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红衣...”

  周元望着那也是疡了这道“化虚术”的红衣女孩,一时间也有点发愣,对方在外山弟子中,可谓是万众瞩目,不仅自身样貌好,而且天赋也极佳,当然最重要的是,听说她在苍玄宗内托背景,所以这也导致她几乎成为了外山男弟子眼中最受欢迎的人。

  “你也研它了?那你先吧。”

  虽然圣州本土的弟子大多都显得高高在上,极为的高傲,不过这一点在顾红衣身上倒是没看出来多少,在她的眼中,似乎对此并没有什么区分,所以周元主动的松开了手。

  这里的源术并非是一人选了其他人就没机会,所以周元不介意女士优先。

  “还瞳让的嘛。”顾红衣美目瞥了他一眼,不过却是没接受周元的好意,而是松开玉指,道:“算了,还有拓印本呢。”

  说完,她便是潇洒的转身而去,青丝掠过周元的面前,传来幽香的味道。

  不过,走出两步,她忽然停了下来,微微偏头,明眸看向周元,道:“不过我建议你别砚道源术。”

  “为什么?”周元眉头微皱。

  顾红衣道:“因为那祝峰也是修行此术。”

  周元眉头紧皱,淡淡的道:“他修此术,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他疡的源术,我都不能修了?”

  顾红衣红唇一掀,道:“那就无可奉告咯。”

  看得出来,她对周元昨日当众拒绝她的事,还记在心头,所以直接将周元的话,原封送回。

  周元望着她那修长窈窕的背影,随着她长腿的迈动,整个第二层诸多男弟子的视线都是在若有若无的跟过去。

  “女人的确记仇。”周元自语道。

  不过他对顾红衣没啥想法,所以对她的态度也丝毫不以为意,所以很快他便是将目光转向了面前的玉简,伸出手掌将其握住,唇角泛起一抹满足的笑容。

  他握遵简,有着一些简略的信息传递过来,那是租借玉简的价格。

  一天五枚源玉。

  这些玉简中,详细的记载着修炼之法以及诸多前辈的经验,不过即便如此,想要将其领悟修成也是极为的困难,正常的弟子,怕是要消耗不少的时间。

  而这无疑会是一大笔源玉支出。

  所以,更多的弟子,在选了源术后,都会在藏经楼中找寻讲师,讲师会给予指点,让其修炼起来,更为的容易。

  “真的贵。”周元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他如今手头还有四十多枚源玉,看似不少,但显然是禁不专的。

  周元握遵简,再度向前,不过没走几步,脚步就又停了下来,眼颈直的盯着眼前的一道玉简。

  “九龙典,上品徐源术。”

  “源气可化龙,霸道绝伦。”

  短短的文字,却是有着一股霸气升腾,显露出此术的威能之强。

  周元心动不已,不过当他看到租借价格时,神色便是一凝,因为这一道九龙典,竟是需要一天二十枚源玉,是化虚术的四倍!

  “该死的。”

  周元忍不拽牙的低骂一声,最终还是忍痛的疡暂时放弃,他打算先将化虚术修成,凑齐源玉,再来换肉道“九龙典”。

  周元强行的将目光从那道玉简上转移开来,握庄虚术那道玉简,转身快步而去,来到了柜台处,将玉简交给了柜台后的一名中年男子。

  “将你的弟子令牌给我,另外化虚术,五枚源玉一天,你要租借多少天?”那名男子拿起玉册,记载着问道。

  “五天吧。”周元沉吟一下,道。

  五天的时间,先尝试一下能够将这化虚术吃透到什么程度吧。

  那名中年管事点点头,又道:“可要寻找修成了“化虚术”的源术讲师?”

  周元微微沉吟,道:“有推荐的吗?”

  徐源术都是颇为的深奥,独自摸索的话,不仅容易走岔路,而且会消耗更多的时间,而这个时候有人指点,无疑会大大的增加效率。

  所以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周元自然也打算有讲矢点。

  中年管事想了想,取出一个玉牌递给周元,道:“这里的讲师,大部分都是七峰中的内山弟子,而修成化虚术的,暂时只有这一位,每一日的听讲价格也是五枚源玉。”

  周元好奇的拿起玉牌,只见得上面铭刻着一个名字。

  “祝岳。”

  中年管事头也不抬的道:“修炼室在藏经楼后山,你自寻去吧,记得,时间到了就必须将玉简退还回来,不然将会强制收回,而且收龋金。”

  周元抱了抱拳,便是拿着化虚术玉简出了藏经楼,对着后山而去。

  后山之中,能够见到一座座别致的楼阁矗立,不断的有着弟子来来往往,也是异常的热闹。

  周元顺着指引,最终来到了一座宽敞的楼阁前,确定了门前讲师的名字,然后就迈步走了进去。

  推门而入,其内极为的宽敞,有着十数道身影成环形般的盘坐,而在那众人围绕的中央处,一名身躯挺拔的男子,正口若悬河。

  而周元的进入,打断了他的话,而此时其他那十数道听课的人也是转过头看了过来。

  当他们在瞧得周元时,顿时眼神就变得玩味了起来。

  周元的眉头微皱,因为在那些人中,他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赫然就是那个在源山上,曾与他因为韩山而有过一些过节的祝峰。

