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兀间。

  一道喝声,打断了苏景与王翦两人中间那咄咄逼人的气氛。

  众人震惊的看向了声音的来源。

  说话者,竟然是之前自称工具的李毅。

  “楚南,你可别忘记了,我会沦落到今日地步,完全是你所害!”

  李毅死死的盯着苏景,冷笑道:“我活到现在,就是为了报仇!无数次的机会,我本可以了解自己,但我就是不甘心,我本来有大好的前程,我本来可以光宗耀祖,恢复祖宗荣光,我我好不容易才攀上了二公子的枝头,可你杀了他,嫁祸给我让我被人折磨,我不甘心,凭什么?凭什么我要成为你生存的踏板?我活着到现在,就是为了让你后悔,让你绝望,让你知道,当初害我,是你这一辈子下的最错的决定!”

  王翦怒道:“李毅,你大胆,不许胡来!”

  “哈哈哈哈”

  李毅哈哈大笑了起来,“将军,你折磨了我三年!三年了这三年来我生不如死,可我不恨你,你也是个可怜虫而已,我恨楚南!我只恨他!我要报复他,所以我忍辱偷生,就为了这一刻,楚南,这个女人是你最重要的人吧?刚刚看到她的时候,你的眼睛骗不了我我一直在关注,害怕的就是杀错了人V在的话,楚南,你后悔吧!”

  说着,手中匕首直接丢开。

  信手一翻,翻出了一柄长枪

  他狞笑道:“这便是当初我与你交手的时候所用的长枪,你没想到,有一日,我会用它来贯穿你最在意之人的喉咙吧!”

  大吼一声,一枪笔直递出!

  “大胆!!!”

  王翦愤怒的咆哮起来,只是愤怒之中,却明显带着惊慌他对秦政的恐惧,早已经铭刻骨里,只是想到自己的女儿要面对他的怒火,便害怕的身体发寒!

  “蠢货!”

  苏景耻笑一声,信手一翻,红雪剑已是翩飞而出,向着李毅喉咙袭去!

  可距离太远,纵然道修却到底来不及了!

  眼看秦穹喉咙要被贯穿。

  她明明拥有神海修为,竟然丝毫也不知反抗,就那么定定的看着苏景。

  若无意外,下一刻,她很可能便要香消玉殒!

  可下一刻

  意外却直接发生!

  黑白之色侵袭而至,一名白衣少女咯咯娇笑,自黑白天地之中冲出,宛若突然自虚空中出现一般,纤细的玉足直接在李毅的枪尖上轻轻一个旋转,手中天魔双刃向他脸上斩去,娇笑道:“对女孩子出手的话,就太没风度了吧。”

  说着,玉足再度轻扬,轻轻点在秦穹后背,直接把她踢离了长枪范围之内!

  而与此同时!

  曲无忆的身影亦是悄无声息的出现,青索剑煞气奔腾

  曲无忆、筱竹、婠婠、苏景四人联手!

  长枪直接被青索剑从中斩作两截。

  天魔双刃直劈而下,直接卸去他的双臂,婠婠看似娇媚,但可是真正经历了铁血教育成长起来的,心性之坚韧,非寻常少女能比。

  而苏景的红雪剑,就那么直接自他的喉咙穿过。

  全程没半点反抗

  拥有先天实力的李毅,就这么干净利落的死了。

  仅仅因为身体已经被侵蚀为黑白之色,难以动弹,纵然身为先天高手,但残缺不全的先天高手,除了真气强度凌驾之外,没有强力的武技支撑,根本不足以发挥出先天高手的实力。

  而且这一招,可并非寻常技能,而是鼎鼎大名的出自秦时明月位面的道家绝学天地失色!

  苏景不知道筱竹为何并非轮回者却会这招,但毫无疑问,这一招的威廉强,已经足可与那位晓梦大师相提并论了!

  筱竹!

  这个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少女,竟然已经是炼神返虚之境的入道高手!

  她的进步速度之快,甚至于还远远在苏景之上,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瞒过那些人的。

  可苏景却顾不上吃惊,而是急忙拉过了秦穹的娇躯,仔细上下检查了一番,见她无恙,这才放心,心头带怒的训斥道:“蟹你怎么回事,这李毅实力再强,难道你就不知道反抗的吗?”

  秦穹定定的看着苏景,说道:“我认得他,他是亥皇兄的属下,他告诉我,说知道兄长你的下落,说跟着他就能找到你我就跟着他了,他也确实帮我找到了兄长,所以,并没有说谎呀,我为什么要反抗他呢?”

  苏景顿时语滞,问道:“那那保护你的人呢?!”

  “被打伤了!”

  苏景:“”

  封闭了七情六欲,蟹竟然没常识到了这种地步吗?

  苏景深吸一口气,嘱咐道:“以后,除我的话之外,不许相信任何人了知道吗?”

  秦穹认真的盯着苏景,一双眸子里满是困惑,反问道:“矢也不相信吗?”

  “这个当然不是,也也可以相信!”

  苏景声音里带着些狼狈,他听的出来秦穹话里的认真,好像只要自己点头,她真的就不会再信傲红雪一句话似的。

  这姑娘的本能里,对自己竟然依赖到了这种地步吗?

  他心头微暖。

  放开秦穹,死死的盯着身形狼狈不堪的王翦

  秦穹已失,他失去了最后的翻盘筹码,或者说被苏景抓住了弱点,他根本就半点获胜的机会都没有。

  但他反而松了口气,为了报仇牺牲自己并不过分,但为了已死的人报仇,却牺牲了还活着的人,那才是真正的愚蠢。

  因此,他恭敬的对着秦穹单膝跪下,道:“公主殿下,老臣教奴无方,险些伤了公主殿下,还望公主殿下海涵!”

  苏景把秦穹拉到自己的身后,冷笑道:“现在才想求饶太晚了吧!”

  “老夫可没想过求饶!”

  王翦冷声道:“楚南,你我今日,仍是不死不休!”

  “甚合我意!”

  苏景提剑便要上去,颜开却突然爆喝道:“苏景,不可造次,你决不能伤害王老先生!”

  说着,他亮出了手里的令牌,喝道:“你可知此令牌为何物?这是神炎宗赠于大秦的礼物,在孤岛之上,亮出此牌,便相当于得到神炎宗的护佑,此令牌的主人正是王老先生,你若杀他,神炎宗便容不得你了!”
  
网站地图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吉祥坊手机网页版登陆 大型网投现金网 扑克王app官网
a8娱乐主管 亚虎娱乐手机版登陆 宝运莱娱乐手机版 皇浦国际网站
顶级娱乐客服 多宝神途手游 乐虎游戏中心 天天娱乐
澳门百老汇游戏娱乐 金沙网站 ag官方下载地址 永利皇宫
现金扎金花游戏 明发娱乐app 城博国际app 现金棋牌扎金花
欧亿娱乐 98彩票网会员登录 星辉彩票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注册 凤凰国际彩票吧
万博国际娱乐 易购娱乐 博猫游戏 1号庄彩票娱乐平台 汇丰在线注册
欧亿娱乐登录 永盛彩票注册 彩客网彩票电脑版 新娱乐在线 预告 名人彩票
天游娱乐 无极娱乐注册 极彩官网 在线注册 娱乐 分分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