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定呢...”

  当夭夭此话一出时,周元,苏幼微,卫沧澜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在了她的身上,个个神色惊疑,难道,夭夭连这种源纹结界都能破解?

  “这源纹结界怕是至少要五品源纹造诣才有可能尝试破解,我现在倒是做不到。”似是知晓他们的想法,夭夭螓首微摇,道。

  众人闻言,更是不解,既然无法破解,那还能有什么办法?

  “只要有那道特定的源纹,不就能够将其打开了吗?”夭夭随意的道。

  众人苦笑曳,若时他们知晓那道特定源纹,还在这里干瞪眼做什么?

  倒是苏幼微明眸一动,道:“难道夭夭姐知道那道特定源纹?”

  夭夭仔细的盯着那道源纹结界上面的纹路,片刻后,方才悠悠的点点头,道:“看来我的猜测并没有错。”

  说着话时,她玉手轻拍腰间乾坤囊,只见得一道黑色玉牌便是出现在了其手中。

  周元望着那黑色玉牌,顿时一惊,因为这正是他之前在那囚魔城中,花了两万源晶买回来的冤枉货。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夭夭,道:“这上面的源纹,莫非就是开启这道源纹结界的钥匙?”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这两万源晶,可就真的是太值了。

  “应该是。”夭夭琢磨着玉牌上有些模糊的源纹,道:“先试试吧。”

  她微微偏头,看向其他人,道:“你们先退出遗迹吧,免得到时候失手,这道源纹结界经过这么多年,究竟有什么变化,我也不太清楚,所以也不确定是否会有变故。”

  其他人闻言,就连卫沧澜都是有些意动,毕竟这道源纹结界给人的感觉太危险了。

  “你们去遗迹外等候吧,我在这里等着。”周元开口笑道。

  “殿下。”陆铁山闻言,急忙出声。

  周元摆了摆手,他看着夭夭,笑道:“我相信夭夭姐的能力。”

  夭夭倒是眸子扫了他一眼,柳眉一弯,戏谑道:“你是怕我把宝贝都偷偷收走吧。”

  周元回了她一个白眼。

  “我也留下来。”一旁的苏幼微也是举起白嫩的兄,清丽的小脸上,倒是不见什么惧色。

  周元也没反对,看向众人,再度催促了一下,于是卫沧澜等人就不再坚持,陆陆续续的退了出去。

  随着众人都是离去,夭夭这才玉手握住碧玉般的源纹笔,俏脸变得认真了许多,她凝视着眼前泛着光芒的源纹结界,片刻后,笔尖方才猛然落下。

  笔尖流淌,一道道源痕凭空钢,散发着奇特的韵味。

  周元与苏幼微立于其身后,两人望着那逐渐成形的复杂源纹,神色都是变得郑重起来,心跳悄悄的加快。

  毕竟一旦夭夭失手,引发这源纹结界的爆发,那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持难。

  深坑中,空气仿佛都是变得安静凝固起来,唯有着夭夭源纹笔落下时,发出的细瓮嗤声响。

  安静持续了半晌,夭夭笔下的源纹终于是成形,然后化为一道极为复杂晦涩的源纹徐徐的落下,与那面前的源纹结界,接触到了一起。

  周元,夭夭,苏幼微三人,都是紧紧的望着那道源纹结界,不敢眨眼。

  嗡嗡!

  而在他们的注视下,那道源纹结界也是很快的泛起了剧烈的涟漪波动,一阵阵狂暴的波动开始爆发,这让得周元面色微变,以为这源纹结界将要爆发。

  不过好在的是,那种涟漪波动在持续了数十息后,又是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再然后,周元三人便是惊喜的见到,面前的源纹结界,犹如开始缓缓的撕裂开来,露出了一个通道。

  “成功了!”苏幼微欣喜出声。

  夭夭轻轻搽拭了一下白玉般的脸颊,也是微微一笑。

  “厉害!”周元对着夭夭竖起大拇指。

  “去开门吧。”夭夭轻扬尖俏的下巴。

  周元走上前来,手贴着那冰凉的青铜门,微微用力,便是在一阵嘎吱的声响中,将那紧闭多年的青铜门,缓缓的推开。

  青铜门被推开,其中有着昏黄的光线射将出来。

  周元三人,心的走入门后。

  青铜门后,似乎是一座地宫,地宫常年封闭,但却依旧有着空气流通,而在那宽敞的地宫中,周元他们见到了无数道影子静静的站立。

  “这些...都是战傀?!”周元望着那些黑影,面色顿时一变,因为他发现,那些战傀,赫然便是他们之前所遇见的那些,但显然,存放在这里的战傀,显得更为的精巧。

  “这些战傀的核心蹿休眠状态,不用担心,而且,它们并没有被设置指令,也就是说,它们是无主之物。”夭夭美目一扫,便是看明白了这些战傀的状态。

  周元闻言,顿时吸了一口冷气,都是无主之物?那也就是说,他们皇室岂非是有机会将其掌控?

