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风雷暴动,雷球散发着极为狂暴的波动,直接被周元一掌拍向了武煌。

  他竟是没有疡丝毫的防御,而是疡了最为凶悍的以攻代守。

  而圣迹之地内外,那诸多视线也是被这一幕所震惊。

  “那周元…他疯了不成!”

  “好凶悍的家伙,简直不要命了。”

  “这家伙,纯粹是奔着两败俱伤去的。”

  “疯子啊…”

  “……”

  所有人都因为周元的凶悍,有些冒冷汗,这种以命搏命般的打法,太过的狠辣,根本不给对方以及自己留半点的退路。

  “轰!”

  在那一道道震动的目光中,白玉广场上,当武煌那“金乌爆焱珠”重重的拍在周元身体上的那一瞬间,周元手中的“大风雷”,也是毫不留情的拍在了武煌身体上。

  巨声陡然响彻!

  再然后所有人都是见到,狂暴的源气冲击,爆炸开来。

  轰轰!

  两人脚下的白玉石板,君的破碎,冲击波肆虐处,地面一片狼藉。

  周元的身上,赤光炸裂,犹如火焰一般将他吞噬,而反观武煌,则是雷光肆虐,也是将他全身笼罩进去…

  砰!

  两人的身影如遭重击,倒射而出,在地面上滑出长长的痕迹,烟尘弥漫。

  所有人的视线,都是紧紧的望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他们不知道,在这种以命搏命的打法下,究竟是谁更惨一些?

  烟尘渐渐的散去。

  武煌的身影,率先出现,而当众人在见到他的身影时,皆是发出低低的惊呼声。

  只见得此时的武煌,身体上赤光萦绕,竟是形成了一套赤红的战甲,战甲将他身躯覆盖,此时战甲胸前焦黑一片,残破不堪,显然是先前承受了大风雷所致。

  “这是…”

  “防御型的源术?!”

  瞧得武煌身体上那由源气所凝结而成的战甲,圣迹之地内外,皆是爆发出一些惊哗声。

  谁都没想到,武煌竟然还修有这种防御源术,而且看上去,显然不是一般的等级。

  赵盘见状,也是一笑,旋即语带嘲讽,道:“这周元也是异想天开,竟然还想与武煌以命搏命,真是看起来凶狠,实则无脑。”

  其他的使者暗暗点头,至少从眼下来看,周元的搏命攻势并没有对武煌造成太大的损伤,而反观武煌那一记“金乌爆焱珠”,却是实实在在的打在了周元身上。

  那一击,恐怕就算是寻常的太初境挨上了,都有可能当场被毙杀。

  穆无极面无表情,没有理会赵盘,只是盯着光镜中周元所在的方向,那里的烟尘,也是在渐渐的消退。

  白玉广场上。

  武煌眼神阴沉的盯着不远处的烟尘,冷笑道:“想要以命换命?我倒是衅了你的狠辣,不过周元,你我的命不同,所以你怕是没这么容易得逞。”

  “我那一记“金乌爆焱珠”,此时的你,怕是不好受吧?”

  烟尘渐退,有着步伐声缓缓的响起,隐有金光钢,同时有着平静的声音从中传出:“名字倒是不错,可惜却是名不副实。”

  周元的脚步,踏出了烟尘,出现在了那一道道视线的注视下。

  那无数道目光,顿时在此时一凝。

  只见得此时的周元,浑身金光闪闪,那是金色的鳞片犹如鳞甲一般,在其胸前,金色的鳞片倒是破碎了许多,但在金光的弥漫下,破碎的鳞片在迅速的恢复。

  而周元周身,源气依旧雄厚,显然并没有受到重创。

  “武煌,你真以为只有你有手段吗?若是没有防备,我岂会与你以命搏命?”周元盯着武煌,冷笑一声,道:“因为在我看来,我的命,可比你值钱多了。”

  先前他那凶悍攻势,看似在以命搏命,其实他是自有倚仗,有着玄蟒鳞的保护,周元的防御极强,不过稍微有些出乎周元意料的是,这武煌,也是有着防御源术…

  圣迹之地内外,那诸多视线瞧得周元安然无恙的走出来,也是爆发出诸多惊愕之声,此时他们哪还不明白,之前周元竟是故意为之,如果不是那武煌也是拥有着防御源术,恐怕这一次,还真是会被周元坑一个大跟头。

  “不错不错,有勇有谋。”穆无极笑了起来,抚掌赞道。

  赵盘嘴角抽了抽,将阴冷的目光投向光镜中周元的身影,道:“哼,有勇有谋,就怕没了命!”

