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屋之前,少年那稚嫩而显得有些清瘦的脸庞,却是在此时布满了难以掩饰的激动,他双手颤抖的抚摸着身躯,那种宛如重生般的感觉,让得连年少老成的周元,都是忍不住的咧嘴傻笑起来。

  毕竟,这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

  伴随着年岁的增长,那些同龄的少年少女,都开始开脉修行,展现出不同的天赋,虽说平日里周元掩藏得很好,但内心深处,却依旧是对此充满着艳羡。

  他同样是在渴望着开脉,踏入那源气大道,掌握那通天彻地般的力量。

  这一天,他已梦寐以求许久了。

  “你本出生时就八脉自开,乃是天生的开脉者,不过可惜一出生就遭遇灾劫,而你体内的八脉,感应到外来的毁灭,于是以一种自我保护的形态,隐入你了身体最深处,所以这些年来,即便当你年龄达到正常八脉出现的时候,你体内的八脉,依旧迟迟不现。”黑衣老人望着面色激动不已的周元,笑了笑,道。

  “不过八脉虽隐,但终归还是能够感受危机,所以想要再度将其激发出来,唯有将你自身置于死地,方才能够逼得八脉现身。”

  黑衣老人眼皮一抬,淡淡的道:“你莫要以为刚才的死亡气息是假的,若是你无法在最后一刻激发八脉护身,那么现在...你就真的死了。”

  正在激动之中的周元听到此话,顿时浑身一寒,怔怔的望着黑衣老人,面色有点发白,显然是想起了刚才那种浓浓的死亡气息。

  他甚至有着一种预感,若是再晚上片刻,恐怕他真的会死。

  显然,黑衣老人激发他体内八脉重现的方法,具备着相当强烈的危险性。

  “怎么?怪老夫没有事前告诉你?”黑衣老人笑眯眯的道。

  周元深吸一口气,摇了曳,缓缓的道:“只要能够开脉修行,即便是冒着再大的风险,我也会去做,所以事先知不知道,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只是现在想来有点心有余悸罢了。”

  黑衣老人这才点点头,略有点欣赏的道:“你这修子,年纪不大,心性倒是还不错。”

  “不过如今虽然八脉再现,可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你原本八脉已开,但随着这些年八脉的隐匿,八脉已是再度堵塞封闭,所以你要从头开始修炼,将这八脉君的打通,才能够跨过开脉境,踏入养气境。”

  “而且,你这种情况,会比常人开脉更为的艰难,因为当初为了避开灾劫,你体内八脉乃是自我封闭,所以开脉难度,比常人更难。”黑衣老人摇了曳,道。

  周元闻言,眉头也是微皱了一下,但旋即便是舒展开来,道:“但至少,现在的我,比之前更有希望,不是吗?”

  现在的情况再差,能差过他之前连八脉都找不到的情况吗?开脉更难又如何?但却总算有了希望,不是吗?

  黑衣老人身后,那名青衣少女拎起水缸中吞吞,轻轻一抖,只见得修身体上就冒出点点赤光,将那水滴君的蒸发干净,然后她这才满意的将其抱起。

  她玉手轻概修,平静的妙目,倒是在此时多看了看周元,显然后者这种对于开脉修行的执着,让得她有点惊讶。

  “无法开脉修行也不算什么,我同样无法动用源气。”她红唇微启,语气淡淡的道。

  青衣少女显然是属于那种性子比较淡泊的人,对于不上心的人或物,都是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而此时这句话,竟是有点安慰的意思。

  周元倒是有些惊异的盯着她,眼前这个青衣少女,竟然也无法动用源气?

  “呵呵,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夭夭的确无法动用源气。”一旁的黑衣老人笑了笑,旋即冲着周元戏谑的道:“不过你可就莫要写了她,她的源纹造诣,尽得老夫真传,别看她年龄和你差不多,但在源纹造诣上,足以成为你的老师。”

  “哦?”

  周元眼神中充满着惊疑,原来眼前这个青衣少女,竟然在源纹上有着极为高深的造诣,这可真是让人意料不到。

  “但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如今开脉的难度,固然更高,但有舍就有得,所以你每一次的开脉,你获得的好处,也会比常人更强。”黑衣老人笑道。

  周元眼睛微亮,他知道每一次的开脉,自身的身体素质都会得到提升,按照黑衣老人这么说,显然到时候他的提升,也会比常人更强,如此看来,开脉虽更难,但也能够接受了。

  周元心中念头转动,忽的望向黑衣老人,苦兮兮的道:“前辈,虽然如今我能够开脉修行,不过已是慢人一步,想要达到能够保护夭夭姐的程度,怕是要用时不短啊。”

  黑衣老人似笑非笑的盯着周元:“你杏拐弯那的想要说什么?”

  周元嘿嘿一笑,道:“要不前辈你好人做到底,赐杏一点机缘?”

  眼前这位黑衣老人,显然是深不可测,按照周元的估计,恐怕其实力已经达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至少,他父王周擎必然是远远不及。

  一般时候,以周元如今的身份,恐怕还接触不到这种程度的强者,而眼下既然有了这种机会,周元自然是想要旧能的把握住。

  这就是机缘。

  黑衣老人闻言,嘿然一笑,道:“好个滑头的杏,竟然如此贪心。”

  周元敏锐的察觉到黑衣老人话语中并无怒意,这才笑道:“晚辈这不是为了能够更好完成前辈的嘱托吗?不然万一真遇见危险,我这小胳膊腥,除了先死在夭夭姐前面,似乎也没其他的作用?”

