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光芒,在齐岳的掌边吞吐不定,其长不过半指左右,但当其伸缩时,青光飘动,连空气都是被嗤啦啦的切开,足可见其惊人的杀伤力。

  在场的人,皆是一眼就看出了这道青芒的来历,赫然便是那齐王府的顶尖源术之一,玄芒术。

  此术威力极为的可怕,寻常人根本就不敢与之硬碰,所以,当齐岳施展出此术时,再凭借着他此时八脉的实力,恐怕养气境下,能够与他抗衡的人,相当稀少。

  所以,一时间,承的局面,再度逆转。

  “能够将我逼到这一步,周元,我承认你很厉害,我没想到,半年之前的一个废物,竟然能够对我造成这么大的威胁!”齐岳浑身冒着杀意,他盯着周元,森然道。

  “你让我感觉到了很大的威胁,所以,我觉得,还是再度将你废了比较好!”齐岳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笑容狰狞。

  周元盯着齐岳掌心伸缩不定的青芒,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异色,他显然也是没想到,这齐岳也将玄芒术给修成了。

  不过,齐岳这道青芒,极为的淡,而且隐隐有所不稳,显然只是勉强而为。

  但绕是如此,这道青芒的威力,都远远超越了之前同为下品玄源术的奔雷拳。

  “我与你则是正好相反。”周元望着满脸狰狞杀意的齐岳,语气倒是淡淡,道:“因为我从始至终都未曾将你当做是个威胁,在我的眼中,你只是一个我修炼路途之上的一个小绊脚石而已。”

  齐岳瞳孔一缩,怒极而笑,被一个他曾经眼中的废殿下说成只是其眼中的一个小绊脚石,这实在是让得他感觉到了从未有所的侮辱。

  “真希望待会你跪在我的脚下时,还能够说出这种话!”

  齐岳杀意达到了顶点,周身气势也是凶猛如虎,掌心青芒涌动,下一瞬,他再忍耐不啄头的杀意,脚掌一跺,石板碎裂,而其身影便是在那无数道惊呼声中,对着周元疾射而去。

  手掌掠过空气,薄薄的青光,却是散发着极为凌厉的波动。

  齐岳气势凶猛而来,而周元则是立于原地,动也不动,那模样,落在众人的眼中,仿佛是被齐岳的气势所吓傻了一般。

  甲院方向,苏幼微俏脸微白,几乎要忍不住的冲上台去,但却被理智死死的压制住。

  一旁的楚天阳,也是拳头紧握,面色紧绷,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石台上。

  高台上,周擎也是身体前倾,隐隐有着源气涌动,显然是打算在最后的关头施救,免得周元出现意外。

  在其下方,齐王齐渊则是微微一笑,似已胜券在握。

  在那无数道同情的目光注视下,周元望着那暴射而来的齐岳,他似是低语一声,道:“玄芒术,很厉害么?”

  他脚步横踏而出,身体猛的震动起来,背脊起伏,然后张开了嘴巴:“龙吸术!”

  吼!

  隐约间,似是有着龙吟声响起,只见得天地间的滚滚源气化为一道白线,被周元一口吞进了体内。

  伴随着如今对九十八式锻龙戏的熟练,周元已经不太需要打出完整动作,而是能够以震动骨骼的方式,来施展龙吸术。

  一口浓郁的源气吞入体内,顿时在那经脉中高速的旋转,压缩。

  周元抬头,望着那近在咫尺,面庞愈发显得狰狞的齐岳,也是缓缓的伸出了手掌,再然后,无数人都是难以置信的见到,在周元的手掌上,竟然也是有着青色的光芒钢出来,光芒伸缩不定,撕裂着空气。

  青光与齐岳手中的颜色如出一辙,而且隐隐的,仿佛是要更深邃一些。

  而且,最重要的是,周元手中的青光,足足一寸,而齐岳手中,却不过半指!

  整个广场,无数轰然声响起。

  “周元殿下施展的…竟然也是玄芒术?!”

  “怎么可能?此术不是齐王府独有的吗?周元殿下怎么可能会?!”

  “而且周元殿下的青芒更浓,而且芒光更长T然造诣比齐岳更高!”

