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妈妈的确带我去奉平看过他!”视频中,传来了张默的声音,“不过,我这里,再也没有关于他的任何东西了!”

  虽然张默是康子清的儿子,却也已经是个年近40岁的中年男子。而且,张默生得膘肥体圆,皮肤黧黑,头发卷曲,一看就有那种肉店老板的特质。

  “唉,我不知道,你们找我是什么意思?”视频里,不明真相的张默很明显带着情绪,“还有意义吗?如果我把他当爹的话,最后能不去给他送终?

  “自从他和我妈离婚的那一天起,我就再也没把他当做父亲看待过,”张默擦了擦脸颊上的热汗,说道,“那一次去奉平,要不是我妈强拉着我,我怎么可能去看那个混蛋?”

  “混蛋”赵玉不动声色地重复了一声,问道,“既然这样,那你详细说说,这个混蛋到底做过什么事情吧!”

  “拜托啦大哥们,摊子上刚来了新猪,等着我去剔肉呢G些伙计们干不来的!”张默央求道,“康子清只是我名义上的父亲而已,从我记事的时候起,他就是个酗酒赌博,满嘴脏话的恶棍!

  “打我妈妈,打我,根本不问原因Z我的芋里,只有他当年被抓进警局的时候,才是我和我妈妈最幸福的时候。”李默毫不客气地说道,“他能出车祸变成植物人,纯粹就是老天爷开眼!”

  “被抓进警局?”听到此话,赵玉心头一动,急忙着重问道,“因为什么被抓进的警局?”

  “嗯小摸之类呗,偷了手机还是别的什么,不对,那时候还没有手机呢,忘了”李默不耐烦地说道,“但我记得,那混蛋溜门撬锁有一号的,五鼠闹东京里有个什么鼠来着,当时有人还给他贺了那么个号!”

  听到李默的回答,赵玉默默从笔记本上记下了他的疑问。因为,从官方记录上来看,康子清根本没有案底。

  “你把年限跟我说清楚一下,我怎么听说,康子清是个拍电影的影视工作者呢?”赵玉又出言问道。

  “哎?不对呀,”谁知,李默却忽然察觉到了什么,急忙问道,“不管怎么说,康子清不是不是已经死了吗?你们问这么详细,到底到底是为了什么?”

  “嗯”听到这里,哈龙江当地的警员立刻站了出来,想要跟李默解释一下,让他好好配合。

  “喂,你丫看不出来吗?康子清牵涉到一起特大杀人命案,虽然人已经去世,但依然是国家头号嫌疑犯!”赵玉却直接了当地讲明了利害关系,“你现在必须全力配合我们,把案子调查清楚,要不然,你也有嫌疑!”

  “啊?这这么严重吗?康子清杀杀人?”听明白了形势,李默登时慌了手脚,脸色发白,头上也全都是汗,赶紧冲着赵玉作揖道,“好,好的警官,我说,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说!

  “斜候,我叫康默,后来是爸妈离婚后,跟了我妈妈的姓!”李默赶紧老实交代道,“自我记事起,家里就都是争吵,打架,还有挨打

  “我承认我特别轴,经常犯错,不懂圆滑,也不会哄人,但我是他亲生儿子,他也不能动不动就拿我撒气啊?

  “那家伙不但脾气不好,而且游手好闲,赚不来钱,家里穷得叮当响,总之过得特别难

  “我记得,爸妈离婚的那一年,我不是13就是12,反正,效刚毕业,中学还没上

  “离婚以后,妈妈带着我回到了姥姥家那边,上了不到半年的中学,因为怕别人说闲话或是什么原因,我妈又带我去了龙江。

  “在那里,我妈认识了我后爸,后爸是个跑业务的,”李默一点点地回忆着自己的经历,“所以,我们就跟着他来到哈龙江落了户。

  “最早的那几年的确享福了,后爸对我们挺好,家里条件也特别富裕,令人羡慕。

  “只不过,好景不长,和电视剧演得简直一模一样,”李默叹息一声,“后爸有了钱就开始不老实了,不但有了小三心,而且还让人坑了钱,最后跑了,到现在也不知下落。

  “接下来,就是债主追债的那种经典情节,害得我和我妈东躲西藏,又回到了过去漂泊无依的生活!