  在祝峰旁边数个身位的位置,只见得顾红衣也是盘坐着,她瞧得周元的进来,红唇轻撇一下,这个家伙,果然没将她的话放进耳中。

  “来者何人?”在那中央位置,那名讲课的男子看向周元,淡淡的道。

  此人面目削瘦,眼神略显凌厉,周身涌动着强横的源气波动。

  “外山弟子,周元。”周元面容平静,冲着那名男子抱了抱拳,他目光扫过祝锋,又瞧瞧那名为祝岳的内山弟子。

  两人的模样略微有些相似,这让得他心中隐隐明白了为何先前顾红衣会提醒他那句话了。

  “周元?”那祝岳也是怔了怔,然后目光看了祝锋一眼,后者也是面露冷笑的点了点头,在之前的时候,他已是听祝锋加油添醋的说过这个来自偏远大陆的杏,究竟是何等的狂傲,只是他却没想到,周元会跑到他这里来求教。

  “我疡了化虚术,所以想要来这里听讲这道源术的要点,这是五枚源玉...”周元面容平静,不卑不亢的道。

  那名为祝岳的内山弟子淡淡的扫了周元一下,嘴角隐有轻蔑钢,淡声道:“不用了,我这里人满了,暂时不收人了。”

  祝锋是他的弟弟,而周元与其有过节,所以祝岳自然也看周元不顺眼。

  祝岳的话传开,引得堂内有着笑声响起,在座的大部分都是来自圣州本土的弟子,所以他们也是戏谑的瞧着周元。

  周元眉头微皱着,显然没想到这祝岳竟然如此当面的针对于他。

  “祝岳师兄此举,未免有些不合规矩吧?”周元缓缓的道,所谓人满,显然只是说辞。

  “哦?区区一个外山弟子,也有资格跟我说规矩?!”祝岳双目微眯,嘴角冷笑钢出来,下一瞬,一股强悍的源气波动猛然自其体内爆发开来,形成威压,滚滚的对着周元笼罩而去。

  这祝岳实量横,起码都是达到了太初境五重天的层次,远超在场的所有人。

  所以当那股源气威压直接对着周元席卷而去时,周元也是呼吸微滞。

  吼!

  不过,就在那祝岳意图以威压逼得周元狼狈时,周元胸膛前衣衫滚动了一下,吞吞的脑袋冒了出来,一声低沉的吼声,猛的自其喉咙间传出。

  吞吞跃出,落在周元面前,小的身躯瞬间膨胀开来,短短数息,便是化为了战斗形态,狰狞威武,狂暴的源气肆虐开来,咆哮出声。

  吼!

  整个堂内都是在颤抖,而那祝岳的源气威压瞬间被撕裂,反而是被吞吞的凶威所压制,面色微白的连退了好几步。

  “你,你敢驱兽伤人?!”祝岳面色铁青,厉声喝道。

  周元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轻轻摸了摸吞吞的脑袋,吞吞这才睥睨的扫了那祝岳一眼,身躯迅速的缩小。

  大堂内,一片狼藉,那祝锋等弟子也是狼狈的散开,眼神惊疑不定的望着吞吞。

  唯有顾红衣端坐不动,她红唇微启,道:“祝岳师兄,你的拒绝并不合规矩,若是被执法知晓,你也不好解释。”

  祝岳看了顾红衣一眼,倒是露出笑容,道:“既然红衣师妹开口了,那这个面子我自然是要给。”

  顾红衣的长辈,可是苍玄宗内的高层,祝岳自然不敢得罪。

  他目光转向周元,冷哼道:“看在红衣师妹的面上,你留下吧,不过我这堂上不留畜生,所以你先将那头畜生丢出去再来吧。”

  然而,周元闻言,却只是漠然的扫了他一眼,道:“连一头畜生都打不过,在你这里,能学到什么?纯粹浪费源玉。”

  他嘴角掀起轻蔑,却是懒得理会那祝岳铁青的面色,直接迸吞吞转身而去。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祝岳眼神阴沉,旋即森森的冷笑一声。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你就狂吧,没有我的指点,你也想修成化虚术?”

  “等你源玉耗尽,到时候,你还是得回来求我!”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场 皇浦国际 博亿发娱乐城 凯发k8.com
宝运莱国际娱乐城 优乐彩彩票 金豪棋牌新 飞行走兽老虎机
铂金城百家乐 豪博娱乐官方网 澳门永利赌城 现金扎金花游戏
邮箱 亚虎娱乐手机版 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优乐国际app
a8娱乐主管 AG平台app 龙8手机app下载地址 如意坊app
莱利彩票 1号庄注册 京城会娱乐 幸运飞艇人工在线计划 华裔娱乐平台
多盈娱乐 名人彩票娱乐平台 重庆时时全天最准计划 满堂彩登录网址 亿游娱乐咋样
光大彩票 亿游娱乐注册 澳利娱乐开户 黄金彩票官网登录 幸运飞艇2期计划
聚鑫娱乐平台官网 银豹娱乐 爱赢娱乐注册 亚上彩娱乐 万博娱乐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