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卫沧澜与卫青青见到周元点头时,都是露出一丝激动的神采。

  虽然他们也是有些疑惑为何周元能够解决这“瘴魔毒”,但这种时候,他们也只能将这最后的救命稻草给抓住了。

  周元硬着头皮走到床边,看了一眼也是用期盼目光盯着他的行孩,苦笑一声,然后看向夭夭,低声道:“我怎么救?”

  他自己的手段,自己还不清楚吗?他所会的那些源纹,根本就没一道能够用来驱毒。

  瞧得周元的模样,夭夭红唇微弯了弯,然后抬起俏脸,对这卫沧澜道:“他说他要准备一些东西,需要十日的时间。”

  卫沧澜一怔,道:“需要什么?我可以帮忙。”

  “调制一些刻画源纹的原料,不需劳烦卫将军。”夭夭摇了曳,道。

  “那我立刻安排客房,这段时间,殿下等人就宗将军府吧,这里安全,绝不会有任何意外。”卫沧澜热情的道。

  周元点点头,他看了夭夭一眼,后者的表现,倒是让得他的心虚减弱了一些,毕竟夭夭不是胡来的性子,既然会这么做,应该就有着她的理由。

  “大将军,我可以出手救卫公子,不过,我有两个条件。”周元恢复镇定,缓缓的说道。

  “殿下请说,卫斌是我卫家独苗,为了他,就算是要我这条命,我都不会犹豫。”卫沧澜沉声道。

  “第一,我想让大将军助我得到“火灵穗”与“玉婴果”。”周元也不客气,直接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卫沧澜对此却一点都不意外,他沉吟了一下,道:“如今那遗迹的事,已经在沧澜郡与黑渊中传开,想来必定会有一番激烈争夺,说不定,连那黑毒王都会参与。”

  说起黑毒王,卫沧澜眼中掠过一抹浓郁的杀意。

  “不过如果殿下真的能够救下卫斌,我大将军府,必会全力相助!”卫沧澜沉声说道,在他的眼中,卫斌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卫沧澜的果断,倒是让得周元有些惊讶,旋即他笑了笑,道:“那第二个条件,就是听闻将军府有一颗“吞源石”,我想讨要此物。”

  “吞源石么…”卫沧澜微微沉吟,最终也是点点头,道:“虽然这是一个宝贝,但跟我儿性命比起来,不值一提。”

  “这两个条件,只要殿下能够救我儿,都没问题!”

  两个条件达成,周元的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喜意,抱拳沉声道:“既然如此,那我定会倾尽全力,为卫公子驱毒!”

  “好,青青,你先带殿下他们去座,好好安顿。”卫沧澜笑道。

  卫青青螓首一点,美目看向周元,俏脸上都是带着难得的柔和笑颜,迈开那修长笔直的长腿,便是在前引路。

  卫沧澜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眉头方才皱了起来。

  卫青青在送完周元他们后,也是回到此地,有些犹豫的道:“周元殿下真能解决瘴魔毒?”

  那赢大师虽然可恶,但毕竟源纹造诣颇高,可周元,怎么看在这上面的造诣,都不及前者。

  卫沧澜神色有些颓然,他轻叹了一口气,道:“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希望他没骗我吧,不然的话,就算他是殿下,我也只能将他赶出沧澜郡了。”

  …

  大将军府的客房之中。

  一进门,陆铁山就忐忑不安的望向周元,道:“殿下,您真能解决那瘴魔毒?”

  周元翻了个白眼,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陆铁山苦笑道:“那十天后,我们恐怕就得被赶出沧澜郡了。”

  周元无奈的曳,然后看向那悠然坐在椅子上,逗弄着吞吞的夭夭,干笑道:“夭夭姐,你这不是搞我么?以你的源纹水平,要解决那瘴魔毒还不是挥挥手的事?”

  夭夭迸吞吞,修长玉指轻轻弹着它脑门,美目一抬,道:“那家伙之前威胁我,还想让我亲自出手救人?美得你。”

  周元嘴角抽搐了一下,原来这猩女一样的秀姐,心眼也这么小。

  一旁的苏幼微,掩嘴偷笑。

  周元坐到夭夭旁边,一脸愁容道:“我根本就不会驱毒的源纹,更何况那瘴魔毒棘手得很,我怎么能解决?”

  “我教你呗。”夭夭不在意的道。

  “我可刻画不出三品源纹。”周元苦笑道,以他现在的神魂境界,顶多二品源纹,三品源纹那就得将神魂提升到虚境后期了。

  “谁说要三品源纹了?”夭夭白了周元一眼,道:“那个老家伙,是他没本事…所以只能靠三品源纹才能压制“瘴魔毒”。”

  “接下来的这十天,我会教你一道名为“千蚁蚀毒纹”的二品源纹以及几道一品驱毒源纹,到时候你再按我的吩咐去做,要解决那瘴魔毒,应当不难。”

  夭夭取出一张白纸,拿出源纹笔写了写,递给周元,道:“另外赶紧将这上面的东西都备好。”

  周元接过,看了一眼,面色顿时一变,道:“夭夭姐,你这也太狠了吧?这上面全是各种源兽的毒血,你这是要搞死那卫公子啊?”

  这纸上面所写的,全都是一些剧毒之物,这让得周元忍不住的怀疑是不是夭夭还在生气。

  夭夭没好气的道:“你瞎说什么呢,这些都是刻画“千蚁蚀毒纹”的原料,此为以毒攻毒!”

  “不会出事吧?”周元担心道,那卫公子阐恹的,万一到时候不心被搞死了,那他真是跳到猴都洗不清了。

  说不定卫沧澜也会疯了,直接将他搞死给他儿子陪葬…

  这次夭夭都懒得再理他,转过身,逗弄着吞吞去了。

  周元苦笑着,只能将手中的纸递给陆铁山,道:“去准备吧。”

  陆铁山看了一眼,脸皮也是抽搐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说什么,硬着头皮转头去办了,不过看样子,他显然内心已经开始在准备到时候的逃跑路线了。

  周元看向夭夭,笑道:“那夭夭姐,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学这“千蚁蚀毒纹”?”

  夭夭伸了一个懒腰,顿时显露出了傲人的曲线,她迸吞吞站起身来,懒洋洋的道:“明天吧,今天太累了。”

  说完,她就带着苏幼微,径直进了内院。

  周元望着两女远去的婀娜倩影,再想着那狠辣的“千蚁蚀毒纹”,也只能感叹着曳。

  “好有脾气的秀姐。”

  “真的是江湖我夭姐,人狠话不多,惹不起惹不起。”
  
网站地图 下载手机版百家乐 新天地app下载 赌博游戏机下载 天天娱乐下载
天天娱乐厅官方网站 世界杯彩票 pt电子游戏开户送体验金 龙8手机app下载地址
现金扎金花棋牌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送彩金老虎机 玛雅娱乐
拉斯维加斯在线app下载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新天地棋牌下载官网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集美国际娱乐场 明尼苏达足球世界排名 皇冠比分网 太阳娱乐集团
满堂彩58599官网 欧亿娱乐下载 开心娱乐 千百万娱乐 分分彩平台
聚富彩票网平台 娱乐平台登录 58彩票 金砖娱乐手机 金亚洲娱乐登入
幸运飞艇团队在线计划 如意娱乐手机 下彩网和趣彩网 金亚洲娱乐登入 时时计划
汇丰在线 a彩娱乐注册 汇丰在线 汇丰在线娱乐 博天下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