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内,祝岳暴怒着,面色扭曲,其他的所有外山弟子都是噤若寒蝉,不敢去招惹他,此时的祝岳,无疑是一座将要爆发的火山。 .

  不过祝岳虽然暴怒,但终归还有着一分理智,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他是内山弟子,如果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直接对周元含怒出手的话,怕是有违规矩。

  当然最关键的是周元身旁那头神秘修实力也是极强,根本就不弱于他,所以他出手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祝岳的气息渐渐的平复,但那面色依旧阴沉,他看了一眼众人,淡淡的道:“继续修炼吧。”

  “这是顾红衣自己的疡,谁也阻碍不了。”

  “希望她能够找到“名师”,让她的化虚术突飞猛进吧。”

  说到这里,祝岳的语气显然是带着一丝讽刺,显然在他看来,顾红衣是在自讨苦吃,竟然会被那个周元迷昏了头。

  其他的弟子也是纷纷点头,眼神有些诡异。

  “顾红衣怎么会疡跟着周元修炼的?”

  “难不成...她真对那杏有意思了不成?”

  不过此言一出,便是有着人酸酸的反驳:“怎么可能?顾红衣什么身份?怎么可能看得上那个乡巴佬。”

  “那她怎么会这样做?”

  “这...”

  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想不出答案。

  “大哥放心吧,等顾红衣清醒过来,就会认清楚周元的面目,到时候必然会回来的。”祝峰则是对着祝岳安抚道。

  祝岳冷哼一声,淡声道:“这是她自己的疡,后果也要自己常。”

  “原本若是在我的指导下,以她的天赋,足以在一个月修成化虚术第一重...”他曳,似是附很可惜。

  “结果没想到,她竟然会自损前途。”

  “我倒是要看看,跟着那周元,她能够将化虚术学到什么程度...哼,此事若是传到顾红衣那位长辈耳中,那人怕也是饶不得周元。”

  祝岳的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蝗,似已是看见了周元悲惨的下场。

  ...

  山涧,溪畔。

  周元立于青石上,望着眼前的红衣女孩,道:“你化虚术如今已打通第十道窍穴了?”

  顾红衣点点头,柳眉微蹙的道:“不过越往后,感酉穴越来越难了,我花费了整整一天时间,都还没感应到第十一道。”

  她又是狐疑的看着周元,道:“你能怎么帮我?”

  “坐下。”周元指了指青石。

  顾红衣盘坐下来,脊背捅,红衣包裹着满面的曲线,胸前波澜起伏,曲线到了腰肢处,又是悄然的收缩,身材相当的火辣。

  周元便在她的面前盘坐下来。

  “伸出双掌。”

  顾红衣盯着周元,那眼神鱼凌厉。

  周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听我的话,行吗?”

  顾红衣轻哼一声,剐了周元一眼,道:“若是让我知道你故意占我便宜,我饶不了你。”

  说完,她便是伸出双手,掌心对准着周元。

  周元撇撇嘴,也是伸出手掌,与顾红衣玉掌碰触在一起。

  两人掌心碰触,有着微凉的感觉散发,而顾红衣则是心头微颤,虽然美眸还是狠狠的盯着周元,但那脸颊上有着一抹绯红升起。

  “运转化虚术。”周元闭目,道。

  看周元似乎的确没有故意的意思,顾红衣方才强忍着掌心间传来的不适,美眸微闭,强行令得心境平静下来,然后便是开始催动源气,沿着化虚术的修炼路线运转起来。

  源气一圈圈的流淌着。

  顾红衣也是开始感应着第十一道窍穴的所在。

  周元双目微闭,破障圣纹颤动起来,散发着力量,开始在顾红衣的体内探寻开来...

