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略感意外,大齐皇子竟被他的能量战矛直接刺透,伤的很重,血溅山林,在他看来齐宇的进化层次非常高,能伤及部分皮肉就不错。

  齐宇闷哼一声,但却没有驻足,飞扑向折叠空间。

  他被一矛洞穿,并非他实力不济,而是不敢动用那一身能量,怕遭遇瞅更为可怕的反噬。

  域外生灵强行跨界,实力越强越困难,他在隐忍,没有爆发,心中怒焰无边。

  终于,他冲进折叠空间内。

  在他周围的那些经卷,那些枯黄的纸张,宛若经过千万年的时光冲刷,第一时间破损,而后全部磨灭。

  这是圣人笔墨,为圣人手书!

  磨去能量,仅留祥和,可庇护他平安,可现在全部毁于一旦。

  至此,齐宇才止步,周身都是光,爆发出骇人的能量波动,一瞬间,胸口部位的血洞消失,肉身痊愈。

  不过,他也在痛苦低吟,向下望去,双足被火光包裹,依旧没有熄灭。

  哪怕他闯入折叠空间中,依旧在焚烧,甚至从腥蔓延了上来。

  “红尘业火!”他声音颤抖,第一次露出惧意,他终于知道磨灭大齐皇朝强者的能量属于哪一种。

  这不光是瞅的能量,还牵引出的业火!

  十大最强星辰世界,其中的佛族一脉都十分忌惮这种火,可想而知它的威能。

  齐宇站定,回头看向林诺依,眼神中是丝丝缕缕的银线,他咬牙切齿,双目充血,眼角都要瞪裂了。

  他原本气宇轩昂,英武十足,可现在面部表情有些狰狞,这次一败涂地,全都是因为那个女人,败在她的手中。

  随后,他看向楚风,眼睛冷冽无比,刚才他的后心被洞穿就是出自那个人的手笔,让他愤怒,憋屈。

  进化到他这个层次,枷锁境的人怎能伤他?若非刻意压制自身,不敢动用能量,怎会负伤!

  “土著!”

  到了最后,他口中只吐出这样两个字,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牙齿咬的下唇都在淌血,但他却不知道疼痛。

  还能呵斥吗,还能轻蔑对之吗?他没脸再咆哮,那样会让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一败涂地啊。

  回首时,在他的身边还有四人,都带着业火,在地上翻滚,仅这四人得圣人经卷庇护,跟他退回来。

  但是,眼看也活不成了,满身都是业火。

  就是为他持剑与捧着经卷的侍女,现在也都魂断地球空间入口处,化作白骨,又成灰烬。

  “啊”

  到了最后,大齐皇子大吼,那是不甘,还有心中的怒怨,他犹如困兽,发出近乎绝望的凄厉长嚎声。

  而后,他锵的一声斩断腥以下部位,阻止业火蔓延,他熬不住了,再这样下去他整具躯体都会成为焦炭。

  鲜血淋淋,他却不知道痛。

  嗖!

  他腾空而起,从怀中取出一块水晶,通透明亮,在当中有一团鲜红,流动赤霞。

  水晶中封优神药汁液,齐宇捏碎水晶,将所有鲜红药液都吞进口中,而后头也不回的飞走,他的速度极快,像是一道闪电,刹那消失在折叠空间深处。

  在此过程中,他都没有回头看一眼那几名倒在地上哀嚎、满地翻滚、死去活来的骑士。

  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活不了。

  楚风没有追击,因为,他知道真要深入进去的话凶多吉少,哪怕大齐皇子失去双足也很可怕,毕竟进化层次极高。

  那里可不是外界,楚风不敢妄动,在那折叠空间中,齐宇一定会全力以赴。

  林诺依注视他远去,也没有追赶,被接近透明的能量塔守护,双足站在残枝败叶上,自始至终她都很镇定。

  “吼”

  杨恒怒发飞舞,身上有几个窟窿,那是被太阴火精焚烧所致,他终于排出那种高级能量,赤手空拳向楚风还有林诺依杀来。

  只是,他已经这个这样子,一身实力锐减。

  同时,穆青身上的少许太阴火精也熄灭,杀了过来,这两人披头散发,都很疯狂,带着无边的怨气还有杀意,如同疯魔。

  锵锵锵锵!

  到了这一步,楚风根本不想浪费力气,从空间瓶子中取出四根黄铜柱子,果断抛出,插入四个方位。

  “啊”穆青尖叫,被困的刹那,眼前迷雾汹涌,电闪雷鸣,她寸步难移。

  杨恒也惊怒,一步踏出,天地像是被替换,四周迷雾浓重,头上雷霆不断炸开,闪电随时落下。

  四根黄铜柱子来历非凡,现在只是初步激活内部一些符号而已,便足以能利们。

  锁龙桩,这样的名字可不是随便起的。

  楚风站在一根黄铜柱子近前,张嘴吐出一道雪白庚金气,如蛟龙盘旋,煌煌剑光慑人,噗的一声将杨恒的头颅斩落在地。

  “这颗蛮荒星球,这片没落之地要成为我的埋骨地,我不甘啊,竟死在当地土人手中!”

