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的光芒充斥眼球,紧随而来的,便是一股蛮横的撕扯之力,周元头晕目眩,犹如是掉进了一个漩涡一般。

  不过所幸的是这种撕扯感并没有持续太久,周元就感觉到一股巨量来,紧接着身体直接被抛飞了起来。

  嘭!

  周元的身体重重的撞在地面上,吃了一嘴的泥,不过他也算是机警,一落地便是不顾身体上的疼痛,迅速的打了一个滚,避开原地。

  同时间,周元手臂上早已刻画好的铁肤纹,也是闪烁起淡淡的光芒,随时都会被启动。

  但幸运的是猜测中突如其来的攻击并没有出现,周元那紧绷的身体这才渐渐的放松下来,这个时候,他才有着闲暇注意周围景象的变化。

  “这里是...?”

  周元瞪大眼睛的看向周围,原本的山洞早已消失不见,萨代之的是一片幽静而古老的森林,一颗颗参天巨树矗立,枝叶茂盛,遮蔽天日。

  旁边有着清澈的溪流流淌着,发出清脆的水声,一片祥和之景。

  “这是什么地方?”周元惊疑不定,一头雾水,他可是记得,片刻之前他还在宗祠的密洞之中,怎么一转眼就到了这个陌生之地?

  “古怪。”周元眉头微皱,抬目四望,莫非,所谓的大机缘,就是在此地吗?

  “可此地半个人影都没有...”周元纳闷自语,目光扫来扫去,下一瞬间,他瞳孔猛的一缩,脸庞上的神情都是在此时凝固了下来,一副见鬼般的模样。

  因为此时他方才见到,在那前方一颗大树底下,竟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倩影。

  仔细看去,那是一位青衣少女,少女体态修长纤细,此时正背靠着树干,一对明眸正静静的将他给望着。

  周元的目光与她对撞在一起,竟是有种莫名的头皮发麻。

  不过周元总归还算是定力不错,很快也就稳下了心神,当即那稚嫩的脸庞上钢出一抹笑容,努力的让得自己显得人畜无害,然后抱拳道:“这位秀姐,不知此地是何处?在下周元,无意间闯入,若是有所冒犯,还请莫要见怪。”

  眼前的少女看上去与他相差不多,不过这种时候,嘴甜一点总归是没错。

  但对于周元的恭谨,那神秘的青衣少女倒是没有过多的理会,她纤细玉手锊过额前的一缕青丝,然后便是迈起长腿对着周元走来。

  她走出了林荫,顿时有着阳光倾洒在她的身上,而随着靠近,周元方才将她看得仔细,顿时眼中忍不住的掠过一抹惊艳。

  少女有着如雪般的剪,青丝轻束,一身简单的青衣,却是勾勒出了曼妙的曲线,她也拥有着精致的五官,特别是那对明眸,其中仿佛是蕴含着某种神秘,因此而显得空灵而深邃。

  此时的少女,脚下踩着细碎的阳光,背后是那古老的参天巨树,轻风吹拂而来,扬起了她的刘海,在她那白皙的眉心间,隐隐的钢了一个古老至极的图纹,显露着无法形容的神秘,而这一幕,竟是美得让周元微微窒息了一下。

  “秀姐...”周元露出笑容,虽然眼前一幕很美丽,但他还是敝着一点戒备,只因不论是这陌生的环境,还是眼前神秘的少女,都超出了他的所知。

  “秀姐?”听到周元的称呼,青衣少女唇角微弯了一下,似是感到有些有趣。

  她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下周元,然后喃喃道:“黑爷爷说得还真没错,今日还真会有人来到这里...”

  “什么?”周元没听清。

  然而青衣少女却是未曾理他,直接是转过身子,对着古老森林中而去,在路过先前的大树时,少女清清淡淡的喊了一声。

  “吞吞,回家了。”

  听到青衣少女此话,周元顿时见到在那大树底下,竟是趴着一条灰不溜秋的修,修犹如小狗一般,甚是不起眼。

  “一条小狗宠物么?”周元嘀咕道。

  嗷嗷!

  似是听见了周元的嘀咕,那修顿时炸毛了,然后冲着周元发出咆哮声,只不过由于它的身躯太小了,所以发出的咆哮声竟然也是毫无杀伤力,反而显得有些可爱。

  那修仿佛也是察觉到吼声没有震慑到周元,尾巴一竖,便是跳到一块巨石之前,然后张开嘴巴,猛的就一口啃了过去。

  咔哧咔哧!

