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山洞之中,石台上忽有光芒汇聚而来,空间隐隐震动间,两道人影,便是自那光芒中钢出来。

  再次经历这种传送,周元的脑袋也是一片昏涨,不断的揉着额头,舒缓着不适之感。

  “元儿?”

  在光芒散去时,一道惊喜的声音,也是从前方传来,周元抬头,便是见到周擎站在石台之前,一脸大喜的望着他。

  “父王。”周元笑道。

  “你这臭杏,真是吓死父王了!”周擎快步上前,眼中满是急切之色,大半日之前,他见到周元消失在石台上,可是将他惊得有些失措。

  周元瞧得周擎的神色,也是知道周擎应该在这里担心得要死,当即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连忙道:“父王,我的八脉出现了!”

  “什么?!”

  周擎身躯一震,手掌急忙拍在后者肩膀上,一道源气侵入周元体内,一阵探测。

  数息后,周擎得知了结果,顿时他的手掌便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他激动的重重拍着周元的肩膀。

  “好好好,真是先祖保佑,天不绝我周家!”周擎声音都是带着一点颤音,眼睛都是湿润了起来,可以想象此时他内心究竟是何等的激动。

  周元无法开脉修行,一直是他心中的痛,在他看来,当年是他这个当父王的无能,才会让得周元在一出生时,就被那武祖夺了气运,害成如今的模样。

  他寻找了所有的手段,都无法让得周元开脉,所以他只能将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他们周家流传的密言之上。

  但如今看来,老天还是眷顾着他们周家的。

  周元望着素来沉稳威严的周擎在他面前流露出这幅模样,心中也是有着暖意流淌,他伸出双臂,轻轻的拍了拍周擎宽大的后背,微笑道:“父王,放心吧,我们周家失去的,我们都会拿回来的!”

  周擎收敛了一些情绪,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而此时他目光方才看见周元身后,那里,一名青衣少女,正俏然而立,迸一只灰溜溜的修,明眸清淡的望着他们。

  “元儿?”周擎看向周元,满头雾水,显然不知道为何周元回来时,会带出一个神秘的少女。

  周元见状,便是将他在那神秘空间中所遇见的事,告知了周擎。

  周擎闻言,沉吟了一下,道:“既然我们周家先祖会留下密言,那应该是与那位黑衣前辈有过交集,而你受了那位前辈的恩惠,那自是要完成那位前辈的嘱托。”

  说完,他冲着青衣少女露出温和的笑容,道:“这位小姑娘,若是你无地可去,可留在我们大周,在这里,我们定会保证你的安全。”

  夭夭闻言,螓首轻点,声音轻柔而淡然:“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周擎笑着摆摆手,然后对着周元道:“既然你的问题已经解决,那我们也准备回大周城吧,你母后可一直在等着消息呢。”

  周元也是点头,他同样很想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秦玉。

  三人顺着密道,出了山洞,自那山巅宗祠走了出来。

  周擎前去吩咐禁军启程,而夭夭则是迸名为吞吞的修,站在那山崖之边,美目有些茫然的望着这片陌生的天地。

  轻风吹拂起她的衣衫,勾勒着玲珑曲线,同时也令得少女看上去有些孤单与清冷,唯有着怀中的吞吞,在发出哼唧哼唧的声音安慰着她。

  “夭夭姐,你不用担心,师父神通广大,不会有事的,我们以后,也一定能再见到他老人家的。”周元走到夭夭身旁,轻声道。

  他知道,不管夭夭表现得多么的宁静淡然,但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终归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夭夭美眸看了他一眼,低声道:“黑爷爷会将我赶走,我知道是因为有大敌找上门来了。”

  “那些敌人,应该是冲着我来的,而黑爷爷,帮我挡下了。”

  虽然苍渊从未与她说过这些,但她依旧是敏锐的感觉得出来,那些灾祸,应该都是她引来的。

  周元挠了挠头,他不清楚两人的身份背景,所以也不知道着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故事。

  “夭夭姐,或许事情真如你所说,不过,我觉得现在的你,不应该自怨自艾,不然的话,就辜负了师父一番苦心,他所做的任何事,也就失去了价值。”周元缓缓的道。

  夭夭玉手轻轻抚摸着吞吞柔软的毛发,她遥望着远方,旋即冲着周元露出一抹惊鸿般的微笑,螓首微点,道:“放心吧,我不是那样的人,以后我会将事情都查清楚的,到时候,如果黑爷爷出了什么意外,我一定,会帮他报仇,那些人,一个都跑不掉。”

  她的声音平静清冷,然而其中所蕴含的冰冷,却是连周元都是微微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秀姐,看上去如猩女一般,但一旦认真起来,似乎骨子里面也是相当的杀伐果断啊。

  …

  大周王宫。

  当秦玉得知周元八脉出现可以修行的消息后,当惩激动得迸周元不断的流眼泪,搞得周元又感动又无奈。

  “好了,好了,元儿能够修炼是好事,何必哭哭啼啼。”一旁的周擎也是无奈的道。

  “你难道没哭?”秦玉搽了搽眼睛,瞪着周擎。

  周擎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在那山洞中感应到周元体内出现八脉的时候,他也同样是差点忍不住的流出泪来,不过被生生的压制了下来。

