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中,周元神色警惕的望着眼前这位灰袍老人,后者看上去浑身没有源气波动,但他却明白,那是因为源气被完美收敛的原因。

  灰袍老人,显然深不可测,实力甚至可能超越了太初境。

  “这位前辈...”周元抱了抱拳,神色恭谨,他看了一眼苏幼微,道:“不知前辈找幼微,可是有事?”

  灰袍老人淡笑道:“老夫想带她走,这种地方,只会平白浪费她的天赋,她不该在此地消耗光阴。”

  周元怔了怔,旋即心中涌起一些复杂的情绪,他望着苏幼微,当初那个被他在医馆面前拉起来的脏兮兮挟孩,如今,却已经开始展露出属于她的光芒,从一开始周元就知道,苏幼微的天赋,不同寻常。

  她迟早会绽放出属于她的光芒,耀眼夺目。

  以苏幼微的天赋,如果换一个出身,能够早一点的接触到修炼,怕如今的她,早就已经成为了那无数天骄仰望的女神。

  而他这种一个絮朝的殿下,怕都是人家连眼睛都不会瞟过来一下。

  心中感叹,周元轻轻点头,道:“幼微能够得到前辈的看重,那是她的机缘。”

  的确,正如这位灰袍老人所说,苏幼微的天赋,留在大周王朝,实在是明珠蒙尘。

  凤凰应栖梧桐,而非枯木。

  苏幼微能够得到这位灰袍老人的看重,周元也是真心的为她感到高兴。

  灰袍老人笑了笑,道:“可是她却不太愿意。”

  周元一愣,看向苏幼微,少女目光躲闪了一下,旋即徐微撅,道:“我没说不愿啊。”

  灰袍老人点点头,道:“只是她有一个条件...”

  他盯着周元,道:“她要我也带上你。”

  周元苦笑一声,他如何不知道,苏幼微必然也是看出了这位灰袍老人的深不可测,所以如果能够将他带上,对他而言,也是一份机缘。

  灰袍老人淡笑着,他目光在周元身上扫了扫,道:“你其实也不是寻常人,圣龙气运的曾经拥有者,你的天赋,自然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不过...我的缘法,并不适合你。”

  苏幼微闻言,顿时一急,道:“为什么?殿下的天赋不会比我差的。”

  灰袍老人看似浑浊的眼睛,仿佛有着深邃的光芒,他凝视着周元,缓缓的道:“在他的身上,我隐隐的感觉到一股非常强大的气息残留,所以,他怕是自有缘法,我不宜插手。”

  周元心头微惊,这位灰袍老人所说的强大气息残留,莫非是苍渊师父吗?没想到过了一年时间,眼前之人都能够隐隐察觉,看来其实力,也是无法想象。

  苏幼微银牙轻咬,道:“若是你不带殿下,那我也不去了。”

  灰袍老人笑起来,指着苏幼微道:“你这芯头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可知老夫是谁,天底下有多少天才想要随着我?”

  苏幼微对着老人微微弯身,认真的道:“幼微知道前辈看中是我的福气,不过前辈能够看见现在的我,那是因为殿下曾经对我的帮助,如果不是殿下,苏幼微,绝不是现在的样子。”

  或许,在那一天爷爷重病无治之后,那个无依无靠的挟孩,也会在那冰冷之中,渐渐的死去。

  灰袍老人微怔了怔,轻概胡须。

  周元轻叹一声,他冲着苏幼微笑了笑,手掌放在她那柔嫩的香肩上,嗓音温润:“幼微,我知道你感激我当初对你的帮助,不过这并不是把你束缚在我身边的理由,我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够获得最好的修炼条件。”

  感受着周元的动作,苏幼微脸蛋微红了一下,但在听到最好的朋友时,水盈盈的眸子又是不可察觉的微微黯淡了一下。

  “可是殿下...此去一别,却是经年。”苏幼微贝齿紧遗红唇,眼眶都是有些泛红。

  她已经习惯了跟在周元的身边,感受着他的气息,听着他的声音,在她看来,不论她的未来会有多么的精彩,恐怕,都比不了这一年在那大周府中所经历的一切来得刻骨铭心。

  这一次若是分离,恐怕连她都不知道,再见时,已是何年。

  一想到那一幕,即便素来坚强的苏幼微,都是感到心伤。

  周元笑了笑,伸出手来,把眼前少女修长睫毛上挂着的水滴轻轻的搽拭而去,道:“放心吧,相信我,我们一定会有再见的时候。”