  其余的使者,也是饶有兴致的盯着光镜中,原本他们还以为这一次的交锋,将会是武煌摧枯拉朽般的取得胜利,但哪料到,局面竟会变成这样。

  本应该拥有着绝对优势的武煌,反而被周元拖入了僵持之中。

  看来,这辰斗,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

  武煌盯着身披金色鳞甲的周元,面色也是一片阴沉,他同样没想到,他曾经眼中的蝼蚁,竟然会变得如此的棘手。“不过今日,不管你如何蹦跶,你都必死!”

  武煌眼中,杀意暴涌。

  轰!

  他脚掌猛然一跺,身形携带着狂暴气势暴射而出,直接是直射周元,拳影化为赤光,铺天盖地的笼罩向周元。

  这武煌的出手,源气雄厚,要知道,他同样也是曾经越级战斗的猛人,虽说如今只是刚刚突破到太初境,可真要论起源气雄厚程度,恐怕就算是一些太初境两重天甚至三重天的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如今他全力而为,自然显露出了恐怖。

  周元眼神冷冽,他望着狂暴攻来的武煌,深吸一口气,依旧不曾退避,身躯上的金色玄蟒鳞爆发出光芒。

  体内的力量,也是在玄蟒鳞的增幅下,大张起来。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杀我?!”

  周元冷笑,脚下的石板碎裂,也是暴射而出,与那武煌正面相撞。

  轰轰!

  拳脚残影呼啸,闪电般的对碰,狂暴的源气冲击,将那地面不断的撕裂。

  双方都是杀意浓烈,招招直逼要害,一个凭借着身上战甲保护,一个凭借着金鳞,所以完全是采取攻势互换,拳拳到肉,看得人心惊肉跳。

  若是换做常人,恐怕早就被生生打死,但这两人,却是异常的顽强,反而越来越凶狠。

  短短不过数分钟的时间,两人交手了上百回合。

  圣迹之地内外,诸多视线都是屏息静气的望着那惨烈的交手。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穆无极的眉头忽的微微皱了皱,因为他隐隐的感觉到,那武煌的源气,似乎是有着异样的波动散发出来。

  他眼角扫过赵盘,发现后者的嘴角,也是有着一抹诡异之色钢。

  他仔细的盯着武煌,然后猛的发现,在那武煌的头顶上方,不知何时有着赤红源气涌动,隐隐的,竟是化为了一片赤红云彩。

  赤云炽热,犹如是勾动了天地,引得天地源气,汹涌而来。

  “引动天地源气…”

  穆无极瞳孔一缩,心中震惊失声:“不好,这武煌,竟然还修成了“天源术”?!”

  徐源术与天源术,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就连穆无极都没想到,武煌竟然拥有着天源术,要知道,那种级别的源术,在这种大陆上,可是极少的存在。

  而显然,在被周元逼迫到这种地步后,武煌也开始真正的显露峥嵘,一张张令人心悸的底牌,也开始揭开。
  
网站地图 注册老虎机送彩金 tsv天时娱乐下载 亚博怎么注册 足球全国星数
澳门永利娱场app 申博线路检测 白金信誉娱乐网 澳门银河官方网app
凤凰平台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豪博娱乐下载 白金会娱乐电脑版
AG平台网站 博亿发手机网页版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虎国际娱乐app
凯发k8 2018世界杯投注网站 太子娱乐手机版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
彩世界平台 新宝娱乐 极彩娱乐官方网站 博猫游戏 百彩网
丰尚娱乐 丰尚娱乐直属 澳彩 同创娱乐登陆 99彩票娱乐平台登录
66工厂娱乐 云鼎时时彩 彩票全讯网 聚富彩票登陆 北京时时彩彩票平台
幸运飞艇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汇丰在线官网 拉菲娱乐代理 天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