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之中,气氛一片压抑寂静,所有人都是不敢说话,整个房间,唯有那赢大师手中源纹笔划过皮肤时,所发出的细瓮嗤声。

  时间在缓缓的流逝。

  而一道极为复杂的源纹,也是开始出现在了卫斌身体上,那道源纹,覆盖了其半个身体,隐隐间,有着一种惊人的波动散发出来。

  “这是一道三品源纹!”卫沧澜神色凝重,旋即惊叹道:“不过这道源纹似乎只是辅助之用,所以就算以小斌的身体,都能够承受。”

  赢大师笔尖勾动,终于是完成了最后一道源痕,而此时,只见得那一道源纹彻底的整合起来,顿时有着奇异的光芒散发出来,不断的对着卫斌的身体之中钻进去。

  而床榻上的卫斌也是发出有些痛苦的低哼声,五指紧握。

  “小弟!”卫青青见状,急忙喊道。

  赢大师淡笑道:“大秀不用着急,这是我的源纹正在化解其体内的“瘴魔毒”,过程有点写苦而已。”

  卫青青闻言,也只得收敛起心中的焦急,点点头,美目紧紧的盯着卫斌。

  而在他们的紧紧注视下,半晌后,果然是发现,卫斌身体上的黑斑,竟然开始出现了消退,短短不够数分钟的时间,那些原本骇人的黑斑,便是消退得干干净净。

  “瘴魔毒被化解了?!”卫青青惊呼出声,脸颊上满是喜悦。

  卫沧澜也是虎目睁大,拳头紧握,显然内心也是异常的激动。

  “我这道三品源纹,乃是我一次无意间所得,名为“化毒纹”,能够化解天下万毒,这“瘴魔毒”虽然霸道,但我这“化毒纹”依旧能够对付。”赢大师傲然说道。

  卫沧澜点点头,赞叹道:“这道“化毒纹”的确厉害,仅仅只是三品,却连黑毒王的“瘴魔毒”都能化解。”

  他看向赢大师,郑重的抱拳道:“大师可真是我卫家的恩人。”

  卫青青也是赶紧对赢大师行礼。

  “我也只是受人之托罢了。”赢大师淡笑道。

  卫沧澜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齐昊以及那面无表情的周元,心中忍不住的叹息一声,这次欠的人情,可真是大了。

  “周元殿下,你们就暂时留在营寨之中,沧澜郡最近风起云涌,鱼龙混杂,唯有在军营中,才是最为安全。”卫沧澜道。

  陆铁山面色微变,这卫沧澜,就要先将他们软禁吗?如此的话,他们还如何去黑渊争夺“火灵穗”与“玉罂果”?

  齐昊面带微笑的看着周元,嘴角的笑容,充满着玩味与戏谑。

  卫青青也是暗叹一声,曳。

  “你们这么高兴做什么?”而就在房间中气氛压抑时,忽有一道清淡悦耳的声音响起,众人望去,只见得站在周元身旁的夭夭,淡淡的开口。

  “呵呵,卫公子成过毒,恢复降,难道不值得高兴吗?”齐昊笑道。

  夭夭轻概吞吞毛发,道:“若真是彻底驱了毒,那当然值得高兴,就怕故意做些表面功夫,反而害了人。”

  此言一出,房内所有人面色都是一变。

  “芯头,胡说什么呢!”那赢大师率先怒斥,面色如霜。

  卫沧澜也是眉头紧皱,眼咎如狮子一般的盯着夭夭,道:“这位姑娘说的是什么意思?若是在这里胡言乱语,就算你是殿下的人,我怕也得教训你一番了。”

  夭夭未曾理会他们,只是走到床榻旁,扫了那卫斌一眼,红唇微启,道:“什么“化毒纹”,真是可笑。”

  那赢大师怒发须张,喝道:“芯头,你眼瞎了吗?他身上哪还有毒气?你若是再在这里胡搅蛮缠,不要怪老夫不客气了!”

  一旁的卫青青也是皱着柳眉,此时的卫斌,苍白的脸庞都有了一点血色,看上去的确像是成过毒,而卫沧澜也是神色严肃,因为他先前也检查了一下,卫斌体内的瘴魔毒的确消失不见了。

  夭夭依旧不理那赢大师的怒喝,只是对着卫沧澜淡淡的道:“然根银针,刺他腰椎三寸穴位。”

  听到此话,那赢大师的瞳孔似是缩了缩,对着卫沧澜沉声道:“大将军,老夫受人之托,可不是来受一个丫头侮辱的!”

  齐昊也是道:“大将军,赢大失里迢迢赶来救助卫公子,若是还遭怀疑,可太让人寒心了。”

  卫沧澜见状,犹豫了一下。

  周元突然开口,道:“大将军,此事事关卫公子性命,最好还是查探清楚,免得到时候后悔莫及。”

  卫沧澜面色变幻,最终对着赢大师抱了抱拳,道:“大师多包涵,若是待会发现他们污蔑,我定要为大师讨回公道。”

  “萨针来!”

  卫沧澜冷喝一声,立即有着侍女却一根银针。

  卫沧澜手握银针,走近床榻,沉声道:“只刺腰椎三寸?”

