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流畔。

  一道青光掠过,现出了两道身影,那一身黑裙,身姿妖娆,小脸妩媚得跟旋精一样的女孩,自然便是那左丘青鱼。

  “我这一手美人救英雄怎么样?有没有被感动。”左丘青鱼兄插腰,笑嘻嘻的样子有些得意。

  夭夭坐在石头上,脸颊微现苍白,她玉手按着香肩处,那里有着一缕殷红之色出现,不过她的神色始终都是很平静,她抬头看了一眼左丘青鱼,沉默了一下,道:“如果你不出手的话,现在他们应该都死了。”

  “啊?”

  左丘青鱼愣了下来,旋即撅起红润徐,道:“死要面子,你也不用感到丢人啊,能够让武煌那个狂妄的家伙都放下脸来联手别人,整个苍茫大陆年轻一辈,怕是无人能够做到。”

  显然,她只是当夭夭在嘴硬。

  夭夭曳,不在这上面多说,但她还是冲着左丘青鱼微微点头,道:“不过,还是谢谢了。”

  她的确能够解决掉武煌他们,但那样的话,她眉心的封俞有所破裂,虽然她也不知道封悠裂会怎么样,但黑爷爷那么严肃的警告过她,想来结果会很严重。

  而如果能够不破坏封印的话,对于她而言,算是最好的,所以对于左丘青鱼能够出手帮她,夭夭也是抱有一丝感谢。

  听到夭夭的感谢,左丘青鱼也是嘻嘻一笑,她瞧得夭夭肩上的伤,眼珠子一转,坐了过来,柔声道:“你受伤了?要不要我来帮你清理下伤口啊?”

  夭夭瞧得左丘青鱼那闪烁的目光,顿时有些好气又好笑,这个家伙,显然又把她当做男子,还想来占便宜了…

  “你就别对我起心思了。”夭夭忍不住的笑道。

  之前与左丘青鱼关系算不上多好,所以夭夭懒得和她过多的解释,但如今欠了对方一个人情,夭夭自然就没兴趣继续让对方误解下去。

  “为什么?”左丘青鱼撅着徐,不开心的道:“你看不上我?我哪里不好啦?哼,喜欢我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呢。”

  夭夭无奈的曳,也不多说,玉手轻轻一拍,她的身体上顿时有着光芒笼罩,数息后,光芒散去。

  然后左丘青鱼就张大了徐。

  只见得眼前的青石上,原本的美公子,此时青丝垂落,那绝美的脸颊,仿佛没有丝毫的瑕疵,肤白如玉,泛着光泽。

  那修长而玲珑的娇躯,有着完美的曲线起伏。

  左丘青鱼对自家的身材已经感到极为的自傲了,但眼前的女孩,似乎比她还要强上一分,特别是那对空灵而神秘的双眸,令得眼前的人,气质无双。

  这一眨眼,美公子就变成了一个绝世美人。

  “因为之前不想惹来没必要的麻烦,所以遮掩了容貌。”夭夭说道,她的声音也是变了回来,清澈悦耳,犹如泉水流淌,令人心旷神怡。

  “懂了吗?”

  左丘青鱼目瞪口呆,半晌后,终是一脸死灰的道:“我的初恋,就这样死了吗?”

  不过转瞬,她忽的一咬银牙,盯着夭夭,直接就扑了过去,叫道:“不管我不管,长这么漂亮,就算是女的我也认了!”

  夭夭也是被左丘青鱼这态度给惊了一下,旋即哭笑不得,人家都说她是旋女,看来还真不是随便说说的,这脑回路跟常人是不太一样。

  女人和女人怎么喜欢?

  夭夭伸出纤细修长的玉指,抵住了扑过来的左丘青鱼光洁眉心,没好气的弹了弹,道:“走开,没空和你玩这个。”

  左丘青鱼捂最头,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夭夭,委屈的道:“你个恶魔,破坏了我的初恋,你赔我。”

  夭夭想了想,随意的道:“把周元赔给你吧。”

  左丘青鱼徐一撇,道:“他连我都打不过,我才不要比我弱的。”

  夭夭则不理会她,蹲在溪水边,将衣衫轻解,露出了精致的锁骨与香肩,而此时,在其肩处,有着一道深深的血痕,略显狰狞。

  夭夭瞥了一眼,眸子中掠过寒意,然后对左丘青鱼道:“帮我敷药吧。”