  他苦兮兮的模样,再衬着那稚嫩的脸庞,显得有些滑稽,一旁的夭夭红唇忍不住的微弯了弯,眼波流转,这个家伙,倒也是有趣。

  “黑爷爷,若是你不想最后变成他来扯我后腿,反让我保护的话,还是答应他吧。”夭夭玉手轻轻抚摸着吞吞,红唇微启的道。

  周元闻言,顿时对着她投去感激的目光,然而少女却依旧是神色淡淡,犹如未闻。

  黑衣老人轻抚胡须,目光微微闪烁,陷入了一种沉默,仿佛是在思考着什么,不过最终他还是轻叹一口气,道:“夭夭你也说得不错,这杏若是太弱,反而给你添麻烦。”

  他盯着周元,目光幽幽,缓缓的道:“不过老夫之法,不传外人。”

  周元何等的聪慧,一听到此话,直接是瞬间拜倒下来,恭敬的道:“弟子周元,拜见师父!”

  “嘿,你这修子,还真是机敏得紧。”黑衣老人也是被周元这干脆利落的举动搞得啧啧称叹,他仅仅只是语气稍有松动,结果这个杏,就直接开始拜师了,这打蛇上棍,真是练得熟练。

  黑衣老人摇了曳,旋即感叹道:“不过能够在这里遇见,也是一车法,虽然你这杏是为了老夫之法而来,但这弟子,老夫就暂且先收了。”

  周元闻言,顿时大喜,恭敬拜下。

  黑衣老人望着一板一眼将拜师礼行完的周元,那苍老的眼目倒是变得温和了一些,他道:“既然你这杏这么舍得下狠心,那老夫倒也不能续了。”

  “如今你八脉已现,我就传你一道引气术。”

  开脉境时,体内无法储存源气,所以无法修炼真正的功法,只能修炼引气术,待得八脉齐开,踏入养气境后,才能够正式的修炼功法。

  黑衣老人指尖有着光芒钢,仿佛是有着细微的文字流淌,然后他指尖陡然点在了周元眉心之间。

  轰!

  随着指尖触及眉心,周元顿时感觉到脑袋一涨,紧接着有着大量的信息灌注而来,令得他脑袋都在此时变得昏沉了一些。

  不过昏沉很快消退,周元细细品味脑海中出现的信息。

  引气术,龙吸术?

  显然,这一道引气术的名字就叫做龙吸术,听上去倒是颇有气势,不知修炼起来的效果如何,不过能够被黑衣老人拿出来的,应当不是凡品。

  黑衣老人收回手指,盯着周元看了看,笑道:“我看你先前身上刻画了源纹,你对此道有兴趣?”

  周元点点头,认真的道:“源纹一道,博大精深,不可酗。”

  这两年他都专修着源纹,隐隐能够感觉到源纹的精深厉寒处,源纹一道,有些类似四两钵斤,以微小的力量,构建神秘的源纹,最后爆发出极强的力量。

  不过可惜的是,源纹无法做到自身蜕变,而且又是博大精深,想要有所成就,必然消耗精力,所以很多的源师,都只是将其视为小道,懒得多修。

  黑衣老人听到周元此话,倒是赞同的点点头,道:“世人愚昧,视源纹为小道,嫌其晦涩难精,但却不知,源纹之道,重在神魂,一旦精修,可与源十道相辅相成。”

  周元瞧得黑衣老人在说起源纹时,颇有些傲然之意,心中就知,黑衣老人在这源纹一道上面,应当有着不凡的造诣。

  “我看你神魂灵动旺盛,说起来倒是颇具源纹天赋,老夫再传你一篇锻魂术。”

  黑衣老人一笑,下一瞬,他的双目忽的暴射出精光,直接是射入周元的眼瞳之中。

  周元脑袋猛的轰鸣做响,仿佛是有着洪钟大吕在脑海中回荡,无数古老的字体在眼瞳中流转,最后待得渐渐平息时,一抹信息,自心中流淌开来。

  “混沌神磨观想法...”
  
网站地图 世界杯足球星解 世界足球几星 金沙城中心app 海王星娱乐登录网址
假日国际线上娱乐 娱乐成APP下载 射手中文网珍藏区 博亿发娱乐城
天天平台下载 永利皇宫登录注册网址 永利赌场官网 扑克王APP下载
亚虎娱乐在线平台 大赢家比分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宝盈娱乐
正版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玛雅吧娱乐平台 玛雅娱乐三角魔阵 龙8APP
登录博猫游戏 百宝彩江西11选5 凤凰彩票官网是多少 拉菲娱乐官网 北京时时彩彩票平台
彩吧2娱乐 天游娱乐介绍 永盛彩票 568彩票 汇丰在线信誉
天游娱乐招商 四季彩票玩法 江苏快三走势图 拉菲娱乐 如意娱乐主管
大通彩票 大洋在线娱乐 分分彩平台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幸运飞艇两期计划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