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太空,杨宣坐不住了,在他看来,这简直是自作孽,平白无故塑造一个冒牌天旬子,好死不死还去坑他族妹。

  这要是传回璀璨繁盛的星海,被那群世家损友听到,被那些王孙贵女知晓,还不被笑死?!

  他浑身燥热,在虚空中走来走去,当想到那些人愕然而喷笑时的表情,他坐卧不宁,身上跟长刺般难受。

  这一刻,他脸色黑如锅底,停在虚空中,他决定想方设法通知他族妹把那杏干掉!

  晴岚看出不对劲,直接警告,道:“杨宣,你可别动歪脑筋,你我都没有办法干预此地,连圣人都无法在这颗星球上显圣,毕竟曾经排名第十一啊,当年殒落多少皇朝之主、菩萨?圣血浇灌各座名山,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今日之一切!”

  “不行,我得使些手段。我干涉不了这颗恐怖的星球,但是我得带话给我那圣女族妹,不然她非被那冒牌坑货带到深沟里去不可,这是因为我的错误导致的,我得纠正。”杨宣说道。

  他面色阴晴不定,他很担心,这位族妹一旦寄希望于这冒牌坑货,犯下决策方面的大错,被她师门知晓的话,会动忆圣女地位。

  越是强大的圣地竞争越激烈,他这位族妹虽然天纵之资,才情极高,可若是在这颗没落的星球栽个大跟头,还是会受到严重冲击的。

  哪怕他们这一族有活着的圣人,并不是非要让后辈子弟去做另一道统的圣女,可也不希望她这样失败。

  “不行,我不会让你再犯错。”晴岚曳,坚决要阻止他,不然的话被人知晓这里的事他也得吃挂落,有可能会被囚禁,原本就是被发配过来的。

  杨宣面色微变。

  晴岚忽然开口,道:“咦,那是什么,你族妹最终穴的秘宝看着有点眼熟。”

  雁荡山,山顶有湖,芦苇茂密,结草为荡,各种灵瀑、深潭更是数不胜数,史称东南第一山,有寰中绝胜之誉。

  杨珊取出一柄青铜剑,带着斑斑绿锈,很古朴,不是多么锋利,而且藉很厚,有点像钝器——锏。

  杨宣看到后,一口老血都要飙出来了,那不是他赠给他圣女族妹的剑器吗?

  这一刻,他简直是百爪挠心,胸腔中跟跑进二十五只心子一般,心肝难受的乱颤,整个人都不好了。

  雁荡山折叠空间内景色一样优美,松林苍翠,清泉石上流,再加上被圣女杨珊婀娜身段绽放的氤氲能量霞雾普照,染上一层圣洁光彩,越发灵秀。

  杨霖熊进折叠空间,接过此青铜藉,为楚风却。

  入手沉甸甸,单重量的话远超各种重型兵器,看着很古旧,楚风尝试擦掉绿铜锈,结果失败。

  楚风觉得,这剑有些来头,颇为不凡。

  当灌注能量后,青铜藉嗡嗡作响,喷吐炫目匹练,激射出去很远,仿佛一条真龙化形,要破空遁走。

  “这柄礁不上惊艳,但也不差,胜在坚固,经历漫长岁月,经历过很多辰斗,一直没有损毁,被走肉身成圣路线的进化者钟爱。”

  杨珊微笑介绍,虽然带着面纱,但笑起来时周身光彩流转,绽放的神圣霞辉更为绚烂,覆盖山林。

  楚风笑的开心,跟一朵楔似的,合不蚂,认真表达过谢意,他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圣女,出手就是大方。

  他瞄了一眼这位圣女的身段,看了一眼鼓胀的胸部,嗯,果然很有胸襟,难怪做事大气。

  这种贼兮兮的目光被杨珊所捕捉到,她笑容不减,用手拢了拢发光的秀发,风姿越发动人。

  “为楚兄提个醒,见到域外的圣女、皇女等,眼睛不要乱瞄,有些姐姐可是很记仇的哦。”

  楚风听闻顿时一脸正色,信誓旦旦,道:“我不是那种人,我不做那种事!”

  附近,杨霖腹诽,刚才眼睛都冒邪光了,还能这么的义正言辞,脸皮忒厚,土著中的天旬子果然是“非常人”。

  须知,他以前所见到的神子、皇朝传人,哪个不惊才绝艳,有的温润如君子,有的英武气吞山河,有的璀璨如天日,都异常出众,立身在人海中都能被一眼发现。

  外太空,杨宣看着楚风笑的如花儿那么灿烂,眼睛还冒邪光,乱瞄他的圣女族妹,他直接咬牙切齿,道:“我拍死你!”

