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周元,夭夭,苏幼微等人赶到玉灵瀑前时,此地早已人潮汹涌,整个大周府五个院的学员,都是汇聚到了这里,一时间人声鼎沸,倒是热闹至极。

  周元一行人穿入人潮,来到最中心处,目光一扫,便是见到楚天阳铁青的面色,而在楚天阳的前方,正是徐洪。

  徐洪身后,则是齐岳与柳溪。

  齐岳瞧得周元赶来,不由得冲着他露出一个微笑,只是那笑容中,充满着戏谑。

  楚天阳也是瞧见了周元,不过此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面色铁青的盯着徐洪,拳头握得嘎吱做响,寒声道:“徐洪,你不要太过分了,玉灵瀑的使用时间早已定下,岂能你说改就改?!”

  “呵呵,府主说的哪里话,玉灵瀑乃是我们大周府最重要的修炼宝地,自然要将其做到功蓄大化。”

  徐洪看了楚天阳一样,慢吞吞的道:“以前甲院是我们大周府最强的院府,独自占据玉灵瀑的三个时辰,我们自然没话说。”

  “可现在呢?甲院已连续两年被我们乙院压制,所以甲院已经算不得是诸院之首,既然如此,甲院还占据三个时辰的玉灵瀑,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

  楚天阳眼中寒光一闪,道:“玉灵瀑的时间,乃是当初王上所定,你若是有异议,就去找王上吧。”

  徐洪闻言,不在意的一笑,道:“大周府自从成立以来,府中之事皆是自由做主,即便是王上也不会插手,所以府主就不用拿王上来当挡箭牌了。”

  他早已投靠了齐王,自然心中对周擎的敬畏降低了许多。

  “你!”

  楚天阳震怒,眼中凌厉之色涌现,猛的踏前一步,顿时其身躯一震,竟是有着一道赤红之气自其天灵盖冲天而起。

  赤红之气,宛如百丈红霞,炽热无比,盘旋在楚天阳上空,赤红弥漫间,天地间的空气都是在此时变得极为的炽热。

  一股强悍的压迫感在此时横扫开来,令得所有的学员都是面色大变,脚跟颤抖。

  “这就是天关境的强者吗?果然恐怖,气破天关,足以搬山裂地!”众多学员眼神敬畏,他们这开脉境所能够动用的源气,与楚天阳这种天关境的强者相比,无疑是沧海一粟。

  蹿楚天阳身后的周元,也是面带惊色的看了一眼那一道强横的赤红之气,心头微动:“这就是府主修炼而成的源气,位列三品的赤阳气吗?”

  源气九品,越是高深的功法,所修炼而出源气品级也就更高。

  他们大周皇室,如今最为高级的功法,也仅仅只能修炼出四品源气。

  “哼,想要动武?真当我怕了你不成?!”徐洪瞧得楚天阳这阵仗,眼神也是微寒,一步踏出,同样有着一道雄浑源气,犹如光流,自其天灵盖暴冲而出。

  那一道源气,宛如一片银色洪流,其中却是充满着刺骨寒意,寒意蔓延开来,连附近的地面上,都开始有着冰霜蔓延。

  三品源气,银霜气!

  随着两位天关境的强者对峙,顿时两股压迫感弥漫开来,令得在场的诸多学员都是感到一股惧意,生怕被波及。

  毕竟天关境的强者一旦动手,可就不是开脉境那种小打兄,那可是动辄就山崩地裂。

  “楚府主,徐院长,这里可不是动手的地方!”

  不过就在楚天阳,徐洪两人气势对碰时,终于是有人大喝出声,将那种对峙所打破。

  出声之人,是一名黑袍男子,正是丙院的院长,秦骁。

  另外两院的院长,也是赶紧出声,毕竟若是楚天阳,徐洪真的在这里打起来,对谁都没好处。

  被几位院长一掺和,楚天阳与徐洪也知晓他们不可能真的动手,当即皆是一声冷哼,赤红与银霜般的雄浑源气,也是席卷而回,钻进了两人天灵盖中。

  “哼,你想要改玉灵瀑的时间分配,今日我绝不会同意!”楚天阳冷声道。

  徐洪眼神一怒,刚要说话,一旁的齐岳却是忽然微微一笑,出声道:“楚府主,今日的提议,并非是为了针对甲院,而是为了我们大周府所有学员。”

  “玉灵瀑对我们学员而言有多重要,府主应该知晓,以往的时间分配是建立在甲院乃是诸院之首上面,所以甲院独占三个时辰,我们没人会有异议。”

  “但如今甲院式微,若是还占据这么久的时间,未免对于其他院的学员来说有些不太公平,所以这重新分配修炼时间,乃是众心所向。”

  齐岳声音正气凛然,说出来的话,也是让得玉灵瀑周围众多学员暗自点头,因为谁都知道玉灵瀑对于开脉有着极为不错的效果,如果能够多分配到一些时间,那么他们开脉的速度,也都会提升一分。

  在为自身争让处这一点上,人人都会保留一点私心。

  齐岳瞧得话语引得众人点头,也是暗自一笑,他望着面色愈发难看的楚天阳,道:“楚府主你虽然是甲院的院长,但也不要忘了,你同样也是大周府的府主,若是你无法敝公正的话,恐怕会失了人心。”

  楚天阳的面色彻底的变了,因为齐岳这句话,太过的诛心,若是他敢否认的话,恐怕会寒了其他学员的心。

  “你!”楚天阳腮帮子都在微微的抽搐。

  在楚天阳身后,甲院的众多学员也是无话可说,面色难看,毕竟齐岳死抓着他们甲院如今成绩不好,没有资格成为诸位之首这一点,这根本让得他们没办法反驳。

  “按照规矩,想要剥夺甲院诸院之首的位置,那也得甲院三年府试失去第一才行,而如今今年府试尚未来到,你就将甲院从诸院之首踢了下去,是不是太心急了一些?”而就在甲院众多学员面色难看时,一道平静的声音忽然的响起,众多目光顺着声音汇聚而去,然后便是见到站在楚天阳身后的那道带着丝丝书卷气质的清瘦少年。

  正是周元。

  齐岳瞧得周元说话,淡淡一笑,道:“如今甲院已经两年失了府试第一,今年自然也不会有所意外,所以这诸院之首,早已名存实亡,殿下又何必嘴上逞强?”

