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犬养胜麻吕肺子都快气炸了!

  佐伯子麻吕与葛城稚犬养网田这两个蠢货,原定这个时候他们就应当掣出兵刃扑上前去将苏我入鹿斩杀,谁知道事到临头,居然害怕了

  见他们迟迟不肯动手,不仅海犬养胜麻吕气得不轻,侧殿内的葛城皇子更是又气又怒!

  万事俱备,只待将苏我入鹿斩杀于此,便可大功告成,哪里还容得他多想?

  时不可失,失不再来,今日大肆调动宫内禁卫之痕迹事后必然瞒不住人,权倾朝野的苏我入鹿一旦查知,岂会不知是有人意欲谋黑他?届时这个凶人破罐子破摔,那便是他葛城皇子大祸临头

  既然佐伯子麻吕与葛城稚犬养网田这两个鼠辈不敢动手,那自己就亲自上!

  葛城皇子遗牙,抽出宝剑,自侧殿闪身杀出,直奔苏我入鹿冲去!身后的几名死士早已将弩箭瞄准了苏我入鹿,这时纷纷扣动扳机,“嘣嘣嘣”几声闷响,几支弩箭朝着苏我入鹿飞射而去,紧接着这几人丢掉弩箭,纷纷抽出兵刃,随着葛城皇子身后杀奔苏我入鹿!

  事发突然,苏我入鹿猝不及防,刚刚饮了中臣镰足敬过来的一杯酒,眼中便有残影一闪。他亦是身经百战之豪雄,反应极其迅捷,当即一矮身意欲藏入桌底,到底慢了一步,“噗噗”两声箭簇入肉之声音,左肩一阵剧痛,已有两只弩箭钉进肩头和上臂。

  不过也因此躲过了射向头部的一箭

  苏我入鹿心道你们还真想要弄死我啊,居然在大极殿上当着文武群臣和外国使节的面行此刺杀之事,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他忍着剧痛,猛地抽出随身佩刀,刀刃斜着一撩将箭杆削断,任由箭簇留在手臂之内,大喝一声,一脚踹翻身前桌案。坐在他对面的左大臣阿倍内麻吕倒了霉,被翻转的桌面扣个严严实实,汤汤水水劈头盖脸洒了一身。

  苏我入鹿一脚踹翻桌案,殿内早已大乱,他见到葛城皇子手里挥舞着宝剑冲杀过来,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何事?

  当即狞笑一声,明知坠入陷阱却丝毫不怕,非但不跑,反而拎着佩刀便大步冲向葛城皇子,近前散步,猛地一刀从上至下狠狠劈下去!

  葛城皇子吓了一跳,他以为苏我入鹿必然逃跑,是以想要衔尾追杀,却不料对方不退反进,一下子乱了方寸,手里宝剑固然能够将苏我入鹿同个窟窿,可是头顶这一刀足以将自己劈成两片

  他是天潢贵胄,今日刺杀苏我入鹿便是为了攫褥皇权力,哪里肯跟苏我入鹿同归于尽?

  当即急忙侧身,手里宝剑收回上举,想要架渍我入鹿这劈头盖脸的一刀。

  然而苏我入鹿何许人也?

  此人不但武艺超群,更是天生神力,手里的佩刀亦是倭国制刀大家锻造的精品,这气势雄浑的一刀由上至下威猛无俦,结结实实劈在葛城皇子举起来的宝剑上,只听得“咔”的一声脆响,葛城皇子的宝剑断成两截,佩刀余势未消,正斩在葛城皇子的右肩膀上。

  “啊——”

  葛城皇子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整条胳膊都被砍了下来,心血瞬间标出,喷出老远,整个人轰然倒地。

  纵然是支持葛城皇子的大臣,因为此事机密所以并未事先得到告之,冷不防发生刺杀之事,谁敢牵涉其中?至于苏我氏的盟友更是完全懵掉了,哪怕想要帮助苏我入鹿也不敢,谁知道葛城皇子是否已经调兵巍了整个皇宫,这时候站在苏我入鹿一方,万一苏我入鹿最后被杀,他们岂不是也要跟着陪葬?

  所以整个大极殿上乱成一团,哭喊声叫嚷声喝骂声,宛如一个乱糟糟的菜市场,平素人模狗样的大臣贵族们都背着忽如起来的一幕吓傻了,继而不管不顾,一窝蜂的往门口跑

  机灵通透的金法敏早已在变故最初之时便向门口跑去,第一个跑出大殿门口,大声喝道:“葛城皇子意欲刺杀天皇!葛城皇子意欲刺杀天皇!”