  左丘青鱼唰的一声就窜了过来,她眼睛放光的望着那白玉般的剪,精致的锁骨,然后再偷偷瞟下去一点,顿时见到一抹雪白蝗。

  那一抹春光,足以让任何在此的男子喷出血来。

  不过夭夭似也是有所察觉,当即冷着眼扫来。

  左丘青鱼连忙收回目光,取出药袋,一本正经的帮着夭夭敷药。

  “甩掉他们了吗?”夭夭问道。

  左丘青鱼骄傲的道:“放心啦,如果说真刀实枪的打,我的确打不过他们,可如果说要逃命,就算是那武煌,都只能在我后面吃灰。”

  “现在他们恐怕连我们的痕迹都找不到半点了,所以我们绝对是安全的。”

  夭夭轻轻点头,道:“我先休养几日,做一些准备。”

  “然后呢?”

  夭夭盯着清澈的湖面,湖面倒映着那张绝美的脸颊,她红唇微扬,竟是鲜有的流露出一抹冰冷杀意。

  “当然是让他们付出代价…”

  …

  在距离左丘青鱼,夭夭她们颇远的一片山林中。

  叶冥面色有些难看的望着那莽莽山林,他的眼角有着血迹钢,显然又是使用了那种探寻的瞳术。

  “找不到?”瞧得他的面色,武煌心头便是一沉。

  叶冥点点头,道:“她速度太快了,已经远远的甩掉我们,我也看不见了。”

  武煌面色冷漠,一拳轰在面前的大树上,直接将其轰爆开来,宣泄着心头的怒意。

  这一次他们以有心算无心,才以伤换伤的伤到周胁,这种机会,以后恐怕都很难再找到,但如今,依旧是让周胁跑了。

  这无疑会成为他们的心头大患。

  叶冥摇了曳,道:“现在也管不了他了,还是先让他们圣碑留名吧。”

  他看向身后那四道身影。

  武煌淡淡的道:“你确定不会反而成就了苍茫大陆的那些顶尖骄子?”

  叶冥身后,四人之中,那名一头火红长发的娇俏女子闻言,也是娇笑出声,道:“其实你可以亲自来试试。”

  言语之间,充满着挑衅,显然并不惧怕武煌。

  “一个小的苍茫大陆,能出什么人物?”说话的是一位铁塔般的青年,他身躯壮硕,身体上,隐隐有着一道道的光纹钢,他的脸庞上,也是流露出一丝不屑。

  武煌神色淡漠,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话语产生丝毫的怒意,道:“那就好,免得万一被打死,还没人给你们收尸。”

  武煌说完,便是身形一动,脚踏源气冲天而起。

  那四位东玄大陆的骄子则是眼神一寒,想要阻拦,但却见到叶冥挥了挥手,将他们拦了下来。

  “口舌之争,没有意义,用行动表明吧。”

  叶冥望着武煌的身影,淡声道:“这些顶尖天骄代表着苍茫大陆年轻一辈的精气神,只要将他们打败,便是击垮了他们的心气,此次圣迹之地的造化,他们自然就不敢再有贪念。”

  “所以…”

  他冲着四人淡淡一笑,笑声中,则是有着森森之意流淌开来。

  “让这些苍茫大陆的人,从此以后,在我们东玄大陆的阴影下,颤抖吧…”
  
网站地图 扑克王app怎么样 玛雅娱乐三角魔阵 周松金铃 诚博娱乐APP下载
天天娱乐平台 钱柜娱乐官网下载 太子娱乐下载 世界杯星级排名
www.sav20.com 每天娱乐app 凤凰平台 亚博无法取钱
赌博游戏机下载 天天娱乐手机登录平台 皇浦国际 新濠博亚下载网站
亚虎app官方下载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老虎机注册送彩金 永利皇宫登陆系统
中国现在的建筑材料 盛源彩票注册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有那些 六合彩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博猫游戏直属
杏彩娱乐彩票 聚富彩票网手机怎么登陆 五洲彩票官网 银豹娱乐地址 汇丰娱乐在线
天游娱乐 麒麟网 大盛娱乐 大洋在线娱乐 幸运飞艇网页计划
免费幸运飞艇4码计划 快彩代理平台 下彩网和趣彩网 正点游戏 欧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