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王叛乱,最终以被镇压而落幕,此战传出,整个大周都是为之震动,各方势力瞠目结舌,谁都没想到,声势如此浩大的齐王,最终会落得这个结果...

  要知道,在那以往,皇室根本奈何不得齐王,不然的话,也不会容忍齐王壮大到今天的地步。

  可这一战,大周皇室展现出来的实力,让得所有人震惊。

  而在震惊之余,各方势力也是明白过来,他们眼中那个愈发式微的大周皇室,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弱。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曾经显赫的庞然大物,即便经过一轮轮的打击,但依旧不可轻视。

  于是,那些原本还打算趁着皇室与齐王争斗,浑水摸鱼的势力,也是不得不收敛了手脚,不敢显露丝毫。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随着大周皇室清除了齐王这个毒瘤,日后大周内,恐怕皇室的威严,将会再度的恢复,任何势力再敢挑衅,恐怕下巢将会如齐王一个模样。

  于是,短短时间中,整个大周的氛围,似乎都变好了许多,王命所至,莫敢不从,谁都怕自己成为皇室下一个开刀的目标。

  ...

  “竟然昏迷了一个月...”大周王宫中,那百花盛开的庭院中,周元盘坐石椅,一脸的感叹。

  自当日镇压齐王叛乱后,已经过去足足一个月的时间,而这一个月,他完全是蹿昏迷之中,始终未曾苏醒过来,直到今日。

  显然,这是强行增幅自身神魂,操控“银影”所付出的代价。

  “这已经算是你命大了,如果你不是修炼了“混沌神磨观想法”,神魂比常人更为的坚韧,恐怕现在的你,就不是昏迷一个月,而是永久不醒了。”在周元身后,有着清淡的声音传来。

  周元尴尬的笑了笑,转过头来,便是见到夭夭走来,少女修长的娇躯,在青衣的包裹下,显得玲珑有致。

  “以后这种方式还是少用吧,你的神魂太弱,不足以操控“银影”,强行而为的话,若是让你的神魂留下难以愈合的后遗症,那才是得不偿失。”夭夭明眸盯着周元,认真道。

  周元能够感觉到夭夭的慎重,也知道她这是关心自己,当即笑着点点头,道:“放心吧,这种方式只是万不得已。”

  毕竟之前的大战,太过的重要,如果他不借助“银影”的力量,齐王一方必然会取得优势,那个时候,局面率先崩溃的,恐怕就算是他们大周了。

  那种后果,无法想象,恐怕大周皇室真的会因此而破灭。

  周元不会允许那种事情的发生,所以,即便明知道会有着极大的风险,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催动了“银影”。

  毕竟,身为大周的殿下,他也有着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不过,感觉此次倒也并非完全是坏处,至少...我似乎提升到了养气境中期。”周元笑着,他伸出手掌,只见得掌心有着暗金色的源气升腾起来,而若是仔细看去,那源气之中,还有着诡异的血红光线在涌动。

  “养气境中期...一下子从能够灭杀太初境强者的力量,掉到这种层次,心里不会不畅快?”夭夭似是随意的道。

  周元闻言,想了想,最终摇了曳,道:“借助银影的力量,我的确变得很强大,但那种力量并非属于我自身,所以你放心吧,我不会沉浸在那种外物的力量中无法自拔,导致心境不稳。”

  他扬了扬手掌上升腾的暗金源气,笑道:“这种力量,才是真正属于我的,它现在或许还很弱,但我相信,迟早有一天,它会变得很强大。”

  夭夭雪白下巴点了点头,精致完美的脸颊上出现了一些欣赏之色,周元的这种心态,让她颇为的满意,否则的话,一旦心境不稳,周元的修炼也会出大问题。

  两人再度说了片刻,夭夭方才想起一事,道:“既然你醒了,倒是可以去看看苏幼微,她似乎遇见了一点小麻烦。”

  “幼微?她怎么了?是当日那一剑的后遗症?”周元一惊,连忙问道,他知晓当日在城墙上,苏幼微不知道借用了什么力量,竟然一剑将那林年给斩了,但显然,那种力量,应该也并不属于苏幼微。

  “当日那一剑,应该是源自她体内那柄天源兵“阳冥剑”,她之后也是昏迷了几日,不过倒是早就苏醒过来,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夭夭说道。

  “那还有什么麻烦?”周元松了一口气,旋即疑惑的道。

  夭夭玉手轻概懒洋洋的吞吞,道:“你去看看吧。”周元心中有些纳闷,但还是点点头,苏幼微此次帮了他们大周如此大的忙,他本就打算苏醒后去看望感谢一下。

  想到此处,周元也没多拖沓,与夭夭说了一声后,便是直接出了王宫,直奔苏幼微的座。

  城南,一间干净的院子外。

  周元敲了敲院门,等了片刻,便是有着轻快的脚步声传来,院门开启,然后一张明眸善睐,宜嗔宜喜的美丽小脸便是露了出来。

  正是苏幼微。

  而她瞧得门口的周元,先是怔了怔,那眸子中顿时有着惊喜涌现出来。

  “殿下,你醒啦?!”

  周元笑着点点头,他瞧得苏幼微还是元气满满,一副青春活力模样,倒是微松一口气,然后道:“夭夭姐说你遇见了点麻烦?”

  “有什么麻烦尽管跟我说,在这大周,还没我摆不平的事。”周元拍了拍胸口,笑道。

  哪料到苏幼微闻言,却是有些苦恼的蹙了蹙柳眉,叹道:“恐怕殿下还真摆不平呢...”

  周元挠了挠头,一肚子的纳闷,如今的大周,应该再没谁敢来触皇室的霉头了吧?

  “殿下先进来吧。”苏幼微抿着红润徐轻笑一声,打开院门,让周元进了院,然后在前带路,走过一条碎石小道,走入了后院。

  在那后院中,有着两道躺椅,两名老人悠闲的躺在上面。

  其中一位,正是苏幼微的爷爷,周元很熟悉,前者瞧见他,还慈祥的和他打着招呼,周元笑着回应了一下,然后那目光,就投向了另外一位灰袍老人。

  那名老人,浑身没有任何的源气波动,但在见到他的时候,周元眉心的神魂却是刺痛了一下,竟是在微微震动着,给周元激烈的示警。

  显然,这个看上去普通无比的老人,一点都不普通。

  周元心中骇然,他们大周,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位实力如此恐怖的人?按照他的意料,恐怕就算是周擎,都远不如这位神秘的灰袍老人。

  而在周元神色凝重时,那名灰袍老人也是懒洋洋的抬起头,浑浊的眼睛看了一眼周元,又瞧瞧苏幼微,伸了一个懒腰,叹了一口气。

  “芯头,就是因为这个杏,你才不愿意跟老夫走吗?”
  
网站地图 国际足球排名 金沙城APP下载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嘉年华线上娱乐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顶级娱乐客服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博彩娱乐app平台下载
齐发娱乐城 王牌娱乐app下载 龙8官方网站下载 凯发k8娱乐
ag平台app 澳门真人百家樂app 澳门赌场网上赌场网址 世界杯分析什么app
博狗备用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天天娱乐app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新宝彩票平台 盛大彩票 tt5800彩票网 天游娱乐网站 同创娱乐登陆
新宝娱乐 易彩网登录 246天天好彩 博猫游戏 四季彩票
一号彩票会员注册 1号庄彩票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 天游娱乐天子 诺亚娱乐
诺亚娱乐 娱乐-彩票网 开心娱乐平台注册 丰尚娱乐主管 趣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