  他顿了顿,笑道:“只不过,我却担心到时候你太出色了,反而觉得认识我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殿下会感到丢脸了。”

  苏幼微破涕为笑,轻声道:“殿下,再精彩的地方,在我眼中,都比不过大周府,再出众的天骄,在我眼中,都比不过你。”

  一旁的灰袍老人闻言,顿时翻了个白眼,道:“你这丫头是见得太少,这杏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然而苏幼微却是不搭理他。

  “殿下,以后,你会来找我吗?”苏幼微盯着周元,水润的眼眸中,充满着期待。

  “会的,一定会。”周元认真的道,在他的心中,苏幼微同样是拥有着很重的地位,未来如果有机会,他必然会去找她,看她过得怎么样。

  苏幼微展颜轻笑,笑颜清丽而带着一丝明媚,她犹豫了一下,忽然鼓足了勇气上前一步,颤抖的伸出玉手,将周元给薄了。

  突然间投入怀中的温香软玉,也是让得周元愣了愣,他能够感受到苏幼微心中将要离别的哀伤,于是也是伸出手掌,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心,给予她安慰。

  苏幼微很快就从周元怀中跑了出来,小脸通红的躲进了房中。

  怀中离去的柔软,也是让得周元微微的有些怅然若失,离别的黯然,同样充斥他的心间,苏幼微习惯了跟着他,他又何尝不是习惯了身边这个美丽坚强的少女。

  咳!

  灰袍老人咳嗽了一声,有些不爽的看了周元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道:“杏,不管怎样,老夫还是要感谢你帮我说服这个丫头。”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灰袍老人知道,如果周元不点头的话,恐怕这个倔丫头还真不会跟他走。

  周元笑了笑,对着灰袍老人抱拳道:“希望前辈以后能够好好照顾她。”

  “这个你放心,不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跟着老夫的,老夫选人很挑剔的,而既然选到了,那自然会倾均有。”灰袍老人斜瞟了周元一眼,道:“老夫不带你走,你就不失望?”

  周元淡淡一笑,道:“前辈先前也说过了,各有各的缘法,我就算不跟前辈走,未来,我也不见得就平凡了。”

  这并非是自大,他修炼了“祖龙经”,更是修有“混沌神磨观想法”,虽然他不知道眼前的灰袍老人是何来历,但他却是相信,只要他能够将自身所学修成,他自然能够傲立于世间。

  “哟,还有点骨气。”

  灰袍老人笑了笑,对周元倒是有点小的欣赏了,他想了想,道:“老夫不想欠人情,既然你帮了我,那老夫也帮你一次。”

  “老夫没有缘法给你,但却有一道指点...”

  周元闻言,眼神一凝,郑重的道:“那晚辈就洗耳恭听了。”
  
网站地图 嘉年华线上娱乐 site:mbc2008.com 弘润娱乐 万博是现金网吗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天天娱乐 玛雅平台首页 鼎丰娱乐平台下载
龙虎博彩 葡京赌场官方app 皇浦国际 a8娱乐官网
澳门真人大赌场app 白金会娱乐网站 尚博娱乐官网 台湾狗腿刀
bbin娱乐线路检测 澳门老百汇网址 集美娱乐国际 月博国际娱乐城
稳定的彩票网 同创娱乐宝宝 天游娱乐登录 圣亚娱乐 千百万娱乐
银豹娱乐总代 678彩票 梦幻娱乐注册 京城会娱乐吧 天游娱乐彩票
圣亚娱乐注册 博天下娱乐 天游娱乐玩法 众购彩票网登录网址 人工在线计划
丰尚娱乐彩 速8娱乐 555彩票网 银豹娱乐总代 华人娱乐官方彩票登录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