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

  赤红的龙息源气席卷而出,直接是贯穿了白玉广场,在那广场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焦黑痕迹,源气过处,留下融化的痕迹。

  而那赤红龙息,也是将迎面扑来的周元,彻底的淹没…

  圣迹之地内外,所有人都是安静了下来,再然后爆发出诸多的惋惜之声,这个周元,还是太鲁莽了,竟然在这种时候,还敢硬憾。

  “年少轻狂啊,这个时候退让一步,日后有的是机会。”

  “在这里丢了性命,可就什么机会都没了。”

  “能够将武煌逼到这一步,他其实已经算是赢了。”

  “……”

  众人皆是曳。

  穆无极也是手掌紧握着烟杆,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咬牙道:“这个蠢杏,究竟在想什么啊!”

  他实在无法明白,为何周元会去走这寻死之道,这般行为,实在是愚不可及,以周元之前展现出来的精明,怎么会突然失了智?

  而这下子,算是彻底的完了。

  而那赵盘,则是彻底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他斜瞟着穆无极,阴测测的道:“真是可惜,看来这杏没那福分入你们苍玄宗的门了。”

  穆无极嘴角抽了抽,狠狠的盯着赵盘。

  赵盘却是丝毫不惧,笑眯眯的道:“无极兄也不用太伤心,这杏愚不可及,若是入了苍玄宗的山门,怕也时只能丢了你们苍玄宗的颜面,死在这里,倒是清净。”

  “你!”

  穆无极眼神含怒,周身便是有着磅礴源气冲天而起,震荡云霄。

  赵盘阴笑道:“难道无极兄想要在这里和我较量一下吗?”

  他声音一落,同样是有着磅礴源气呼啸,散发出强大的源气波动。

  不过两人虽然针锋相对,但终归是没有出手,彼此狠狠的剐了一眼,又是渐渐的收回源气,显然都知晓这里并不是动手的地方。

  “咦?”

  忽然间,有着一位使者眼神微凝,有些迟疑的道:“那里面,似乎有点异动?”

  穆无极,赵盘等人目光立即投射向白玉广场,下一瞬,他们的眼瞳都是猛的一缩,因为在那赤红龙息喷毙,他们似乎隐隐的见到一道银光,一闪而过。

  白玉广场上。武煌的狂笑声,依然回荡不休,他眼神赤红的望着那肆虐的龙息源气,嘴角的狞喧发的森冷。

  “周元,你输了!”

  “悲哀的可怜虫,你出生时,就是失败者,而现在,你依然是一个失败者!”

  “现在,你总该知晓,谁才是真龙了吧?!”

  “哈哈,你放心吧,我答应过你,待我大武踏破你大周时,定会将你的尸体,挂在那旗杆之上,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这圣龙,究竟是何等的无能!”

  武煌抬起头,望着天空,脑海中却是钢出了一道绝美的倩影,那道倩影,骄傲而尊贵,犹如是一道烙于他的心中,无法抹除。

  “武瑶,你看见了吗?我说过,我会向你证明,我才是真龙!”

  “不论你有多大的造化,但我相信,我会追上你的脚步,这个世间,只有你我,才是完美无缺!”

  武煌的眼中,掠过铂的痴迷之色,有些陶醉的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是吗?”

  而就在此时,似乎是有着一道低低的声音,悄然的响起。

  武煌双瞳猛然睁开,惊疑不定的看向了那贯穿白玉广场的赤红龙息,再然后,他便是瞳孔骤缩的见到,一抹银光,竟是自那赤红龙息中疾射而出。

  银光过处,甚至连赤红龙息,都被生生的撕裂开来。

  “什么?!”

  武煌面庞上的狂笑陡然凝固,骇然出声。

  “怎么可能\元,你怎么没死!”武煌难以置信的咆哮道。

  他的心中,翻江倒海,满是惊骇之意,他怎么都没想到,周元竟然在他那赤龙息之下活了下来!

  圣迹之地内外,无数道视线也是呆呆的望着那抹银光,狂吞口水。

  穆无极同样是呆了下来,片刻后,方才抹了一把脸,喃喃道:“现在的小辈,怎么一个个都凶得不像话…”

  “娘的,明明只是一个天关境,一个初入太初境而已…怎么打得简直比神府境的战斗还要激烈?我这心脏都快受不了了…”

  在那无数道呆滞的目光中,那一抹银影暴掠而过,所过之处,赤红龙息宛如被撕裂,仅仅一个闪烁间,便是贯穿了龙息…

  而此时,众人终于是看得清楚。

  只见得那道银影,竟是一道身披银甲般的身影,银甲之上,闪烁着古老的纹路,玄奥无比,与此同时,有着极为强悍的源气波动,自其中爆发出来。

  虽说被银甲覆盖,但所有人都是知晓,这道银影,正是周元!

  银甲之下,似是有着一道冰冷的目光投射出来,落在了武煌凝固的面庞上。

  银色液体,顺着银甲滴落下来,那是穿过赤红龙息所导致。

  唰!

  银影贯穿龙息,没有丝毫的停滞,直接是化为一抹银光,直指武煌。

  “周元真是阴魂不散!给我去死!”

  武煌终于是清醒过来,当即暴怒的咆哮,双手一合,狂暴的赤红源气犹如是形成了一道百丈左右的赤红火墙,矗立在身前,意图阻挡周元。

  然而,面对着那赤红火墙,周元的身影依旧不停,笔直射来,最后五指紧握成拳,狠狠的轰在了火墙之上。

  砰!

  冲击波肆虐,那赤红火墙瞬间爆炸开来。

  在催动了“银影”之后,周元的实力也是随之暴涨,甚至已经不逊色开启了龙变的武煌,再借助着圣纹之目窥探破绽,武煌的防御,再无法阻碍周元的脚步。

  “不可能!不可能!”

  武煌咆哮,身形暴退,与此同时狂暴的源气一**的疯狂冲向周元。

  砰i!

  然而周元所化的银影,摧枯拉朽般的冲出,一重重的源气君的爆碎。

  不过短短数息,武煌所有的攻势,都是被摧毁。

  银光闪现,出现在了武煌的面前,两人不过短短数尺的距离,两人的目光对碰在一起,皆是一片血红,充满着暴戾。

  “周元,你给我死!”

  武煌咆哮道,又是有着狂暴的源气自体内爆发。

  不过这一次,周元再没有给他出手的机会,一步跨出,身形便是出现在了武煌的身侧。

  “武煌,你们武家从我这里夺走的东西,我都会拿回来…”

  “而现在,你就是第一个!”

  冰冷的声音,不带着丝毫的情感,在那武煌的耳边,轻声的响起。

  武煌的瞳孔,猛然一缩。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周元与武煌的身影,交错而过。

  整个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时,凝滞下来。
  
网站地图 金马娱乐app 大班bet登陆 九卅娱乐手机版app 极盗者海报
新天地棋牌中心 王牌娱乐app下载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真人博彩app
宝盈娱乐客户端 新天地电子娱乐城 天时娱乐平台 bodog备用网址
天天娱乐电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亚虎app下载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国际足球最新排名 大小单双技巧 易游pt手机客户端网址 大奖城导航
丰尚娱乐 亿博娱乐彩票 金砖彩票平台怎么样 中国现在的建筑材料 拉菲娱乐
天游娱乐待遇 9w彩票 汇彩网下载 亿游娱乐官网 拉菲II娱乐
北京幸运快艇漏球记录app 世纪彩票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万恒娱乐平台 伯爵2登录
诺亚娱乐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金亚洲娱乐 天游娱乐 豪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