  虽然天上下着大雨,整个大极殿都被笼罩在雨水当中,中气十足的声音却依旧远远传了出去。

  他相信苏我入鹿必然早有布置,此刻骤然被袭,也应当有后手布置。

  至于喊着一句,纯粹就是陷害葛城皇子,反正按照房俊的意思,总归是要扶持苏我氏与天皇争权的

  喊完之后,金法敏也不敢呆在原地,反身又跑回大极殿内,就在门后便寻了一根粗大的廊柱藏身其后,以免被一会儿赶来的不知是哪一方的兵卒给当成叛逆一刀宰了,那才是冤哉枉也。

  追随葛城皇子身后的几个死士亲眼见到自家主子被一刀砍掉了手臂,一个个眼珠子都红了,嗷嗷怪叫迈着短腿死命往前冲,意欲将苏我入鹿围起来大卸八块,给自家主子报仇,却被惊慌奔逃的大臣们冲击得跌跌撞撞,一时之间居然无酚近苏我入鹿。

  苏我入鹿性情暴虐,这时候心里又惊又怒,更被葛城皇子的鲜血激起凶性,非但没于一时间撤出大极殿寻找宫外的援军,反而一手拎着刀,用鲜血淋漓的左手扒拉开挡在眼前的大臣,径自向着葛城皇子冲过去,想要在此将葛城皇子斩杀,今日仇今日报,一了百了。

  佐伯子麻吕与葛城稚犬养网田两人早就傻了眼,本该他们先出手的,却因为害怕而迟迟不敢动手,现在葛城皇子一条手臂被砍掉,正在地上痛苦翻滚哀嚎,鲜血喷了一地,眼见着苏我入鹿已经拎着刀子杀过去,心里的忠诚终于战胜恐惧,纷纷抽出兵刃,从后向苏我入鹿杀去。

  苏我入鹿并未在意身后之人,他眼中唯有葛城皇子,这人不仅是苏我氏攫攘国至高权力的烂路是,屡次搅合黄了古人大皇兄成为太子的策略,更想要在这大极殿置自己于死地,若是不将其斩杀,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却未防备佐伯子麻吕与葛城稚犬养网田从后偷偷掩杀上来,趁他不备,两柄长刀斩向他的后背!

  “噗噗”

  钢刀入肉,苏我入鹿惨叫一声,手里的佩刀猛地向后一划拉,佐伯子麻吕急忙矮身避过刀锋,葛城稚犬养网田反应慢了一线,被一刀砍在脖颈处,刀刃深深嵌入其中,差一点将脑袋砍下来

  佐伯子麻吕蹲在地上,又是一刀砍在苏我入鹿腿上。

  苏我入鹿急忙后退,奈何脚上被狠狠砍了一刀,脚下又被不知何时出现的套绊了一下,一个趔趄跌倒在地,狼狈至极的往后爬了两步,好巧不巧的居然来到御阶之上,一抬头,就见到一张俏脸早已惊骇莫名不知所措的皇极天皇

  苏我入鹿愤怒的瞪视皇极天皇,怒喝道:“我有何罪?葛城皇子居然埋伏杀手收买大臣意欲致我于死地,请天皇圣裁!”

  皇极天皇早就被这忽如起来的变故吓傻了,哪里说得出话来?

  今日之事她毫不知情,完全被葛城皇子蒙在鼓里,此刻见到葛城皇子血人一样在殿上翻滚哀嚎,往昔威风懔懔鹰视狼顾的苏我入鹿也一身是血,拖着一条差点断掉的腿形容狼狈,她心底居然没来由的一阵爽快

  让你们平素都挟制于我,一个视我为空气自有主张心思叵测,一个将我当做玩物肆意凌辱任意鞑伐你们也有今天?!

  然而未等她有所动作,葛城皇子的几个死士已经红着眼睛冲了上来,拎起兵刃就朝着苏我入鹿砍去。

  皇极天皇却不知道,她刚刚的迟疑,却令苏我入鹿认为今日之事,她必然也有份参与!

  想起往昔自己对她的天皇之位百般维护,想起床帏之上那一幕幕鱼水之欢,愈发怒火冲天恨意如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网站地图 亚博app官方下载 云顶国际官网 澳门赌场在线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金世豪娱乐下载 足球星级怎么排名 澳门永利皇宫app
海王星娱乐登录网址 集美国际娱乐场 齐乐app 亚虎pt客户端手机版
w88优德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老虎机注册送38 网络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九州城娱乐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ag平台下载 天天娱乐大厅
诺亚娱乐 天游娱乐怎样 辛运飞艇开奖 华夏娱乐快速 汇丰在线
天空彩票宝典 九州娱乐网 伯爵2娱乐 华夏彩票 国际彩票注册
四季彩票 博猫游戏 马泰平台 多彩彩票 丰尚娱乐信誉
百宝彩江西11选5 华人娱乐彩票登录网址 百采网大全 兆彩票注册 凤凰彩票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