  骑士杨恒头颅落地后还没有彻底死去,精神波动剧烈,不甘心,倍感憋屈,他已跨界成功,却还是被杀。

  “蛮荒星球上的土人?”楚风并没有动怒,语气平和,道:“回首当年,各星系皆来朝拜,你们所谓的大齐皇朝也只是当中的一员,借崂山后方的星路来朝圣,也配傲慢?”

  砰!

  杨恒被锁龙桩内的闪电击中尸体,最后的精神也溃散,彻底死亡。

  噗!

  穆青中剑,左臂坠落,她哀嚎不止。

  被楚风张嘴间吐出的庚金剑气斩断一臂与一腿,将她废掉。

  “有些可惜,让那位皇子逃走了。”楚风看着折叠空间。

  不远处,那几名被业火淹没的骑士,形神俱灭,除却一个齐宇外全灭。

  林诺依收起能量塔,它缩小到两寸高,刷的一声没入她的体内,消失不见,她转身看向楚风,目光清澈。

  “嗯,还有人,我去解决!”楚风让林诺依注意保护自己,他腾空而起,如一只鹏鸟般划过长空两千多米远,也就是四五里地。

  砰!

  当他降落在地上时,金刚琢已经出手,最强大的那个外星人当场被击毙,被打成一团血雾。

  他们是来自麒麟巢的人,曾说要为大齐皇子护法,可是却都被支开了,让他们去巡山,不被信任。

  刚才大齐皇朝的人马覆灭太快了,转瞬间败亡。

  这些人听到动静后,第一时间杀来,结果遇上楚风。

  这时,老喇嘛、獒王等一群昆仑大妖也杀来了,在远处呼喝着,喊杀震天。

  最起码,他们的声势很大,一个个血气滔滔,尤其是如今已经挣断八道枷锁的老喇嘛脑后生佛光,坐下一头黄金狮子,卖相惊人,跟神佛似的。

  而吴起峰老宗师则身负太极图,阴阳二气流转,也很骇人。

  麒麟旧巢的几人,最强的人被楚风秒杀,现在又看到这么一群大妖扑杀而来,心中怯战,转身就走。

  砰砰砰

  结果没什么悬念,剩下的几人全灭,一个都没能逃走!

  最主要的原因是,这几名降临者都不成什么气候,真要是有骨气的强者也不会来这里上赶着帮人护法。

  一群大妖冲到折叠空间入口,见到林诺依后,一个个表情要多精彩有精彩,全都瞪着眼睛,惊为天人。

  因为,他们筹谋很久,都准备核弹洗地了,结果却被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娃于弹指间解决问题。

  “妖仙?”马王大咧咧,直接这么开口。

  老喇嘛口诵佛号,慈眉善目,而后一巴掌将便宜徒弟马王扇一边去了。

  一群大妖对林诺依相当的敬佩,感觉惊艳,这种手段,这样的结果,远超他们的预料。

  “看到进化皇朝的人全灭,这心情真是太舒畅了。”雪豹王叹道。

  一群大妖都点头,跟林诺依套近乎,相当的客气,总觉得这女娃太了不起。

  “不是一家坑,错,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坑的这股皇朝人马好惨,哈哈,我为什么这么高兴。”有昆仑大妖这么说道。

  时间不长,一群人就熟悉了,毫不见外。

  甚至马王还自来熟,干咳道:“弟妹啊,你的确比我那女儿漂亮上那么三分,难怪楚风兄弟不肯移情别恋,我原本还想做他岳父呢。”

  林诺依微笑。

  其他人都无言,马王那女儿身高一丈,膀大腰圆,也只有马王自己外加一个大老黑大黑牛)认为她闭月羞花。

  砰!

  马王直接飞了,被慈祥的老喇嘛一脚踹飞。

  “林魔女,楚魔王,放我出来!”

  这时,穆青尖叫,被困在锁龙桩间。

  “林魔女?分明是仙子好不好!”雪豹王等人不爱听,林诺依只身灭一部皇朝人马,让他们惊艳与赞叹。

  “其实也不错,林魔女,楚魔王,这挺般配的。”盘丝洞的盘王开口。

  就是武当老宗师都微笑,现斥字,道:“楚字上半部为林,林字下一人为楚。”

  “妙极,是这样。”一群大妖可不是文盲,比如昔日的大黑牛、东北虎等,精研数国语言,准备去洗劫世界各地。

  然而,老宗师吴起峰却又忽然不说话了。

  “林魔女!”穆青依旧在叫。

  楚风将锁龙桩收起,将穆青放了出来,交给獒王疵。

  “算了,给她一个痛快吧。”獒王没有折磨她,却一柄大刀,噗的一声将她的头颅劈落,结束穆青性命。

  连进化皇朝的一群强者灰飞烟灭,獒王心中的屈辱与怨气也跟着散开。

  事已至此,崂山一战落下峄。

  “可惜,没有看到核弹洗地的壮阔场面。”

