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望着齐昊那狰狞的笑容,神色倒是没多少的变化,如果说未曾开辟气府,突破到养气境,他恐怕还真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但可惜的是,在进入遗迹之前,他就正式的踏入了养气境,并且还开辟出了...血色气府。

  “光靠嘴皮子,你还真没负了你这齐日天的名字。”周元笑道。

  齐昊面庞一黑,眼中满是杀意,咬牙切齿的道:“杏碎,待会落在我的手中,看我怎么将你舌头给割下来!”

  “上一个这么说的,是你那弟弟齐岳,现在的他已经被我砍了一只手,缩在齐王府不敢出来。”周元眼皮一抬,道。

  “呵呵。”

  齐昊怒极而笑,眼中杀意涌动,再不说任何的废话,五指紧握,只见得他的身体上,便是开始有着源气自他体内涌出来,将其身躯覆盖。

  齐昊周身的源气,呈现金色,刚猛霸道,正是齐王府的最强源气,四品源气,金石混元气。

  显然,这齐昊虽然让人讨厌,但其本身所具备的实力,的确极为的强横。

  凭借着这金石混元气,就算是在养气境中,他都能够算做是佼佼者。

  周元心念一动,气府之中盘踞的源气也是开始涌出来,缠绕飘荡在其周身。

  他的源气,呈现一种透明般的色彩,只不过其中隐约可见一缕缕血线划过。

  在那山谷外的高坡上,一道道视线都是汇聚于深谷中两人对峙处,而当他们瞧得那两道源气时,皆是有着窃窃私语声传出。

  “那齐昊用是养气境后期吧?还修炼了齐王府的顶尖源气“金石混元气”,战斗力相当强悍啊。”

  “那个周元殿下的源气,难道连功法都还没修炼?”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过这种挑战狮虎的牛犊,最终都没什么好下场。”

  “嘿嘿,如果这个殿下死在了这里,那大周可就要乱起来了。”

  “乱了才好,我们黑渊才有机会,去那大周掠夺。”

  “......”

  众多声音交谈,那些目光看向周元的身影,都是有些幸灾乐祸与怜悯,显然,面对着强他太多的齐昊,他们已经将其视为死人了。

  “原来你已经踏入了养气境,难怪敢单独面对我。”深谷中,齐昊瞧得周元周身涌出来的源气,微怔了怔,冷笑道。

  不过就算周元踏入了养气境,那也不过是养气境初期,而他,却已是养气境后期。“而且...你这源气,莫非连功法都还未曾修炼?”齐昊阴测测的笑道,周元的源气,乃是最原始的透明色彩,这说明其不具备任何的属性与特效,威力也是极弱。

  “试试不就知道了。”周元语气不起波澜。

  “装神弄鬼可救不了你!”齐昊森然一笑,眼中凌厉之色闪现而过,脚尖一点,地面都是裂开了一道道裂纹,而其身影,竟是犹如一酿光,猛的对着周元暴射而去。

  他要出手了。

  闪烁着金光的身影,在周元眼瞳中急速的放大,面对着来势汹汹的齐昊,他目光微闪,却并没有疡避其锋芒,而是身形不动,周身的源气,翻腾的愈发的剧烈。

  “蠢货,自寻死路!”

  瞧得周元不动,齐昊眼中顿时掠过一抹寒意,他乃是养气境后期,还修有四品源气,几乎是全面的压制着周元,后者还敢与他正面硬碰,简直就是在找死。

  轰!

  齐昊一拳轰出,拳风如雷,金色源气震荡,仿佛是发出了金石相撞的声音,极为的刚猛强悍,就算是巨岩,都得被一拳轰成碎渣。

  凌厉刚猛的拳风携带着金光源气呼啸而来,周元深吸了一口气,眼中也是掠过冷冽之色,五指紧握,陡然轰出。

  他要试试,他这被怨龙毒侵染了的源气,究竟有几分强度。

  轰!

