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悟道这次得空,觉得把桃夭一直扔在花果山里不去看她有些愧疚,便陪她玩了几天。

  这几天里,两人游览东胜神洲风光,走过山山水水,也去过东胜神洲的小国当中,看看人间风光。

  桃夭过得很开心。

  黄昏。黄昏前。

  有风。

  两人同坐在东海的悬崖边上,听着浪潮拍击海岸的声音,悟道忽然皱眉道:“桃夭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呐?我怎么老感觉有些不对劲呢?”

  桃夭却笑道:“没有哩看我像是藏得啄事的人吗?”

  悟道觉得这话倒也有道理,这姑娘太活泼了一些,心思从来都是很难藏得住的,两人并肩坐着,把双脚悬空在外,海风吹来,带起阵阵咸腥味∫夭努力吸着气,好像还很喜欢这股海水的味道一样。

  &<.;“谢谢你啦*不是你,我还不知道天庭外边还有这么好玩的地方咧!”桃夭笑道,眯着眸子,看着远处的火烧云,总觉得如同梦幻一般,美得有些不真实。

  悟道迸脑袋躺下来道:“这有什么好谢我的,我得谢谢你,若非是你,我怕是在八卦炉中就出不来咯!”

  桃夭咯咯笑着,他怎么可能忘记出了八卦炉的时候,桃夭已经满头白发?怎么能忘记她用自己的精血一遍遍写着自己的名字将自己唤醒?这样的恩情,已经是永世难忘了。悟道想着。闻着她身上的那股清香味,就忍不仔了些困意,太安宁了,竟然想要睡觉了。

  桃夭张眼睛道:“你又要睡觉了吗?”

  悟道点了点头道:“是啊,好久都没睡上一觉了,让我睡一觉再说,醒了再陪你玩。”

  说着,他就枕着自己的手臂睡着了,仙人也是偶尔需要睡觉休息的,元神一直运转。领悟道理。实在是太过齐了一些,总要歇息。

  桃夭张无暇的眼睛,等他睡着了,轻轻捏了个法诀。三座猩的石碑出现在了她的手里。被她放到了悟道的身边。轻笑道:“爹爹让我把这东西给你哩睡吧,我先走啦!”

  悟道迷迷糊糊应了一声,桃夭已经化作一道七色光芒去了。那三座石碑下还压着一张她留下来的纸条。

  这些年来,实在是太过齐了,悟道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只觉得元神精神饱满,筋骨舒畅,起身一看,已经月上中天,桃夭不见了,身旁却放着三座石碑。

  一看这石碑,他就不由怔住了,这是三座吞龙碑,被缩小了而已,便一挥手,将三座吞龙碑都收到了手中。

  他再一看那石碑下压着的纸条,不由皱了皱眉,将纸条拾起。

  “孙悟空,我爹爹找我来啦,我要走哩T后有机会再见啦!”悟道看到这段话后,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

  “不对”

  “不对”

  悟道喃喃道:“肯定有不对劲的地方,我总感觉那棺材回来找她不会有什么好事的。她去了哪里?对老君,我去问问老君,他肯定能知道什么。我先回花果山看看她在不在,再上天去找老君。”

  想罢,忍不综的一声,吐出一口老血来。

  此前悟道就心血来潮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此刻吐了口心血出来,更是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

  却说那不周山顶,风雪漫天,九口黑色的棺材在风雪中沉沉浮浮,桃夭化作一道七色光芒到了这里。

  棺材打开,从里面出现了九团不同颜色的光晕,光晕模糊,看不清里面的人。

  “桃夭,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成长起来吧?”那曾经藏在桃园底的人道。

  “知道啊R夭本来是没有灵智的,是因为爹爹帮我融合了一缕天地间第一缕七彩光芒才生出了灵智来的!”桃夭张眼睛说道,“爹爹让我长大,是为了用我来疗伤,我明白的。”

  那人点了点头,道:“你知道就好。你不会怪我?”

  桃夭笑了起来,道:“我怎么会怪爹爹呢?要不是爹爹,我也感受不到活着的快乐啊d然在蟠桃园里不知道困了多少年,但是这出来的几年里我却很快乐,很开心!我本来就没有灵智,爹爹让我开了灵智,能化为人身,其余姐妹都还无法化人哩V在虽然要应劫了,我也没有什么好怪爹爹的了,这毕竟是桃夭的宿命呢!”