  “总有机会的。”

  “希望永远不要出现那样一幕,那意味着我们都已经束手无策。”

  昆仑大妖们在谈论。

  明月高挂,烘倒映出灿灿圆月。

  楚风与林诺依已经出海,坐在翠绿竹筏上,一会儿在碧波上漂浮,一会儿又在月下的天空中横渡。

  烘上波光粼粼,偶尔有海鱼跃出水面。

  月光下,林诺依整个人都沐浴上一层洁白光辉,莹白面孔精致无暇,美目清澈,十分清艳与明丽。

  此时,烘上飘着香气,她正在享用楚风的劳动成果,比如南海龙肉汤、烤鹏翅等。

  “这是我第一次吃你亲手做的食物。”林诺依现在也很放松,不再那么冷艳,甚至略带慵懒,坐在竹筏上,看着宁静的烘中的星月倒映,又看向楚风。

  “以前不会做,直到总是被那些兽王、禽王追杀与找麻烦,我的厨艺才突飞猛进。”楚风笑道。

  听他这么说,林诺依不禁笑了起来,很灿烂,她很放松,想到他整理出来的那个美食排行榜,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想到过去种种,她脸色柔和,跟楚风在一起很轻松,随后她收回目光,看向天边,遥望星空的彼岸。

  这个晚上,楚风已经多次见她凝视星空痉。

  “今天虽然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中,但还是有风险,万一齐宇跟你玉石俱焚,不退走,直接冲出来对你全力出手怎么办?还有麒麟旧巢也有人杀到,只有你一个人的话很不利。”

  楚风提及白天的事。

  “他们攻不破能量塔。”林诺依开口。

  然后,她略微犹豫,轻叹道:“其实我想将你从这件事中摘出去,树大招风,你现在引起太多的人的注意。”

  林诺依告知他,暗中有麒麟巢的强者赶到,她与他们有约定,共击大齐皇朝。

  这几名强者可不是被骑士杨恒斩掉的那几人,而是真正的高手,可惜,这次楚风把那几人要做的事情给抢着做了,他们都没用出手。

  楚风闻言,吃了一惊。

  “齐宇实量大,目前不可能跨界成功,最可能闯过死关的便是较弱的几名骑士以及齐宇的侍女。”

  林诺依说,一旦发生那种事,她会以能量塔护着自己,将那些人引到远方的一座山谷中,由那麒麟巢的几名真正高手解决。

  “你竟能跟他们联系上。”楚风看着他。

  “麒麟旧巢内有人对大齐皇朝无比仇视,他们来自同一颗星球的另一圣地,但他们的圣女一直还没有过来。”林诺依述说。

  林诺依道:“其实这次放走大齐皇子也好。”

  楚风诧异,问道:“为什么?”

  “齐宇进化层次颇高,在很长时间内都无法跨界过来,而那颗星球上跟大齐皇朝对立的另一个道统的圣女还在路上,即将赶到,两人会在折叠空间相遇,将有生死一战。”

  林诺依这样断言,她肤色白皙,沐脏白月辉,晶莹身体略带薄雾,明眸灿灿。

  楚风听闻后都有些怀疑,林诺依是否故意放走齐宇,让他跟人去两败俱伤,跟那所谓的圣女互相牵制。

  “嗯,你考虑的很透彻,林魔女比我厉害。”楚风打趣。

  林诺依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这种表情很少见,冷艳气韵下难得一现,略有妩媚。

  当林诺依起身,再次站在竹筏上遥望星空时,不知道为何,楚风觉得她似乎相隔很远,被月光与白雾笼罩。

  这一夜,天下震动,有些消息终究是传了出去,一个进化皇朝覆灭,整体灰飞烟灭,震惊各路势力。

  就在这一夜,各座名山所对应着的“星路”上的生灵躁动,非常不安,来自各星系的人马准备迅速降临。

  趁现在没有人阻击,他们想跨界。

  因为,在这些人看来,一个进化皇朝被人阻路,而直接覆灭,太过恐怖!

  当夜,天下震撼,各条星路不时开启,闯关者不计其数。
  
网站地图 澳门赌场在线 琪琪色av在线看 新澳门万彩票 博嬴彩票app
bbin娱乐线路检测 国内赌博机APP下载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撲克王APP 亚博体育怎么注册 亚虎app官方下载 大奖娱乐
优乐2国际官方网 澳门百老汇游戏娱乐 明发娱乐 下载 凯撒国际娱乐老虎机
新澳门万彩票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天时娱乐平台 ag真人视讯开户
新澳门赌场马来分分彩 稳定的彩票网 亿皇娱乐官网 恒彩计划 银豹娱乐登录
诺亚娱乐 98彩票网手机版 金亚洲娱乐登入 华人官方彩票注册 天游娱乐平台
凤凰彩票版权所有 娱乐平台登录 重庆时时精准全天计划 千百万娱乐平台注册 至尊彩票网
新宝GG 新宝二 k彩娱乐登录 速彩娱乐 在线彩票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