  “这怎么可能…”

  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不断的响起,所有人都因为眼前这一幕感到惊愕。

  近在咫尺间,齐岳瞳孔同样是在此时放大,眼中死死的盯着周元手上伸缩不定的青色光芒。

  周元望着齐岳那副模样,嘴角方才一掀,戏谑的道:“玄芒术,不好意思,我也会!”

  就在他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他猛的一步踏出,青芒覆盖手掌,宛如一抹青刃,直接对着前方暴掠而来的齐岳,凶猛斩下!

  嗤啦!

  手掌掠下,空气直接裂开,甚至连下方的地面,都是在此时被撕裂出了一道痕迹。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周元与齐岳的双掌,猛的对碰,两道散发着凌厉气息的青芒,也是碰撞在了一起。

  嗤!

  隐约间,仿佛是有着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

  周元与齐岳的身影,交错而过,然后皆是前冲了数步,缓缓的停了下来。

  两人背对而立,手掌的青芒,不断的闪烁。

  整个广场,都是在此时变得极为的安静,所有的视线,都是死死的盯着两人,他们知晓,这场龙争虎斗,即将会出现结果。

  “怎么可能…”安静中,石台上有着低声响起,只见得那齐岳喃喃道:“你怎么可能会玄芒术?而且还会这么强?!”

  “这恐怕也是要拜你所赐了。”周元声音没有波澜。

  齐岳瞳孔一缩,似是想起了什么,面庞顿时扭曲起来:“原来…罗浩是死在了你的手中!”

  怪不得他怎么都找不到罗浩的踪迹,原来是早就被周元所杀,而且那玄芒术,也落在了周元的手中,并且被他偷偷修炼而成。

  周元没有理会齐岳,他袖袍对着后方轻轻一挥,似是有着一道劲风呼啸而出。

  劲风掠过,再然后,广场上无数人便是骇然失声,因为他们见到,齐岳的整条手臂,竟是在此时缓缓的脱落,最后带着喷涌的鲜血,落在了地面上。

  那手臂断处,光滑如镜。

  啊!

  此时此刻,齐岳那凄厉的惨叫声方才响了起来。

  整个广场,都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是呆呆的望着那惨叫中的齐岳,因为他们知道,从这一刻起,这辰斗,就有了胜负。

  但这个结果,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谁都没想到,称霸大周府两年的齐岳,竟然会在今日,如此狼狈的败在周元的手中。

  一道道目光,带着一丝惊奇的投向石台上垂手而立的周元,没想到,这个传闻中无法开脉修炼的废殿下,竟然也是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展露锋芒。

  或许,大周皇室,并没有他们所看见的那般式微。

  高台上,周擎与齐渊同样是有些震动的望着这一幕结果,不过周擎是惊喜,而齐渊,则是面色铁青,特别是当他见到齐岳手臂被周元斩断时,再也忍耐不啄中的暴怒,霍然起身,厉声喝道:“竖子,好狠的手段!”

  轰!

  当其喝声落下时,只见得一道金色气柱猛的自其天灵盖冲天而起,最后直接是化为一只金色的大手,呼啸而下,对着石台上的周元抓去。

  这一掌下,整个石台都将会被捏爆。

  四品源气,金石混元气!

  不过,就在那金色大手抓下时,一道同样强悍的赤气也是冲天而起,化为一只赤红大手,与那金色大手狠狠的冲撞在一起。

  四品源气,炎雷气!

  惊天动地般的声音响起,大地都在颤抖,可怕的劲风席卷开来,烟尘漫天。

  与此同时,周擎那低沉中蕴含着震怒的声音,也是响了起来。

  “齐渊,你想造反吗?!”
  
网站地图 吉祥坊网址 app 神州娱乐app 优乐国际app 网上AG
天天互娱乐平台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优乐2 趣赢娱乐下载
天天娱乐2官方平台 天天正版娱乐 永利皇官登录网址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
皇冠比分网 凯发k8娱乐app sunbetapp下载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A8娱乐 澳门百家乐app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扎金花棋牌
天游娱乐代理 盛大彩票 新优娱乐 时时计划全天计划 丰尚娱乐代理
幸运飞艇团队在线计划 万博娱乐网址 合盛娱乐平台注册 汇丰在线娱乐 天下彩与你同行
必发彩票注册 圣亚娱乐网址 欧亿娱乐总代 彩票计划亿人 东森综合APP
大赢家彩票 秒速赛车彩票官网 拉菲平台 彩名堂 拉菲娱乐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