  那人便道:“嗯你既然明白就好,我把你栽种出来,为的就是这么一天。你还有共计九颗桃子,很听话,没有乱用,而且这么多年来,本体已经孕育出了混沌真炁。好了,是时候了。”

  桃夭问道:“若是桃夭让爹爹炼了,爹爹就能好了吗?”

  那人轻轻点头。

  桃夭笑道:“那就好R夭很愿意为爹爹效劳的。”

  那人又点了点头,道:“你站到阵法当中来吧,我们九人的伤太重,需要将你体内的蟠桃之精以及混沌真炁炼化出来,虽然无帆伤势全部修复,但却也可以恢复很多,能够赶得上下一踌地大劫。”

  桃夭走到一座阵法当中盘膝坐了下来,问道:“爹爹,我以后还能见到他吗?”

  那人摇了曳,道:“一切看天数吧。”

  桃夭显得很从容,轻声道:“天数就是不能咯G爹爹,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那人怔了片刻,淡淡道:“我没有名字,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可以叫我中天!”

  桃夭嘟了嘟嘴,道:“好啦,我知道爹爹叫什么就行了*始吧!”

  桃夭脖子上的玉符飞了起来,落回了他的手里,然后阵法当中闪烁了光芒起来,桃夭的身躯不断化作七色光华,一阵阵闪烁着,一会儿是人身,一会儿是七彩桃树身,桃树上结有九颗七色蟠桃,正好被九人给平分了,一下飞起,落到九人手中,化为一道道混沌真炁和蟠桃之精被他们引入体内。

  在八卦炉中的时候桃夭就很心,因为得过叮嘱,必须要留下九颗桃子来,她自己吃了几颗,就剩下了这九颗,每每少一颗,她的生命和法力都会弱上许多,若非老君的仙丹,她现在或许都还是满头白发。

  “爹爹,我走了哩!”桃夭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努力地挥了挥手,“孙悟空,我走了哩9有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六哥,大嫂以及没见过面的大哥6,还有兜率宫的好人老先生Y见啦!”

  她明白,自己生来就是为了这一刻,所以她早已做好了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一切来得会这么快罢了。

  “我叫桃夭,桃之夭夭的桃夭o悟空,别忘了我哩!”桃夭说着,已经不见了踪影,化为了九道磅礴的混沌气被吸入他们的元神中。

  九人都发出了一声轻哼,干枯的肉身饱满了许多,混沌真炁可是很难培养出来的,桃夭真正厉害的是她的本体,九颗桃子倒是其次,炼化了她的本体,足够让一个普通的仙人瞬间达到造物主之上的境界,甚至成就准圣也未可知!

  她是极为逆天的存在,是最为神奇的蟠桃母树,自幼便融合天地间第一缕七色神光,又受盘古之血浇灌了数年,本体中蕴藏的真炁是极为恐怖的,这九人分别吞噬她蕴育出来的真炁,一下就恢复了许多。

  “好了,继续休养吧,你们八人培养的桃树用也快好了吧?”中天问道。

  “嗯,盘古大神有九条神脉,这九条神脉都化为了蟠桃母树,天庭的那一株母树只不过是一条普皖脉所化,倒是好培养许多,经历这么多年,我们培养的这几株母树也已经快好了。只要再两三年而已。”其中一人沉声说道。

  他们的声音没有丝毫感情波动,就算是桃夭被炼化了,中天都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桃夭并非是她说的那般是从天庭蟠桃母树当中截下来的,而是盘古神脉所化的九母树之一,此前一直未说,就是怕人觊觎,毕竟她可比瑶池的母树还要珍贵了千万倍!

  这九人又缩回了避天棺当中去,嗖的一声,各分东西,不见了踪影。

  却说悟道正飞到花果山来,问:“可见着桃夭了?”

  鹏魔王道:“奇怪,老七你不是和她出去玩去了吗?怎么来问我们来了?”

  悟道心中一惊,正待说话,忽然感觉一阵剧痛,不由大叫一声,凌空跃起,一下摔倒在地,喊道:“痛杀我也!”