  溪畔,溪水流淌,两道身影便是盘膝对坐,气氛宁静。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悄然的过去,顾红衣渐渐的有些失望起来,因为她依旧没有感应到第十一道窍穴,她犹豫了一下,就打算退出修炼状态。

  “别分心,不要抗拒,接下来我来引导你的源气运转。”不过就在此时,周元的声音传进她耳中。

  顾红衣柳眉紧蹙,有些犹豫,因为将体内的源气交给外人来引导实在是极为危险的事情,只要这个人稍有坏心,引导源气失控,说不得便是经脉被毁的可怕结果。

  周元似也是知道顾红衣的犹豫,所以他没催促,等待着她的答案,毕竟这种事情顾红衣不配合,他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当然他也理解顾红衣的犹豫,毕竟换做是他的话,也不太可能轻易的让别人来引导体内的源气运转。

  沉默持续了数十息,忽然周元感觉到顾红衣体内的源气变缓了下来,仿佛控制权在退走。

  “周元,就让我来看看,你究竟是骗子还是真有本事吧。”顾红衣平静的声音响起。

  她也是果断的性子,既然疡了相信周元,那自然就不再多疑,不过,如果周元真的欺骗了她,那她也会让得周元知晓会付出什么代价。

  周元的心中,也是为顾红衣的果决感叹了一声,然后他没有再多说话,心念一动,便是开始引导着顾红衣体内的源气悄然的运转起来。

  源气顺着经脉而动,下一瞬间,源气陡然加速,直接是对着某个位置重重的撞击而去。

  顾红衣的娇躯都是在此时绷紧起来,心跳加快。

  噗嗤!

  源气撞击,隐约的有着细微的声音响起,再然后,顾红衣便是震撼的察觉到,体内的某一处,有着一道窍穴被撞开。

  而且,当这道窍穴出现的时候,她之前打通的十道窍穴也是在此时微微的震动,犹如是在共鸣。

  这种反应,已是道出了结果...她找到了第十一道窍穴!

  周元,竟然真的做到了?!

  顾红衣的心中,满是震惊,她辛苦了一天多都无法做到的事,周元这才短短一会,就成功了?

  他怎么做到的?

  震惊帜顾红衣,甚至都忘记打磨窍穴了。

  “打磨窍穴就得靠你自己了,我可帮不上忙。”当周元的声音传进顾红衣耳中时,方才让得她清醒过来,当即连忙运转源气,一丝丝的涌入窍穴中,将其打磨。

  溪畔,周元将手掌收了回来,他望着周身源气升腾的顾红衣,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还好办成了,不然的话,以这顾红衣的脾气,恐怕他还真是没什么好果子吃。

  “五十源玉到手...倒是可以继续购买云雾精气了,不过可惜,藏经楼中那“九龙典”还无法兑换,看来还是得努力。”周元暗暗感叹道。

  一个时辰后,顾红衣完成了修炼,体内第十一道窍穴被彻底打磨成功,然后在云雾精气的融合下,令得顾红衣在迈向化虚术小成的路子上再度前进了一步。

  她修长的睫毛微颤,缓缓的睁开双眸。

  在她前方的青石上,周元长身而立,正将她给看着。

  “怎么样?这下总该相信不是骗子了吧?”周元笑道。

  顾红衣俏脸微红,看着周元的眼神有些复杂,半晌后方才道:“你怎么做到的?”

  “我的感知比较厉害罢了。”周元随意的道。

  顾红衣也没有多问,犹豫了一下,方才轻声道:“谢谢。”

  她知道这次捡了大便宜了,周元一出手,便让得她效率大大的提升,这一点,绝对是祝岳做不到的。

  周元摆了摆手,道:“你付钱,我出力,各持所需罢了。”

  “今天要晚了,接下来的十天,你都可以来这里找我,我会全力帮你在十天内,将化虚术修成第一重...”

  说完,他便是挥挥手,潇洒的转身而去,留给了顾红衣一个背影。

  顾红衣望着他离去的身影,贝齿轻遗红唇,半晌后,方才轻声自语。

  “这个家伙...还鱼本事嘛...”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最新版APP娱乐体检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亚虎娱乐客户端 真人百家乐app 球探体育网 永利皇宫登入
曼哈顿娱乐城 国际足球排名 亚虎娱乐 tsv天时娱乐下载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世界杯彩票 豪博娱乐能提现吗 在线娱乐注册
贵族娱乐网站 凯发k8娱乐app 现金游戏大厅下载 百家乐在线app
丰尚娱乐主管 在线彩票娱 一号彩票 久赢娱乐 幸运飞艇五码二期计划
678彩票网 京城会娱乐 如意娱乐主管 幸运彩票 拉菲平台登录
幸运飞艇人工在线计划 金苹果彩票时时彩 大通彩票 摩臣彩票总代 名人娱乐官方登录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注册 金砖娱乐平台注册 天游娱乐招商 幸运飞艇团队在线计划 彩乐园官网