  “规矩便是规矩,而且我倒并不认为,今年我们甲院会再失第一。”周元也是笑笑,声音平淡,不起波澜。

  齐岳眼睛一眯,嘴角的蝗略显轻蔑,针锋相对的道:“殿下这想法,可真是有些天真,年底府试还有几个月的时间,结果已是明确,甲院又何必还占着三个时辰的玉灵瀑,白白浪费了这等修炼资源?”

  周元摇了曳,道:“我也不觉得我们甲院在玉灵瀑修炼就是浪费修炼资源。”

  齐岳冷笑一声,道:“既然你们要嘴硬,那可敢来用事实说话?”

  “哦?”周元眉头微挑。“放心,并非是让你们和我打一场,那样的话,也太欺负人了一些。”齐岳似笑非笑,言语间的不屑与轻蔑,让得甲院诸多学员都是面色铁青,气愤不已。

  齐岳指向那飞流而下的玉灵瀑,眼中有着锐利之色钢,道:“若是你们不服,那就我们各出一人,进那玉灵瀑中,看谁坚持的时间更久,如此自然就能够分辩出谁在浪费修炼资源!”

  此时此刻,他终是图穷匕见。

  “你如今早已开了六脉,身体素质强横,谁能与你相比在玉灵瀑坚持的时间?”楚天阳沉声道。

  虽说周元在玉灵瀑中表现突出,所坚持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但要知道,齐岳凭借强横的身体素质,同样也是能够做到这一点。

  齐岳淡淡的道:“这一点,若是楚府主觉得不公正的话,那就去怪你们甲院无人,迟迟无人能够达到六脉吧。”

  楚天阳眼神一怒,刚欲说话,周元却是率先开口:“赌注呢?”

  周元已是看了出来,今日齐岳乃是有备而来,绝不会轻易的罢休,所以不论如何,恐怕都得做过一场了。

  “赌注么…若是我们乙院赢了,那就请甲院交出一个半时辰的修炼时间,其中一个时辰归我们甲院,而其余半个时辰,就分给其他三院,如何?”齐岳盯着周元,嘴角掀起,犹如看见了即将入瓮的猎物。

  “一个半时辰?!”甲院其他学员闻言,顿时面现怒色,他们甲院三个时辰,基本就被斩了一半,可谓是打击不小。

  其他诸院的学员,却是没有说话,眼下这个局面,显然是乙院与甲院在别苗头,不过,若是最后他们能够增加一些玉灵瀑修炼时间,对于他们而言,也是颇为的满意。

  所以,对于齐岳的咄咄逼人,大部分的学员都是敝着观望状态。

  周元望着面带笑容的齐岳,双目微眯,片刻后,缓缓的道:“一个半时辰么?可以!不过若是你们输了,乙院也要交出一个半时辰的玉灵瀑修炼时间!”

  如果是直接动手,此时还未打通四脉的周元,对上开了六脉的齐岳,或许还没有多少把握,但如果是比在这玉灵瀑中修炼,那么此时的周元,自信并不忌惮大周府的任何学员。

  他知道齐岳应当有所准备,但同样的,也莫要酗了他。

  而且,齐岳觊觎他们甲院的三个时辰玉灵瀑的修炼时间,周元何尝又不是嫌这三个时辰太短了…只是一直没有由头,所以无法实现,如今这齐岳突然送了一个大礼包上来,他没有理由不收。

  齐岳的神色在此时微微的滞了滞,显然是没想到周元会答应得如此的干脆,不过旋即想起自身的底牌,他眼中不由得掠过阴狠之色。

  “好!若是我们输了,我们乙院,也输一个半时辰!”

  随着齐岳此话一落,周围众多学员都是爆发出低低的哗然声,旋即振奋起来,看这模样,似乎还不用等到年底府试,在这里,甲院与乙院,就要开始再来一畴尖对麦芒的碰撞了…

  不过,他们显然是更为的看好乙院,因为乙院拥有着齐岳,作为大周府中如今唯一打通了六脉的学员,他的实力,傲视了所有人。

  而周元,仅仅开了三脉,怎么可能与齐岳相比?

  这周元殿下素来冷静,怎么今日,却是如此的失了方寸?
  
网站地图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拉斯维加斯赌场网址 娱乐电玩城注册送分 澳门百家乐app
金沙城APP 金佰利娱乐代理 国内赌博机APP下载 金沙网址是多少
158nn.com 亚博体育无法取钱 tsv天时娱乐下载 澳门赌场在线
娱乐电玩城注册送分 澳门百汇网站 财神娱乐场登陆 明发娱乐app
新天地棋牌游戏 国际足球排名 优乐国际手机版下载 88娱乐网
天天彩票Tt 盛大彩票 万恒娱乐 幸运飞艇 开奖 东升彩票娱乐平台
新万博娱乐 亿人娱乐彩票平台 拉菲II娱乐 分分彩平台 娱乐用户登录
亚上彩官网 幸运飞艇团队在线计划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鑫彩平台 华人娱乐关注平台
捷豹365彩票登录 银豹娱乐总代 博猫游戏 欧亿娱乐开业 大星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