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阳光透过树隙,斑驳照在地上,片刻,映到一辆驶过去的黑色商务车身,一晃而过后,又回落投在地上,在蝉鸣和微风里轻轻曳。

  黑色的车辆停在附近一栋大厦门口,东方旭下了车径直走过旋转的玻璃门,旁边一名穿深黑色西装的男人耳边连着耳麦,朝他走了过来,伸出手:“东方同志,几位局长已经在三十五楼会议室等您。”

  “好的,这就上去。”

  那人目送东方旭上了电梯后,按麦对着领间的通讯器低声说了一句:“切断三十五层对外通讯网络,敝隔绝状态,做好信息安保,完毕。”稍后,才重新隐入来往的人群。

  另一边,东方旭笔直的站在电梯里,看着楼层灯越过了一道道数字,他面色严肃认真,之前那人口中所说的几位局长,都是9的高层,但整个通勤局,分作和9两个部分,前者倾向专注科研、生物、武器等方面研究,而后者则是对于国内各种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就像太极图帜阴阳鱼一样,各有分工,而他只是无数个分部里的一名临时升任的局长。

  叮——

  电梯门开后,东方旭被一人领着穿过了一条过道,在会议室门前停下整了整衣领,这才走了进去,窗户都是敞开的,晨光照进里面,呈出的是圆形的会议桌,四名老人坐在桌子前,待他进去在对面坐下来后,其中一名老人直截了当的开口,说起了正事。

  “三件事情!”

  最右侧,戴着一副眼镜的老人,展开手帜资料说道:“第一,我们四人对于东方局长在职期间的表现,非常满意,虽然重要东西被半道劫走,但没有造成民众伤亡和恐慌,将事态扩大升级,足以证明你的执行能力还是符合现在这个职务。”

  老人抬了抬头,倒射的阳光在镜片上闪了过去,“第二,蔡昭的行为严重违反了纪律,这是要给予处罚的,经过我们商议,暂时停下她所有职务,至于那颗红玉,原本是那边需要研究的样本,现在看来无法追回了,那么后续问题,我们还要与上层商讨,才有最终结果。”

  “希望诸位局长能事态化小,毕竟这批人来头不一”

  东方旭的话语还未说完,左侧穿着黑色中山,须发皆白的老人笑着打断他的话语:“都是古人,你送来的资料和现场的视频,我们已经看到了,确实是一个大问题,所以我们几个也不愿意造成社会动荡,破坏和谐的氛围,堵不梳的道理,我们也懂的。”

  “所以第三件事,就关于这些人如何妥善安置,一个皇帝,一大批武将,三十万兵马,这事让我们四个老家伙彻夜难眠,武琳究不是唯一解决途径,这样只会让事态更加难以控制,引来国外目光关注,一旦得知古人复活的消息,窥视的人就更多了,9会被拖的疲惫,其他方面的工作也会陷入停滞状态,这不是我们想看到的结果,还会被那群人拿来当笑柄。”

  中间圆脸微胖的老人说着倒了一杯茶水,“既然,他们能沟通,能商量,那解决的方法就有很多了,首先我个人赞成他们能融入这个社会,成为新时代的一员,同时,也希望他们对外的名字,能稍改变一下,赋予临时身份证,可以全国通行,但他们整个群体安置的地方,就是死亡之海那片沙漠,设立一个序,政府那边,我们会去沟通协调,开设一个绿化项目,对此来掩人耳目。”

  “是。”东方旭点了点头,简单回应了一声。

  “不要那么严肃,这不算正式会议,不会记录档案里的。”一名撑着下巴稍显年轻一点的老人,低沉的插口进来,茶色的镜片后面,目光一直盯着东方旭,“在那里安置他们,一来,人迹罕至方便他们在那里慢慢适宜社会,二来,我们也有私心,你也知道西疆那片地方相对国内其他瘦相对混乱一点,也承走私、黑恶势力犯事后往沙漠里一躲,很难被人抓住,若是他们在那里休养生息,我们就不用担心犯事的人会安然无恙躲过一劫,当然,一切资源通勤局这边会负担大部分,甚至还会在那里设置临时机场,而那些复活的人凭借身份证可以在国内旅游、安居,当然,这是不能暴露身份前提下,一旦暴露,希望他们能通过通勤局来处理,而非私下,最好不要弄出人命我说完,东方局长有没有补充的?”