  几兄弟正吃惊,这厮怎么突然发了疯魔来。

  只见悟道捂着心口满地打滚,道髻散乱,身上皆是尘埃,竟险些疼得昏死过去。

  那正于弥罗宫中听讲的齐天道人也是一声惊呼,从蒲团上跳起来,跌翻在地,一阵打滚。

  通天教主见了,不由略微皱眉,只见他将拂尘一挥,便让他平静了下来,一时间昏迷过去。

  悟空本尊在五行山下那才难受,只觉得心口疼痛欲绝,咬牙道:“怕是桃夭已经遭难了!”

  凡间中,感觉到有至亲之人离去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觉得心口发闷和疼痛,以为是病,到时候有人来将此事一说,才知道是亲人去世。

  悟空的桃夭帮助出了八卦炉,早将她视为自己最亲近的人,这一下忽然感觉到心痛无比,再联想之前的心血来潮,自然是明白桃夭遭了厄难。

  “福生无量天尊!”悟空忍不左个法诀,颤声说道,那股心痛欲绝的感觉才被压制下去。

  且说齐天道人一时间伤心欲绝,痛昏过去。

  这一动作,惊了听讲的众人,通天教主挥了挥手,让门下弟子都散了。

  无生问道:“这家伙是怎么了?怎的忽然就发起了疯来?”

  通天教主眯着眼踞轻掐动着自己的手指,过了片刻,才道:“原来如此!”

  无生便道:“怎么回事?”

  通天教主道:“他曾入八卦炉当中与人结下一段大因果,现今那人应劫而去,自然伤心欲绝,悲痛欲死。不必慌张,要不了多久他自然会醒来的。”

  无生不由摇了曳,道:“这厮倒还真是重情重义,倒不愧是我截教门人。”

  通天教主盘膝坐着,道:“可惜,这因果结得太深,怕是会落下心魔了。”

  齐天道人才睁开双眼来,急忙跪倒在通天教主面前,连叩三下脑袋。

  “弟子有事,还请矢帮忙!”齐天道人叫道。

  “嗯。你不必说了,我已经知道,那人千真万确已经应劫,不然你也不会突然心痛了。”通天教主道。

  “啊!”齐天道人一听,只觉得如同晴天霹雳,不由猛吐一口老血出来,险些又昏过去。

  念及桃夭的天真可爱,心中便是一阵阵疼痛,当真是撕心裂肺一般{颤声道:“圣人手段通天彻地,可有办帆之起死回生?”

  通天教主道:“无有办法}本是盘古大神的九条神脉之一所化,生来便应承此宿命。应了此劫是天数,是必然,无可逆转的,就算你当时在巢无法阻止。圣人虽然有起死回生的手段,但却也无法违背天数,逆天而行,到时候还是依旧落个画饼,就连圣人也会受天道所惩戒。”

  齐天道人不由问道:“她是怎么死的?”

  通天教主淡淡道:“天命使然,合该应了此劫,逃不过的。这是命。盘古生来便是为了开天辟地。她生来便是为了应此劫难。”

  齐天道人痛心疾首,只觉得无比后悔,没有多陪陪她,而今斯人已逝。已无力回天。还能如何?将头在地上一触。立刻撞个头破血流,可身上的疼痛又哪里及心中半点。

  无生将齐天道人扶起,道:“不必难过。仙道中人,寿元无尽,这些事情只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齐天道人含泪点头,盘膝而坐,念一段,也算为之超度,给自己寻一些慰藉了。

  桃夭应劫,是为必然,盘古九条神脉化作九株蟠桃母树,为的就是于这九人使用,所以这一难是在劫难逃;不过,桃夭运气较好些,生出了意识,成了精怪,其余的都没她这么好运了,只能懵懵懂懂,等到成熟时候,受人炼化。
  
网站地图 易游pt手机客户端网址 国际路线测试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站 奥门百汇乐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天时娱乐官方网站 英皇娱乐下载 新天地棋牌app
赌博龙虎规律 神州国际娱乐app 大奖娱乐城线路 天时娱乐城
大集汇真人赌场 永利皇宫 乘法口诀表打印 股民微信资源
名仕网上娱乐 爱拼国际娱乐 l全讯网 天天互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贴吧 汇彩彩票网 幸运飞艇六码在线计划 如意娱乐 ub8优游娱乐登录
天游娱乐主管 亚上彩 千百万娱乐 彩16官网下载 聚富彩票网
同创娱乐 圣亚娱乐财富 鼎博娱乐官方网站 丰尚娱乐官网 圣亚娱乐代理
圣亚娱乐 博猫游戏总代 品牌博猫游戏 亚上彩平台 久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