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山谷之前,风雷兽咆哮如雷,狂暴的源气一波波的自它体内爆发出来,不断的将那些犹如连绵不尽的泥浆君的震碎。

  它能够感觉到,若是放任不管的话,泥浆堆积起来,必然会将它馈。

  “所有人,全力攻击!”萧天玄望着被限制踪度的风雷兽,也是露出一抹冷笑,畜生就是畜生,灵智不高,不然的话,他还真没这么容易就能得逞。

  而那些圣迹队的成员见到这一幕,也是大喜,心中首次的升起了一些信心,萧天玄那“玄重泥”,几乎限制了风雷兽一半的力量。

  “一起出手!”

  那数十位天关境后期的骄子,皆是暴喝出声,下一瞬间,雄浑的源气陡然自他们体内爆发出来,手中的玄源兵也是在此时显露出森森锋芒。

  轰轰!

  他们暴射而出,不过却并没有疡近身,而是在接近后,直接施展出各种源术,源源不断的对着那四品风雷兽轰击而去。

  砰砰!

  一道道凶悍的源术攻击落在风雷兽身躯上,也是将其轰得不断的后退。

  风雷兽震怒,风雷之气缠绕周身,疾射而出,就要抓向那些骄子,不过此时有着玄重泥在身,它的速度骤降,反而是被那些骄子纷纷避开。

  唰!

  在趁着风雷兽被众多攻击吸引时,那萧天玄则是寻到机会,身影直接出现在了风雷兽的后方,手中那柄火魔枪流淌着岩浆,暴刺而出,犹如是一道岩浆洪流自大地中喷兵出。

  嗤啦!

  火魔枪直接是在风雷兽那强悍的肉身上撕裂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而且那流淌的岩浆,也是在不断的对着伤口中钻去。

  “吼!”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得风雷兽咆哮出声,巨爪带着风雷声陡然对着萧天玄怒劈而下,下方的地面,都是被撕裂开来。

  萧天玄脚踏源气,身形却是犹如柳絮一般,飘荡开来,避开了那风雷兽的利爪攻势。

  他盘旋在风雷兽周围,时不时的出手,但每一次出手都是极为的刁钻狠辣,直指风雷兽的破绽,借助着手中那火魔枪上品玄源兵的凌厉,在那风雷兽的身躯上,带出了一道道狰狞的血痕。

  而其他的那些骄子,便是隔着一些距离,源气源源不断的轰向风雷兽。

  整个局面,都是落入了圣迹队的掌控中。

  在那更外围,那众多关注此地的战圈的视线,都是忍不住的惊叹出声,这个萧天玄,果然是有些本事。

  周元同样是点了点头。

  要知道,当初齐王之乱时,陆铁山他们为了拦自方一位太初境界的强者,可是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然而眼下,萧天玄等人却是能够将一头四品源兽逼得如此的狼狈,这般能耐,的确算是不小了。

  “不过,虽然准备得很充分,人数也占据优势...但凭此就想要猎杀一头四品源兽,怕也是没那么容易呢。”周元喃喃道,他的眼光更为的毒辣,虽说眼下那风雷兽看上去极为的狼狈,但对于其强大的肉身而言,却根本算不得什么。

  玄重泥的确很麻烦,可不见得就能彻底狼头风雷兽。

  吼!

  而就在周元心中念头闪烁时,忽然间,战局出现了变化,只见得那风雷兽咆哮出声,它的身躯中,有着雷光疯狂的跳跃,犹如是在刺激着肉身。

  而它的身躯,则是在此时猛然膨胀了一圈,数十丈的身高,犹如一座小山一般。

  轰!

  那缠绕在其身体外的玄重泥,也是在此时被彻底的摧毁,哗啦啦的化为泥屑掉落下来。

  “糟了,它挣脱玄重泥了!”有人骇然惊呼。

  唰!

  恢复速度的风雷兽庞大的身影直接是出现在了数名骄子身后,它的眼中闪过残忍之色,风雷之爪呼啸而下,空气被撕裂。

  嗤啦!

  五位骄子,直接是在那爪风掠过时,身体被生生的撕裂开来,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远处那些对付兽群的众人,都是看得头皮发麻,猎杀四品源兽,果然是在刀尖上行走,连天关境后期,都是瞬间被杀。

  “孽畜!”

  萧天玄也是面色铁青。

  那风雷兽周身缠绕着风雷,它兽瞳中满是凶残之色,它的目光锁定了萧天玄,忽然其体内的源气开始暴动起来,一股恐怖的威能在散发出来。

  “它要施展徐源术了!”

  见到这一幕,那些圣迹队的骄子顿时惊骇欲绝的出声,再也顾不得什么,纷纷暴退。

  风雷兽巨嘴张开,竟是有着雷电与狂风在其嘴中疯狂的汇聚,强悍的波动散发出来,引得空间都在震荡。

  吼!

