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门处。

  交锋惨烈,血腥之气弥漫。

  在那城墙上,林年周身涌动着雄浑的源气,每一次的出手,都是蕴含着山崩地裂般的霸道力量,而在其周身,陆铁山等数位天关境的高手,则是悍不畏死的接连冲上,不断的纠缠着,试图让林年无法腾出手来。

  不过,太初境的强者,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被阻拦的。

  他们足足七位天关境的高手,如今已是一死两伤,其余人浑身鲜血流淌,看上去极为的狼狈。

  任谁都是能够看出来,陆铁山很快就将会落败。

  而这一幕,同样也是落到了双方强者的眼中。

  “哈哈,看来你们西南门要守不住了。”正在与周元激烈交锋的王朝天,不断的冷笑出声,试图以言语打乱周元的心境。

  不过,面对着他这种手段,周元却并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攻势愈发的凌厉,虽然他也知道,西南门处是一个弱点,但眼下他们不能有任何的分心,唯有眷的解决掉眼前的对手,才能够扭转局面。

  “想要迅速解决我?无知轩,真是猖狂。”

  而王朝天也是察觉到周元的意图,当即讥讽一笑,他乃是老奸巨猾之人,自然没有与周元硬拼,反而是采任斗,显然是打算将周元拖住,好让得那林年攻破西南门,从而引得大周方向的强者焦急失措。

  周元眼神冷冽,不闻不顾,攻势愈发凌厉。

  ...

  轰!

  狂暴的源气,自西南城门上席卷开来,那陆铁山等人直接是被震得倒射而出,撞在城墙墩上,皆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此时他们这些天关境高手,皆是周身源气萎靡,显然都是遭受到了重创。

  而在外圈,那些守城的将士都是面露恐惧的望着所向披靡的林年,连天关境的高手都是阻拦不,寻常兵士上去也只是送死。

  “诸位,王上待我们不薄,这个时候,正要我们以身报国了。”陆铁山眼中掠过果决之色,声音嘶哑的道。

  其他几位天关境高手闻言,也是重重的点头,眼中有着决然,今日就算是战死此处,他们也要将林年拖住。

  于是,在那一道道的目光注视下,陆铁山等人再度椅晃的战了起来。

  林年负手而立,他淡漠的看了一眼陆铁山等人,摇了曳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凭你们也想阻拦我的脚步,简直痴心妄想。”

  陆铁山抹去嘴角的血迹,笑道:“就算战死,也要比当年临阵脱逃的叛徒要强!”

  林年眼神一寒,盯着陆铁山的眼中有着杀意涌出来,他森然道:“看来你骨头很硬?那我倒是要试试,我能不能将你全身骨头一寸寸的捏碎了。”

  雄浑的源气,猛然自他体内爆发开来,宛如一崇暴,脚下的砖石都是碎裂开一道道的裂纹。

  唰!

  他身形一动,化为一道影子直射陆铁山。

  “拦!”其他数位天关境高手咆哮道,源气涌动间,凶猛的攻势轰向林年。

  砰!

  然而林年周身源气横扫,直接将他们震飞了出去,而其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陆铁山面前,手如鹰爪般的探出,直接握住了陆铁山的喉咙,将他一点点的举了起来。

  林年微微偏头,盯着陆铁山,道:“这点实力,装什么硬骨头?”

  陆铁山回以轻蔑的眼神,眼中没有丝毫对死亡的畏惧。

  周围无数大周的将士眼睛通红的望着这一幕,咆哮着对林年冲杀而去。

  然而,那自林年体内爆发出的源气,宛如风暴,将他们君的震飞。

  “你的眼神真是让我不喜欢,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放心,你的主子,很快也会来陪你。”林年眼中杀意涌动,掌心源气就要催动,震碎陆铁山的脑袋。

  “如果我是你,最好放开他。”

  不过,就在林年要下杀手的瞬间,忽有一道冰冷的清脆声音在这满是鲜血的城墙上响起。

  林年微微一怔,偏过头来,然后他便是见到,在那城墙不远处,一名青白衣衫的少女,俏立在鲜血中,一对明眸,仿佛是蕴含着某种锋锐的盯着他。

  “是你在说话?”林年饶有兴致的盯着苏幼微,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眼前少女玲珑有致的娇躯,眼中掠过一抹异色,笑眯眯的道:“芯头姿色倒是不错,正好我缺一个宠妾,看来你正好合适。”

  陆铁山瞧得苏幼微的出现,倒是剧烈的挣扎起来,脸庞涨红的嘶声道:“苏姑娘,快走!”

  苏幼微是周元的朋友,而且最关键的是,她才养气境的实力,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只是平白送命。

  不过,苏幼微俏脸一片平静,她一对明眸,犹如湖泊一般,静静的盯着林年,忽然的,她竟是轻轻的展颜一笑。

  那一笑,宛如百花盛开,明媚动人,一时间,就连这城墙上的鲜红杀戮,仿佛都是显得暗淡了下来。

  林年望着她的笑颜,舌头舔了舔嘴唇,眼中有着浓浓的炽热与占有欲涌了出来。

  他喜好美人,但是这些年所享受的那些绝色,与眼前的少女相比起来,瞬间黯淡失色,这并非是容颜间的差距,而是一种气质。

  “你,我要了。”林年斩钉截铁的道。

  然而,少女依旧是未曾答话,只是玉手抬起,在其掌心间,似乎是在此时有着淡淡的光芒所钢,隐隐间,似乎是有着一柄呈现黑白色彩的剑影,缓缓的出现。

  剑影在苏幼微的玉手间微微的颤抖,有着一道剑吟声,响彻而起。

  吟!