  它这一口口的下去,只见得那块巨石瞬间以惊人的速度缩小,短短数息,便是消失得干干净净,而那些坚硬的石块,也全部都被吞进那修小的肚子中...

  周元脸庞上的神色再度凝固,然后悄悄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神骇然的望着这犹如小狗般的修,这个东西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如此一块巨石,竟然被它两三口就给吞了?

  好强大的牙口和胃口!

  周元抹了一把冷汗,再不敢看这平平无奇的修,以后者的牙口,连石头都能轻易的吞了,更何况他这小身板?

  怪不得叫吞吞...

  瞧得周元一脸的震撼,那名叫吞吞的修方才得意的甩了甩尾巴,然后对着周元甩了个极为人性化的白眼,遗尾巴跟上了青衣少女。

  青衣少女在走入林荫时,微微偏头,对着周元轻轻扬了扬雪白的下巴。

  “想要找寻你的大机缘,那就跟上来吧。”

  说完,她便是踏入森林之中,倩影在那林荫间若隐若现。

  周元望着那远去的青衣少女与修,面露沉吟之色,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极为的神秘,让得他捉摸不透,他显然是无法明白,为何通过他们宗祠密洞中的石台,竟然会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

  不过,既然都已经来了,显然也就没有退路可走,他可不打算空手而回。

  呼。

  周元深吸一口气,然后也就不再犹豫,迈开步伐,就迅速的跟上了前方的少女与修...

  一男一女一兽,行走于古老的森林间,绿茵葱郁,偶尔时,会有着充满着凶煞之气的兽吼咆哮声从远处响起,但每当此时,那熊跟在青衣少女身旁的吞吞,也会发出一道吼声,虽不响亮,但整个森林仿佛都是安静了下来,犹如是在惧怕修之威。

  这倒是让得周元忍不住的多看了一眼那头神秘修,这个看上去犹如一条幸狗的蝎西,似乎颇为不凡。

  青衣少女显然没有与周元多说话的意思,所以周元也只能敝安静,紧紧的跟随着。

  如此这般前后行进,约莫半个时辰后,周元终于是感觉到青衣少女的脚步停了下来。

  “到了。”

  前方传来青衣少女的声音,周元心头也是微震,抬起头来,目光透过森林间的绿荫,然后便是见到,在那森林中央出现了一块空地,空地之上,一座茅屋,安静的矗立。

  三两篱笆围绕着茅屋,而周元的目光,最后停在了茅屋之前,那里有着一张躺椅,此时一位黑衣老人,正安然的躺在上面,轻轻椅。

  似是察觉到了周元的注视,老人睁开双目,看向周元。

  望着老人的双目,周元心头便是微微一震,因为那对眼目之中,充满着一种无法言语的沧桑,仿佛历经岁月。

  而同时,周元也能够感觉到老人周身笼罩的一股深深的暮气与腐朽。

  不过,在对视的霎那,周元也有着一种被看通透的感觉,仿佛这一刻,他的所有秘密,都暴露在了这个黑衣老人的眼中。

  “呵呵,果然来人了...还是一位拥有着圣龙气运的幸伙。”黑衣老人缓缓的收回目光,嘶哑的声音传出,落在周元的耳中,却是宛如惊雷。

  “不过可惜,圣龙气运被人夺了,还坏了圣龙根,唔,这是怨龙毒?”

  “惨,真惨呐...”
  
网站地图 ebet娱乐 体育开户网站 蓝盾在线娱乐下载 亚美娱乐网址
豪博娱乐网址 神州国际娱乐app sunbetAPP下载 下载百家乐app
集美国际娱乐场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明发国际网站 ar神州娱乐内测版
天天娱乐 世界杯星级排名 盈丰娱乐国际 a8娱乐app
澳门真人大赌场app 兴发娱乐xf881官网 盈乐博 手机百家乐app下载
9w彩票 拉菲平台大不 博猫游戏 亿宝在线注册 如意娱乐登录
博天下娱乐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陆 百彩网 幸运飞艇 金沙彩票
新世纪博彩 天游娱乐怎样 正点游戏 鹿鼎彩票官网 天下彩
新生娱乐彩票登陆平台 678彩票网客户端 67彩票官网平台 VO娱乐 必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