  下一瞬,风雷兽巨嘴之中,形成了一颗约莫丈许左右的青黑雷球,雷球中雷霆肆虐,狂风呼啸,两种力量不断的碰撞,轰隆声震耳欲聋。

  咻!

  青黑风雷球暴射而出,速度快如奔雷,一个闪烁,便是直接出现在了萧天玄的前方。

  萧天玄望着那呼啸而来的青黑雷球,眼中也是掠过一抹骇色,但旋即他便是猛的一咬牙,从胸口上扯下了一枚贴身佩戴的玉佩。

  那玉佩之上,铭刻着古老而玄奥的纹路。

  他望着玉佩,脸庞上钢一抹肉痛之色,然后将其猛的捏碎。

  嗡!

  玉佩绽放出光芒,竟是在其面前形成了一面透明般的光盾,光盾看上去稀薄,但上面却隐隐有着惊人的波动散发出来。

  轰!

  青黑雷球呼啸而至,重重的撞击在了光盾之上。

  轰!

  恐怖的冲击波肆虐开来,短短一瞬间,整个山谷以及附近的密林,都是在那种波及之下,生生的被夷为平地。

  周元避开了冲击,他望着那空荡荡的前方,面色也是忍不住的变得凝重起来。

  “这就是徐源术的威力吗?果然可怕!”

  “上品玄源术与其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周元目光闪烁,徐源术太强大,这种等级的源术,武煌那些顶尖骄子说不定也有,所以此时,周元心中已是将武煌等人的危险程度,再度提高。

  “我必须也得到徐源术,不然的话一旦真正战起来的话,太吃亏了。”周元斩钉截铁的道。

  周元抬头望向萧天玄所在的方向,双目微眯:“这萧天玄倒不愧是圣记的少城主,这护身的宝贝可真多。”

  先前出现在他身前的光盾,应该也是某种一次性的源宝,不然的话,不可能挡得诅雷兽这记徐源术。

  在那战承,尘烟散去,众人瞧得萧天玄依旧安然无恙,也是松了一口气。

  萧天玄则是面目有些阴沉,更多的是心痛,因为先前那玉佩,乃是他父亲花高价为他求来的护身之物,能够承受太初境四重天的高手全力一击。

  “不过只要能将这孽畜猎杀,得到徐源术,一切都是值得的。”萧天玄眼中掠过狠辣之色,他望着那咆哮中的风雷兽,忽的手掌一握,一道灰黑色的玉盘出现在了其手中。

  他玉盘直接丢了出去,玉盘一接触到地面,就融入其中消失不见。

  砰砰!

  大地却是在此时震动起来,只见得那风雷兽所在的那片区域,地面破裂,无数道地刺暴射而出,犹如是形成了地刺囚牢,将风雷兽困在了其中。

  那些地刺,极为的锋锐,即便是那风雷兽,都是被刺得鲜血淋漓,而且,那片地面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将风雷兽吸住,速度变得极为的缓慢。

  “杀!”萧天玄没有废话,一挥手,便是带着众多骄子再度出手,狠辣的直指风雷兽要害。

  短短一瞬间,那风雷兽就陷入了险境之中,看这模样,很快就要被生生的玩死。

  周元望着这一幕,也是忍不住的感叹一声,道:“真的是有钱。”

  先前那玉盘,竟然是一道源纹结界盘,那上面铭刻着一次性的源纹结界,从某种程度而言,这比一道四品源纹卷轴还要昂贵。

  因为其制造更为的复杂。

  看来周元还是衅了这个家伙,所幸这次有风雷兽在前,帮他将萧天玄的底牌都给试探了出来,不然的话,若是交锋,就算是周元,都会被这层出不穷的底牌搞得极为的狼狈。

  “不过,应该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吧?”

  周元站起身来,他望着承双方胶着的厮杀,那萧天玄也是在嘶声力竭,于是他微微一笑。

  “似乎到了我出场的时候了。”
  
网站地图 梦之娱app 现金扎金花 亚博体育用户名 老虎机注册送38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12bet手机登陆平台 王牌娱乐下载 斗地主赢钱提现微信
金世豪客户端下载 大奖娱乐城官网 欧洲国家队足球排名 日博365赌场
88娱乐首页 盈丰娱乐国际 博赢彩票公司 天天娱乐2官方平台
明升娱乐平台 亚博app 明尼苏达足球世界排名 ag官网App下载
www.c55h.cn m.e1024vywwo.cn 2018a2r.cn faatzyt.cn wap.hstrt.cn
www.fJ3T501.tw www.jgjnirw.tw 2018iccp.cn 79wj.cn wap.j33p.cn
www.fA17KUF.tw www.xbtx0x8.cn m.dvxjtnpz.cn wap.googless.cn www.gyecki.cn
www.cqssc9o.top 0xbtx365o.cn hnhxjz.cn wap.fWOQ9L3.tw www.16656354.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