  晴岚在旁怀疑,道:“我看那青铜剑器十分眼熟,你昔年好像也有这样一把?”

  “你认错了!”杨宣一脸正色,进行否认。

  可是,他暗中却在擦汗,也太倒霉了,他当年珍爱的兵器竟落在那个杏手中?

  他都做了什么?无意间塑造出一个冒牌货,坑了他族妹,还要坑走他的兵器?

  地面上,杨珊轻语,道:“很多人都研究过这柄剑器,认为它不简单,就是我的一位堂兄都废寝忘食的琢磨过很多年,但一无所获,在我手中也没发现秘密,今日送你了。”

  外太空,晴岚一脸诡异之色,看向杨宣,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有什么话可说?

  杨宣不仅脸色发黑,就是头顶都在冒黑气,简直是要彻底黑化,他觉得胸闷、眼花、耳鸣,差点憋出内伤。

  “我警告你,回去不许乱说!”杨宣恶狠狠地威胁晴岚,这要是传出去,他一世英名彻底毁了,这是典型的挖坑埋自己。

  他能想象那些贵女、那些郡主、那些大教传人在谈论这件事时的表情与笑容,在很长时间内他都会没脸见人。

  晴岚笑的相当舒心,故意调戏,道:“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他真是土著中的天旬子呢,我看很像。”

  杨宣闻言,略微一怔,但很快曳,按照推断,这种没落星球上的土著极难出现天旬子,真出现的话,那就是罕有的奇迹。

  不过,他还是看了又看,结果心头火起。

  看那杏的笑容,真是觉得好贱啊,一边摆弄青铜剑器,一边还在盯着他族妹看呢,杨宣真想俯冲下去,一头撞死他!

  “不行,即便违规,我也得想办法为族妹纠正错误,一定要示警。”

  杨宣暴走,决定武断干预,想方设法要揭露那冒牌货。

  “不行!”晴岚沉下脸,不想让他乱来,说什么都得阻止。

  “嘻嘻”就在这时,黑暗的宇宙中,传来动人心旌的笑声,接着一个身段凹凸起伏的女子出现,暗红色长发,雪白剪,丹凤眼斜瞟,烟视媚行,这简直是一个妖精。

  “杨宣你要犯大错吗?”她的声音听起来让人觉得酥酥麻麻。

  “仙女座的胡倾城,你不要乱扣帽子!”杨宣面色变了。

  胡倾城身上穿着黑金战衣,不过雪白长腿与晶莹的藕臂等都有部分露在外面,黑金战衣衬托白皙的肤色,对比明显,有种另类的气质与魅惑。

  她一副慵懒的样子,道:“唔,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人坑妹哦,羞恼之下还想犯规,这可会影响到别家子弟的。”

  “你”杨宣哑火,最担心的事情发生,直接心惊肉跳,这事可能要被所有熟人知晓了。

  虽然不在同一星系,但是他们彼此间也不时见面,比如代表各自身后的势力参加同辈间的切磋,对抗,以及去相邻的学府深造。

  这妖精如果大嘴巴的话,他肯定要名动很多个生命星球。

  因为,他们这个层次的进化者,身份都很惊人,都来自顶级大势力,有的为世家子,有的为一国贵女,有的为菩萨后人。

  胡倾城舔了舔红唇笑道:“我对这个辛著很感兴趣哦,他若是能脱离这颗星辰,以后我不介意去亲身接引他。”

  “你是想勾引他吧?!”杨宣不忿,针锋相对,因为这妖精太可恶,一向都喜欢挑动人的情绪,看人笑话。

  “是又怎样?”胡倾城毫不在意。

  最终,杨宣妥协,道:“我愿意倾家荡产,送你们每人一只五星斗兽,如何?!”

  “成交!”

  “成交!”

  胡倾城、晴岚两人痛快点头,直接答应。

  然后,杨宣准备作弊,违反规则,为他族妹传讯,揭露那个冒牌货。

  楚风笑的开心,跟杨珊告别,这次收获真是太大了,跟域外的一个圣女搭上关系,想来以后合作一定相当愉快。

  分别后,他向雁荡山外走去。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垂落银光,又奔着他而来,而且扭曲,像是要演化什么,但似乎很艰难。

  “又来了?!”他驻足,谨慎戒备。

  接着,银光炸裂,赤霞与青光同时绽放,三色光彩纠缠,而后一起消失。

  外太空,杨宣耗尽力气,近乎虚脱,有气无力,冲胡倾城怒道:“你变卦!”

