其实,炖熟的更好吃!”蛤蟮道。

  太凶残了,一群猿猴看的直嘬牙花子,这可是一头鹏啊,曾经镇压嵩山,擒下他们所有人,可是眼下却要成为楚魔王的食物。

  “不臣服,那你就死吧,慢慢吃掉你!”楚风说道,向黑冥鹏王下最后的通牒。

  山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待,谁都不知道嵩山上究竟怎样了。

  早先也曾听到动静,但不是多么的清晰,若隐若无,因为山上有瞅,将一切都给隔绝了。

  “不用多想,楚风活不了,想去激战一头鹏?估计他被虐杀了。”

  “嗯,就算侥幸未死,估计也是那头魔禽为了折磨他而故意留他一命。”

  此时,来自各国的进化者,都在等到消息。

  甚至,全球各地大批的人都在看直播,可惜山上那心摄器材也无法捕捉到瞅内的情况。

  “呵,还用多说吗,楚风自不量力,死定了,除却我们元磁仙窟还有谁能救他?偏偏他不识好歹,不愿加入我们。”

  来自北极的生灵,有人曳说道,带着淡漠的笑容。

  “琳公主,你跟他打赌没有任何意义,那只是一个死人。”也有人这么说道。

  这时,观看直播的人突然惊呼,因为镜头前林地中出现一道身影,有人从瞅中走出!

  同时,有胆子大的人登山,现在很吃惊,因为闻到难以言表的香气,浓郁的化不开,肉质香味扑鼻,令人馋涎欲滴。

  天啊P人心中生出古怪的念头,难道那个人真的

  “不可能,我猜,肯定是楚风反被那头鹏王给烤熟了!”

  随后,就是半山腰甚至山脚下都能闻到浓郁的香气。
  
网站地图 齐发娱乐官网 永利皇宫 真人视频斗地主 国际足球最新排名
名仕娱乐 澳门百家乐app 通宝pt娱乐在线 必博网站
龙8娱乐老虎机APP 凤凰官网手机网 扎金花游戏平台 金花棋牌游戏
盈丰国际网站 极盗者海报 宝龙棋牌 投注现金网
远博娱乐下载 扎金花棋牌游戏 足彩比分直播 扎金花游戏平台
幸运飞艇人工网页计划 购彩平台网站 万博娱乐主管 正点游戏 世纪彩票
大富豪彩票网 官方一号彩票 斗牛娱乐平台注册链接 至尊彩票网 9号彩票娱乐平台
华夏娱乐快速 大洋在线娱乐 黄金彩票网站 摩臣彩票导航 百宝彩江西11选5
亚洲最大彩票 159彩票网 BA娱乐 金砖娱乐手机 千百万娱乐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