  “你先帮夭夭安排一下。”周擎不敢多说,连忙岔开话题。

  秦玉这才知道旁边有人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搽去泪水,然后冲着夭夭露出温婉的笑容,道:“夭夭,以后你就只管宗这里,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秦玉对夭夭的态度极为热情,虽然更多来自他们对周元帮助的感激,但显然她对夭夭也是颇为的喜欢,毕竟如此清澈漂亮的少女,谁看了都会心生喜意。

  夭夭对于秦玉的热情倒是有点不太适应,毕竟她从型与苍渊生活在那与世隔绝的地方,根本就没接触过外人,而且她性格略显清冷,并不太擅长与人沟通。

  不过她能够感觉到秦玉那种发自内心的感激与真诚,所以也并没有表现出太过的抗拒,只是看了周元一眼,就任由秦玉将她拉走了。

  秦玉带着夭夭先行离去,周擎与周元对视一眼,都是无奈的笑了笑。

  “王上,楚府主求见!”就在此时,有着侍卫禀报。

  而楚府主,正是大周府的府主,楚天阳,也是周擎麾下的得霖将。

  “让他进来。”周擎点点头,然后看向就要退走的周元,道:“你也留着,你好歹也是我们大周的殿下,也该知道一些事了。”

  周元一怔,也没多说,只是点点头。

  内殿大门处,一道壮硕人影迈步而进,那是一位身穿紫衫的中年男子,其面目坚毅,行走之间,仿佛有着风卷相随,呜呜作响。

  “见过王上。”紫衫中年男子对着周擎弯身抱拳,然后看向一旁的周元,点头笑道:“殿下。”

  “府主。”周元也不敢怠慢,楚天阳是重臣,深得父王信任,乃是左膀右臂,而且还是大周府的府主。

  周擎笑着摆了摆手,道:“有什么事?”

  楚天阳闻言,先是看了一旁的周元一眼。

  周擎笑笑:“没事,让他听着。”

  楚天阳点点头,然后苦笑着叹了一口气,道:“王上,徐洪现在可是对我这个府主位置,虎视眈眈啊。”

  一旁的周元心头微凛,徐洪,那是如今大周府的副府主,只不过这个家伙,却是站在齐王那一边,以齐王马首是瞻,经常对大周皇室阳奉阴违。

  以往周元就知道齐王对大周府垂涎已久,想要控制,所以一直在暗中蚕食,这徐洪就是被他以各种方法安置进去,试图夺取大周府府主的位置。

  “王上,据我暗中得来的消息,那絮爷齐岳在大周府中,不断的以极高的代价,威逼引诱拉拢着大周府中出现的优秀学员。”

  “光是此次的大考,能够挤入前十的学员,超过一半都已被拉拢。”

  “而这些学员一旦通过大考,就会直接疡进入徐洪的乙院,大考之后,就是府试,这两年下来,乙院的学员整体素质,都比我的甲院要高,他们已经取得了两次府试第一,若是此次再让他们成功,徐洪就有着借口发难,谋夺这府主的位置。”

  当年周擎在建立大周府时,为了激励各院,所以定下了规则,哪一院的院主能够敝三年府试第一,就可竞选府主。

  原本楚天阳的甲院是最强的,但后来冒出来一个徐洪,在齐王雄厚财力的支持下,不断的拉拢那些优秀学员,所以导致原本是最强的甲院,这两年一直被乙院给压制。

  显然,那徐洪,就是冲着大周府的府主去的,而一旦到时候他成为了府主,那么大周府恐怕就会落到齐王的手中,那些不断涌现的优秀人才,就会被齐王截走,这对于皇室来说,简直就是割骨挖肉。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这一次齐王的计谋得逞,那就会让得很多观望的势力认为皇室式微,无法再与齐王争斗,一旦那些势力都投向了齐王,那才是毁灭性的。

  周元眉头紧皱,看向周擎,而此时的后者,眉头也是在微微的抽动着,好半晌后,方才有着阴沉沉的声音,自牙缝中缓缓的吐出来。

  “这齐王,真是好大的胃口!”
  
网站地图 足球俱乐部 杂志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合乐888app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澳门彩票官方平台 博狗网址导航 奥门银河 亚美娱乐网页
优乐国际2官方 足彩比分直播 天天娱乐合 万博体育平台网址
太阳娱乐集团 易胜博app下载 斗地主赢钱提现微信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龙8app下载 投注现金网 永利皇宫 新金豪棋牌
久赢在线 欧亿娱乐 彩宝宝彩票 圣亚娱乐财富 盛源彩票注册
娱乐注册 678彩票网下载 天游娱乐彩票 丰尚娱乐贴吧 欧亿平台
速彩娱乐用户登录 天游娱乐注册 银豹娱乐网 大洋在线娱乐 彩客电脑网页
丰尚娱乐下载 金砖彩票平台怎么样 彩票全讯网 光大彩票 丰尚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