  那道剑吟声传出,初始微弱,下一瞬,竟是猛然间响彻天地,一股无法形容的凌厉剑气,竟是在此时自苏幼微的体内爆发出来。

  林年的瞳孔在此时猛的一缩,原本踏出的步伐也是停了下来,他眼神惊疑不定的望着眼前的苏幼微,他无法想象,为什么一个养气境的少女体内,竟然会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剑气。

  那种剑气,连他都是感觉到了深深的威胁。

  苏幼微没有理会那诸多的目光,她心神凝定,只是紧紧的握着手中那黑白般的剑影,下一刻,她出手,剑影对着前方的林年,轻轻一斩。

  一斩落下,仿佛是有着一道黑白剑气掠过城墙上空。

  黑白剑气呼啸而至,那林年也是浑身汗毛倒竖,眼中有着一抹惊骇之色出现,他毫不犹豫的催动了体内所有的源气,雄浑源气犹如鸡蛋般的罩子,将他团团护住。

  嗤!

  黑白剑影落下,与那源气罩碰了一下,然后便是唰的一下,诡异的消失不见。

  黑白剑影来得快,消失得更快。

  仅仅不过数息的时间,便是消散与天地间。

  无数道视线,都是死死的望着林年所在的方向,此时的后者周身,依旧有着源气罩涌动,似乎并没有收到任何的伤害。

  那林年的眼睛转动了一下,也是惊疑不定,不过他并没有散去源气罩,而是眼带寒意的望向苏幼微,冷声道:“你在做什么?”

  “原本不想辣手摧花,但你让我感到有些不安,所以我觉得,带你的尸体回去,也是可以好好玩一玩的!”

  他声音一落,就要出手。

  不过,就在此时,他忽然瞧得周围那些看向他的目光似乎变得诡异了起来。

  他的眉心处,也是在此时有着液体落下来,遮掩了眼睛,他骇了一跳,因为那赫然是滚烫的鲜血。

  “你,你做了什么?!”林年骇然道。

  鲜血滚滚落下,只见得一道血线,从林年天灵盖蔓延下来,最后一路向下。

  “看来,这座城门,你过不去。”苏幼微手中的黑白剑影缓缓的消散,她红唇微启,轻声道。

  林年眼前的视线越来越黑暗,他的眼中,始终都是残留着难以置信的神采,他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女,竟然能够施展出如此恐怖的一剑...

  而且那一剑,究竟是怎么突破他的防御?

  林年身体周身涌动的雄浑源气,在此时彻彻底底的消散,再然后,他的身体便是在那无数道惊骇欲绝的目光中,一分为二,在那鲜血喷涌间,缓缓的倒塌下去。

  他的脸庞,至死都是带着疑惑。

  这座城门,仿佛都是在此时寂静下来。

  在那寂静中,苏幼微的娇躯,也是瘫坐了下来,此时的她,体内的虚弱让得她动弹不得丝毫,她玉手颤抖的微微握拢,红润徐却是轻轻扬起了一抹欢快的蝗。

  “冥阳...谢谢你,未来,我一定会帮你恢复。”

  在其气府中,那道黑白剑影颤抖了一下,愈发的黯淡,其上的光芒,也是消散殆尽。

  她抬起头,望着远窜元所在的那座城门处,抿嘴轻笑。

  “殿下...这座城门,我帮你,守住了。”

  细微的声音落下,她眼前的视线,也是陡然黑暗。

  ...

  西南城门所发生的变故,被双方所有的强者都是察觉,当即皆是一惊,谁都没想到,林年竟然会死在一个养气境的少女手中。

  不过让得大齐这边的强者松了一口气的时,在施展出那惊天一剑后,那个少女似乎也是脱力昏迷,无法再来第二剑。

  周元同样是眼神复杂的望着那边,低声道:“幼微,谢谢。”

  如果没有苏幼微的出手,他们大周这边,定然还会付出更大的伤亡代价。

  他深吸一口气,收敛了所有的情绪,眼神开始变得古井无波,他望着对面那面色惊疑不定的王朝天,手掌一握,天元笔膨胀开来。

  锋锐的鼻尖犹如枪头一般,缓缓的指向王朝天,周元眼中的杀意,在此时,浓烈得几乎要满溢出来,在不用担忧西南城门后,他终于是能够将所有的心神集中了。

  “你喜欢玩是吗?”

  “那接下来...我们就来好好的玩一场吧。”

  “就怕...你玩不起!”

  (昨天更新发错了一下。

  另外有掌阅的读者说似乎重复订阅了,大家可以检查一下消费记录,如果真的重复了,我会让掌阅赔付,还有因为系统错误,一些读者订阅了97,98章,大家检查一下,如果有的话,掌阅也会赔付的,给大家造成麻烦,说一声抱歉。)
  
网站地图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如意坊app 豪娱乐城 球探体育网
全讯网新2登入网址 亚博赌博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爱拼国际娱乐
龙8手机ptapp下载 澳门老百汇娱乐 神州国际娱乐app 亚虎娱乐网页版登录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站 金马国际app 博天堂博天彩 sunbetAPP下载
亚虎app客户端下载 拉斯维加斯网站赌场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虎国际app
盛源彩票 满堂彩官网 亿游娱乐 时时彩众够 彩运来
在线彩票娱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同创娱乐 天游娱乐待遇 丰尚娱乐吧
幸运快艇开奖记录 华人娱乐彩票官网登录 亿游娱乐平台 8天游娱乐 伯爵2娱乐
彩票信誉担保网 汇彩彩票网 久赢在线 彩客电脑网页 趣赢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