  “他全身的瘴魔毒,都被那个大师逼进此处,其他地方没用,就这里。”夭夭淡淡的道。

  卫沧澜深深的看了夭夭一眼,然后果断出手,手中银针瞬间刺入卫斌腰椎下三寸,针入一半,最后缓缓的抽出。

  而就在那银针抽出来的瞬间,房间内所有人面色陡然大变。

  只见得那针尖处,一片漆黑,散发着腥臭之气。

  赫然是那瘴魔毒!

  卫青青俏脸剧变,猛的抬头,俏目冰寒的盯着那赢大师。

  卫沧澜面色也是铁青,他转过头,举起银针,盯着赢大师,森森的道:“敢问赢大师,这是怎么回事?”

  赢大师面色猛的苍白了许多,但依旧硬着头皮道:“看来是没有彻底将毒气化解,有所残留。”

  齐昊也是脸皮抽动,强笑道:“要不大将军再让赢大师试试?”

  夭夭声音清冷的道:“不是没化解干净,是你那道源纹,根本就不是什么“化毒纹”,而是一道“压毒纹”。”

  所谓“压毒纹”,便是以一种特殊的手段,强行的将体内之毒压制下去,不过这赢大师的这道源纹,也的确是有些门道,竟然能够压制得如此的干净,连卫沧澜都无法察觉。

  “不过你虽然将这瘴魔毒暂时的压制了下去,但这种压制,顶多只能持续一年,一年后,瘴魔毒会再度爆发,而那个时候,瘴魔毒成了气候,再高明的手段,恐怕都救不活人了。”

  “我想,你以往依靠“化毒纹”救的那些人,最后恐怕都死得很凄惨吧?”

  此言一出,卫沧澜与卫青青都是面色剧变,盯着赢大师的目光,恨不得将其吞了一般。

  赢大师满头大汗,看向夭夭的目光中都有些恐惧,显然是没想到后者竟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手段,要知道,他这一手,就算是太初境的强者,都不可能察觉到。

  轰!

  忽然有着源气自那赢大师体内爆发开来,他的身影猛的化为一道光影,暴射而出,竟是承受不住卫沧澜吃人的目光,准备要逃。

  卫沧澜面色阴森,手中银针,屈指一弹,顿时银针之上,包裹了一道青色源气,唰的一声,消失不见。

  啊!

  不过数息后,那远处,忽有一道惨叫声传出。

  “将他给我抓起来,敢来我大将军府招也骗,真当我没什么手段不成?”卫沧澜寒声道。

  屋外,有着人恭敬应道,然后迅速远去。

  齐昊面色也是一片苍白,手掌微微颤抖,看向周元与夭夭的目光中满是怨毒,原本已经完美的计划,竟然因为这两人,出现了偏差。

  “来人,请齐王子下去歇息。”卫沧澜漠然说道。

  有着侍卫进入,将齐昊请了出去,而他临走时,看向周元的目光,充满着森森杀意。

  不过,对于他那噬人般的目光,周元则是回以温和的笑容。

  随着赢大师,齐昊的离去,房间内,再度变得压抑安静下来,卫青青美目泛红,低声垂泪,而那卫沧澜,也是颓然坐下,犹如老了许多一般。

  夭夭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浅眉一蹙,道:“有什么好哭的,人又没死。”

  卫沧澜猛的一惊,似是察觉到了夭夭言语深处的意思,急忙抬头,看向这个长得极为漂亮的少女,忙道:“先前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莫要在意。”

  经过先前的事情,他再不敢酗这个浑身没有半点源气波动的少女。

  先是道了歉,卫沧澜方才心翼翼的道:“不知道姑娘,可有手段救救我儿?”

  夭夭微微偏头,想了想,道:“我不救,不过…他可以救。”

  她的玉指伸出,直接就指向了周元。

  卫沧澜与卫青青的目光,瞬间就盯在了周元身上。

  被他们盯着,周元头皮顿时发麻,差点就要骂出声来了,连那个能够刻画三品源纹的赢大师都对付不了这瘴魔毒,而他这二品源纹造诣的水平,能顶个屁用啊?

  他自己的手段,他难道还不清楚吗?

  夭夭姐,你不要坑我啊!

  这个时候就是应该秀姐你人前显圣,把他们震惊得浑身抖三抖才是啊!

  心中一顿狂骂,但面对着卫沧澜那期盼的眼神,以及一旁卫青青泪眼朦胧的楚楚可怜模样,周元最终只能强笑一声,最后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因为他知道,如果他曳的话,很有可能也会如那齐昊一般,直接被请出去。

  “呵,呵呵…”
  
网站地图 各国足球星级排名 利记娱乐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亚博哪里下载的 澳门足彩网官方网站 足球推荐 澳门永利娱场app
亚博体育娱乐城 集美国际娱乐网址 利澳国际娱乐登录 亚洲城电脑版
赌博游戏机下载大全 嘉年华娱乐平台 A8娱乐首页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澳门赌场在线 天天娱乐软件 ag真人视讯开户 王牌娱乐
婷婷五月开心六月丁香 色情书网免费阅读 成人帝国 色姑娘棕色姑娘综合站 色五月激情手机版
得得啪 我要爱久久影视 亚洲色色 色五月图 怡红院电影
mm成人网 成人影视 色五月 婷婷 大相蕉伊人狼人久草av 在线青青视频观看免费
男人天堂网 天天影视色香欲综合网 亚洲色情电影 全国最大色情网站 开心五月婷婷五月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