  “好在我妈攒了点积蓄,我就在市场上开了肉铺,勉强糊个口呗!

  “嗯我再想想关于康子清的事啊”他用心回忆了一下,说道,“反正,自从他和我妈离婚以后,我就只见过他一次,那就是他已经变成植物人,躺在耕院的时候!

  “当时,因为这件事,我还跟我妈发生了争吵,老大的不情愿!”李默异常平静地说道,“倒不是因为怕被人家抓住,给那个混蛋花钱!

  “只不过,从心里就是不情愿,一提起他,我能想到的全都是他打我的嘲,根本就没有半点感情可言”

  “那”赵玉问道,“你知道,康子清刚出车祸,被转院到奉平时候的事吗?替他办转院手续的人,是不是你母亲?”

  “对!”李默肯定地说道,“这事我知道,那家伙出车祸的时候,电话打到了我妈妈的手机上。

  “当时,我妈妈也挺为难的,因为我后爸还没有跑呢!

  “我真想不通,老妈为什么还要去管那个混蛋\之,我妈是背着我后爸,回奉平给那个混蛋办理的手续

  “怕我后爸知道,我妈还使用了假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登记,回来也赶紧换了电话号码

  “其实,婚都离了,我们跟那混蛋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就算医院让交钱,也没有我们的事!”

  “哦”赵玉寻思了一下,如此一来,当初康子清缀时候的事情,便全都对上了。

  “我问你,你家还有别的亲戚没有?”赵玉又问,“尤其是你父亲那边的?”

  “别说,别说‘我父亲’这仨字好不好,听着真不舒服,”李默更正了一下说道,“自我记事的时候起,只记得有爷爷奶奶。

  “但爷爷奶奶都在我很小的时候去世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听说过,我们家还有什么亲戚?日子都让那个混蛋给过绝了!”

  “刚才,你还没有回答,”赵玉又问,“你到底知不知道,康子清是做什么的?不管是离婚之前,还是离婚之后?”

  “离婚之前就是运煤啊,倒腾一些水果啦,还有给装修市抄个三轮车什么的!”李默回忆道,“但那时候我还小,芋不是特别深了

  “至于你刚才说的什么拍电影,我倒是听我妈提过几句,嗯”李默用心回忆了一下,说道,“我妈说,自从他们离婚之后,那混蛋就跟朋友去了南方,然后进了影视剧组工作,经常会遇到名演员和大导演什么的,好像混得还挺不错的!

  “不过”李默咂嘴说道,“那混蛋说话比较虚伪,总感觉水分很足”

  “你妈妈和他已经离婚了,她怎么知道康子清的情况?”赵玉提出疑问。

  “因为他不要脸啊,”李默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居然还恬不知耻地给我妈妈写信呢!”

  “什么,信!?”赵玉眼睛猛地一亮,当即大声追问,“信呢?还有吗?”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长丰县 郑象梦 天天娱乐平台下载 海王星娱乐网址 扑克王app官网
齐发国际娱乐城 诚博国际-APP下载 世界足球星级 利来电游app
天时娱乐城 哈瑞斯线上娱乐 新金豪棋牌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河南行正招标服务有限公司 国际娱乐平台app 全世界足球排名 a8娱乐城
新濠天地娱乐平台 亚虎娱乐客户端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盈丰国际登录
www.fRIEDPS.tw pnoan.cn m.f8ZUJFH.tw m.fY0KF3M.tw m.faypnsf.cn
m.ovitu.tw www.f77A6YC.tw www.fYQEZG3.tw www.fQ62CHR.tw m.yodkp.tw
www.fY67AG2.tw www.fRPAHDB.tw www.0g7r.cn www.nmcpa.cn www.irlgr.tw
www.cunchuai.cn wap.k69g.cn wap.fY2GCMJ.tw wap.f73O439.tw wap.fG5ZZ05.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