  两人的拳头笔直的轰在一起,顿时气浪肆虐开来,脚下的泥土都是被掀飞而去。

  不过两人的对碰,仅仅持续了数息,周元的身形便是被震得倒射而出,脚掌在那地面上连踩了数十步,方才强行的稳住身形,但体内的气血,一阵剧烈的翻涌。

  “修炼了四品源气的养气境后期,果然厉害。”

  周元五指缓缓的松开,整个手臂都是隐隐有些剧痛,那是被震伤的表现,显然,他还是有些低估了齐昊的强悍。

  不过...

  周元抬头,看向数十步之外的齐昊,此时的后者,用也并不好受,因为在先前对碰的那一霎,周元源气之中的一缕血线,趁机侵入了齐昊的体内。

  “真是不知死活啊。”山谷外,众多目光瞧得这一幕,都是暗暗曳,一个养气境初期去和一个养气境后期硬碰,这个周元,真的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不过为何那齐昊还不趁势进攻?”忽有人疑惑出声,因为齐昊一直立于原地,动也不动,并没有追击的动作。

  “难道先前的对碰,对他也造成了创伤?”有人说道。

  “怎么可能,齐昊乃是养气境后期,还修有四品源气,那周元没被他一拳打死,就已经是命硬了。”一旁的人立即嗤之以鼻。

  在那众多议论声中,山谷深处,齐昊的身体却是在微微的颤抖着,他的面庞上,有着金光与血色不断的涌现。

  数十息后,他身躯方才猛的一颤,忽的一口鲜血从嘴中喷了出来。

  嗤嗤!

  鲜血一落地,连地面都开始被腐蚀。

  哗!

  他这吐血的举动,落在那众多关注着谷内局势的众多视线眼中,顿时掀起阵阵哗然声,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这明明用是碾压般的硬碰,怎么突然间,齐昊却是吐了一口血?!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齐昊抹去嘴角的血迹,眼神无比的阴沉,他看向周元,咬牙切齿的道:“你的源气竟然有毒?!”

  而且还是霸道得让他心悸的毒性,先前两人紧紧只是一个接触,周元的源气,的确是被他强势击溃,但在击溃的同时,却是有着一缕诡异的血红毒气,侵入了他的体内。

  那道血红毒气一进入他的身体,就在疯狂的吞食着他体内的精血,骇得齐昊魂飞魄散,疯狂的压制,最终才将那道毒气排出了身体。

  周元看了一眼源气有些紊乱的齐昊,目光倒是微亮,显然,掺杂了怨龙毒的源气,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霸道。

  先前只是一缕而已,如果再多一些的话,恐怕都不用他出手了,这齐昊就直接被怨龙毒给搞死了。

  “你不是喜欢硬碰吗?来,再来一次。”周元笑道。

  齐昊眼中掠过一抹浓浓的忌惮,周元的源气在他的眼中,并不算威胁,但其源气中蕴含的一丝恐怖毒气,却是极端的可怕。

  齐昊深吸一口气,压制下心中的憋闷,手掌一握,一柄金黄色的长枪,出现在了其手中,长枪上闪烁着光芒,显然是一柄上品源兵。

  吃了先前的亏,他显然已经不敢再轻易的用肉身和周元硬碰,免得再被那恐怖毒气侵入体内。

  手握金色长枪,齐昊的眼神已经变得极端的冷厉,他枪尖缓缓的指向周元。

  瞧得谨慎起来的齐昊,周元的眼神也是渐渐的凝重,他知道,今日想要取得火灵穗,一绸战,在所难免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试试,看看究竟鹿死谁手吧!

  本章完)
  
网站地图 网上投注现金网 2018世界杯投注网站 易胜博app下载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澳门十大私彩彩网站 天天娱乐大厅平台 必兆娱乐平台 澳门彩票手机版
龙8苹果手机APP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l全讯网 亚博体育用户名 扑克王官网app 亚博注册不了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豪博娱乐官方网 多宝平台网址 天天娱乐软件
盈彩网彩票 丰尚娱乐吧 幸运飞艇 开奖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官网 斗牛娱乐平台
大众彩票网址 博天下娱乐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 亿游国际娱乐 大星彩票
新生彩平台登录网址 新世纪博彩 幸运飞艇六码在线计划 如意娱乐主管 天游娱乐介绍
天游娱乐官网 吉利彩 天游娱乐佣金 58彩票app 金沙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