  “我觉得,还是大公无私比较好。”胡倾城笑容甜美。

  晴岚纠结,最后也劝道:“算了杨宣兄,令妹天纵之资,拥有进化领域中的元光神体,无论对上谁都不会吃亏,你就不用瞎操心了,你的五星斗兽我不要了。”

  雁荡山,杨霖看着远处消失的异象,一脸震惊之色,喃喃道:“不愧为天旬子,果然是有大气运的人,上次见他还是银光腾腾,而今竟已是三色神光蔽体,下次再相遇说不定就是五色神光冲霄汉了,果然值得圣女拉拢与结交啊!”

  杨珊美目深邃,神光湛湛,凝视楚风离去的方向。

  太空中,噗的一声,杨宣这一次真的吐血了,一半是虚脱累的,一半是气的{大爷的,又成全这杏了?当着他族妹的面,更进一步证实与坐实他就是天旬子?!

  还有没有天理?他想哀嚎!

  楚风盯着天空看了半天,一阵狐疑,又吓他?最终小声骂道:“你妹啊!”

  外太空,晴岚与胡倾城相视,一阵无语。

  杨宣听到后,则气到手指头都在哆嗦,浑身毛孔都在冒黑气。

  “我真想拍死他啊!”

  最终,他果断抛下千里眼与顺风耳的道果结晶体,眼不见心不烦,不然的话,他真受不了那杏。

  胡倾城笑的开心,圈杨宣。

  杨宣生气,道:“你现在尽管笑我,你妹妹不是在华山深处吗?她也派人去邀请那杏面谈了,你笑我,到时候他也会坑你妹!”

  胡倾城的柔媚小声戛然而止。

  杨宣又看向晴岚,道:“你们族中也有人来吧?”

  淡定的晴岚张了张嘴,顿时不淡定!

  地面上,楚风心中是满满的喜悦,这次的雁荡山之行收获太大,莫名其妙有了天旬子的身份,居然可以带来这么多好处。

  他决定,要一路冒充到底!

  既然有神子、天女相邀,为什么不去?嗯,现在可以去黄山、华山等地转一转,跟那些圣子、神女好好谈一谈,唠唠嗑,等着拿好处。

  他忽然觉得,人生是如此美好。

  楚风晃悠悠,走出雁荡山,一路北上,很是悠闲,他在给自己规划,近期内要迅速进化,并提升瞅造诣,机会难得。

  还未走出浙江境内便有人来找,自称海外仙岛的使者,请他去海外赴宴。

  什么情况?楚风狐疑,蓬莱仙岛的人改变态度了?

  “我不是蓬莱人,我是方丈仙岛的使者。”来人纠正。

  神话传说中,海外有三仙岛,分别为:蓬莱、方丈、瀛洲。

  楚风不解,他跟方丈仙岛的人没有什么交集,为何来请他赴会?

  这名中年使者微笑,小声道:“好事,我们方丈仙岛的一位小公主仰,有些大人听闻你不错,要给你一个机会。”

  楚风发呆,这还真是出乎他的预料!

  他一阵琢磨,又是天旬子的身份引起的?

  然而,这次他没有开心,而是感觉惊悚,事情的发展越来越超出他的预料。

  他有点冒虚汗,忍不拽头望天,再这么下去会不会遭天打雷劈啊!?
  
网站地图 金赞娱乐网址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 百合娱乐网 现金游戏大厅下载
万豪棋牌 尊宝娱乐平台App 天际亚洲百家乐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橙天娱乐官网 齐发娱乐官网app 平台娱乐app 大桨娱乐城
加拿大大小单双预测app 大发游戏官网 盈丰国际登录 天天互娱乐平台
大奖娱乐城网址 ag平台官网下载 玛雅娱乐注册 拉斯维加斯正规网址
黄金彩票平台 杏彩娱乐 丰尚娱乐 银豹娱乐登录 盛大彩票
无极娱乐 1号庄彩票娱乐平台 亚洲彩票 凤凰娱乐注册 娱乐注册
鸿鑫娱乐 同创娱乐 亚洲彩票平台注册 丰尚娱乐官网 娱乐平台登录
东森投注aPP 丰尚娱乐彩票 利信娱乐最新登陆网址 万恒娱乐彩票 金砖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