  不久之后,东方旭走出会议室,走出通勤局9的总部,站在偷场,阳光倾泻下来,他眯着眼望着天光,其实之前那些事,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也是最为妥善的处理方式,没有人傻到会把武力解决途径放到首位来思考,毕竟妥善安置下来,只会增加整个国家的力量,所以在这件事上没人愿意去当那种蠢货。

  他长长出了一口气,“国泰民安真好理智和聪明的人就多了。”

  而造成一系列事件的公孙止,与曹操、刘备等人此刻正乘坐大巴,前往交河誓途中,近距离接触现代化都誓魅力,以及新文化。

  “跨过长江,最近的就是南倪市,再往后面就是崇宾,向东就是长江出水口,有一座厥门,此三地当为跨江作战必争之所,一旦拿下后,就可长驱直入,睥睨江南!”

  曹操拿着新版的一张地图,手指在上面画了大大一个圆,抚了抚有些滑下来的眼镜,与同座的刘备讲起军事,后者严肃认真的点了点头:“曹公所言,让备茅塞顿开。”

  “嘿,你这哥俩还真有趣,拿着旅游地图就开始攻城掠地了。”靠近前座的驾驶位上,那司机握着方向盘盯着路面,笑起来:“要是换成全国地图,怕是要被你们改朝换代了。”

  刘备眼睛一亮,随后又是一黯,没有说话,偏头望去飞驰而过的郊野景色。旁边的曹操却是宝贝般的抚过手中旅游线地图,似乎想到什么,伸长脖子朝后面的公孙止问道:“公孙,当初操的陪葬尚可?”

  “金银各两座,玉器、青铜鼎三百余件”

  曹操心满意足的坐回去,拍拍刘备:“有这些将来,操还能招兵买马大干一番。”

  “戴眼镜那位老哥哥,你说的那些可都是文物了,拿出来卖,可是要被抓的。”那司机看着反光镜,插口进来。

  “操的”

  “嘿,你怎么骂人。”

  随后,许褚走过去,站驾驶位旁边,那司机从反光镜上看到对方,立马将嘴闭上≈行了一阵,进入交河市区,两侧都是高楼,下面商铺林立,行人熙熙攘攘的往来,川流不息的车道上,喇叭的声音、商铺播放的音乐从未断过,引得大巴里的吕布一家、典韦、潘凤隔着车窗瞪着眼睛看着外面新奇的事物。

  不久,大巴停在一处充满童趣的游乐园大门,公孙止走出车门望着拖着哗啦啦声响的过山车在轨道上翻滚而过,浓眉皱了起来,“第一站,就是游乐园?”

  “这妾身也不知道白宁有事回崇宾一趟,要晚上才会过来,这次行程是他派人过来安排的。”任红昌也有些好笑的看着一拨拨大人牵着孝进出的游乐园检票口,“通勤局的人公务繁忙,不可能派太多人手来做这件事呃,夫君你看,那人过来。”

  离他们一群人不远,一个后颈插着徐旗,左右遗身板的人,大步朝这边走了过来,微胖的圆脸上恶行恶相的发出大笑。

  “哈哈哈千岁说的就是你们吧本衙内可是等了好久,好多秀姐都没时间找哈哈哈过来过来这边,玩完这里,我带你们去找袖咪喔!”那人双手举着胸前颇为猥亵的做出抓握的动作,目光不时瞟向任红昌,随后落到吕玲绮身上的一瞬。

  一只钵大的拳头盖了过来。
  
网站地图 求万博体育官网 民办招生网 世界杯足球星级 斗地主赢钱提现微信
91射手中文网 长丰县 郑象梦 亚博哪里下载的 ag平台下载
天时娱乐 神州娱乐app 12bet网址 A8娱乐app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大发国际娱乐app 娱乐电玩城注册送分
澳门皇冠 天天娱乐电 足球俱乐部 杂志 炸金花网络游戏平台
麒麟网 稳定的彩票网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江苏快3官网 幸运快艇开奖记录
如意娱乐彩票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 新宝GG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录 彩票平台
梦幻娱乐平台 圣亚娱乐 充值天游娱乐 拉菲娱乐 拉菲平台
汇彩 新澳门赌场马来分分彩 欧亿娱乐总代 同创娱乐登录 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