  “这里的战傀数量,怕是不下一万!”周元眼神震惊,如果皇室拥有了这一万战傀军队,其实力无疑将会暴涨。

  “不过短时间内是别想掌控它们,因为这需要不少精通源纹的人一个个的种下指令激活它们,那需要大量的时间。”夭夭说道。周元闻言,这才有些遗憾的曳,如果能够迅速的将这支战傀军队掌握,那荡除齐王府,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不过之后倒是可以通知周擎,让他派人秘密的接管此处,将这些战傀君的掌握。

  在三人说话间,他们也是穿过了地宫,来到了那战傀军队的最前方,在那里,有着一座石台,石台上,有着三道玉盒。

  周元心翼翼的上前,将那其中一个玉盒轻轻挑开。

  嗡!

  就在那玉盒开启时,忽有光芒自其中射出,只见得一枚晶石迸射出光芒,光芒在周元他们面前汇聚,形成了一道光幕。

  光幕上,有着万里群山,山中殿宇成群,连绵不尽。

  其中还有着无数战傀的身影,一道道人影飞掠,显然正是那战傀宗存在时的景象,那等雄伟,足以证明战傀宗的强悍。

  轰轰!

  而忽然间,画面变幻,似乎是天地失色,在那高空之上,仿佛空间破碎开来,一道散发着光芒的光影,缓缓的从中飞出。

  那道人影,通体弥漫圣光,他的眼目毫无情感波澜,那眉心处,有着一道血红竖痕。

  当这道人影出现的时候,似乎是有着一种恐怖的压迫从天而降,一座座山峰,都是在此时不断的崩塌,引起无数恐惧视线。

  高空上,那道人影漠然看下,有着不含情感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圣族天骄,殒命此间,宣此为罪孽之地,当受圣罚,八万里内,生灵皆灭。”

  那道声音,蕴含着毁灭,当其落下时,仿佛是有着无尽的天雷从天而降,整个世界,都在此时开始迅速的崩塌。

  在那种近乎天罚般的轰击下,就算是战傀宗,都是唯有化为灰烬。

  天雷之下,八万里内,生灵不存。

  周元震骇的望着那光影中的画面,心神巨颤,这画面中的景象,恐怕就是很多年前时黑渊所经历过的,难道,那个时代黑渊中所存在的诸多古老势力,就是这样被毁灭的吗?

  那散发着圣光的人影,为何如此的恐怖?一言之下,就灭尽了八万里的生灵。

  难道,就只是因为,那所谓的圣族,有天骄陨落此间,就要以灭尽生灵为惩罚?

  在周元与苏幼微都是被那一幕所震惊的时候,却是未曾见到,一旁的夭夭,一对空灵的眸子,却是在此时带着连她自身都无法察觉到的冰寒冷冽看着那画面中的圣光身影。

  她忽的伸出手,在她的手中,出现了一道九彩莲花玉佩。

  而此时,从未有过动静的九彩玉佩,仿佛是在此时掠过了一抹光芒。
  
网站地图 河南行正招标服务有限公司 现金网投注 老百汇娱乐网址 明发娱乐客户端下载
亚虎娱乐客户端 平台 线路检测 天天娱乐官方平台 多宝平台客户端下载
天天娱乐客户端 世界杯下注网 太阳娱乐集团官网 凤凰平台总代
天时平台 有扎金花游戏的平台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天天娱乐电 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永利娱场乐网址 玛雅平台
丰尚娱乐平台 北京时时彩彩票平台 极彩 万博娱乐代理 辛运飞艇开奖
博猫游戏主管 圣亚娱乐在线 盛彩票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 圣亚娱乐登录
黄金彩票平台 幸运飞艇网页计划 世界彩票 如意娱乐如何 新生彩娱乐登录网站
丰尚娱乐平台 118彩票 品牌博猫游戏 拉菲II娱乐 全天时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